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得雾霾散不尽的迷都

那杯中以没有水了

  
夜色阑珊处,落寞流年间。恍惚间,一个熟悉的倩影划过心海,飘然溜过那一瞬间的记忆,定格一个永恒的底片。伸手揽入,却发现藏匿的无影踪,殇痛再起,洒落一地的细碎记忆,是泪的一抹碎影,漂洗了一世的怨恨。留下旧时斑驳的落寞。

       
岁月的沧桑,记忆的浮华,都已经不再重要。每个人都可以驻脚在如画的的风景里,可以走回曾经遗失的美好,可以念想着未来的希望。但,那些心里的殇,梦里的残,记忆的悲凉,总会不时击打着心里的残缺。

是爱就定痛

   
 总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伴着冬天的来临,享受着一个人的时光,陪伴着寂寞与孤独,淡淡的看着雾霾缥缈,随着那消逝的灵魂一点一点的迷失在一片迷都的慌乱里,或许只有这个时候,才可以真真确确的感觉自己的存在,独享这份静静的孤独。

 假如,没有过去,不再想未来,人人都做到只若初见,用我无形的眼泪,把曾经的美好慢慢地勾画于眼前,眯眼远眺,青山不再依旧,独不见伊之容颜。绿肥不再环红瘦,倚门不再佳佳人,我把美好的记忆雕刻为醉莲冰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蓑柳长堤,斜阳古道,我为曾经筑起的千年古刹,楼兰亭阁。

那起悲剧摇动着里面的滋味

  
记忆是幸福的伊始和殇痛再现的记忆,如幸福最晴天,温暖如初,浪漫怡人;殇痛的再现,是一场悲剧的循环演出,没有结局的故事,仅此而已,天空是灰蒙蒙的。也许,灰色的天空,只有经历过暴风雨的洗礼,泪水的冲刷,才可以变得蔚蓝。但,泪水,也是一种代价,一种血与泪的洗礼。

 孤灯,残目,凝聚的烛光,一抹淡淡的忧伤。透窗溜进的斑驳微光,影影绰绰的恍惚着一盏浊酒,本以为借酒可消愁,何曾想,酒入愁肠,却化作相思泪,泪涌腮愁;可曾想,酒入心田,似抽刀断水,剑斩情丝,情丝未断,青苔如霜。可谓是千年化情缘,三生不离殇……

描绘心悲痛

  
岁月的沧桑,记忆的浮华,都已经不再重要。每个人都可以驻脚在如画的的风景里,可以走回曾经遗失的美好,可以念想着未来的希望。但,那些心里的殇,梦里的残,记忆的悲凉,总会不时击打着心里的残缺。

 记忆是幸福的伊始和殇痛再现的记忆,如幸福最晴天,温暖如初,浪漫怡人;殇痛的再现,是一场悲剧的循环演出,没有结局的故事,仅此而已,天空是灰蒙蒙的。也许,灰色的天空,只有经历过暴风雨的洗礼,泪水的冲刷,才可以变得蔚蓝。但,泪水,也是一种代价,一种血与泪的洗礼。

深呼一口丹田之气

  
或许只有沧桑的感觉最现实。清风、天舒、仰面、淡忘,躬身掬一汉赋宋词,抚一琴弦古曲,在红尘阡陌的滚滚渡口,看那白衣娑娑。在我记忆的忧伤里,遗世独立自己的里碑;把记忆化作一缕幽风,把浑浊荡漾;把记忆捻成一珠佛香,只为清尘如故的夕阳把那缠绵千年的忧伤回眸成殇。

 夜色阑珊处,落寞流年间。恍惚间,一个熟悉的倩影划过心海,飘然溜过那一瞬间的记忆,定格一个永恒的底片。伸手揽入,却发现藏匿的无影踪,殇痛再起,洒落一地的细碎记忆,是泪的一抹碎影,漂洗了一世的怨恨。留下旧时斑驳的落寞。

再晃动杯中的滋味时

  
孤灯,残目,凝聚的烛光,一抹淡淡的忧伤。透窗溜进的斑驳微光,影影绰绰的恍惚着一盏浊酒,本以为借酒可消愁,何曾想,酒入愁肠,却化作相思泪,泪涌腮愁;可曾想,酒入心田,似抽刀断水,剑斩情丝,情丝未断,青苔如霜。可谓是千年化情缘,三生不离殇。

 害怕曾经遗失的美好,总想迷都在那些昔日里、忧伤里、痛苦里、煎熬里。也许,那里才是自己的本性,最真,最纯性。总是想,一个人的寂寞,何尝不是一种美。记的有人说过,享受寂寞,也是一种幸福的拥有。爱上寂寞,更是一种人生的财富。

关闭心灵的窗户

  
假如,没有过去,不再想未来,人人都做到只若初见,用我无形的眼泪,把曾经的美好慢慢地勾画于眼前,眯眼远眺,青山不再依旧,独不见伊之容颜。绿肥不再环红瘦,倚门不再佳佳人,我把美好的记忆雕刻为醉莲冰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蓑柳长堤,斜阳古道,我为曾经筑起的千年古刹,楼兰亭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