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成长中那些与母亲有关的记忆碎片

1994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母亲兴高采烈地跑回来对我说“幺儿快点来换衣服,娘带你去照相”那天的母亲是最漂亮、最开心的,大辫子、白色衬衫、蓝毛衣、黑裤子再加上那双老北京布鞋,这些是母亲平时放在箱底里的家当,今天我总算大开眼界的,那年母亲45岁,我7岁。

图片 1

图片 2

2002年的秋天是个多雨的季节,那些秋雨绵绵的日子我被关在学校里补课,说好给我送生活费的母亲,却比约定好的时间整整来迟了一天半,星期一下午我总算见到了母亲的身影,娘的头发有些散乱,深蓝色的衣服上,两个大大的补丁显得特别刺眼,起了皱的裤子都缩到小腿上面去了,变了型的解放鞋上沾满了厚厚的泥土。眼前的母亲硧实让我感到无比的难堪,也许是我表情出卖了我的心,母亲急切地把生活费塞进我的手中,用那带点沙哑的口音说:“好好学习,来的时候有点急,都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娘走了!”。看着母亲慢慢远去的背影我无比自责。娘是为了抢收地里的庄稼,害怕它们在地里长出长长的芽。那年娘53岁,我15岁。

当年,录取通知书拿到她的手里时,她知道也许只是看看而已,去报到的念想是多么奢望的一件事。家里太穷了,连吃饭都有问题,何况去学校又是路费又是学费生活费。她默默地把通知书收好放到了炕席下,又去地里劳作去了。父亲常年有病,地里的活基本上是靠母亲在干,她高考完了有时间好好帮母亲的忙了。

初夏的夜,与往日没什么不同,但是五月的风,迎来了一个特殊的节日—母亲节。

2004年的中秋我第一次尝到了乡愁的味道,苦涩的、孤独的。只有此时才特怕看到月圆的景象,那天我跑了3公里的路,只为听听娘的声音,只想告诉娘,我想她了!可是电话接通时,到嘴边的话又全都咽回去了,只是习惯性地问,娘您吃饭了吗?近来身体可好?那天娘好像说了很多的话,可至今我都只记得那一句:“今年五仁的月饼又涨价了,核桃倒是不太贵”。五仁月饼是我的最爱,核桃也是我比较喜欢的,无论我走多远,母亲的爱好都是根据我的习惯而改变。在回工厂的路上抬头望着天空,随手写下:

图片 3

母亲节,据说是起源于古希腊,后来曾有美国人热衷于过母亲节,我们国家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母亲节,以前是我们无知,原谅,在此小小祝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乡愁》

图文作者石梦原创

母亲节,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

天边的浮云渐渐远去

离报道的日子越来越近,她的内心也是越来越煎熬,母亲却是忙忙碌碌的不着家了,总是很晚才回来。问父亲他总是说让她不要多操心。有时,她内心多少有点幽怨,觉得为何自己生活在如此困难的家庭。觉得自己不能和城里的同学一样享受生活,放学就得回家干农活,帮衬家里生活,依然还是一贫如洗。为了让父母开心,她在学校里努力学习,珍惜学习机会。可是现在上大学的学费也交不上。

母亲节,是妈妈的节日。

夜就快要来临

图片 4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总想着要给妈妈说点什么?

在万家灯火通明之前

人生的路总是让人感到挫折不断。后天就要去报到了,母亲还是忙忙碌碌的,她想了还是不去报到了,已经上完高中了,这在农村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不行就去村上当代课老师吧!老村长每次见了她不也常说让她回来代课吗?这样也可以帮着母亲和家里,还可以挣点公分钱。

比如,“妈妈,我爱你!”

牛羊回栏、鸟兽归巢

朦胧的烛光里,她看到母亲和老村长还有村上的长辈们一起来到家里。

“妈妈,节日快乐!”

云啊请带我一同远去

“闺女呀,准备好了吗?”老村长的声音依然洪亮。她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下午吃过饭给妈妈打电话,可是电话拨通,还是以往的交流模式。

回到那生养我的地方

“你是咱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娃,这是咱村的光荣,说啥都不能不去上学的,”老村长大声说到。

“妈,你干嘛的了?”

在天黑之前叫上一声我的爹娘

她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妈,你今天吃了什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