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葬雪

白花花的一片,一片不融、不消千沟万壑走进乡野冷风吹着,未熄的灯火越过山头的雪花飘向天空一剪寒梅风絮偏偏我端着圣洁的水为你在梦里喝下轮回的饥渴我不断的、不断的想起雪花飞过乱魂的秋天白色的王国里你是我最佳的恋人松柏承着厚厚的雪坳这一首,我用冰雪化尽甘霖的水埋在,五千年后雪,是我归宿的地方它足以掩埋我未曾怜悯的身体深夜里,一只白狐唱着爱,在更深处开放诗,在更穷处最真

文/芒果叔叔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时间的潮水在一遍遍冲刷我记忆的海岸,将那些欢乐抑或悲伤的记忆卷起,卷入记忆海洋的深处。我开始回忆,脑海像一台不倦的放映器,在回放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1

  

古有黛玉葬花,今有我葬雪

  总说昨日不可重现,其实不然。昨日那一幕幕或喜或悲的场面是不能重现,但昨日的记忆却能重现。我所写的便不是故事,而是一些记忆的碎片,用心灵记录下来的碎片。

这雪,似乎来的比以往更含蓄一些。飘落了许久,只是在冰冷的路面上静躺了些许,带着诸多不舍,化为了尘土,只留下那曾静躺的地方。静静了许久,不知何时,几片雪花落在了手心,冰冰凉凉的,被呵出的热气晕去了踪影。停留的时间很短,短的都来不及打声招呼就逝去了,却似乎又佛如伫立了许久许久。瓦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雪花,用手划过后,又蒙上薄薄的雪,用手去划时,却划出了生活。雪,绚丽而又短暂,映了眼,更湿了心。这朦胧的天气总是给予人们诸多反思,诸多情怀,诸多想象。落寞如雪,缓缓流动。浅浅的雪花,撒下的不是心情,而是心境。

  

飞舞的雪,纷纷扰扰。尘世的喧嚣,嘈嘈杂杂。无休止的忙碌中,不断逼迫自己前行。这片刻的空闲对于我而言,似乎成为了一种享受,一种浪漫,一种情怀。在外漂泊的我多年不曾遇见故乡的雪了,想想上次相遇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多年未见,不知这雪是否还记得我。不知是否还记得我与它嬉戏时的身影,不知是否还记得我与雪花的约定。

  北方的冬天不像萌芽的早春那样充满生机,也不像百花争艳的盛夏那样娇艳,更不像深秋枫叶那样热情,她有的是飘雪一样的温馨。我喜欢冬天,我更喜欢冬天的雪。所以,每当在下雪之余,我常常一人在血中徘徊,去体味飘雪的风情,去寻找另一个自我。

离开了家乡的雪,失了全部,散了所有,透支了精力,忽略了最初的情怀。这雪,还是故乡的好。这雪,爱你如初,不知你是否还如初。

  

  那是一个下雪的日子,我仍旧一人在欣赏着这天赐的胜景,看天空中的飘雪是那么纯洁,那么柔情。腊月的雪花,像一位温柔的母亲,在不断安抚你那受伤的心灵,又像一位圣洁的天使,在不断和你进行心灵间的交流。我独自一人走在雪花中,看飘雪时而随风劲舞,时而静默下落。渐渐地,忘记了流年,忘记了世俗,也忘记了现实生活中的那个我。在这胜景中没有喧嚣,没有忧愁,有的只是心灵的倾诉,自由的解脱。这不失为一种人生享受,精神慰藉。我自叹:花样年华正当前,是非成败过云烟。人生在世几何哉?何不潇洒度流年!

  

  这是一份心灵的记忆,任时光流逝,都不曾被遗忘,一次心灵的旅行,一份难忘的阅历,一份永恒的记忆………

  

  又是一个下雪的日子,不过初春的雪就不如腊月的雪花那样柔情、圣洁、温馨。初春的往往夹杂着小雨,丝雪非雪,似雨非雨,跟人一种凌乱的感觉。此时,我才深深的体会到“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哀愁。沉浸在此景中,我便写了一首诗:

  

  雪,是陌生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