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擦鼻子,望望佛陀

《今夜》

《成长》

《紫色的夏蓼花儿》

当头明月一头蜘蛛吊在水面用它的蛛丝来回的重复着一个动作月圆外挂着菩提树的半边倒影地平线的灯昏倒映在一只冬眠动物斜视的瞳底我温暖地望着一只蓬羽的麻雀随后抬眸投给一个生计的背影略显悲烈一只狗儿在树上作了一个座标佯作无事的在酒馆儿出来阳光把几片路牙的法国梧桐叶压低三寸我抬抬眸让日子温暖地卧在我的睑老楼和新楼整齐的像儿时的操队只有一盏路灯静静地直射

星夜无雨下得全是流星地皮扑通扑通的响天边织成金线树叶好大罩着天空

一轮明月绕过山脊与幸福的树荫歌唱着灯芯绒上的幸福与夏蓼花儿般的灿烂

《诗歌艺术》

一个老嫫嫫拄着拐棍儿指点着天相我听着虫鸣半懂的敞开窗子 睡着

土地让绿茁壮的挺拔一葩妖灼的水生花儿让潭静得起风吹向一条芳野拉长的小径

诗歌这东西碎嘴我望着窗外的车灯来回地照着我的眼睛而我像大理石纹一样演化着我祖先的一贴符咒当初树上有果子有花还有红叶当初的季节依然如故当初的故人儿你和着酒和着月还是和着歌儿落霞孤鹜秋水齐色结绳的仓颉艺术地活了一把今春的喇叭花儿在篱子上开着旧时的蝉蜕在我奶奶家窗台上挂着一只蝴蝶过慢的舞姿是这春一只花猫离戏的真情谁当初所回避的让伊的眼睫失去了童年的贞操我无奈地望着院内那颗老石榴树不知何时脱却的皮还以墙头三两麻雀惊乍的拨捋着这一晨的黎芒我随青出去找找悠悠闲云潭影照丢了什么依潭旧时依梦人拂风花絮相约去

一只肥猫趴在窗台上像一部廉价傻瓜相机的曝光率我时代的数着我的年轮

仰望和敲打着星子月辉撒下乐弦纯然唯美的打在尘世的裤梢上

《嗯哼世界》

当水面结成绿网一头水黾再次奏响一段润肺的轻音乐

就像紫色的法国梧桐叶铺开红色的蝴蝶兰盛着你这一程满盆的足印

嗯哼小日子不错天空早早的拉上窗帘留下一条缝人们酒过三巡我还醒着炊烟压低的接着地气太阳睁着一个眼眸嬉嬉地瞅着落幕的人簇再无谓地撒上一把染料让不安的精灵回家搂着老婆孩子睡个好觉一个草屋边的一棵老白杨上喜鹊扇了两下尾巴地平线的灯熄了星子嗯哼着让水躺着地丰满的肌肤有点儿热因此绿又往上拔了两节我静静地抠着月亮盘子在半夜的后半夜在水面我六爪的伏息

《春》

《曙光》

2014.03.11

上帝让春天赐给我一双眼睛绿蜂涌的往上拔这时萃鸟儿和了几声人簇板正了很多生机勃勃的
带着祖先的味道

夜过三更月皎洁的亮我身上还有活着的肉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你水灵得像开春的桃花儿我望着你很是烂漫上帝给个园子
咱们转转流水叮咚以后霞挽着你的裙

晨晶莹的让一滴露珠蠢蠢的聆见第一声尘嚣

不说传说的星子只看你的眸酒有些醉了我还醒着粉红的挂在你的颊上

一只狗儿冷不丁的跑在环卫工人的前面打湿了鬃毛

妖娆的是这季节心儿蹦蹦的脚印还没踩出来呢

当第一粒曙光撕开绿依油亮的昭展

《尘客》

《生》

我化作一只水婷豆娘落在瓣上像停留在你的睫你是那么的生动我却很平静

我以佛门的名誉让这条路新鲜如故只因红尘对我们的眷爱就像季节的妖姿和你背影的老练

你来了又去生动中带着诡异我像水面一样和祥季风是匆匆的捎带着你略显沉重

一条怪兽化作云借着月在老墙上留下三道爪印而我依然在水面借着月陶着金子

既使把一枚桃花瓣儿打在你的屁股上你紧赶着这春 失约了下一季我还落在瓣上

我用祖先的图腾用一堆篝火迎接着一颗流星的轨迹

水镜耀着我们 彼此陌生你依那么生动

我自尼罗河对岸用一枚红色的叶作舟我努力地直到今晌让一只麻雀站在墙头上

《香客》

《苍生》

我代表拥挤的游客在佛前上了一炷香你的虔诚我全知道我把念头给足你给你众生本佛之俱足

我是一只夜晚没有栖息的鸟穿过黑纱和一轮蓝月亮紧贴着地皮来自田野的凉风穿过两行无名的咒语我抖抖身上蓬松而潮湿的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