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又下雪了

害怕深蓝的天空

图片 1

在一节语文课上,老师突然提到一个话题。又下雪了,你会想到什么了?这个话题涌入我的脑海,我想起了那年的雪。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但是我的心情是那么的悲伤。

刚听到一熟人逝世,心中不信,但还是成真。从工作上看,他是我的一个不幸的前辈;从地域来看,他是我的相近的同乡。人熟成亲,难免为之心伤了一阵子。随即心情开始舒展,毕竟不是至亲,难入真情。就让耀眼的阳光去温暖属于他的那一片阴土,就让乌云为他带去嗜好的水酒吧。

总喜欢对着天空拍拍拍,我喜欢看白云轻盈,看天空湛蓝深邃,两者结合,更是生动自然,美得心旷神怡。

又下雪了,我好像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我送走了我的亲人。那一天是二月天,在那一天前,天空中是蔚蓝的,阳光是温暖的。可是在那一天,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在那时我失去了我的亲人啊。又下雪了,我却想起了那时的场景。

久阴积冷,人们在冻人的寒风中过完春节,窝在家中,窝在熊熊燃烧的炉火旁,山里人不缺柴,冬季火塘人在火不灭。在抖动跳跃的思绪里看着火苗,在烟雾缭绕中眯着双眼,泪流模糊不了醉人的年节,只是快要忘记了天空。

每次提起家乡,总是会脱口而出,我的家乡天空特别蓝,云又白又轻。我总是对蓝天白云印象深刻,因为他们承载着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我渴望飞翔。我时常幻想自己长有一双翅膀,飞到天上触碰那片一直向往的蓝色,飞到云中,感受云彩轻抚肌肤的温柔。或是以云为床,以天空为被,晴天晒太阳,雨天淋浴清爽,雪天则伴着雪花漫天飞舞,晶莹这片天空。

那一天,我正在家里看电视。电视屏幕上显示出12点。就在那时电话响了,这就是噩梦的开始。我接起电话,就在电话的一头听到人们在哭泣。一个可怕的想法涌入了我的心头——她死了。我穿起鞋子,往前跑。当我到达的时候。看见亲人跪在她面前哭泣。我也下跪了,说不出的痛,止不住的眼泪往下流。那一天我失去了她,可就在那一天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

太阳像顽皮的孩子,总是不甘寂寞的跳了出来,驱散了乌云,甚至云层,闪着银白色的阳光总是像一根根绵长的白刺刺痛和灼烧着不想闭上的双眼。阳光的周围是一片深蓝,蓝得出奇,蓝得让人害怕。曾有弱色盲的我,看了还误认为是蔚蓝的大海倒扣在头顶,害怕那倾之不尽的海水会倾洒下来。

其实家乡于之我,能够埋在记忆中的,除了那充满乐趣的童年时光,就是这永不褪色的蓝天白云。记得小的时候,总喜欢累的时候,躺在地上,眼睛看着天空,望不到尽头的蓝色,看不完的白云飘飘。有时会盯着一片云朵,想要知道它到底会飘到哪里,结果却只能看见云和云连在一起,云和云隔着云。有时也会站在山顶,望着天地交际,心里发问,远方的天还会这么蓝吗?云还会这么轻吗?

那一天,天空中飘起了雪花。雪是那么的大,那么的急。没有一会儿,地面上铺满了雪。看着门上白色的对联,在看着地上白色的雪是那么的悲凉。在那一天,雪花飘落的时候。我回忆起了与她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她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和蔼可亲。她对我们是那么的疼爱和关心。她的一生是那么的辛苦和劳累。她身为19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一位女性。生活在动荡不安的时代,尝过饥饿的痛苦。尝过封建思想的毒害——裹小脚,她也享受过现在的生活。她喜欢看电视,对这个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吧。年迈的她,有时候看电视会看到半夜。这是她唯一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