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王报恩的故事

古时候有个富阳人名叫董昭之,有一次乘船过钱塘江。船到江心的时候,忽然发现江中漂着一截三尺长的芦苇。芦苇上有一只蚂蚁急匆匆地爬来爬去,不住地从一头爬到另一头,眼看就要掉进江水里淹死啦。

古时候有个富阳人名叫董昭之,有一次乘船过钱塘江。船到江心的时候,忽然发现江中漂着一截三尺长的芦苇。芦苇上有一只蚂蚁急匆匆地爬来爬去,不住地从一头爬到另一头,眼看就要掉进江水里淹死啦。

        清旷的浅水之上,伫立着苍苍芦苇。

董昭之是个好心肠的人,他让船驶近芦苇,想把芦苇连同蚂蚁拾上船来,同船的人反对道:“这是蜇人的毒虫,你敢拿上船,我们就踩死它!”董昭之没办法,就用绳子一头缚住芦苇,一头拴在船舷上,拖着蚂蚁靠了岸。蚂蚁死里逃生,爬到陆地上飞快地跑掉了。

董昭之是个好心肠的人,他让船驶近芦苇,想把芦苇连同蚂蚁拾上船来,同船的人反对道:“这是蜇人的毒虫,你敢拿上船,我们就踩死它!”董昭之没办法,就用绳子一头缚住芦苇,一头拴在船舷上,拖着蚂蚁靠了岸。蚂蚁死里逃生,爬到陆地上飞快地跑掉了。

       
秋晨,微风清凉,雨丝飞洒,顶上洁白的芦花随风尽情摇曳着,婀娜多姿。

这天晚上,董昭之做了个梦,梦见上百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来找他。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向他行礼道谢,对他说:“我是蚂蚁的王,今天不慎掉进江里,幸亏您救了我的命。今后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一定告诉我,我会尽量帮助您。”

这天晚上,董昭之做了个梦,梦见上百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来找他。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向他行礼道谢,对他说:“我是蚂蚁的王,今天不慎掉进江里,幸亏您救了我的命。今后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一定告诉我,我会尽量帮助您。”

       
在青青叶片上,雨水逐渐凝聚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悠悠划缀在叶尖,坠落水面。

董昭之醒后,觉得这个梦很荒诞,就没有理会。

董昭之醒后,觉得这个梦很荒诞,就没有理会。

     
一声轻叹悄然响起,只见芦苇望着纯净的天空,在风中呢喃:“远方,远方……”

数年后,董昭之因为四处维权得罪了官府,被抓进大牢,申诉无门,无法脱身。万般无奈之下,他想起了那个荒诞的梦,觉得不如试试看,也许是个办法。他从牢里找到几只蚂蚁,对它们说:“我是富阳董昭之,我被关在牢里啦,快去告诉你们的王,让它想办法救救我吧!”

数年后,董昭之因为四处维权得罪了官府,被抓进大牢,申诉无门,无法脱身。万般无奈之下,他想起了那个荒诞的梦,觉得不如试试看,也许是个办法。他从牢里找到几只蚂蚁,对它们说:“我是富阳董昭之,我被关在牢里啦,快去告诉你们的王,让它想办法救救我吧!”

        依稀有白鸟飞来,扑腾着细柔的翅膀,艰难地停在了芦花丛中。

蚂蚁们愣了一会儿,匆匆忙忙爬走了。

蚂蚁们愣了一会儿,匆匆忙忙爬走了。

       
芦苇羡慕白鸟,可以自由飞翔在天地间。自己却根植于地,生死都落在了这片土地上。

可是,接下去一连三天都没有动静,董昭之有点绝望了,甚至感到自己太无聊,竟然傻乎乎地去跟蚂蚁说话。

可是,接下去一连三天都没有动静,董昭之有点绝望了,甚至感到自己太无聊,竟然傻乎乎地去跟蚂蚁说话。

       
白鸟却是一笑,缓缓眨着一只眼说:“我天生就没了一只眼,纵使世间再美好,在我眼中也是缺憾的。今生不能美好,只能让自己的后代美好。”

三天后的深夜,下着大雨,电闪雷鸣。睡梦中的董昭之又梦到那个黑衣蚂蚁王,蚁王大声叫喊着:“快起来!快起来!”董昭之猛地惊醒,四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牢房一角的墙壁“哗啦”一声塌陷出一个窟窿,成千上万只蚂蚁密密麻麻地从窟窿里爬走了。董昭之知道这是蚁王带领蚂蚁们蛀出来的逃生通道。他满怀感激地向蚂蚁们拜了一拜,趁着雷雨之夜越狱逃跑了。

三天后的深夜,下着大雨,电闪雷鸣。睡梦中的董昭之又梦到那个黑衣蚂蚁王,蚁王大声叫喊着:“快起来!快起来!”董昭之猛地惊醒,四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牢房一角的墙壁“哗啦”一声塌陷出一个窟窿,成千上万只蚂蚁密密麻麻地从窟窿里爬走了。董昭之知道这是蚁王带领蚂蚁们蛀出来的逃生通道。他满怀感激地向蚂蚁们拜了一拜,趁着雷雨之夜越狱逃跑了。

        芦苇不理解,依然在风中呢喃:“远方,远方……”

后来董昭之一直告诫他的后代子孙,积德行善要从点滴做起,莫以善小而不为。

后来董昭之一直告诫他的后代子孙,积德行善要从点滴做起,莫以善小而不为。

       
白鸟衔了一根芦花,转身欲走,又安慰说:“你可以飞花,让后代飘向远方。”

(《齐谐记》、《艺文类聚》)

(《齐谐记》、《艺文类聚》)

        夕阳下,余晖斜射在清冷的水面上,泛起一片光晕,映红了芦苇的脸。


        芦苇朝着火红的夕阳笑了笑,顿时飞起了花絮。

·上一篇文章:精卫填海·下一篇文章:无

        芦絮翩翩,在夕阳下如同飞舞着的彩蝶,缓缓飘向了远方。

        夜间,点点流萤刺破黑夜,在夜空中欢快地舞蹈。

       
芦苇忽然醒了过来,看见这番情景,哭道:“流萤流萤,你可是我的花絮,去到远方了吗?”

        流萤闪闪而动,刹那间消失不见……

       
一只小蚂蚁爬啊爬,终于爬上了芦苇顶上的叶片,不断用手擦拭着脸上的泥土。

        一片云层掠过,淡淡月光静静流泻在青青叶片上。

      小蚂蚁抬头凝望着月亮,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