青楼天子:亡国君王的荒淫腐朽生活

青楼国王:风骚皇帝的纨绔生活
赵收益生于元丰四年1月五日,自幼金玉满堂,逐步养成了性感浪荡的心性。但徽宗自幼爱好笔墨、骑马、射箭、蹴鞠,对奇花异石、飞禽走兽也保有浓郁的兴趣,尤其在书法美术方面,更是表现出了不起的自发。

趁着年华的增高,赵恒迷恋声色狗马,游戏踢球更是他的精于此道。赵孟启身边有一名为春兰的侍女,绝色佳人,又了然文墨,是向太后特意送给她的,后来改为了她的玩意儿。但赵惇并不满足,他以王爷之尊,平时微服游幸青楼歌馆,招花引蝶,凡是京城中有名的娼妇,大概都与他有染。有的时候她还将赏识的妓女乔装打扮带入王府中,长时间占用。
当上天皇现在,徽宗禀性难移,无心于行政事务,继续过着贪污生活。徽宗17周岁成亲,娶晋中太守王藻之女,即位后,册王氏为皇后。王皇后姿首平平,生性俭约,不会讨好徽宗,虽为正宫,但并不得宠。那时,徽宗宠幸的是郑、王二贵人,三位本是向太后宫中的押班,生得明眸皓齿,又善言辞。徽宗为藩王时,每到慈德宫问安,向太后三番四次命郑、王二个人随侍。几人从长商议,又长于戴高帽子,颇得徽宗青睐。时间一长,向太后有所察觉,等到徽宗即位,便把几人赐给他。徽宗正中下怀,甚为开心。
除了郑、王二氏之外,受钟爱的还也是有刘贵人、乔贵人、韦妃子等人。刘妃嫔出身寒微,却花容月貌,入宫即得到宋神宗宠幸,由才人连升七级而至妃嫔。可是,好景不短,刘妃子不久后一瞑不视了。
正当徽宗为此伤感时,内侍二郎真君在徽宗前边展现另一位刘氏有倾城倾国之貌,不亚于王嫱,徽宗当将要其召入宫中。刘氏本是迪厅之女,出身卑贱,但长得光艳风骚。徽宗一见,心慌意乱,须臾间便将丧妃之痛遗忘殆尽。徽宗对刘氏大加忠爱,与她严守原地,不然竟方寸已乱,寝食难安。在徽宗看来,刘氏嫣然含笑,六宫粉黛尽无脸色。
尽管后宫粉黛八千,佳丽如云,但徽宗对他们特意创造之态以为枯燥无味,便微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出宫,搜索激情。关盼盼,番禺人,本姓王,工匠之女,4岁丧父,遂入娼籍李家,后来成了名噪有的时候的新加坡名妓。苏三既名冠临安,徽宗自然不会放过他。自政和事后,徽宗平时乘坐小轿子,指点数名侍从,微服出宫,到李师师家止宿。为了花天酒地,徽宗特设立行幸局专责出游事宜。荒诞的是,行幸局的首领士还扶植徽宗撒谎,如当日不上朝,就说徽宗有排档;次日未归,就传旨称有疮痍。太岁不惜九五之位,游幸于青楼妓馆,并不是光后之事,所以徽宗总是步步为营,生怕被外人开掘。其实大多数朝臣对此都心领神悟,但却不敢过问,招致徽宗尤其仪容不整。秘书省正字曹辅曾经自我吹嘘,上疏规谏徽宗应珍惜龙体,避防贻笑后人。徽宗听后,感情用事,马上命王黼等人管理此事。这几个人本来心有灵犀徽宗的情致,以曹辅诬蔑国王之罪论处,徽宗当将要曹辅发配丹东。
“光复”燕云:长久的期待与不久的鲜亮
自北宋创设后,收复燕云直接是历代国君的想望。徽宗好大喜功,更想成功祖宗未竟之业,以成立“不朽功勋”。早在政和元年十月,徽宗派童贯出使辽国以窥伺者虚实,返程途经燕京时,结识了燕人马植。此人品行恶劣,但他宣称有灭辽的万全之计,深得童贯注重。童贯将她带回,改其姓名称叫李漱筒嗣。在童贯的推荐介绍下,李漱筒嗣向徽宗全面介绍了辽国危害和金国的隆起,建议宋金联合灭辽。在李息霜嗣看来,北魏料定会消逝,金朝应该抓住那千载难逢的良机,出兵收复中原王朝从前丧失的领域。徽宗大喜,当即赐弘一法师嗣国姓赵,授以官职。今后,宋代开首了联金灭辽、光复燕云之举。
重和元年春季,徽宗派遣马政等人自登州渡海至金,策划灭辽之事。随孙吴也派使者到宋,切磋攻辽之事。在多次经过往来|<<<<<12>>>>>|


·上意气风发篇文章:一家的女婿合用蓬蓬勃勃妻
李唐皇室的四夷身世之迷·下意气风发篇作品:惊世骇俗: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史上并世无双爱上老妈的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