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张古老斗雷公

为那样鸡嘴尖、鸭嘴扁、鹅脑壳上有个疱?提起来还要从雷公和张古老的故事摆起。

   

雷公和张古老是弟兄,雷公是哥,张古老是弟。两兄弟因为脾气合不来,分了家。雷公丈着自己是哥,霸道得很,天上地下的他全想要,只分给张古老一只狗。张古老不干,因为狗不会犁田。他提出来样样不要都可以,牛一定要分给他,好犁田犁地盘庄稼。雷公一听就发火,楞眉鼓眼地说:“你要牛也可以,不过,我们两个来比比本事,谁本事大,牛就归他。”张古老笑咪咪地答道:“哥,要得嘛,你看比哪样好。”雷公万不料张古老敢跟他比本事,嘴里不说心里想:这天底下还没得哪个搞得赢我雷公呢。便说道:“你是兄弟,比哪样由你提,免得二天人家讲我当哥的欺负你。”

  为那样鸡嘴尖、鸭嘴扁、鹅脑壳上有个疱?提起来还要从雷公和张古老的故事摆起。

张古老把周围团转一看,说:“我提就我提,哪个跺得动前边那座石头砌的通天桥,就算哪个赢。”雷公说:“要得,是你先跺?我先跺?”张古老说:“你是哥,当然你先跺罗。”雷公大摇大摆地走到桥中间,正要跺。这时,只听张古老喊了一声:“哥,慢点,先等一下,我马上就来。”说完飞快地跑到屋当头草树上,抓了只麻雀放在荷包头,赶了回来。

  雷公和张古老是弟兄,雷公是哥,张古老是弟。两兄弟因为脾气合不来,分了家。雷公丈着自己是哥,霸道得很,天上地下的他全想要,只分给张古老一只狗。张古老不干,因为狗不会犁田。他提出来样样不要都可以,牛一定要分给他,好犁田犁地盘庄稼。雷公一听就发火,楞眉鼓眼地说:“你要牛也可以,不过,我们两个来比比本事,谁本事大,牛就归他。”张古老笑咪咪地答道:“哥,要得嘛,你看比哪样好。”雷公万不料张古老敢跟他比本事,嘴里不说心里想:这天底下还没得哪个搞得赢我雷公呢。便说道:“你是兄弟,比哪样由你提,免得二天人家讲我当哥的欺负你。”

比试开始,雷公随倒用劲,把脚一跺一松,跺得石桥一闪一闪,跺了几下,得意洋洋地走下桥来,歪着头用眼瞟着张古老。张古老不慌不忙地走上石桥,对着雷公喊道:“哥,你听好了。我把丑话说到前头,万一跺断了桥,你上不了天莫怪我啊。”接着他毫不费神地用脚尖一点一点,点一下,手在荷包头捏一下,捏得麻雀叽叽喳喳叫。他连点三脚,麻雀连叫三次。雷公脸都吓白了,说:“兄弟快莫跺了!莫跺了!桥遭你跺得叽叽喳喳叫,再跺就要断了,算你赢了好不好。”等张古老下得桥来,雷公却走过了桥,站在桥那边对张古老说:“那牛,你单人独手的难得招呼,还是我拿去喂。你几时要用,几时来借。”张古老虽然比本事比赢了,牛还是被雷公霸占去了。

  张古老把周围团转一看,说:“我提就我提,哪个跺得动前边那座石头砌的通天桥,就算哪个赢。”雷公说:“要得,是你先跺?我先跺?”张古老说:“你是哥,当然你先跺罗。”雷公大摇大摆地走到桥中间,正要跺。这时,只听张古老喊了一声:“哥,慢点,先等一下,我马上就来。”说完飞快地跑到屋当头草树上,抓了只麻雀放在荷包头,赶了回来。

春天来了,张古老跑到雷公那里去借牛,好话说了几大挑才把牛借来,限定三天就还。张古老越想越生气。借自己的牛,看人家的嘴脸,干脆大家都莫要。他一气之下把牛杀吃了。到了第三天,张古老把牛尾巴栽进田里,又跑去找雷公,隔老远就喊:“哥呵,怪罗!你那牛钻烂泥田了,我拉都拉不住。”雷公一听,争得连铁锤钻子都忘了拿,慌慌张张地跟着张古老来到田边。一看,牛果然不见了,只见烂泥田里还剩半截尾巴。张古老催着说:“哥,你还不快点扯,慢了只怕连尾巴都抓不到了。”雷公慌得也不管泥脚深浅了,几大步踩进田里,伸出右脚,用脚大拇指和二拇指夹住牛尾巴,便猛劲往上一扯,只见他往后一坐,来了个仰面朝天,倒在田头,整得一身烂泥。他一看牛尾巴,气虎虎地说:“哼,别个借牛犁田,你借牛来杀吃,三天之后,我不来劈你天都不答应。”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比试开始,雷公随倒用劲,把脚一跺一松,跺得石桥一闪一闪,跺了几下,得意洋洋地走下桥来,歪着头用眼瞟着张古老。张古老不慌不忙地走上石桥,对着雷公喊道:“哥,你听好了。我把丑话说到前头,万一跺断了桥,你上不了天莫怪我啊。”接着他毫不费神地用脚尖一点一点,点一下,手在荷包头捏一下,捏得麻雀叽叽喳喳叫。他连点三脚,麻雀连叫三次。雷公脸都吓白了,说:“兄弟快莫跺了!莫跺了!桥遭你跺得叽叽喳喳叫,再跺就要断了,算你赢了好不好。”等张古老下得桥来,雷公却走过了桥,站在桥那边对张古老说:“那牛,你单人独手的难得招呼,还是我拿去喂。你几时要用,几时来借。”张古老虽然比本事比赢了,牛还是被雷公霸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