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春风柳

二月的风,吹着柳条。二月的水,唱着小曲。

走进二月,就走进了春天。尽管冬的残留尚在,但在江南,春的气息开始了蔓延。

               温西的河流                      

儿时的我,是那么幼稚。青年的你,是那么成熟。

江南的二月,最有魅力的算是风了。二月的春风,似是一把剪刀,剪开了空气弥漫的氤氲,剪开了远山近水的雾纱。让阳光有了红润,万物渐渐苏醒。而万物苏醒中,最让人怡心养眼的应该是柳。这时的柳最柔,最娇,最轻描淡写,最若有若无,最欲说还羞。过了这时,柳虽然还是柳,却又不是那柳。只有此时,最值得一看。倘若不看就错过了。还得等一年。且不说等一年,待到春意浓厚,花繁叶茂,那柳丝已如忙碌的妇人,一头蓬乱的发,顿失了清新可人的韵致,再到秋风起,寒霜降,那时已叫“残花败柳”。谁还稀罕去寻去问柳了?眼下,趁着时间正好,心情正好,何不悠闲漫步杨柳堤?

                 。田秀
   
             温西    那些河流
             是沿河而生的柳条引领
             恰如一路唱来的小曲
             不紧不慢地拉长   直到
             直到曲隐天边的梦

年少的我,是多么美丽。年轮的你,是这么苍老。

走出门,便与不寒的杨柳风撞了个正怀。风儿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像母亲的手,平和,温柔。舒适。于是,我带着踏实与微笑,向转角处的柳岸走去。

             昏黄的余辉和远近不一的公路桥
             染出温西远近的楼宇
             犹古而新的书院路  带一壶温峤老酒
             领唱鸡声茅洋
             河流流唱着独特的温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