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树

从前,在着名的诺夫哥罗德城里住着一位小提琴家,名叫萨德戈,他是整个大俄罗斯最优秀的小提琴手。所有的商贾巨富和特权贵族在举行节日庆祝活动时都要邀请他,因为萨德戈的小提琴和他的歌曲能使他们得到娱乐和消遣。

贝西的理想是当一名音乐家。他特别喜欢小提琴,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开始学琴。他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帕格尼尼那样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每天清晨,他迎着早霞练琴,直到上学;晚上,他做完功课,又在月光下继续拉着,直到深夜。他的手指被琴弦磨破了,鲜血滴在泥地里;他的汗水不停地流着,像泉水般淌在脚下。他一天天地拉着,一年年地拉着,在提琴声的陪伴下,从儿童变成了少年。可是,他的梦想让小提琴发出美妙的音乐,还没变成现实。他的提琴只能发出单调、乏味的声音,就像一杯白开水那么平淡。

但是,有一天,萨德戈没有被邀请,商贾们似乎把他忘记了。萨德戈来到伊尔门湖边,他坐在一块白石头上,从早到晚拉了一整天小提琴。夜幕降临时,波浪开始在湖面翻滚,浪花堆积在沙滩上,舔着萨德戈的脚面,小提琴家不胜惊愕,快步如飞地回到家中。

麻雀们常常站在树枝上嘲笑他:嘻嘻,贝西,你的琴简直像公鸡叫,真难听呀!你快学学我们唱歌吧,叽叽啾啾,多么好听!

第二天,没有一个贵族邀请他。萨德戈又返回湖边,拉了很长时间的小提琴,从日出拉到日落。像前一天一样,湖面浪涛翻滚,浪花溅到了萨德戈的小腿上。惊愕之余,他又快步如飞地跑回诺夫哥罗德城。第三天,他还是没有受到邀请。他又能做什么呢?他重新来到湖边,一直拉到晚上。当夜幕降临时,湖面上又扬起了波浪,浪花打到了萨德戈的膝上。然而,这一次,他却鼓足勇气,继续呆在那里拉他的小提琴。突然水王从湖底露出了水面,他用洪亮的声音对萨德戈说:

虫儿们也在草丛里笑话贝西:唧唧唧唧,瞧那个傻小子,脖子上夹了个怪东西,样子难看,声音又难听,哪比得上我们,用翅膀当琴,既方便又好听!

“萨德戈,谢谢你在我们举行庆典时为我们演奏。我会证明我对你的谢意的。你回到诺夫哥罗城去吧,静静地等到明天,富商们会邀请你的,他们想像以往一样炫耀自己。你也一样,也可以显示自己,告诉他们你在湖里看到了金鳍鱼。然后,你还可以同他们打赌,说你能抓到金鳍鱼,你只要编好一副渔网,三次将网撒进湖里就行了。这样,你打赌一定能赢,并且会成为诺夫哥罗德一名富有的商人。”

他们的嘲笑,像火一样烫伤了贝西的心,他生气地把小提琴摔在地上,说:我再也不拉了!

一切果然不出水王的预料。萨德戈成了诺夫哥罗德城一位富商。他用白色的石块修建了一所房子,还娶了一位年轻姑娘为妻。一天,他邀请了所有诺夫哥罗德城的巨商,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人们大吃大喝,接着,商人们自然开始吹牛,卖弄自己。萨德戈于是对他们说:

幸好,小提琴并没摔坏,只从琴颈的头上,掉下一小块指甲般大小的碎片,琴的声音并没有受到影响。

“只有那些白痴才吹嘘自己已经拥有多少财富。而我,有什么好夸口的呢?我拥有多么多金银财富,我可以买下诺夫哥罗德
城所有的商品。”
商人们立即同他打赌,说他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谁输了就得付三万卢布。
萨德戈开始购买诺夫哥罗德城里的商品。第一天,他买了一整天的东西,第二天和第三天同样如此。但是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各种各样的商品却从基辅及其他大城市源源而至。萨德戈这时明白,他必须买完整个俄罗斯的商品才能赌赢。其实,这岂只是一个俄罗斯,他必须买下世界。于是,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些商品我永远也买不完。看来我宁可付三万卢布,也不能倾家荡产!

那块小小的碎片钻进了泥地。

这就是他干的蠢事。他付钱建造了三十艘黑船,来装运这些东西。船只沿着江河航行,驶向大海。在蓝色的大海上,他们航行了三天。第三天过后,海上掀起了滔天巨浪,摇撼着他的海船,狂风撕破了船帆,海船再也不能前进了。萨德戈于是对水手们说:

第二天,贝西惊奇地发现,在他拉琴和摔琴的地方,钻出了一棵小竹笋。他弯下身来仔细瞧瞧,咦,这哪是什么竹笋,这是一棵古怪的小树苗!它的树干又细又光滑,就像一根小银笛,上面长着几片金色的小树叶。

“亲爱的勇敢的伙伴们,我们必须给海王献上贡品,才有活路。快从船上扔一箱金子给他吧。”

贝西心里一阵高兴,不由得又拉起了小提琴。奇怪!那琴声一响,小树苗就呼呼直往上窜,比雨后春笋长得还快,可是,等贝西一停下手,这小树苗就静静不动,一点儿也不肯长了。

箱子沉入了海底,但是大海还是没有平静,强劲的海风虽然鼓起了船帆,而海船却像抛了锚一样在原地不动。萨德戈又命令水手们向大海扔一箱银子,大海依然没有平静,海船还是像被揽绳系住了一样。于是,萨德戈又下令向大海再投下一箱珍珠,然而,狂风虽然刮个不停,海船就是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怪树呀?麻雀和虫儿们都说:我们没见过,不知道,不知道。他们都呆住了,傻愣愣地望着这棵树。

萨德戈思考了许久,然后对他们说:

一只见多识广的老燕子飞过,说:我知道,我知道,这种树叫音乐树,我在遥远的丘拉巴岛上见过。这树是那块小提琴的碎片长成的,贝西的血汗浇灌了这块土地,他的音乐又给了它生命,使它变成一种奇特非凡的树。贝西,你快拉吧!音乐是音乐树的养分,你快用琴声来浇灌它!

“我们真不走运。海王既不要金银,也不要珍珠。他要的是我们中间的某一个人。现在大家每人折一根柳枝丢进海里,我丢下一根金枝,谁丢的东西沉到海里,谁就得跳入大海。”

贝西又拉了起来。只见这棵奇树抖动着枝干直往上长,越长越快,越长越高,越长越大,不久就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水手们遵照他的吩咐,将他们手上拿的柳枝丢进海里,但它们全都浮在海面上,只有他的小金枝沉入了海中。

这棵大树非常奇特:粗大的树干光芒四射,就像一根闪亮的银柱子;金色的树叶重叠着,就像一串金锁片;那树枝也是银色的,形状就像一把把琴弓。风儿吹过,枝叶摇动,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们又搞错了。”
萨德戈说,“现在大家每人都拿一根金枝丢进海里,我来丢一根橡树枝。”

更令人奇怪的是,不久,在音乐树的树顶上,结出了一个火柴盒那么大的白色果子,这个果子的形状就像一把小提琴。果子上还有四根发亮的银线,它们粗细不同,就像四根小提琴的琴弦。

然而,那些小金枝都浮在海面上,只有橡树枝立即沉入了海底。

老燕子告诉贝西:这是提琴果。等它成熟,你把它采下来,再摘下一根树枝做琴弓,它就成为一把新的小提琴,你就可以用它来拉琴了。

萨德戈于是又对他们说:

提琴果越长越大,长得跟普通小提琴一般大;它的颜色,也渐渐地从白色变成了金黄色它终于成熟了!贝西把它摘了下来。

“这一次大概又搞错了。现在每人拿一根橡树枝丢进海里,我扔一根杨树枝。”

贝西又摘下一根琴弓一样的树枝,用这琴弓在提琴果上拉了起来。啊,它的声音真是美极了!最粗的那根G弦发出的琴声,就像大海那么深沉;那D弦的声音,像是和煦的春风在山谷里吹动;那A弦的声音,如同山泉流淌;那最细的E弦,像是云雀在高空鸣唱

水手们又照他的话做了。这时,水手们丢下的树枝全都浮在水面上,惟独萨德戈的杨树枝沉入了水中。

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天,贝西用不着去上学。他忘情地拉着,忘了吃钣,一直拉到月亮升起。

“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 萨德戈承认说,“我输了。”
于是,他写好了遗嘱,向众水手告别。他拿起自己的小提琴,命令水手们将一块宽大的橡树木板放入海中。萨德戈刚一坐到这块木板上,海船顿时便像风一样疾驶而去。萨德戈独自在波浪中颠簸,不一会儿,他就昏昏欲睡,因为他已经精疲力尽了。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海底,停在一座白色石头城堡门前。他走进城门,来到一个明亮的大厅里,看到海王坐在他的宝座上。海王问候过萨德戈后对他说:

这天夜晚,月亮特别圆,特别亮,像银盘似的挂在天上。那月光如同流水,把园子里的一切冲洗得格外明净。静静的,静静的,树叶不动,青草不动,没有风声,没有虫鸣,只有贝西的小提琴声音,在这纯洁、安静的月光河里流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