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甄珠啊,你的攻防属性这么高

冷漠,莫有的爱恋,冷酷,没有心的挽转,冷清,一个人孤独的厌倦。冷静,怎么麻木没感觉。冷冷,一个世界冷冷的冰结。伤恨,怎么缠着君的心,痛恨,痛恨你的漠视,或我的薄尘。仇恨,如蛇邪贪噬灵魂。青春,错过了一世二生,清白,纵深刻渚世却莲最后洗净。青青,青青山,青青水,还清纯。何其君见去,苦不见君归根,还以苦等。

引子:

距《我的前半生》剧终已过去一段时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等君千年,守心如一,君似镜中花,水中月,凉薄似水,更待离人醉,心如刀绞,却无言。

精明如贺涵,蜕变如子君,果敢如唐晶,心机如凌玲,每一个角色的争议性也恰是本剧之所以热门的一个主要原因。其实不论是上面的主角,还是像老卓,子群,白光这样的二线人物,剧里的每个角色都似乎让人感觉,这群人真的挺……“事”儿的。

君走千年,生死未卜,却见君风流,心中了然,明媚忧伤,庆幸君活得快活,痛恨君负我千年。

纵观全剧,罗子君的妈妈薛甄珠确实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承担了这个剧很多的笑点与泪点。这个薛甄珠每次风风火火的出场,总是能把剧情带到一个小高潮,但多的是你看不出的厉害。

若有机会,定带君览地狱之烈火,坠入万劫不复之深渊,念君拒绝不得。

薛甄珠的出场是从带着小女儿子群到大女儿子君家借钱开始。很多人在这个地方,都会把她和欢乐颂里面樊胜美的妈妈联系到一起,以为这又是一个来坑女儿的。当子群和子君争吵时,她一面呵斥穷苦卑微的小女儿子群,一面温声细语的抚慰着富硕的子君。

启窗挽流风,汝复追云影?

子群破门而出她也没有立即追出去,反过来是继续低声细语的安慰子君,同时又耍了一套轻车熟路占便宜要东西的伎俩,连保姆亚琴都对她嗤之以鼻。

金铃楼兰曲,未引倾耳听?

到这里,薛甄珠的形象确实是个爱贪小便宜,嫌贫爱富的形象。尤其是拿上子君的包包和披肩花枝招展的招摇过市,确实让人忍俊不禁。

暂且停游步,大漠红妆血!

当观众以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势力和贪婪的人时候,她来到子群家,告诉女婿白光让他告诉子群,这些东西都是她姐姐给的。这种前后反差对比,立刻就点明了她在两个女儿间来回周旋的形象。

启窗挽流风,汝复追云影?

与其说她嫌贫爱富,倒不如说她是真心疼自己的小女儿子群。

披香惊鸿舞,未引回眸笑?

因为白光和陈俊生不同,他的“残暴”一点点压榨了子群对于生活的希望,子群嫁给了白光实在是件吃苦耐劳的事情,以至于她每次见到白光都是气的咬牙切齿,所以她会劝子群离婚,而竭力维护子君跟陈俊生的婚姻。

暂且停游步,昭阳弦三千!

倘若她实在嫌贫爱富,一开始也就不会低声下气的陪子群借钱去了。从这一点说,她对两个女儿的爱,是平等无私的,尽可能的维护好这两姐妹在情感和物质上的平衡。

启窗挽流风,汝复追云影?

薛甄珠最大的特点就是她很能“打”。

流霞回文锦,未引留连意?

全剧首先出现的一个高潮无疑是“薛甄珠开赴辰星,手撕凌玲”那一段,确实让人直呼过瘾。

暂且停游步,春日丝如絮!

她的前半生也是被人抛弃的,丈夫和第三者私奔留下了她和两个女儿。没有人比她更痛恨第三者的插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