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堕落生活_伤感文字_好文学网

推荐人:sunshinell_1985 来源:会员推荐 时间:2009-07-29 16:46 阅读:

我的堕落生活

我要结婚的时候,她忽然又变了,仿佛得了婚前恐惧症的是她,看什么都不顺眼,同样的话,搁她那儿说出来总是难听得很。我让她先去吃饭,她说:“又不是猪,等你一会儿饿不死。”我让她别太累,她说:“不累,不累吃什么去?”

时间:2017-07-30 23:00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家是快乐的,但是,她的男人只要一回来,家便是冷的。她一个人以超常的热情张罗着,向她的男人絮絮叨叨地说我又考了第一名,或者是哪个菜是我特意为他做的。男人不正眼看我,最多哼一声,鼻子眼睛里冒出来的都是不屑。她宽慰我:“你爸爸就这德行,其实很疼你。”他买了很高级的文具盒和各种零食,说是她男人买给我的,要我下次在他回来的时候乖巧一点。半年的时间,她就这样来来回回地在我和那个男人之间折腾着。

6岁父母离婚12岁辍学13岁去饭店打工十三岁下半年被从小长大的朋友骗.趁着我爸妈没在家领着两个别的村子的人.说她要跟他俩去北京工作.问我去不去.我说都干什么.她说就洗头发什么的、然后我说可以啊.不过要等我妈他们回来的,她说你跟他们去吧.等我大娘回来我和她们说.然后我过几天也去.你先说去!那时也没想那么多.也怕我妈他们回来不同意.就收拾东西跟他们走了,到了县里,我们在站前的旅店休息.到了晚上火车马上来了.正当我们出去的时候我妈走到了我面前.给我了两个嘴巴.就把我拽了回去!回去后我妈说我才知道原来他俩不是开什么理发店.而是…不过尽管我知道是我朋友骗了我我还是选择原谅了她.因为毕竟我傻我也有责任.我谁也没说.我知道小时候我话就少然后不管跟谁都害羞不好意思放不开.也实在😷她们对我什么样我心里很清楚
也毕竟我的小伙伴与小伙伴们都是亲属关系.我就是个配角子.让出卖我的小伙伴用来提高自己的高尚和有可以贬低的人.处处在人多面前贬低你.然后让大家觉得还都是我的错.随便无所谓……因为女人才了解女人.我可以接受…14岁被亲人出卖.姨家的二姐还有我妈.让我到了ktv上班那时我还是处女.因为太小其他的姐姐阿姨都对我很好.也很不理解我妈他们为什么让我去工作.说实话我也不理解.就算我在作.后来被一个小混混看上非要和我那什么.然后我妈就把我接了回去.14岁下半年回去后.我变了!我心理有种痛恨.也不听她们的话.开始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在一个小镇里行走那时开三轮车的比较多下来一个比我年纪要大一些的男人对我说我看你在这溜达挺长时间了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他就跟着我.后来他说我不是坏人你要是没地方住就去我姐姐家先住着吧.他说就她姐自己
我看到他还挺诚恳我就同意了
可是到了那里我并没有看到他姐姐他把门也给锁上了.我很害怕.不知会发生什么.我说我要走不在他把我拉住就按到那那里
我挣扎也很怕……就这样我的第一次就没了
.我不敢对任何人说更别提报警.那天晚上天下着雨.我萎缩在一家店的门口.小镇天一黑基本就没人了.再加上下雨道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又冷又困又饿.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个男孩出现在我面前..当时的我什么都已经不在乎了.我只想好好的吃顿饭.睡一觉.他把我带到了一个废弃的歌厅里.进去都要爬窗户.进去后我看到竟然里面很多人.里面还有很多人
他对一个年长的男人说.哥,我在路边看见她挺可怜的.让她在这住几天帮着干点活啥的吧.年长的男人说好.就在这吧去楼上住吧.然后突然进来个女孩.能比我大一些.领我来的男孩叫她嫂子还有叫姐的.女孩问怎么回事他们就把事情和她说了.在那些日子里她对我也很好.然后我和那个男孩好上了.其实有句话说的真对每个人接触你其实都是有目的的.只是早晚的事.后来那个女孩走了.走时还送我了一瓶香水!之后那个大哥又找了个女人.夏天到了年长男人的哥哥在镇里开了个大排档的
我们就去帮忙.然后对我动手动脚的.和我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就说我带你走吧.我们去外地工作.我说可以.毕竟也不能总在哪里.也没有工作也没工资.后来我俩就去了县里他说等一个朋友.一起!后来他的朋友来了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地方住下.说让我在哪等着他俩出去一下,我说好.到了晚上才回来.然后我们出去吃饭.走到半路又出来了几个男孩.说他们认识一起吃吧.就这样我们一起吃了饭.晚上另一个男孩就叫.简吧
邀请我们去了他家.简直了不敢相信.住的是别墅,她的妈妈也在家里我们很礼貌的问了声阿姨好.就这样我们在哪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妈妈拿钱让简请我们吃饭.那天他们都喝多了.简!的朋友就非要带我走.简说这是我朋友的女朋友,你不可以带他走,而和我在一起的男朋友却一句话没说.后来简.的朋友在酒精的作用下,用刀刺伤了简的手!就走了……我感到很内疚因为我这样.我们去包扎完.回到了别墅里.正想和他的母亲和他道别.简!的母亲也刚和我的小男朋友聊完天.把我叫了进去.说她是在深圳做ktv的后来我觉得事情不对.了了的敷衍了几句就回房间了.那时我的小男朋友和简.正在另一个房间打游戏.而简的母亲回房睡觉了我想如果我和他们道别她们会不会让我走.干脆趁她们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走了.当时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而他家的别墅又离着县里有一段距离.我也对那里不太熟悉.只有凭着模糊的记忆路线走.只要能到县里就能求助别人给家里打电话.走了很久到了县里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后来妈妈告诉我坐车回来到地方给钱.我这才到家了。回到家后对妈妈说这些经历妈妈好像并不感兴趣.我在就没有说什么,也可能是她嫌我太作了吧.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无所谓了.后来三姨家二姐说那个小混混出去了.说让我可以回去了.于是我就又回到了天津.不过我还是保持着我的原则只挣我该拿的钱.开ktv的老头是二姐的相好.我挣的钱妈妈都让我放在二姐那里.还有老头看着.在后来我认识了晢那年15岁.他是老头的外甥也结婚了.不过那时对什么小三啥的没有概念也没想过和他能怎样.就是感觉很好.对我也很好.只是偶尔见面.因为那时我住在ktv里.ktv也算很大我住的屋子对面就是洗手间.晚上都下班了.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哪里住.每次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都吓得缩在被子里后来晢.知道了!送我了一部手机那时还是翻盖的.对我说晚上害怕了可以给我发信息过了一段时间有个老男人又丑又老的看上我了非要和我那个.还拿来一叠钱说如果可以都给我.我让他一眼都想吐.别说别的了.
他就去和老头说.然后老头劝我.说怎么和钱过不去呢.然后给我二姐打电话我二姐也这么说.其实我很伤心他们这样.我说谁爱去谁去我是不去.后来老头在别处给他找个女人.跟他走了!随后来了一伙人把我叫了进去要动手动脚的我没有让.他们就把啤酒打开一罐一罐的往我头上倒.我忍着眼泪.跑了出去.后来那些姐姐和老头说.正好二姐也来了和老头在一起.老头去了包房我以为能说他们一顿或则怎样.呵呵!竟然给他们赔礼道歉.过后把我一顿数落..哎.我感觉家人还不如一个刚认识几天的姐姐.后来姐姐每次有台都带着我.给我介绍了一个男人.很有钱.开厂子的说要给我租房子.不过我俩什么事都没有.他就是仅有的可怜我.快到年底了奋斗了一年也好回家了.那天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去妈妈竟然说回来干什么来回折腾路费.在你二姐家过吧.二姐家有个孩子比我大.可是从来都是看不起我.还有三姨在哪里.哪怕去一次不买东西都会说我怎样怎样.所以我觉得我就是个外人我只想回家.不管我妈让不让.头一天晚上是在一起工作的姐姐和我在宿舍睡的.第二天早上我说我去二姐家取钱回家.她说你去吧..我帮你收拾.就在去二姐家的路上出租车和另一个车幢在了一起.司机师傅让我下车换车吧.给他钱也没要.到了二姐家.我说二姐我想回家过年你把钱给我吧.我二姐我真清晰的记得那脸色很难看.大声对我说没有.我说怎么能没有呢.我都干了一年了.二姐说你妈说这钱帮他们还债了.我说.好吧.那二姐我走了.她一句话没有说转过身就进屋了.回宿舍的路上我的眼泪真的止不住了哭了一路.回去后.和我工作的姐姐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说了.她说没事.回去的钱我给你拿.她给我拿个三百块钱.把我送上了车.我真的从心里的感动.到家后我以为我妈妈他们能高兴.因为我回去了.哎!又是给我一顿骂.无所谓反正到家了.过年我们一群小伙伴.还有刚开始出卖我的那个.她叫乐.还有她的侄女.叫贺.他俩就相差一岁.我们男男女女还有我的两个舅家哥哥去镇上歌厅蹦迪那时就一个屋子很多人几个闪光灯.去的人有老有少村东头村西头的都有.都在跳舞.乐被几个女人叫了出去’我一看情况不对就跟着走到门口在哪一看.乐跪在几个女孩面前说什么不抢对象走怎样的事情.其他人也跟着出去看热闹了.然后女孩给乐了几个嘴巴.当时我就拿着酒瓶出去了.我说你们装xx呢.我正往前面走.不知后面谁主持住了我.我一回头她给我了一个嘴巴.后来又来了几个女孩我们撕打在一起.四周围了一群人在哪看.其中就有乐.我看她的时候她正和一些她认识的女孩抱着膀子在哪看我.好像什么事都和他无关一样.而贺也不见了踪影.后来不知道她门在哪里弄来了一些棒子.准备打我.我的两个哥哥.帮我求情.然后帮我挡了几棒子.不要问我哥哥他们怎么不上.我俩哥哥不是本地的.四周围着的人都和那几个女孩是朋友.他们只有拽着我跑.真是那句话.鞋都跑丢了一只.回到家后.乐和贺也去了.我整她们当时去哪了.她们的借口一个比一个好笑.贺说她去网吧叫人了.乐说我傻.是啊!我是傻我要是聪明.我朋友让人欺负的时候我就当没看见就是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年节都过完了.我也该走了!我的两个哥哥也没有工作想出去打工.于是我就想到了要给我租房子的那个人.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他说可以.他们厂子里需要人!后来我就领他俩去了.然后我们一起吃的饭!男人给我们安排了洗浴.第二天带他俩去看工作.可是回来后他俩说要剪头发.那时他俩都是非主流发型.不舍得剪发.就没去.别的也不想干!就这样一天又一天.那个男人不管了.我们身上也没有钱了!好几天我们都没出洗浴是我把他俩带出来的我不能让他们笑话.那天一早上我就出去了对前台说.一会回来送钱.我打了一辆车.是个女人开的.我说阿姨.什么地方能有偿献血.我说我要去.她说我帮你联系个问问.然后说医院不需要的血型也不会用的.就这样泡汤了.可笑的是我车费都没钱给.到了洗浴那个阿姨把我好一顿数落.没钱别坐车又怎样.洗浴有个给擦鞋的男孩.他突然出来说这钱我先帮她给了.我说谢谢.后来小哥的一个邻居也在天津他找到他的联系方式.然后来给他送的钱.我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那天晚上我们在网吧呆了一夜.第二天他们说要去北京他们的一个朋友在哪.然后把那个朋友的电话号给了我.留给我一张纸条还有两块钱他俩就走了,你们是在想我为什么不去二姐家吧.因为我不想让她笑话我在挖苦我.他俩走后我从网吧出来在大街上溜达那时天很冷.路边还有卖煎饼果子的.我也很饿.我看着手里仅有的两块钱.算了!到了下午.我给他们留得电话号码打了一个电话.我哭了.后来他们说你在那那等着我们去接你.我真的反复看到了阳光.当我看到我那个哥哥第一眼的时候刘把他抱住呜呜的哭.随后突然看见.天啊.他身边站着一个又矮又丑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大伟.就是他们去北京找的人.故事告一段落…….我要去做饭呢

其实,我早知道,她犯了一个最大的傻,就是在发现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之后,没有把我送回去。其实,回家的时候,她便知道弄错了,我的胳膊上没有她熟悉的胎记;我偶尔的北方口音,跟他的南方小镇上的言语更是差得很远。她只是看到我身上被养父母打得伤,不忍心再我把送回去。即使她丈夫因为她收养我这个不是亲骨肉的女儿同她离婚,她也没有离开我,她说:“这辈子,有个女儿疼就够了。”

好在她开了个百货店,生活也过得有滋有味。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场面很是轰动,小区里沸沸扬扬的,几乎家家户户都出动了,院子里有警察,还有记者,她就在这群人中间站着,揉搓着手,一脸的惶恐。等到别人把我拥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倒有些愣了,试探着叫我的名字:“秋和,秋和。”见我没什么反应,她咧开嘴巴便哭了。有人说:“小娣,这是你的妈妈。”于是,我在被拐卖了五年之后,见到我的生身母亲,恢复了我的“本名”——沈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