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娱乐】希腊神话故事: 第二二章 忒修斯的故事

忒修斯从哈得斯的地狱里回来后,成了一位严肃的老人。他听到海伦
被她的哥哥救了回去,反而如释重负,因为他为从前的行为感到惭愧。他虽
然重新执政,但国内一片混乱,梅纳斯透斯是叛乱的首领,而且得到贵族的
支持。贵族们为纪念忒修斯的叔叔帕拉斯及其儿子们,自称为帕拉斯族人。
那些过去仇恨他的人,现在也对他无所畏惧了。普通人在梅纳斯透斯的怂恿
下也不愿服从国王的命令。
开始,忒修斯企图动用武力镇压,可是由于或暗或明的反对,他的努
力归于失败。于是,不幸的国王决定彻底放弃这座无法控制的城市。事先他
已经把儿子阿卡玛斯和德摩丰送往攸俾阿,让他们投奔国王埃勒弗诺阿。他
在阿提喀的一个小镇伽尔盖托斯庄严宣布对雅典人的诅咒,直到很久以后他
当年诅咒人民的地方仍然被标明着。他拍去了身上的灰尘,乘船前往斯库洛
斯。他把这座岛上的居民看成自己特殊的朋友,因为那里的国王保存了忒修
斯的父亲留给他的大笔财产。
那时统治斯库洛斯的国王是吕科墨德斯。忒修斯要他归还他父亲的遗
产,以便让他能在那里居住下来。然而命运却把他引上了一条绝路。也许是
吕科墨德斯惧怕这位英雄的名声,也许是他和梅纳斯透斯订有秘密协议,总
之,他计划把忒修斯这个不速之客除掉。
他把忒修斯带到岛上的一座高峰的悬崖边,谎称让忒修斯看一下他父
亲从前的财产。他乘忒修斯不备,猛地从背后一推,把他推下悬崖,忒修斯
倒栽着跌入大海。
在雅典,不知感恩戴德的雅典人在忒修斯死后不久就把他遗忘了。梅
纳斯透斯上台执政,他好像合法地继承了祖先的王位一样。忒修斯的儿子们
被当作普通士兵,跟随英雄埃勒弗诺阿一起出征特洛伊,直到梅纳斯透斯死
后,他们才重新执掌王杖。几百年以后,雅典人在马拉松与波斯人作战。忒
修斯这位大英雄的灵魂又从地底下显了出来,他率领人民击败了入侵的波斯
人。于是,特尔斐的神谕要雅典人取回忒修斯的遗骸,隆重地为他安葬。可
是,人们该到哪里去寻找他的遗骸呢?而且,即使在斯库洛斯岛上找到了他
的坟墓,他们又怎能从野蛮人的手中夺回遗骸呢?
这时候,希腊出了一位有名的人,那是密尔策阿特斯的儿子西门。他
在一次新的讨伐中征服了斯库洛斯岛。正当他起劲地寻找那位民族英雄的坟
墓时,他看到一座山坡上空盘旋着一头雄鹰。雄鹰突然像箭一般地直冲下来,
用爪子刨开一座坟墓的泥土。西门把这个现象看作是神意。他命人在那里挖
掘,在泥土深处,他们果然发现一座大棺,棺旁埋葬着一根铁矛,一把宝剑。
西门和随从们都不怀疑,这是忒修斯的墓。他们把神圣的遗骸抬到三橹战船
上,运回雅典。雅典人列队迎接忒修斯的遗骸,就像忒修斯活着回到故乡似
的。忒修斯死了几百年以后,子孙们才向这位给了他们自由并创建了雅典宪
法的英雄表示了无限的感谢和尊敬,而当年他的无礼的同时代人却反对他,
实在是欠了他一笔宿债。

  忒修斯的出生和少年时代
  雅典国王忒修斯是埃勾斯和埃特拉所生的儿子。埃特拉是特洛曾国王庇透斯的女儿,他的父系先祖是年迈的国王埃利希突尼奥斯以及传说中从地里长出来的雅典人;母亲的先祖是伯罗奔尼撒诸王中最强大的珀罗普斯。珀罗普斯的儿子庇透斯建立了特洛曾城。有一次,他亲自接待了在伊阿宋出发寻求金羊毛前20年就已经统治雅典的国王埃勾斯。

  “希波吕托斯破坏了我的名誉。我无路可走,与其对丈夫不忠,还不如一死了之。”

  忒修斯在寻访父亲的路上
  忒修斯在寻访父亲的路上最先遇到的人是大盗佩里弗特斯,他舞着一根棒,常常把路人打成肉饼,所以外号叫“舞棍手”。

  当天晚上,一位使者来到国王忒修斯的面前说:“国王啊,你的儿子希波吕托斯已经离开了人间。”忒修斯冷冷地听着这消息,苦笑着说:“她奸污了一位妇女,就像奸污了他父亲的妻子一样,因此被仇人杀死了,是吗?”

  不一会儿,忒修斯率领众人登陆了。他在海岸上向神献祭,并派了一名使者前往城里,把童男童女们获救的消息告诉大家。他看到有些人高兴地迎接他,有些人沉浸在无限的悲哀之中。他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国王的死讯渐渐地传了开来。使者听到这消息,回到海滨,他看到忒修斯正在庙中献祭,所以站在门外,没有声张,生怕悲伤的消息扰乱了神圣的仪式。等到浇祭完毕后,他才把埃勾斯国王的死讯告诉了忒修斯。忒修斯顿时晕倒在地上。

  忒修斯当了国王。事实表明他不仅在战斗中是位英雄,而且在治理国家方面也是天才,他让人民安居乐业,得到幸福。在这方面他甚至超过了自己树立的榜样赫拉克勒斯。在他执政之前,阿提喀的居民大多数居住在雅典小城和周围的农庄以及稀稀落落的村庄里。如果要把村民们召集起来,那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忒修斯把整个阿提喀地区的居民全部集中在城里,把零星的村庄组织起来,建成一个统一的国家。他并没有使用武力完成这一伟大的事业,而是周游各方,亲自去各个村镇,找各方人商谈,征得他们的同意。说服穷人或低贱的人并不费事,因为他们和富人联合起来并不吃亏。为了说服富人和有权势的人,忒修斯宣布限制国王的权力,并答应制订一部保障他们自由的宪法。“至于我本人,”他说,“我只愿在战争时当你们的首领。平时当一名保护宪法的人。我认为我们所有的居民都应该享受平等的权利。”许多贵族认识到这种改革可能会对他们带来利益,因此持欢迎态度,还有一些守旧的人,畏惧忒修斯在民众中的威信,畏惧他的权力和惊人的胆量,因此,趁着忒修斯还没有强迫他们的时候,也纷纷表示愿意接受他的劝说。

  忒修斯进宫来用早餐,他非常高兴能让父亲辨认一下面前的人到底是谁。装有毒药的酒杯已经端到面前了,美狄亚焦急地等待着年轻人喝酒。但忒修斯却把酒杯推到一旁,他渴望在父亲面前显示一下当年的信物。他装作要切肉,抽出从前父亲压在岩石下的宝剑,想引起父亲的注意。埃勾斯一看到这熟悉的宝剑,立即扔掉忒修斯面前的酒杯。他对忒修斯询问了几句,确信面前的青年就是他从命运女神那里祈求得来的儿子。他张开双臂,拥抱儿子,并把他向周围的人作了介绍。忒修斯也把旅途上的险遇说给他们听。雅典人热烈地欢迎这位年轻的英雄,诡计多端的美狄亚被国王驱逐出境,她逃到故乡科尔喀斯。那时候他父亲埃厄忒斯的王位已被他的弟弟篡夺,美狄亚跟父亲取得了谅解,用魔法帮助父亲重新登上了王位。

  弥诺斯把忒修斯等人送入迷宫。忒修斯走在前面。他用两件宝物战胜了弥诺陶洛斯,并带着童男童女顺着线团又幸运地钻出了迷宫。他们出来以后,阿里阿德涅跟他们一起出逃。忒修斯听从她的建议,把克里特人的船底全部凿通,使弥诺斯无法追赶他们。上船以后,他们以为太平无事了,于是便无忧无虑地顺船来到迪亚岛。这座海岛后来被称作那克索斯。忒修斯在梦中突然见到酒神巴克科斯。酒神声称阿里阿德涅跟他早就订了婚,他威胁忒修斯,如果不把阿里阿德涅留下来,就降下灾难。

  忒修斯抱住巨石,毫不费力地把它掀到一旁。他佩上宝剑,又把鞋子穿在脚上。尽管母亲和外祖父一再要求他走海道,可是他却不愿意乘船。那时候从哥林多地峡前往雅典的陆路到处有拦路的强盗和恶徒。有几个强盗虽然已被赫拉克勒斯打死了,可是他在吕狄亚的女王翁法勒手下当奴隶的时候,希腊的暴力活动又猖獗起来,那是因为没有人能够制止他们。从伯罗奔尼撒到雅典的旅途上充满了危险。外祖父庇透斯给忒修斯一一描述了这批强盗和恶徒,特别强调他们对外乡人非常残暴。可是忒修斯决心以赫拉克勒斯为榜样。当忒修斯只有五岁的时候,赫拉克勒斯前来拜访过他的外祖父。忒修斯也荣幸地跟大英雄同桌用餐。赫拉克勒斯用餐时把披在身上的狮皮解下来,放在一旁。其他孩子看到狮子皮时都吓跑了,可忒修斯却一点儿也不怕。他走出去,从一位仆人手上接过斧子,大胆地朝狮子皮扑了过来。他还以为眼前是一头真狮子呢!自从这次见了赫拉克勒斯以后,他一直仰慕这位英雄,并想着将来怎样像他一样建立功绩。此外,赫拉克勒斯和忒修斯还有亲戚关系。他们的母亲是表姊妹,因此,十六岁的忒修斯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表兄到处建功立业,而自己却回避斗争呢?“人们把我当作海神的儿子,如果我从海上安全渡过去,如果我的信物鞋子上没有沾上征战的灰尘,宝剑上也没留下血迹,我真正的父亲又会怎么说呢?”忒修斯的这些话讲得慷慨激昂,外祖父听了很高兴,因为他过去也是一位勇敢善战的英雄。母亲听了儿子的话,连忙为儿子祝福。忒修斯整理了行装,勇敢地踏上征途。

  忒修斯不仅消灭了沿途的强盗,而且还像赫拉克勒斯一样,无所畏惧地征服了凶猛的野兽。

  同时,雅典城里也发生了一件不利于忒修斯的事。厄瑞克透斯的孙子梅纳斯透斯自立为人民的领袖。他想篡夺王位,因此,蛊惑城里的贵族们,说国王让他们从乡村迁移到城市,实际上是控制他们,奴役他们。他对那些自由民说,他们放弃了乡间的神庙和神,不再依赖当地的大小贵族,却服从一个外地的暴君,以此煽动民众对国王不满的情绪。现在,阿弗得纳被廷达瑞俄斯的族人攻占了,雅典人惊恐不安,梅纳斯透斯利用人民的恐慌情绪,劝居民给廷达瑞俄斯的两个儿子打开城门,友好地迎接他们入城,因为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只是反对忒修斯抢去了他们的妹妹。事实也证明了梅纳斯透斯说的话。那些外来的士兵虽然从打开的城门里冲了进来,控制了城内所有的地区,但他们并没有伤害一个人。他们救出了海伦,在市民的护送下离开了雅典,回到故乡去了。

  忒修斯和他的随从因失掉了姑娘阿里阿德涅,都很悲伤颓唐,所以忘了船上仍然挂着黑帆,没有改挂白帆。海船带着悲哀的标志飞快地朝家乡的海岸驶了过去。埃勾斯正在海岸上翘首眺望,他突然看到远方驶来一条船,船上挂着黑帆,以为儿子已经死了。他顿时绝望,便纵身跳入大海,溺水而死。后来,为了纪念他,这海就叫作埃勾海(爱琴海)。

  忒修斯在雅典
  忒修斯到了雅典,可是并没有得所期望的平静和快乐。市民互不信任,城市一片混乱。他父亲埃勾斯的王宫也笼罩在魔影里。自从美狄亚离开了科任托斯,和绝望了的伊阿宋分手后,也来到了雅典,并且骗取了国王埃勾斯的宠爱。美狄亚答应用魔药让国王恢复青春,所以两人同居度日。美狄亚精通魔法,知道忒修斯到了雅典。她生怕被忒修斯赶出王宫,便劝说埃勾斯,把进宫的那位外乡人在进餐时用毒药把他毒死,她说他是个危险的奸细。埃勾斯根本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他看到城市市民相互争斗,以为是外乡人在捣鬼,因此猜疑一切新来的人。

  当忒修斯来到埃比道罗斯地带时,这个穷凶极恶的强盗猛地从密林里窜出来,挡住他的去路。忒修斯面无惧色,对他大喝一声:“你来得正好!”说着便向强盗扑去。两人斗了几个回合,舞棍大王便被打死了。忒修斯拾起死者的铁棍,带在身旁,作为一种胜利的纪念品和武器。

  在雅典,不知感恩戴德的雅典人在忒修斯死后不久就把他遗忘了。梅纳斯透斯上台执政,他好像合法地继承了祖先的王位一样。忒修斯的儿子们被当作普通士兵,跟随英雄埃勒弗诺阿一起出征特洛伊,直到梅纳斯透斯死后,他们才重新执掌王杖。几百年以后,雅典人在马拉松与波斯人作战。忒修斯这位大英雄的灵魂又从地底下显了出来,他率领人民击败了入侵的波斯人。于是,特尔斐的神谕要雅典人取回忒修斯的遗骸,隆重地为他安葬。可是,人们该到哪里去寻找他的遗骸呢?而且,即使在斯库洛斯岛上找到了他的坟墓,他们又怎能从野蛮人的手中夺回遗骸呢?

  婚礼在欢乐的气氛中进行。大家尽兴地饮酒。肯陶洛斯人中最野蛮的欧律提翁饮酒过多,以致醉意朦胧。他看到美丽的新娘希波达弥亚,不禁情意迷乱,想把她抢走。谁也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谁也没有注意那是怎么发生的,客人们突然看到怒气冲冲的欧律提翁一把抓住希波达弥亚的头发,把她拖走。希波达弥亚竭力挣扎,大呼救命。其他一些喝得醉醺醺的肯陶洛斯人以为这是一个动员令,要他们照样行事,于是他们各人拖走一个宫里的使女或前来参加婚礼的女客人。顿时妇女们的惊叫声和呼喊声响成一片,把宫殿都要震塌了。新娘的亲戚朋友们都异常愤怒地从座位上跳起来。

  到了科任托斯,他又遇到了另一个恶徒,即扳树贼辛尼斯,因为他力大无穷,两手能同时把两棵松树扳下来。他把捕捉到的过往行人绑在树梢上,然后让树梢猛地向上弹去,使他的肢体撕为两半。忒修斯愤怒地挥舞着铁棍,很快就打死了这个恶棍。辛尼斯有一个漂亮而温柔的女儿珀里吉纳,她看到父亲被杀,便惊恐地逃走了。忒修斯追上去到处寻找。情急之中,姑娘藏在灌木丛里,天真地祈求树丛救她一命。她发誓,如果树丛愿意救她,掩护她,那么今后决不损伤或焚烧树林。忒修斯喊她出来并保证不伤害她,这时她才走了出来。从此以后她就在忒修斯的保护下生活。后来忒修斯把姑娘嫁给俄卡利亚的国王,欧律托斯之子达埃阿纳宇斯为妻。她的子孙们都遵循她的诺言,从来不焚烧树林。

  淮德拉遭到他的拒绝后,良知和私欲在内心激烈交战,最后,还是恶念占了上风。当忒修斯回来后,他发现妻子已自缢,手上拿着一封遗书。上面写道:

  忒修斯气得发抖,他呆呆地站了一会,最后伸出双手指着青天,祈求道:“父亲波塞冬,你爱我胜过自己的儿子。你从前曾答应可以满足我的三个愿望,现在我请求你马上就实现。我只要满足一个愿望:让我那可鄙的儿子在今天日落前就毁灭!”他的诅咒刚说完,希波吕托斯已经打猎回来了。他知道父亲回来了,立刻走进宫殿。听到父亲的咒骂,他平静地回答说:“父亲,我的良心是纯洁的,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忒修斯不相信,他把后母的信递给他,并将他驱逐。希波吕托斯呼求保护女神阿耳忒弥斯为他的纯洁和无辜作证,然后流着泪离开了他的第二故乡特洛曾。

  他在克罗米翁战胜了一头凶猛的野猪费亚。到达墨伽瑞斯边界时,他又遇到无恶不作的大盗斯喀戎。这强盗通常出没于墨伽瑞斯和阿提喀山林地区,住在高大的岩洞之中,他有一个恶劣的习惯,抓住了外乡人就命令他们给他洗脚。趁洗脚时,他就飞起一脚,把他们踢进大海里淹死。忒修斯这次也如法炮制,把他一脚踢进大海里淹死。

  忒修斯的结局
  忒修斯从哈得斯的地狱里回来后,成了一位严肃的老人。他听到海伦被她的哥哥救了回去,反而如释重负,因为他为从前的行为感到惭愧。他虽然重新执政,但国内一片混乱,梅纳斯透斯是叛乱的首领,而且得到贵族的支持。贵族们为纪念忒修斯的叔叔帕拉斯及其儿子们,自称为帕拉斯族人。那些过去仇恨他的人,现在也对他无所畏惧了。普通人在梅纳斯透斯的怂恿下也不愿服从国王的命令。

  希波吕托斯回到雅典和厄琉西斯,并在那里参加神圣的庆典。淮德拉第一次看到了他,还以为面前站着年轻时的忒修斯。他那优美的身姿和纯洁的心灵点燃了她心中的烈火。可是她把感情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希波吕托斯走了以后,她在雅典的城堡上给爱情女神建造了一座神庙,后来这神庙被称为眺望的阿佛洛狄忒神庙,从这里可以远眺特洛曾。她每天坐在那里眺望大海,心潮随着波浪起伏。

  庇里托俄斯勃然大怒,把手中的长矛朝大个子马人珀特勒奥斯刺去。珀特勒奥斯正想从地上拔起一棵大栎树当武器,他被矛钉在树干上。另一个马人狄克提斯被忒修斯打倒在地,摔倒时压断了一根粗大的圆木。第三个马人想上来报仇,被忒修斯一棍打死。契拉罗斯是肯陶洛斯人中生得最漂亮的一个。他一头金黄的卷发,蓄着胡须,脖子。肩膀。双手和胸部长得十分匀称,身体的下半部虽然是马身,也长得很好看。他和他美丽的爱人许罗诺默来参加婚宴。在宴会上他们亲热地偎依在一起,现在更是互相支持,共同战斗。契拉罗斯被利矛射中,凄惨地倒在情人的怀抱里死去。许罗诺默朝他弯下腰去,吻着他,她拔出刺中契拉罗斯心脏的利矛,伏在矛尖上自杀身死。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最后马人被彻底打败。他们在逃跑的时候互相践踏,又被追赶的人杀掉不少。直到这时,庇里托俄斯才稳稳地占有了他的新娘。第二天清晨,忒修斯跟他告别。由于这次共同的战斗,他们兄弟般的情谊更加坚强,牢不可破。

  “你中了什么邪,欧律提翁!”忒修斯大声叫道,“你竟敢当作我的面侮辱庇里托俄斯,这不是在侮辱两个英雄吗?”说着,他从欧律提翁的手中抢回新娘。欧律提翁没有说话,挥手朝忒修斯的胸口打了一拳。忒修斯的手上没有武器,他顺手抓起一个铜壶,朝他劈面砸过去。欧律提翁躲闪不及,被打倒在地,头上鲜血淋漓。

  忒修斯和弥诺斯
  忒修斯成了王子,并成为王位的继承人。他立下的第一个功绩便是诛杀叔父帕拉斯的50个儿子。他们早就觊觎王位,现在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外乡人十分恼恨,因为他将来不仅要治理国家,还要支配他们。50个儿子拿到武器,设下埋伏,准备袭击忒修斯。可是他们的传命兵,也是一个外乡人,他把这一阴谋向忒修斯告发了。忒修斯立即冲到他们的埋伏地点,把50个人统统杀死。为了不使这场自卫诛杀引起人民的反感,他立即外出,干了一件有利于人民的冒险事:制服马拉松野牛。这头野牛原是赫拉克勒斯从克里特捉来,后来又奉欧律斯透斯之命放掉的,它在阿提喀四乡横行无忌,危害人民。忒修斯把野牛捉住,带回雅典,供人观看,后来又将它宰杀,献祭给太阳神阿波罗。

  开始,忒修斯企图动用武力镇压,可是由于或暗或明的反对,他的努力归于失败。于是,不幸的国王决定彻底放弃这座无法控制的城市。事先他已经把儿子阿卡玛斯和德摩丰送往攸俾阿,让他们投奔国王埃勒弗诺阿。他在阿提喀的一个小镇伽尔盖托斯庄严宣布对雅典人的诅咒,直到很久以后他当年诅咒人民的地方仍然被标明着。他拍去了身上的灰尘,乘船前往斯库洛斯。他把这座岛上的居民看成自己特殊的朋友,因为那里的国王保存了忒修斯的父亲留给他的大笔财产。

  当忒修斯被关在哈得斯的地府里的时候,海伦的两个哥哥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来到雅典。他们有礼貌地要求归还海伦。但雅典人说年轻的公主不在雅典,而且也不知道忒修斯把她藏在哪里。兄弟俩勃然大怒,威胁说要动用武力。雅典人十分害怕,其中有一人名叫阿卡特摩斯,他知道忒修斯的秘密,于是告诉他们,海伦藏在阿弗得纳。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立即围攻该城,并很快攻陷了城池。

  忒修斯默默地呆望着地上,“对他的不幸,我并不感到高兴,但也不感到悲哀,”终于他疑虑地说,“但愿我能见到他还活着,问问他的罪孽。”他的话被一个老妇人的哭喊声打断了。她推开仆人们跑过来,跪在国王忒修斯的脚下。这是王后淮德拉的乳母,她深受良心的折磨,不敢再隐瞒,因此含着眼泪把国王儿子的无辜和王后的歹毒和盘托出。不幸的父亲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儿子已躺在担架上被抬进来,虽然肢体拖残,但还有一口气。忒修斯后悔而绝望地扑在奄奄一息的儿子的身上。儿子气息微弱地问道:“我的无辜是否已得到证明?”身边的人纷纷点头。希波吕托斯这才得到了安慰,然后尽力说道:“可怜的父亲,我原谅你!”说完,就死了。

  这时,克里特的国王弥诺斯已经三次派使者来索取贡物。情况是这样的:弥诺斯的儿子安德洛革俄斯在阿提喀被人阴谋杀害。弥诺斯起兵为儿子报仇,给那里的居民造成很大的灾难,神们也使那儿遭到旱灾和瘟疫,使那里成了一片荒凉。于是阿波罗神庙降下神谕:雅典人如果能够平息弥诺斯的愤恨,取得他的谅解,那么雅典的灾难和神们的愤怒都会立即解除。雅典人向弥诺斯求和,答应每九年送七对童男童女到克里特,作为进贡。弥诺斯接到童男童女后,将他们关进有名的克里特迷宫里,再由丑陋的半人半牛的怪物弥诺陶洛斯把他们杀死。现在又到了第三次进贡的时间。童男童女面临着可怕而又残酷的命运。他们的父母埋怨埃勾斯是灾祸的祸根,说他让一个私生子继承了王位,却对别人家的孩子漠不关心,任人宰杀。埋怨声传到忒修斯的耳中,使他十分心痛。他乘大家集合的时候,毅然站起来,宣布自己愿意去,并且用不着抽签,雅典人赞赏他的勇敢无私。埃勾斯听说后,急忙奔过去,再三要求他改变主意,可是忒修斯态度坚决,意志坚定,他安慰他的父亲,并保证一定能够制服弥诺陶洛斯,不让其他的童男童女受到损害。以前,装着童男童女的船都挂黑帆,开往克里特。现在埃勾斯听到儿子自豪的讲话,便交给舵手一张白帆。他吩咐说,如果忒修斯平安回来,就把船上的黑帆换成白帆,否则,仍挂黑帜表示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