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娱乐希腊神话故事: 第十九章 阿耳戈英雄们的故事

科尔喀斯人追击而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地上冒出来的巨人开始像恶狗争食一样,互相厮打起来,他们怒吼着互相残杀,杀得难分难解。他们拼杀达到白热化时,伊阿宋扑过去,拔出剑,左刺右杀,把这批巨人全部砍倒。

阿耳戈英雄们在岛上受到热情的接待,他们正想松弛一下,好好休息
休息,这时科尔喀斯人的船队又绕道而来,突然出现在海边,大批的人上了
岸。他们要求把美狄亚带回故乡,如果不答应,便要和希腊人决一死战。阿
耳戈英雄们正想迎战,善良的阿尔喀诺俄斯连忙止住他们。美狄亚抱住国王
的妻子阿瑞忒的双膝说:“女君主,我恳求你,别让他们把我送回故乡去。
我不是轻率出逃的,实在是因为我畏惧父亲,才下决心跟伊阿宋出走的。他
把我作为新妇带回家乡。请你同情我,并愿神衹保佑你长寿,多子多孙,并
赋予你的城市不朽的荣誉。”她又向各位英雄跪下恳求。每一个英雄都磨拳
擦掌,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即使国王阿尔喀诺俄斯想把她交出去,他们也
要把她救出来。
深夜,国王跟他的妻子商议如何处置这位从科尔喀斯逃来的姑娘。阿
瑞忒为她求情,并对他说,英雄伊阿宋愿意娶她为合法妻子。阿尔喀诺俄斯
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他听了非常感动。“当然,为了这个姑娘我也愿意亲自
拿起武器,把科尔喀斯人赶出海岛。”他说,“可是,我又担心这样会违反宙
斯的以礼待人的神训。再说,得罪强大的国王埃厄忒斯也不是明智之举,因
为他虽然住得很远,但他仍然有足够的力量去攻击希腊。所以,我的决定是
这样的:如果她还是一位未婚的姑娘,那么应该把她交给她的父亲去处置;
如果她已是伊阿宋的妻子,那么我不能让她离开丈夫,破坏他们的幸福,因
为她已属于丈夫,而不是属于父亲。”
阿瑞忒听到国王的决定,吃了一惊,她连夜派出一名使者,把消息传
给伊阿宋,并劝他赶在黎明前结婚。伊阿宋征求同伴们意见,大家都赞成这
样做。他们选择一处圣洁的山洞,让美狄亚成了伊阿宋的妻子和伴侣。
第二天清晨,海岸和田野沐浴着阳光,淮阿喀亚人聚集在城里的街道
上,岛屿的另一端站着科尔喀亚人,他们手执武器,随时准备开战。阿尔喀
诺俄斯走出宫殿,手握金王杖来宣布对姑娘的裁决。他的身后站着一批贵族
和随从,妇女们也聚在一起想一睹希腊英雄的风采,还有不少人从乡下赶来,
因为赫拉把这消息传遍了四面八方。
一切都准备好了,献祭的供品的香气直飘天宇。阿耳戈英雄们等了很
久。最后国王坐在宝座上,伊阿宋走上前去,发誓埃厄忒斯国王的女儿美狄
亚是他的合法妻子。阿尔喀诺俄斯听到这话,又传参加婚礼的证人上来,他
们作证此事确实。于是国王庄严地宣判,美狄亚已是伊阿宋的妻子,因此不
能把她交给科尔喀斯人。他答应保护阿耳戈英雄。科尔喀斯人再反对也无效。
国王声明,他们可以作为和平的居民,住在岛上,或者驾船离开。科尔喀斯
人要不回美狄亚,害怕埃厄忒斯国王会动怒杀了他们,因此不敢再回去。他
们选择了前一种做法,留在岛上。过了一个星期,阿耳戈英雄们依依不舍地
告别了国王阿尔喀诺俄斯。他们带着丰盛的礼物上了船,高高兴兴地继续航 行。

  阿耳戈英雄们带着美狄亚逃跑
  此时,埃厄忒斯和所有的科尔喀斯人都知道了美狄亚的恋情,以及她的行为和逃跑的事。他们拿着武器,在市场上集合,然后急急地赶往河边。埃厄忒斯乘坐太阳神给他的四马战车,左手执着圆盾,右手擎着大火把,身旁插着粗大的长矛。他的儿子阿布绪耳托斯亲自驾车。大队人马来到河流入海口时,阿耳戈船早已驶进大海,只见一个小黑点在海浪中上下颠簸。国王放下盾牌和火把,高举双手,对着天空,请宙斯和太阳神证明敌人对他所犯下的罪孽,然后愤怒地对他的居民宣布:如果他们不能在海上或岸上捉住他的女儿美狄亚,那么他们全要砍头。科尔喀斯人吓得脸色发白,马上扬帆出海,直往前面的黑点追去。船队由阿布绪耳托斯指挥,黑压压的一片,航行在海上,如同鸟群一样。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船上,伊阿宋告诉同伴们他对国王作的承诺。好一会儿他的朋友们坐在那里没吭声。最后,珀琉斯站起来打破了沉默。他说:“伊阿宋,如果你想履行你的诺言,那就请你准备吧!如果你觉得没把握,那就干脆别去做。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要知道,你的朋友们面临的结局只有死亡,没有别的了。”

  “是啊!”舵手安克奥斯说。“潮水把我们搁浅在这里,却不再接我们回去。这下,继续航行或尽快回家的希望都落空了。”

  伊阿宋大胆地回答说,他是埃宋的儿子,在喀戎的山洞里长大。现在他回来了,想看看父亲的旧居。狡黠的珀利阿斯客气地听着,亲切地接待了他,不让丝毫的惊恐与不安流露出来。他派人带伊阿宋到宫殿内到处走走看看。伊阿宋以渴慕的目光打量着父亲的旧居,内心感到很满足。接连五天,他同堂兄弟和亲属们欢宴庆祝他们的重逢。第六天,他们离开了为宾客特意搭建的帐篷,来到国王珀利阿斯的面前。伊阿宋谦和地对叔父说:“国王哟,你知道,我是合法君王的儿子,你所占据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但我仍愿意把羊群。牛群和土地都留给你,尽管这些都是你从我父王那儿夺去的。我其他什么也不要,只要讨回我父王的权杖和王位。”

  阿耳戈英雄们在雷姆诺斯岛
  在雷姆诺斯岛上,一年前发生了一件怪事,妇女们几乎都杀死了岛上的男人,即他们的丈夫,因为她们的丈夫从色雷斯带回了许多外乡女子,爱神阿弗洛狄忒激起了她们的妒火。妇女中只有许珀茜柏勒原谅了她的父亲托阿斯国王,将他藏在木箱里,抛在大海里,任其漂流。

  说了就做。英雄们果然扛起大船,在泥淖里走了整整十二天。到处都是荒凉的沙滩,要不是神给了他们信心和力量,他们也许早在第一天就死了。他们终于来到忒律托尼的海湾,大家疲倦地把船从肩膀上放下来。由于干渴难忍,他们到处寻找水源。歌手俄耳甫斯在找水的途中碰上夜神赫斯珀洛斯的四个女儿,她们都是善于唱歌的仙女,住在巨龙拉冬看守金苹果的圣园。俄耳甫斯恳求她们给焦渴的人指示有泉水的地方。她们顿生同情之心。其中最为仁慈的埃格勒,告诉她一件奇事。

  阿耳戈斯和他的朋友伊阿宋带着预言家莫珀索斯一路赶来。今天赫拉使伊阿宋更加英俊。美狄亚不时地从门里朝外张望,一听到脚步声或风声,她都急忙抬起头来探望。伊阿宋和他的朋友终于跨进了神庙。他高大威武,犹如大海中升起的天狼星一样,神采奕奕。姑娘猛地看到英雄,连呼吸都停住了,直觉得眼前变黑了,双颊一阵发热,心慌意乱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伊阿宋和美狄亚面对面地站着,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伊阿宋打破了沉默。“为什么你见到我害怕呢?我是来请求援助的。请把答应你姐姐的魔药给我吧,我迫切需要你的帮助。不过请别忘记,我们是在一个神圣的地方,任何的欺骗在这儿都是罪孽。我们阿耳戈英雄的母亲和妻子们也许在悲悼我们的命运,你的援助将免除她们的忧虑和痛苦。那样,你将受到希腊人的尊重,他们将会把你当作神。”

  “糟了,唉,这是什么地方?风浪把我们送到哪里来了?”同伴们纷纷抱怨,“我们宁愿在浮岩中砸碎,或者在一件壮烈的事业中牺牲!”

  这便是阿耳戈英雄们最后的冒险。不久,他们就到了伊齐那岛,并从那里平安地进入爱俄尔卡斯海湾。伊阿宋把阿耳戈船搁在科任托斯海峡上献祭给海神波塞冬。天长日久,大船破成灰烬后,神们把它安放在天上,它在南方的天空闪亮,成了一颗亮晶晶的星星。

  忒拉蒙和另外四个伙伴忍不住跳了起来,一想到这是一场艰难的冒险,就感到亢奋,渴求拼杀一场。阿耳戈斯使他们安静下来,继续说:“我认识一位姑娘,她擅长魔法。她是我的母亲的妹妹,让我去说服母亲,争取那位姑娘的支持。到那时候,我们才能谈得上讨论伊阿宋如何去完成他的任务。”

  阿耳戈斯的建议
  伊阿宋和两位同伴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佛里克索斯的儿子中只有阿耳戈斯愿意跟他们走,他们离开了宫殿。美狄亚的目光透过面纱注视着伊阿宋,她的灵魂早已跟着他一路去了。当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她不禁淌下了眼泪,自言自语地说:“我干吗悲伤呢?这位英雄跟我有什么相干呢?无论他是最显赫的英雄,还是最糟糕的胆小鬼,甚至他命该死去,这都是他的事情。可是,唉,但愿他能逃脱厄运!仁慈的女神赫卡忒,保佑他平安回家吧!如果他注定要被神牛制服的话,那么也该让他预先知道,至少我为他可怕的命运感到担心!”

  美狄亚取得金羊毛
  一整夜,国王埃厄忒斯和贵族在宫中商议,如何才能战胜阿耳戈英雄,因为他知道白天发生的事情,都是在女儿的帮助下才得成功的。赫拉女神看到伊阿宋面临的危险,因此使美狄亚的内心充满疑惧。美狄亚预感到父亲已经知道她提供了援助,并且担心侍女们也知道了事情的底细。她想来想去,决定逃走。“再见了,亲爱的母亲。”美狄亚流着泪,自言自语,“再见了,卡尔契俄珀姐姐,再见了,父亲的王宫!唉,外乡人啊,要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你,要是你还没来到科尔喀斯就已葬身大海,那该多好啊!”

  美狄亚默默地听他说完,微笑着低垂着眼帘,为受到他的称赞而高兴。许多话涌到嘴边,她恨不得把心事告诉他!可是她还是一声不吭,只是解开包巾,取出小盒子,伊阿宋连忙从她手中接了过去。她多么希望乘机把她的心也一起交给他,如果他需要的话。他们都害羞地垂下眼帘,然后,两人又相对而视,渴求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激起多少爱慕的火花。过了许久,尽了最大努力,美狄亚才说出话来。“听着,我将告诉你如何做。在我父亲把龙牙交给你,让你去播种之后,你先在河水里沐浴,然后穿上黑衣,在地上挖一个圆形土坑,填上一堆木柴,杀一头小羊羔,架在木柴堆上烧成灰,再用甜甜的蜂蜜给赫卡忒祭献一杯饮料,等这一切做完以后再离开木柴堆。可是,你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或狗吠声,你不能回头。否则献祭不会有用。第二天清晨,你用我给你的魔药涂抹全身。它会给你无穷的力量,你不仅能与人类,甚至能与神匹敌,你还应该把你的长矛。宝剑和盾牌也抹上膏油样的魔药,这一来你就能刀枪不入,神牛喷出的火也无法烧伤你。当然,这些只能在当天有效。你就在那一天去战斗。我还可以给你其他的帮助。当你套上神牛,耕遍了土地,种下龙牙,并看到龙牙破土而出的时候,别忘记往里面扔一块大石头。他们将会激烈地争夺石头,就像一群疯狗争食一块面包一样。你应该乘机冲进去,把他们杀死。然后你就可以毫不费力地从科尔喀斯取回金羊毛,离开这里!对,从此以后,你可以离开这里,到你所喜欢的地方去。”

  老人的建议赢得了妇女们的赞同。女王派出一名年轻的女子随使者一起回到船上,向阿耳戈的英雄们表达了她们的愿望。英雄们听了都很高兴,他们毫不怀疑,还以为许珀茜柏勒是在父亲死后和平地继承王位的。伊阿宋披上雅典娜赠送的紫色斗篷,动身进城了。当他穿过城门的时候,女人们涌出门来欢迎他,对这位客人感到很满意。伊阿宋按照礼仪,双目注视地上,急步朝女王的宫殿走去。侍女们打开宫门,热情地欢迎贵客。年轻的女使者把他一直领进女君主的内室。他在女王面前的一把华丽的椅子上坐下。许珀茜柏勒低垂着头,脸颊上泛起一阵红晕。她以温柔而羞涩的声音说:“异乡人,你们为什么缩在城外呢?雷姆诺斯城里没有男人,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我们的丈夫不讲信义,背弃了我们。他们把战争中抢来的色雷斯女人纳为小妾,并且移居到她们的故乡去了,还带走了儿子和男佣,而我们却孤孤单单地被抛在这里。所以,我希望你们留在这里。假如你愿意,你可以代替我坐我父亲的王位,做我们的头头。我们的王国是大海中最富饶的岛屿,这地方你们一定会喜欢。希望你回去以后把我的建议告诉你的伙伴们,你们别再停留在城外了。”

  伊阿宋的同伴们看到像怪物似的神牛冲来,都怕得发颤。但伊阿宋却镇定自若,张开双腿站定,把盾牌放在身前,等待神牛的进攻。牛低着头,昂着角,呼啸着朝他奔来,可是激烈的冲击并没有使伊阿宋后退半步。现在,神牛退回几步,咆哮着跳起双腿,鼻孔里喷着火焰,又狠狠向他冲击。伊阿宋岿然不动,姑娘的魔药保护了他。突然,他看准机会,一把抓住牛角,用尽力气,把牛拖到放轭具的地方,并踢着它的铁蹄,迫使它跪倒在地上。然后他又用同样的方法制服了第二头牛。这时,他扔下盾牌,冒着公牛喷吐的烈火,双手按住跪在地上的两头神牛。不管公牛力气多大,现在一点也动弹不得。看到这里,埃厄忒斯也不禁惊叹这位外乡人的神力。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刻斯兄弟俩如同事先商量好的那样,把地上的轭具给他,随即飞快地跳开。他敏捷地将它紧紧套在牛脖子上,然后套上铁犁。

  科尔喀斯人追击而来阿耳戈英雄们在岛上受到热情的接待,他们正想松弛一下,好好休息休息,这时科尔喀斯人的船队又绕道而来,突然出现在海边,大批的人上了岸。他们要求把美狄亚带回故乡,如果不答应,便要和希腊人决一死战。阿耳戈英雄们正想迎战,善良的阿尔喀诺俄斯连忙止住他们。美狄亚抱住国王的妻子阿瑞忒的双膝说:“女君主,我恳求你,别让他们把我送回故乡去。我不是轻率出逃的,实在是因为我畏惧父亲,才下决心跟伊阿宋出走的。他把我作为新妇带回家乡。请你同情我,并愿神保佑你长寿,多子多孙,并赋予你的城市不朽的荣誉。”她又向各位英雄跪下恳求。每一个英雄都磨拳擦掌,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即使国王阿尔喀诺俄斯想把她交出去,他们也要把她救出来。

  这时,侍女们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时间过得很快,美狄亚早就该回去了。要不是细心的伊阿宋提醒她,她也许还真的忘掉回家了呢。“时间到了,你该回去了,”伊阿宋说,“否则别人会疑心的。让我们以后在这里再见面吧。”

  伊阿宋20岁时,动身返回故乡,要向珀利阿斯讨回王位继承权。他带了两根长矛,一根用来投掷,一根用来刺杀。他身上裹着野豹皮,长发披散在肩上。在途中,他经过一条大河,河旁一位老妇,求他帮助她渡过河去。实际上,她是神之母赫拉,是国王珀利阿斯的仇人。因为她作了伪装,伊阿宋竟没有认出她来。他背着老妇人过河。在河中,他一只鞋子陷在泥淖里拔不出来。他就一只脚穿着鞋子,一只脚赤着,继续赶路,来到爱俄尔卡斯的市场上,一群人正在忙忙碌碌,原来是他叔父珀利阿斯正在那里虔诚地祭献海神波塞冬。人们看到伊阿宋英俊魁梧,气宇轩昂,都很惊异,以为是阿波罗或阿瑞斯来到了人间。正在摆设祭品的国王看到走过来的伊阿宋,也不禁吃了一惊,因为这个外乡人只穿了一只鞋子。当神圣的祭祀仪式完毕后,他立即朝这个外乡人走去,问他是谁,家在哪里。珀利阿斯问话时尽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内心却充满疑虑和恐惧。

  菲纽斯和妇人鸟
  黎明时,他们饮宴才结束。阿耳戈英雄继续他们的航程。经历了几次冒险,他们来到俾斯尼亚的对岸抛锚休息,英雄阿革诺耳的儿子菲纽斯住在这儿。因为他滥用了阿波罗传授给他的预言的本领,所以到了晚年突然双目失明。那些丑陋而讨厌的长着妖妇头的女人鸟,不让他安安静静地用餐。它们尽可能抢走他面前的饭菜,又把剩下的饭菜弄脏,使他无法食用。但他一想到宙斯的一个神谕,便感到十分欣慰,即北风神波瑞阿斯的儿子和希腊水手到来时,他就可以安静地进餐。现在他听说来了一条船,便急忙离开住房来到岸边。他已经饿得皮包骨头,活像一个影子了,衰弱得双腿颤抖,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当他来到阿耳戈英雄们的面前时,已经累得精疲力竭,倒在地上。他们围住这个可怜的老人,看到他枯槁的样子非常惊讶。

  当伊阿宋急忙赶回家中,要为年轻的新妇向美狄亚报仇时,他听到里面传来孩子们的惨叫声。他奔到他们的住房里,看到他的儿子倒在血泊中,像献祭的供品一样被杀害了。他在屋里找美狄亚,却没有找到。伊阿宋绝望地离开了自己的家,听到空中传来阵阵声响。他抬头一看,看到了可怕的杀人凶手。她坐在用魔法召来的龙车上,升上天空,离开了她用一切手段复仇的人间。伊阿宋无法惩罚她,陷于绝望中,谋杀阿布绪尔托斯的场面又浮现在眼前。他没有其他选择,于是拔剑自刎,死在他家的门槛上。

  “现在我们已经平安地来到达科尔喀斯,”舵手安克奥斯说,“现在是我们该认真地商量一下的时候了,到底是友好地央求埃厄忒斯,还是用其他办法来实现我们的目的。”

  英雄们称赞这是一个好主意,他们全都照他的建议做了。他们再没有看到一只鸟。当他们临近海岛,并撞击矛和盾发出一阵阵轰轰的声响时,无数受了惊吓的鸟儿从岸上飞起,掠过船的上方,像乌云一样。阿耳戈的英雄们用盾牌护住自己,鸟儿尖锐的羽翎飞蝗似地落下来,却无法伤害他们。这些惊恐的可怕的鸟儿穿过大海,远远飞到对面的海岸上。阿耳戈的英雄们登上了海岛。

  阿耳戈船鼓起船帆在海上顺风航行。在第三天清晨,船驶进哈律斯河,到达巴夫拉哥尼阿海岸。在这里,按美狄亚的吩咐,他们献祭救了他们的赫卡忒女神。英雄们突然想起年老的菲纽斯曾给他们作过预言,要他们回来的时候走另一条路,可是没有人知道路在哪里。还是佛里克索斯的儿子阿耳戈斯有办法,他从祭司们的记载中知道他们的船正向伊斯河进发,这河发源于遥远的律珀恩山,它的一条支流流入爱奥尼亚海,另一条支流流入西西里海。正当他向大家说明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条宽阔的长虹,给他们指明了方向,同时刮起一阵顺风。天空中的征兆一再显示出来,他们毫不犹豫地向前航行,一直到了伊斯河注入爱奥尼亚海的河口。河水稳稳地流动着,似乎在欢迎英雄们凯旋。

  “这不是由于我们的力量才取得成功的!”提费斯大声说,“是雅典娜助了我们一臂之力。现在我们再也用不着害怕了,因为根据菲纽斯的预言,我们以后碰到的其他险阻都能轻松地闯过!”但伊阿宋却悲伤地摇了摇头说:“善良的提费斯啊,当珀利阿斯说服我担负此任时,这倒使神们为难了。其实我倒愿意当时被他剁成碎块!现在我日日夜夜为你们的生命担忧。我能够使你们免除危险,带领你们平安地回到家乡吗?”

  阿瑞忒听到国王的决定,吃了一惊,她连夜派出一名使者,把消息传给伊阿宋,并劝他赶在黎明前结婚。伊阿宋征求同伴们意见,大家都赞成这样做。他们选择一处圣洁的山洞,让美狄亚成了伊阿宋的妻子和伴侣。第二天清晨,海岸和田野沐浴着阳光,淮阿喀亚人聚集在城里的街道上,岛屿的另一端站着科尔喀亚人,他们手执武器,随时准备开战。阿尔喀诺俄斯走出宫殿,手握金王杖来宣布对姑娘的裁决。他的身后站着一批贵族和随从,妇女们也聚在一起想一睹希腊英雄的风采,还有不少人从乡下赶来,因为赫拉把这消息传遍了四面八方。

  伊阿宋重新拾起盾牌,把它用皮带挂在背上,然后拿起装满龙牙的头盔,手执长矛,用枪尖抵着暴怒的神牛拉犁耕田。地上犁出了深沟,土地在沟里翻起砸碎。伊阿宋一步步地跟在后面播下龙牙,同时又小心地注视身后,看看毒龙的子孙是否已破土而出,并朝着他扑来。神牛使劲拖着犁踏着铁蹄前进。下午,整块土地全部耕完了。伊阿宋解下牛轭,扬起武器猛地一挥,神牛吓得一溜烟地逃了回去。

  赫拉克勒斯生性倔强,没有人敢违抗他。众人收拾停当,准备出航。城里的妇人们猜到了他们的意图,像群蜂一样涌来缠住他们,又是抱怨,又是请求,哭哭啼啼,闹成一片。最后,她们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许珀茜柏勒含泪走上前来,握住伊阿宋的手说:“去吧,愿神保佑你和你的伙伴,让你们如愿以偿,取得金羊毛!等将来凯旋时你还愿意回来,这岛和我父亲的王杖仍然等着你。我知道,你也许是不准备回来的,至少在远方想念我吧!”

  他的话刚说完,突然出现了一种预兆:一只被秃鹰追赶的鸽子,扑进伊阿宋的怀里,俯冲下来的秃鹰却像石头一样掉在船尾的甲板上。看到这情景,一位英雄突然想起,年迈的菲纽斯的预言,阿佛洛狄忒将会帮助他们返回家园。因此除了阿法洛宇斯的儿子伊达斯外,所有的人都同意阿耳戈斯的计划。伊达斯暴躁地说:“天哪,难道我们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当女人的奴仆吗?我们为什么不找阿瑞斯,却找阿佛洛狄忒呢?难道一只鸽子就会使我们免于战争吗?”许多英雄都附合他的意见,低声地交头接耳,可是伊阿宋却同意阿耳戈斯的意见。大船靠岸停泊,英雄们在船上等着阿耳戈斯回来。

  同时,希腊的英雄们正为年老的菲纽斯准备圣餐,宴请这位饿得奄奄一息的国王。他贪婪地吞食着洁净而丰盛的食物,好像这一切发生在梦中一样。到夜晚,当他们期待着波瑞阿斯的儿子回来的时候,年迈的国王菲纽斯为感谢他们,便给他们说了一个预言。

  埃厄忒斯穿上结实的铠甲,这身铠甲上次他同巨人作战时穿过。他头上戴着四羽金盔,手中拿着四层牛皮的盾牌。这盾牌很重,除了他和赫拉克勒斯以外,几乎无人能够举起。他的儿子给他牵来快马。他登上马车,如飞似地驰过城区,后面跟着一大批人。国王只是想作为一个旁观者去观战,但还是愿意全身披挂,好像亲自临阵一样。

  坐在国王边上的忒拉蒙,听到这话,十分生气,正想站起来回骂国王,但伊阿宋及时阻止了他,温和地说:“埃厄忒斯,请你放心,我们来到你的城里,进了你的王宫,并不是来抢劫的。谁愿意漂泊过海,经历如此险恶的航程,前来夺取别人的财产,让自己致富呢?是可怜的命运和暴君的命令把我推上了这条路。你如果把金羊毛送给我,全希腊人都会因此而称赞你,我们也一定会报答你的好意。如果你遇上战事,那么就可以把我们看作你的盟友,我们将为你而战!”

  伊阿宋无动于衷。他只答应给她和孩子们一笔金钱,并写信给各地的朋友们收留她。美狄亚对这种救助不屑一顾。“去你的,你在作践自己。”她说,“去结婚吧,你的婚礼将是痛苦的!”她离开后又对刚才说出的话感到后悔,并不是她改变了主意,而是担心她的话会引起伊阿宋的怀疑。所以,她又请伊阿宋来商谈,语气温和地对他说:“伊阿宋,请原谅我刚才所说的话。我一时气愤说了伤感情的话,我现在明白了,你的做法是为了我们的利益。我们流亡到这里,一无所有,你想通过一场新的婚姻为你。为你的孩子,最终也为我谋求幸福。好吧,今后你可以把孩子接回去,让他们跟继母的孩子们一起生活。我想,你们一定会生儿育女的。孩子们,过来吧,来,吻一下你们的父亲,原谅他,就像我已经原谅了他一样!”

  在阿耳戈的英雄中,有一个希腊最杰出的拳击手,名叫波吕丢刻斯,他是勒达的儿子。一听国王的挑战,他被激怒了,跳上前去叫道:“你别吓唬人,碰上我算你找对了人,”珀布律喀亚国王上下打量着这个勇士,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着。可波吕丢刻斯微微一笑,显得十分镇静。他伸出双手,试着挥动了一阵,看看它们是否因为长久掌舵而变得不灵活了。当英雄们离开大船时,双方早已面对面地站好位置。国王的一个奴仆朝他们丢下两副赛拳的皮套。

  波吕丢刻斯和珀布律喀亚国王第二天清晨,太阳升起时,他们来到一个伸入大海的半岛附近,抛了锚,准备休息。这里是珀布律喀亚王国,野蛮的国王阿密科斯在海岬旁有许多畜栏和房屋。阿密科斯生性好斗,他规定外乡人必须和他进行拳击比赛,并要取胜,否则不许离开他的王国。为此,许多人的性命断送在他的手里。阿耳戈英雄刚上岸,他就朝他们走去,用挑衅的口吻嚷道:“听着,你们这群海上的流浪者:外乡人如果不和我赛拳并战胜我,就不许离开我的王国。你们赶快挑选一个最有本事的人前来跟我比赛,否则我就要叫你们完蛋!”

  “随你挑吧,看哪一双适合你的手。”阿密科斯说,“我用不了多久就能结果你!你马上就会亲身体验到我是一个最好的鞣革匠。”

  “你们最初将在塞诺斯狭窄的海峡中碰到撞岩,这是两座陡峭的山岩。它们不是从海底生长的,而是从远方漂来的,有时海流将它们聚拢相撞,有时又将它们分开。两山之间潮水奔腾,发出可怕的吼声。如果你们不想被挤碎,在经过两山之间时必须用力地飞快划桨,让船像鸽子一样飞过。过了那里之后,你们会来到玛丽安蒂纳海滨,那是通向地狱的入口。你们将经过许多山川
、海湾、亚马孙女人国和汗流满面地从地下挖掘铁矿的卡律贝尔人的地方。最后,你们将到达科尔喀斯海滨,宽阔的法瑞斯河的湍急水流从那儿淌入大海。最后你们将看见埃厄忒斯国王的宏伟的城堡,就在那里有一条从不睡觉的巨龙看守着悬挂在栎树树冠上的金羊毛。”

  当所有的英雄在船中就位后,伊阿宋一声令下,他们就拔锚启航,五十支船桨一起划动,大船乘风破浪地前进,不久爱俄尔卡斯港就远远地被抛在后面。英雄们意气风发,驶过了海岛和山峦。第二天,海上起了一阵大风,汹涌的波浪把他们一直送到雷姆诺斯岛的港口。

  伊阿宋第一个回到船上,其他人也跟着他上了船。英雄们解下缆绳,摇动船桨。不久,就把赫勒斯蓬托抛在了后面。

  深夜,国王跟他的妻子商议如何处置这位从科尔喀斯逃来的姑娘。阿瑞忒为她求情,并对他说,英雄伊阿宋愿意娶她为合法妻子。阿尔喀诺俄斯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他听了非常感动。“当然,为了这个姑娘我也愿意亲自拿起武器,把科尔喀斯人赶出海岛。”他说,“可是,我又担心这样会违反宙斯的以礼待人的神训。再说,得罪强大的国王埃厄忒斯也不是明智之举,因为他虽然住得很远,但他仍然有足够的力量去攻击希腊。所以,我的决定是这样的:如果她还是一位未婚的姑娘,那么应该把她交给她的父亲去处置;如果她已是伊阿宋的妻子,那么我不能让她离开丈夫,破坏他们的幸福,因为她已属于丈夫,而不是属于父亲。”

  伊阿宋说这些话,是想和国王和解,而国王却在暗暗思忖究竟是即刻把他们杀死,还是先试试他们的力量。他细细想了一会,觉得后一个办法比较合适,于是渐渐地平静下来,说:“何必如此胆怯呢?如果你们真是神的子孙,那么就有本事把金羊毛取回去。我喜欢勇敢的男子汉,愿意把一切都赏赐给他们。可是你们如何才能向我显示你们的本事和力量呢?我有两只神牛在阿瑞斯的田地里吃草:它们有着铜蹄,鼻中喷火。我习惯用这两头牛耕地,当土地全耕好后,我在垅沟里撒下的不是谷物,而是播种可怕的龙牙。而收获的是一群男人,他们从四面八方朝我涌来,我必须挥动长矛,把他们一个个刺倒在地。每天,我清晨给牛套上轭具耕种,直到晚上收获后我才能休息。外乡人,如果你能够像我一样,当天完成这件事,那么你就可以带走金羊毛。否则我是不能给你的,因为勇敢的男子汉是不畏艰难和险阻的。”伊阿宋默默地坐在那儿,拿不定主意,因为他不敢冒昧答应做一件恐怖的冒险事。后来,他坚定地说:“不管这任务多么艰巨,我愿意经受考验。国王,我愿意为此而死。对一个凡人来说,难道还有比死更糟糕的吗?命运把我送到这里,我愿意听从命运的安排。”

  美狄亚压住怒火,平静地说:“你为什么怕我作恶呢,克雷翁?你没有对我干什么坏事,没有欠我的债。你看中了那个男人,就把女儿嫁给了他,我为什么要怪你呢?我只是仇恨我丈夫。但木已成舟,但愿他们像夫妻一样生活下去吧。只是让我还住在你的王国里吧,即使受了极大的屈辱,我也会一声不吭,屈从强者对弱者安排的命运!”

  美狄亚正感到烦恼的时候,阿耳戈的英雄们正走在回船的路上,阿耳戈斯对伊阿宋说:“你也许不赞成我的建议,不过我还是愿意告诉你。我认识一位姑娘,她从地狱女神赫卡忒那儿学会了调制魔汤。如果我们能够争取她的援助,那么我敢肯定你准能胜利地完成这项任务。只要你愿意,我将去试试,争取得到她的支持。”

  “如果你愿意去的话,我的朋友,”伊阿宋说,“我不会阻止你。可是我们得依靠一个女人才能回去,那听起来多不好听。”

  波瑞阿斯的儿子策特斯听到这话,马上扑进他的怀里,并答应请他的兄弟们帮助,为国王驱除这些怪鸟。他们为他摆下一桌丰盛的食物,他还没来得及进食,一群怪鸟一阵风似的从空中扑下来,贪婪地啄食。英雄们大声么喝,可是它们无动于衷,仍然在餐桌上吞食,直到把一切都吞光,然后飞上天空,留下一片令人无法忍受的恶臭。策特斯和卡雷斯拔剑追赶它们,宙斯又借给他们双翼,赋予他们无尽的力量。他们越追越近,几乎伸手就能抓住它们,并要砍断它们的脖子。突然,宙斯的使者伊里斯出现了,朝他们呼唤道:“喂,波瑞阿斯的儿子们,千万别杀死伟大的宙斯的猎犬……女人鸟。但我可以指着斯提克斯河发誓:这些怪鸟再也不会折磨阿革诺耳的儿子了。”策特斯和卡雷斯听到这话,停止了追赶,返回船上。

  赫拉克勒斯留了下来
  在暴风雨中航行一程后,阿耳戈英雄们在奇奥斯城附近的俾斯尼亚海湾登陆。生活在这里的密西埃人友好地款待客人,燃起熊熊的篝火为他们取暖,用绿色的树叶为他们铺上柔软的床,晚餐时还送上丰富的食物和美酒。

  一切都准备好了,献祭的供品的香气直飘天宇。阿耳戈英雄们等了很久。最后国王坐在宝座上,伊阿宋走上前去,发誓埃厄忒斯国王的女儿美狄亚是他的合法妻子。阿尔喀诺俄斯听到这话,又传参加婚礼的证人上来,他们作证此事确实。于是国王庄严地宣判,美狄亚已是伊阿宋的妻子,因此不能把她交给科尔喀斯人。他答应保护阿耳戈英雄。科尔喀斯人再反对也无效。国王声明,他们可以作为和平的居民,住在岛上,或者驾船离开。科尔喀斯人要不回美狄亚,害怕埃厄忒斯国王会动怒杀了他们,因此不敢再回去。他们选择了前一种做法,留在岛上。过了一个星期,阿耳戈英雄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国王阿尔喀诺俄斯。他们带着丰盛的礼物上了船,高高兴兴地继续航行。

  阿耳戈英雄们在杜利奥纳人的国土
  从色雷斯来的风,把阿耳戈英雄们的大船,吹送到夫利基阿海岸。那里有一座基奇科斯岛,岛上住着杜利奥纳人,他们的邻人是极其野蛮的土著巨人。这些巨人有六条胳膊:宽阔的肩膀上各长一只胳膊,两腰又各长两条。

  伊阿宋真的以为她原谅了他,真是喜出望外,并给美狄亚和孩子们作出了各种各样的保证。美狄亚以更甜蜜的语言让他相信她已不再怀恨他了。她请求丈夫,把孩子留在宫殿里,让她一人离开。为了要得到国王和格劳克的同意,她又从自己的储藏室里取出许多珍贵的金袍,交给伊阿宋送给新娘,作为礼物。伊阿宋踌躇了一会,终于答应了。他派了一个仆人,将礼物送给新娘。但这些珍贵的衣袍上都是用浸透了魔药的料子缝制的。美狄亚假惺惺地和丈夫告别之后,就时时刻刻地等待着新妇收下这些礼物的消息。有一位可靠的仆人会把消息告诉她的。

  他们在这里找到了魔法女神。她正伏在海边,用海水洗头。她曾做了一个梦,梦见她的房间和整幢房子里血流成河,大火吞食着她用来迷惑外乡人的魔药,可是她却用手掌掬起血水,浇灭了熊熊的火焰。恶梦使她惊醒了,她跳下床,奔到河边,在这里又是洗衣服,又是洗头发,好像上面真的沾了血迹似的。成群怪兽跟在她身后,就像牲口跟着牧人一样。

  克雷翁看到她的眼里充满仇恨,不相信她的话。就在美狄亚抱住他的双膝,并以他的女儿格劳克的名字发誓时,国王还是不敢相信她。“走开!”他说,“别让我留下隐患!”美狄亚无可奈何,请求他延缓一天,以便她为孩子们找一个去处。国王考虑了一下说:“我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有许多次我由于怜悯和宽容,愚蠢地作了让步。现在也是这样,我感到让你拖延一天,这样做并不聪明。可是,我还是让你这么办吧。”

  启明星高高地悬挂在山峰上空。微风吹拂,送来凉意。舵手催促英雄们赶快上船。他们借着顺风,趁着月色愉快地航行了一程,突然有人发现还有两位伙伴,波吕斐摩斯和赫拉克勒斯没有上船。是回去找他们,还是继续航行,这个问题引起大家激烈的争执。他们难道能够不顾最英勇的伙伴,自顾自地走掉吗?伊阿宋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那里,忧心如焚。忒拉蒙沉不住气了,暴怒地对他说:“你怎么能若无其事坐在这里?也许你怕赫拉克勒斯比你强,夺去你的荣誉!你听到大家的议论了吗?即使同伴们都支持你,我敢愿意独自回去寻找失落的伙伴和英雄。”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抓住舵手提费斯的衣服,眼里射出愤怒的火光。要不是北风神波瑙阿斯的两个儿子卡雷斯和策特斯抓住他的双手阻止他,他真的会逼迫大家驶回去。正在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从波涛滚滚的海里跳出了海神格劳科斯。他用强劲有力的手拖住船尾,对他们叫道:“英雄们,你们吵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违背宙斯的愿望,把勇敢的赫拉克勒斯带往埃厄忒斯?命运注定他另有一番英雄事业要干。而许拉斯已经被水仙抢去了,这个水仙被爱情之箭射中了。赫拉克勒斯是为了他才留下来的。”说完话,他又沉入水中,海面上留下一个急转的黑色漩涡。

  仙女们突然不见了,伊阿宋把这隐晦的、令人兴奋的神谕告诉同伴们。正当他们苦苦思索时,又一个神奇的征兆出现了:一匹巨大的海马,从海里跳上岸来,金黄的鬃毛披散在马背上,抖落了身上的水滴飞奔而去。珀琉斯高兴地欢呼起来:“谜语般的神谕中已有一半得到了解释。海洋女神已卸下了马车,那车子正是这匹马拉的。长久孕育我们的母亲,便是阿耳戈船。为此我们应该感谢她。让我们把船扛在肩上,走过这块泥地,顺着地上海马的足迹走去,它一定会指引我们到达停泊的地方。”

  美狄亚绝望了,在丈夫的宫殿里急得团团转。“天哪,苦命的我,怎么能活下去?让死神怜悯我吧!呵,我的父亲,我的故乡,我可鄙地离开了你们!啊,弟弟,我杀害了你,你的血现在朝我流来!但并不是我的丈夫伊阿宋应该惩罚我,我是为了他才犯罪的,啊,正义女神,求你毁灭他,毁掉他那年轻的情妇!”

  “我父亲把这块海域赐给了我,”海神说,“我成了当地的保护神。你们看,那里冒着黑水的地方,是海湾到大海的狭窄通道。你们往那边划,我再给你们送上一阵顺风,使你们很快就会到达伯罗奔尼撒。”他们满心高兴地上了船。忒律托尼扛起了三脚鼎,又消失在海浪中。

  听到他的话,美狄亚又向他献上一条残忍的计策。“我已经作了一次孽,惹出了一场祸,”她说。“现在我不能回头了,因此也不怕继续作孽。我要帮你打败科尔喀斯人,我将引诱我的弟弟,让他落到你的手里,你去准备丰盛的酒席。我再争取说服使者们都离开他,让他单独和我在一起。这时你就可以乘机杀死他。”

  阿耳戈斯找到了母亲,请她说服她妹妹美狄亚帮助希腊英雄。卡尔契俄珀十分同情这些外乡人,可是她不敢触怒父亲。现在看到儿子恳切央求,便答应帮助他们。

  阿耳戈英雄们的最后一次冒险
  他们又经过了许多海岸和岛屿,现在故乡伯罗奔尼撒的海岸已隐隐可见。突然,船遭到一阵狂暴的北风的袭击,在海上漂泊了九天九夜,飘过了利比亚海,最后来到非洲的瑟堤斯海湾。这里满是稠密的大叶藻,浮着一层厚厚的泡沫,犹如平静的沼泽地。周围是伸展的沙滩,沙滩上既没有野兽,也没有飞鸟。阿耳戈船被潮水冲上了沙滩,船身牢牢地搁浅在沙滩上。他们大吃一惊,纷纷跳下船来。面前是无边无际的泥淖,空旷。荒凉得如同天空一样。没有泉水,没有道路,没有牧舍,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赫拉克勒斯在途中放弃了一切舒适的享受。这次他又离开了同伴们,独自走进茂密的树林,去寻找一棵结实的松树,用来削制一把更好的船桨。不久,他果然发现了一棵合适的大树。他把箭袋和弓箭放在地上,解开缚在身上的狮皮,又把大木锤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抱住树干,用力将大树连根拔起,看上去大树像被飓风吹倒的一样。

  听了这话,英雄们非常高兴。伊阿宋立即认他们为堂兄弟,因为他的祖父阿塔玛斯和克瑞透斯是亲兄弟。这几个小伙子继续说到他们的船怎样遭到风浪而沉没,他们怎样抱着一块船板,漂流到这无人救助的岛屿。阿耳戈英雄们把他们出海的意图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加入他们的队伍,一起去冒险。他们一听,惊恐得瞪大了眼睛。“我们的外祖父埃厄忒斯是个残酷的人,据说是太阳神的儿子,具有非凡的力量。他统治着科尔喀斯地方的无数种族,而金羊毛旁边还有一条可怕的巨龙看守着。”听到这些,英雄们有几个顿时怕得脸色都变了。但埃阿科斯的儿子珀琉斯霍地站起来说:“你们别以为我们会败在科尔喀斯国王的手下,别忘了我们也是神的子孙!如果他不把金羊毛乖乖地交给我们,我们就把它抢走!”接着,他们举行丰盛的宴会,在用餐时又互相鼓励,更增添了勇气。

  她一边说,一边淌下了眼泪,因为她想到这位外乡人又要航海远去,感到很悲伤。她握住他的右手,因为心里的悲痛已使她忘形了。“你回去以后,别忘掉美狄亚。我也会想念你的。告诉我,要回去的地方在哪儿?是啊!你将和你的伙伴们乘坐美丽的船回到那儿去了。”

  美狄亚的心高兴得激烈地跳动起来,脸上泛出红晕,不由自主地说:“卡尔契俄珀,如果我不把保全你和你的儿子的生命当作我最关心的事,那么就让我活不到明早。明天我将一早就去赫卡忒神殿,把制服神牛的魔药取给那个外乡人。”卡尔契俄珀离开了妹妹的住房,赶紧给阿耳戈斯送去这个值得庆幸的消息。

  阿耳戈英雄们一见喀耳刻,就知道她是残暴的埃厄忒斯的妹妹,他们惊得心里发慌。女神摆脱了黑夜梦景的恐惧后,很快镇静下来,转身回去,她呼唤那些怪兽,像抚摸狗似地用手抚摸它们的毛。

  伊阿宋心内一阵欢喜,轻轻地把姑娘从地上扶起来,抱住她,说:“亲爱的,让主宰婚姻的宙斯和赫拉作证,我愿意把你当作我的合法妻子带回家乡!”他发完誓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手中。于是,美狄亚吩咐英雄们连夜行动,把船摇到圣林去夺取金羊毛。伊阿宋和美狄亚从另一条穿过草原的小路,走到圣林。他们看见那棵高大的栎树上张挂着的金羊毛在黑夜中放光,对面不眠的恶龙毫无倦意地看守着。它一见来人,便伸长着脖子,朝他们游来,发出一阵阵可怕而又尖利的吼叫,河岸和树林里响起一阵阵沉闷而又凄凉的回声。美狄亚毫无畏惧地迎上去,她以一种甜美的声音祈求神中最有神奇威力的睡神斯拉芙,为她呼唤恶龙入睡。同时,又请求伟大的地狱女神,赐福给她,帮助她实现自己的计划。伊阿宋看着这一切,心里非常害怕。但这时毒龙已在美狄亚的魔幻般的催眠歌中昏昏欲睡,弓起的背垂了下来,盘旋的身子也慢慢地伸展开来。只有那颗丑恶的脑袋还直立着,并张开巨口,好像要吞食步步走近的两个人。美狄亚跳上一步,用杜松树枝把魔液洒在巨龙的眼睛里。一股异香直扑龙鼻使它昏迷。现在,它闭着嘴,伸直了身体,躺在树林里,熟睡了。

  伊阿宋回答说:“啊,女王,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你的帮助。我会把你的建议告诉我的同伴,我也愿意重新回到城里来。但我们都不能接受王杖和岛屿,还是请你自己执掌吧!并不是我看不起它们,而是在遥远的地方激烈的战争还在等待着我。”他说完,伸出双手向女王告别,然后急忙回到海边。

  英雄们听到这块神奇的木板说出如此可怕的话来,又惊奇又害怕。只有孪生兄弟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勇敢地站起来,祈求不朽的神帮助他们。但是船被刮到埃利达努斯河口,那里正是太阳神的儿子法厄同在太阳车上被烧死坠海的地方。直到现在水中还冒着热气和火花。法厄同的几个姐妹现在已变成高高的白杨树,耸立在河岸上,在风中发出阵阵的叹息声。晶莹的泪珠犹如琥珀一般滴落在地上,一部分被太阳晒干,一部分被潮水冲到埃利达努斯河里。英雄们虽然靠坚固的船摆脱了危险,但是他们也失去了一切乐趣。白天,曾经收留烧焦的法厄同尸体的埃利达努斯河上,飘来一阵阵恶臭,他们闻了直恶心。深夜,他们又清楚地听到赫利阿得斯姐妹们的悲哭声,听到她们琥珀般的泪珠如油一样滴进海里。后来,他们来到罗达诺斯河的入海口。这时幸亏赫拉突然出现,以清晰的神的声音叫他们赶快离开,否则他们驶入河内,必然毁灭。赫拉降黑雾罩住大船,他们不知白天黑夜地航行,经过无数凯尔特人的部落,终于看见第勒尼安海岸了,随即平安地到达喀耳刻的岛屿。

  不幸得很,他们又发生了意外事件,丢失了两位同伴,大家都很悲伤。后来,他们又上船航行。他们把船开出忒律托尼海湾,进入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面上刮起了逆风,船受阻横在港口里。他们听从歌手俄耳甫斯的建议,上岸给当地的神献祭船上最大的三脚鼎。在回来的途中,他们遇到海神忒律托尼。他扮成少年模样,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土,交给阿耳戈英雄奥宇弗莫斯,表示尽地主之谊。奥宇弗莫斯接过土块,将它藏在胸前。

  珀利阿斯很快地镇定下来,亲切地说:“我愿意满足你的要求。但你也必须答应我的一个请求,替我做一件事。我因为年迈体衰,已经无力做这件事了。长久以来,我夜里做梦老是梦到佛里克索斯的阴魂。他要求我让他的灵魂平静,满足他的一个愿望,到科尔喀斯的国王埃厄忒斯那儿去,取回他的遗骸和金羊毛。照理该我去,但我现在只得把这光荣的使命交给你了,你可以从中获得无尚的荣誉。当你带回这宝贵的战利品时,你就能得到权杖和王位。”

  仆人一口气说完这些情况,美狄亚听了,还不解恨,复仇的怒火煽得更旺。她如同复仇女神一样,急忙奔出去,准备给她丈夫和自己一个致命的打击。她首先来到儿子的卧室,这时天已晚了。“我的心啊,不要软。”她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在做这可怕却又十分必需的事情时要犹豫呢?忘掉他们是你的孩子,忘掉你是生养他们的母亲,只要在这一瞬间忘记他们,以后你可以为他们痛哭一辈子!你不杀死他们,他们也会死在仇人的手里。”

  阿耳戈英雄们在归途中
  珀琉斯见事情成功,急忙劝大家赶快离开河口,免得其余的科尔喀斯人知道内情后追来。后来,科尔喀斯人果然追上来,但赫拉在天上闪着可怕的闪电,他们被镇住了,不敢再追。可是,他们没有抓住国王的女儿,又失掉了国王的儿子,回去无法交待,因此,最后都留在河口的阿耳忒弥斯岛,并且定居下来。

  “你在说什么呀?”伊阿宋回答说,“让你的风吹走吧,让你的鸟飞走吧!假如你跟我一起回到希腊,一起回到我的故乡,那里的男男女女都会尊重你,把你当神一样崇拜,因为由于你,他们的儿子。兄弟和丈夫才逃脱了死亡。而你,将属于我,除了死神以外,谁也不能把我们的爱分离!”

  他们听了老人的话,心里不寒而栗。他们正想询问别的问题,波瑞阿斯的两个儿子已经从空中降落在他们中间。他们给国王带来了伊里斯的口信,国王听了十分欣慰。

  三个仙女全身披着山羊皮,在炎热的中午,来到伊阿宋身旁,轻轻揭开他盖在头上的斗篷。伊阿宋惊惧地跳起来,虔诚而恭敬地注视着她们。“不幸的人啊,”她们说,“我们知道你们的苦难。可是你们不用再发愁了,当海洋女神驾起波塞冬的马车时,你们感谢长久孕育你们的母亲吧。从此,你们就能顺利地返回希腊。”

  国王大怒,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回到城里去了。他只是想着,如何才能对付伊阿宋。

  阿耳戈英雄们到达阿瑞蒂亚,或称阿瑞岛的时候,一只鸟儿扇动翅膀飞临大船上空,射出一根尖尖的羽毛箭,击中英雄俄琉斯的肩头。俄琉斯痛得倒在船舱里,不能继续划桨。他的同伴们给他拔出羽毛,包扎伤口。他们看到这样的飞箭十分奇怪。不一会儿又飞来第二只鸟。克吕蒂沃斯弯弓搭箭,一箭射去,飞鸟应声落下,掉在船上。“看来岛屿近在眼前了!”富有航海经验的安菲达姆斯说,“别理这些鸟儿。它们一定很多,假如我们登陆,可没有这么多箭去射杀它们。让我们想个办法,驱逐这些好斗的飞鸟。我建议你们都戴上插有高高羽饰的头盔,再用闪亮的长矛和盾牌装点在船上,然后大声吼叫。鸟儿听到叫声,看到头盔上的羽毛,尖锐的长矛,闪光的盾牌,一定会吓得飞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