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娱乐阿波罗激励赫克托耳

特洛伊人一直逃到他们的战车附近才停下来。这时,躺在爱达山顶上
的宙斯也醒了过来,他从赫拉的怀里抬起头来。突然,他一跃而起,立即看
到了下面战场上的景象:特洛伊人在逃跑,希腊人在追击。他在希腊人的队
伍中认出了自己的兄弟波塞冬。他又看到赫克托耳的战车正在走回去,他受
了重伤,大口地吐着鲜血,呼吸非常困难。这人类和神衹之父满怀同情地看
着赫克托耳,然后回过头来看着赫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奸诈的女骗子,”
宙斯威胁地说,“你干了什么事呀?你难道不害怕吗?你难道忘了当年唆使
风神反对我的儿子赫拉克勒斯受到的惩罚吗?你的双脚缚在铁砧上,双手用
金链捆绑着,被吊在半空中示众,奥林匹斯圣山上所有的神衹都不敢走近你。
难道你忘掉了这些惩罚,再也想不起来了吗?难道你还想第二次受到这番惩
罚吗?” 赫拉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说:“天和地,斯提克斯的河水
都可以为我作证,波塞冬并不是因为我的命令才反对特洛伊人的。他如果真
的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一定会劝他服从你的命令的。”
宙斯听了她的话,脸色又变得和悦了,因为赫拉藏在身上的阿佛洛狄
忒的爱情宝带正在起作用。过了一会,宙斯温和地说:“如果你和我的意见
一致,那么波塞冬很快就会同意并支持我们的立场。如果你真心诚意的话,
那就去叫伊里斯给波塞冬捎信,请他离开战场回宫殿去。叫福玻斯;
阿波罗快去治愈赫克托耳的伤,给他增添新的力量!”
赫拉惊得脸色都变了,不得不离开了爱达山峰,来到奥林匹斯圣山,
走进诸神正在用餐的大厅。神衹们恭敬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举杯进酒。
她接过女神忒弥斯的酒杯,美美地喝了一口酒,然后告诉他们宙斯的命令。
阿波罗和伊里斯急忙遵命离去。伊里斯飞到混乱的战场上。波塞冬听到他哥
哥的命令,心中很不高兴。“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跟他平起平坐,不相
上下。当年抽签划分权力,我抽中的一份是掌管蓝色的海洋,哈得斯主管黑
暗的地狱,宙斯主管辉煌的天空。但大地则为我们共同管理!”
“我能把你这些话如实转告万神之父吗?”伊里斯迟疑地问他。
海神波塞冬思考了一会,大声抱怨说:“好吧,我走!但是,宙斯必须
明白:他如果反对我,反对保护希腊人的奥林匹斯的神衹,并拒绝作出毁灭
特洛伊的决定,那么在我们之间一定会燃起不可和解的怒火!”说着他转身
离去,很快便沉入了海底。
宙斯派他的儿子福玻斯;阿波罗来到赫克托耳身边。阿波罗看
到赫克托耳已不再躺在地上,而是坐了起来,原来宙斯已经给了他力量,使
他苏醒过来。赫克托耳感到身上不再冒冷汗,呼吸也顺畅多了,四肢也可以
活动了。当阿波罗满怀同情地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悲伤地抬起头说:“仁慈
的神衹啊,你对我这么关心,来看望我,你究竟是谁呀?你是否听说,英勇
的埃阿斯用一块巨石击中我的胸部,阻止我取得战争的胜利?我原以为逃不
过厄运,今天就会去地府见冥王哈得斯了!”“请放心吧!”阿波罗回答说,“我
是宙斯的儿子福玻斯,是他派我来保护你,就像我从前帮助你一样。我要挥
舞手上的宝剑,为你开路。你登上自己的战车吧,我帮你把希腊人赶入大海!”
赫克托耳听完阿波罗的话,马上跳起来,跃上战车。希腊人看到赫克
托耳飞一般扑了过来,顿时吓得呆住了。最先看到赫克托耳的是埃托利亚人
托阿斯,他即刻将他看到的告诉那些王子。“天哪,真是出了奇迹。”他大声
叫道,“我们都亲眼看到赫克托耳被忒拉蒙的儿子用巨石击倒,但他现在又
站了起来,驾着战车冲了过来。这一定是宙斯在援助他!你们快听我的劝告,
命令部队都退回战船,让最勇敢的人跟我们在这里抵挡他的进攻。”
英雄们听从他明智的劝告。他们召唤最勇敢的战士们,迅速聚集在两
位埃阿斯、伊多墨纽斯、迈里俄纳斯和透克洛斯的周围。其余的士兵们则在
他们的掩护下撤退到战船上。同时特洛伊人以密集的队伍冲了过来。赫克托
耳高高地站在战车上,率领士兵们前进。阿波罗隐身在云雾中,手持可怕的
盾牌,指引赫克托耳勇往直前。希腊英雄们严阵以待,双方高声呐喊。不一
会儿,投枪纷飞,弓弦作响,在短兵相接中,特洛伊人箭不虚发,因为福玻
斯;阿波罗始终跟他们在一起。只要他挥舞金盾,在云中咆啸,希腊
人就吓得心惊胆战,束手无策,不知如何防卫。
赫克托耳大显身手,首先打死了俾俄喜阿人的国王斯提希俄斯,然后
又刺死梅纳斯透斯的忠实朋友阿尔刻西拉俄斯;埃涅阿斯杀死雅典人伊阿索
斯和洛克里斯人埃阿斯的异母兄弟墨冬,缴下他们的武器和铠甲。墨喀斯透
斯在波吕达玛斯的手下丧命。波吕忒斯杀死厄喀俄斯,克洛尼俄斯被阿革诺
耳刺死。得伊俄科斯正从阵地上逃跑,被帕里斯用枪投中,枪从后背直透前
胸。正当特洛伊人忙于剥取阵亡将士的铠甲时,希腊人乱作一团,向壕沟和
寨栅溃逃,有些已经退到了围墙后面。这时,赫克托耳大声鼓励特洛伊人:
“放下那些穿着铠甲的尸体,快去抢占战船!”他叫喊着,驾着战车朝壕沟
奔去,特洛伊的英雄们都驾着战车跟了上来。
阿波罗站在壕沟的中间,抬起充满神力的脚,猛踩战壕边上松动的地
方,沟土哗的一声塌了下去,铺成一条通道。太阳神首先从通道上跨过壕沟,
用金盾推倒希腊人的围墙。希腊人逃入战船之间的巷道中,高举双手向神衹
祈祷。当涅斯托耳祈祷时,宙斯深表同情,用慈悲的雷声回答他。特洛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