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根仓智惩为富不仁的白音:神马

巴拉根仓十岁那年,就到本村的拉加森白音家去放羊。
拉加森白音有个宝贝儿子,名叫哈斯鄂尔敦,长到十三岁的时候,因为胖得溜圆,牧人家的孩子们都管他叫蛤蟆墩。虽然他小小年纪,却同他的阿爸一样坏,常常拿穷牧民的小孩儿当马骑着玩。
一天,蛤蟆墩听说自家羊倌巴拉根仓不服他管,就伙同几个白音家的孩子一起找到巴拉根仓,想欺辱他。
“喂!巴拉根仓,”蛤蟆墩晃着滚圆的脑袋喝令道,“老爷想吃野果子,你赶快到北山狼窝沟里去给摘。”
巴拉根仓早知道他们不怀好意,就没有吭声。
蛤蟆墩又说:“这是我阿爸的吩咐,你不去,我打你!”
其他几个白音家的孩子也帮着起哄,耍笑巴拉根仓。巴拉根仓恨透了以蛤蟆墩为首的这帮富家子弟。
“谁说不敢去狼窝沟?你们替我放羊,我就去。”巴拉根仓瞪着眼睛说。
“替你放羊?哼!净想轻闲,有本事带着羊群去!”蛤蟆墩没有想羊群的事情,只想看看巴拉根仓是怎样被狼吃掉。
巴拉根仓想:这群坏蛋想害我,没门。我会上树,去就去!
巴拉根仓赶着羊群,露出毫不畏惧的眼神,边走边想主意。当他离狼窝沟不远时,蛤蟆墩一伙爬上了山顶,睁大眼睛等着看热闹。你猜巴拉根仓怎么想的?他想:反正有这些羊够狼吃,我就不用怕了。他赶着羊进了沟。
可真巧,狼窝沟里没有一个狼影。他火速地爬到大树高处,往衣兜里装野果子。不一会儿,羊儿惨叫着向他跑来。狼来了,巴拉根仓“嗖”地跳下树,把衣裳用粗把长鞭杆高高地挑起来,赶着羊群往山顶上跑去。这时,他已经发现四五只狼冲他追来。巴拉根仓再往山顶看,蛤蟆墩他们早跑得没影了,再看看狼,狼不追了。巴拉根仓愣住了,心想:有猎人吗?不对,要是有猎人必定能听到枪声,又一琢磨,狼不敢追人,肯定是怕什么。他一下看到自己挑着的羊鞭杆上的破袄,哈哈大笑起来。他索性往回跑。那些远处的狼看见他,全都溜走了。巴拉根仓吐口冷气,安心了。他又慢慢地赶着羊往家走,一边走一边想着治蛤蟆墩的办法。
第二天,巴拉根仓照常去放牧,蛤蟆墩他们很吃惊,怎么也不相信巴拉根仓没有被狼吃掉。蛤蟆墩想知道巴拉根仓是如何逃出狼窝沟的,又来找他,说:“巴拉根仓,你福运不小,狼怎么不吃你呢?你怎么逃回来的?”
“逃回来的?哈哈,笑话,莫说是狼,就是一群虎,也得怕我这个惊魂幡。”巴拉根仓逗着蛤蟆墩。
“什么惊魂幡?”蛤蟆墩半信半疑地问。
“老实告诉你们吧,”巴拉根仓神乎其神地讲起来,“我在山上放羊,一天有个师傅给了我这件衣服,它就是惊魂幡。谁要穿上它呀,什么虎、豹、狼见了都吓得望影而逃。”
“真的吗?”蛤蟆墩望了望那件烂袍子,有些不相信。
“你不信?来来来,我让你们见识见识!”巴拉根仓说着就往狼窝沟走去。这时,蛤蟆墩他们尾随着巴拉根仓到山顶,再也不敢往前走了。
巴拉根仓喝道:“你们好好地给我看守羊群,不能丢失一只。”
“好,好!”蛤蟆墩带头答应了。|<<<<<123>>>>>|

从前,白银塔拉草原上闹白灾,牲畜多半冻死了,牧民的日子很苦。可是玛利白音不顾牧民的死活,仍然让狗腿子到蒙古包勒索牧民。巴拉根仓看到牧民的日子实在没法过,就到玛利白音家去报灾情,请求减免税收。
玛利白音问他:“今年你们那儿收成怎么样?”
巴拉根仓回答:“牛有三成收,马有三成收,羊有四成收。”
玛利白音听完,皮笑肉不笑地哼哼着:“你们那里牛有三成收,马有三成收,羊有四成收,加起来不正是十成收吗?你怎么还报白灾啊!你还年轻,什么都不懂,快回去,叫一个岁数大一点的人来见我。”
“我就是全村最老的人。”巴拉根仓想了想说。 “你今年多大?”
“我今年一百三十五岁。”
“什么?”玛利白音一听,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恼怒道,“你明明二十几岁,怎么说是一百三十五岁呢?”
“是这样,”巴拉根仓平心静气地回答,“我今年二十岁,我父亲四十五岁,我爷爷七十岁,加起来不正是一百三十五岁吗?”
“胡说!”玛利白音气得拍桌子大声吼叫,“三个人的年纪怎么能加在一起算呢?”
巴拉根仓讥笑着说:“老爷,那您为什么把三种牲畜的收成加在一起算呢?”
玛利白音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绿浪翻滚的草原上,白音骑着马尽兴游玩着。突然,他看见巴拉根仓走过来了。
“巴拉根仓,你不是骗人出了名吗?今天你要是把我骗了,我这匹全鞍马就是你的;你要是骗不了我的话,”白音举起手中的鞭子说,“这东西就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巴拉根仓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白音,我刚才救火时把智慧囊丢在火里了,没有智慧囊,我是寸步难行啊!”
“胡说,你说哪儿失火啦?” “庙旁的浩特。”
白音大吃一惊,接着便冷笑着说:“你骗不了我,我刚从家里出来的。”说着,白音举起了手中的鞭子。
巴拉根仓毫无惧色地往前走着,站到一丛马莲旁,摘下帽子,露出刚才替牧人打火时烧焦的头发说:“您自己看看我这脑袋。”
白音不由得向后仰了下身子,浑身哆嗦着。
“您再看看我的胳膊。”巴拉根仓说着,把衣袖提了上去,露出救火时烧伤的肉。
白音的脑门上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惊慌地问:“巴拉根仓,烧坏了什么东西?”
“除房倒屋塌外,还烧死了贵夫人……” “啊!”白音尖叫一声,昏倒在马下。
巴拉根仓立即跳上马背,扬鞭策马,飞驰起来。白音苏醒以后,知道上了巴拉根仓的当,便大声地喊道:“站住!巴拉根仓,你把马还回来!”
巴拉根仓坐在马背说:“白音,您拉出了屎,还能收进你肚里吗?说了话不能不算数!”
躺在绿草丛中的白音声嘶力竭地喊:“巴拉根仓,你等着,不等你跑出我的牧场,我就会逮住你。”
巴拉根仓骑马跑了一大段路,穿过绿色的草原,来到褐色的山谷里。这时候,大腹便便的旅蒙商骑着马,驮着财宝过来了。|<<<<<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