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泰山而小天下

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命拿泰山作比较,泰山只是一种标志,却显示了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从神话传说,到帝王封禅;从“有眼不识泰山”,到“泰山北斗”;从“泰山压顶不弯腰”,到“安全责任重于泰山”;从“稳如泰山”再到“国泰民安”。泰山作为一座山,早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一种符号,走入了我们的生活。

泰山十八盘

泰山十八盘是泰山登山盘路中最险要的一段,共有石阶1827级,是泰山的主要标志之一。此处两山崖壁如削去了一块,陡峭的盘路镶嵌其中,远远望去,恰似天门云梯。泰山之雄伟,尽在十八盘,泰山之壮美,尽在登攀中!

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名句使我对泰山充满了憧憬!昨天参加了2017年泰山国际马拉松赛,今天4月24日,我们顺道攀登心仪已久五岳之首的泰山。早上7点我们就出发,在泰山景区门口集中,8点开始上山。

泰山巍峨,五岳独尊。圣人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诗人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孔子登临处,遗址就在泰山的脚下,我亲眼见过;诗人写《望岳》,据说只是遥望和想象而已,并未真的登过。我乃一介草民,却赶上了如今这大好的时代。我曾三次登过泰山,三次都成功地登顶。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1景区景点

泰山十八盘在对松山北。高阜之上,双崖夹道,旧称云门,今名开山,为清乾隆末年改建盘道时所辟。十八盘自此而始。开山北为龙门,旧有龙门坊,后毁。西岩有清道光年间魏祥摹刻狂草“龙门”大字。坊址东为大龙峪,雨季众水归峡,飞泉若泻。

前为新盘口。明万历年间,参政吕坤跨涧建渡天桥,并顺龙峪上源修新盘道,直达碧霞祠南神门,登岱顶者上下甚为方便。桥与盘道均毁于清乾隆年间。

新盘口北两山陡立,东为飞龙岩,西为翔凤岭,中有一线天,名石壁谷。谷中上有南天门,下有升仙坊,由十八盘相连。南天门恰处于谷口,是泰山古建筑充分利用地理环境,以人工之力突出和美化自然环境的典范,是泰山的重要标志物之一。仰视天门,盘路陡绝,似云梯倒挂。石壁谷两侧有“天门长啸”、“层崖空谷”、“天门云梯”、“如登天际”诸刻。

图片 1

泰山的巉岩、瀑流、松柏、石刻、云海和日出,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但要说印象最深、感受最大的,我觉得应该说还是泰山那层层叠叠、高高低低的石阶。走在盘旋的山道上,石阶在脚下,在身边,也在头顶;在近处,在远处,也在遥望之中。正是泰山这层层的石阶,不仅让我感受到了自然的雄伟与壮观,更让我体会到了人类创造的伟大与神奇。

2传说

泰山有3个十八盘之说:自开山至龙门为“慢十八”,再至升仙坊为“不紧不慢又十八”,又至南天门为“紧十八”,共计1630余级台阶。“紧十八”西崖有巨岩悬空,
侧影似佛头侧枕,高鼻秃顶,慈颜微笑,名迎客佛。
十八盘岩层陡立,倾角70至80度,在不足1公里的距离内升高400米。

明朝祁承濮曾有一诗描写其景:“拔地五千丈,冲霄十八盘。径丛穷处见,天向隙中观。重累行如画,孤悬峻若竿。生平饶胜具,此日骨犹寒。”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图片 2

登泰山,看日出。“日出”本是自然界的一种奇观,也是人世间的一种大美;“看日出”则是人类欣赏美、追求美的一种高雅的活动。由于泰山所处的独特的地理位置,“泰山看日出”始终是人们心目中最激动而又最神圣的一件事。然而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人们一直是在“登山”,一个“登”字,把人的脚跟与泰山的石阶连在了一起。这是脚与石的亲密接触,也是人与自然零距离的靠近。

书中描述

这路剑法叫做“泰山十八盘”,乃泰山派昔年一位名宿所创,他见泰山三门下十八盘处羊肠曲折,五步一转,十步一回,势甚险峻,因而将地势融入剑法之中,与八卦门的“八卦游身掌”有异曲同工之妙。泰山“十八盘”

泰山有几条路线,携程网导游安排从中天门到玉皇顶这条最佳的泰山观赏路线。我们乘车上山,车在“之”字型盘山公路蜿蜒而上,车窗外松树苍劲挺拔,山涧溪水潺潺。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到了泰山半山腰,也就是中天门。

说来惭愧,我虽然三次登上了泰山,但如果有人问我,泰山的石阶从何时有?我真的茫然;要问我泰山的石阶到底有多少,我确实也不知道。或许有人会说,登山只是个过程,并不是真正的目的。要说也是的,这姑且可以看作一个“台阶”下。初登泰山时,人们的兴趣正浓,心劲正足。眼一直向着高处,心一直想着高处,谁还会顾得了脚下的这石阶。石阶就是让人登山时踩的,不是专门让人看的,更不是让谁惦念着的。

图片 3

前方转弯处,七八蹬子石阶,逼仄得就像家庭小楼里的楼梯。爬上一个山坡,宽大的石阶,犹如万里长城上的台阶。山峰连绵,山路弯弯,石阶断断续续。爬泰山,一路上,看怪石嶙峋,云雾缭绕;听瀑流哗哗,松涛阵阵。移步换景,泰山都是一幅画。前瞻后顾,泰山都如一首诗。沉浸在这如诗如画的意境之中,脚下的石阶,虽然是客观地存在,但在游人的眼里,似乎又是不存在的。

图片 4

走着走着,随着山势的升高,石阶变得越来越紧凑,走不了几步,就是一串石阶。慢慢地你就会发现,石阶好象杂技表演一般,故意在你眼前晃动,层层地叠加起来,累得老高老高,让你以为是毕业照里的人墙,它俨然成了这风景的主体。你再想视而不见,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说着说着,在这些台阶的面前,有些人已经开始弯下腰来,有的人已经感到小腿发酸。再登过一段,许多人便开始喘气了,细汗也偷偷地爬上了鼻尖。

登山沿途树荫夹道,石阶盘旋,峰峦竞秀,自然景观雄奇秀美。我们一路经过:中天门——快活三里——云步桥——五大夫松——十八盘——南天门——天街——唐摩崖——五岳独尊——玉皇顶等著名景点。

可石阶始终是静悄悄地,它们手挽着手、肩扛着肩,簇拥着,铺展着。那红红的石头,虽然经历了岁月的风雨,无数人的践踏,当然也少不了生成时锤子的敲打,但它们依然不改坚硬倔强的本性,当年的坎坷和凸凹,依稀可见。清风明月来相伴,阳光雨露随流年。千年的磐石,一旦化作了登天的阶梯,不等召唤,坚守岗位,不在乎山路的曲折与蜿蜒,也不乎是山脚、山腰,还是峰巅,地位不分高下,目的总是向前。

图片 5

向前、向前,还是向前,山路仍在盘旋。有路就有石阶,而且愈高愈陡愈险,石阶愈挫愈勇,一往无前。身后的石阶,是烘托,也是激励;胸前的石阶,是无声的召唤,也是无情地考验。奋力地登上去,心中就会生出一种成功的自豪感。想懈怠、咬咬牙,战胜自我,超越自我,一蹬子一蹬子的石阶,是较量,是拼搏,也是鏖战。终于有人耐不住了,两腿麻木,长在腿上的双脚,似乎也不听自己的使唤。头有些发蒙,身上早已是汗流浃背。走到哪就算哪吧,屁股落在了石阶上,凉凉的。清爽的山风,不失时机地吹过来,舒服极了。

图片 6

看对面的山,藤萝绿树,云雾缭绕,一幅幅多么美丽的图画啊!溪水仍在哗哗地作响,听小鸟歌唱,虽不见鸟影,但声音却是那么地清脆婉转。心胸一下子开阔了许多,眼睛似乎也明亮了许多。用脚使劲地踢一踢坚硬的石阶,麻麻的,木木的。可石阶默无声息,那份淡然,那份坚定,重新让人燃起征服的欲望。抬头向上看,一道道的石阶好像在等待;回望身后,走过的路,暗红色的石阶,恰如一条铺出的红地毯。

中天门又名“二天门”,是泰山登山东、西两路的交汇点。中天门海拔847米,峻岭阔谷,楼阁簇拥。东有中溪山突兀俏丽,西有傲徕雄姿俯视城廓。伫立坊下,北瞻巍巍岱峰,众山拱立,林茂泉飞,天然成画。

记得大诗人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写道:“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谢公屐,是南朝宋人谢灵运登山时所穿的一种木鞋。据说,鞋底上安有两个木齿,上山时去其前齿,下山时去其后齿,鞋齿儿和山坡始终让脚保持着平稳。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种谢公屐,倒有些像石阶一样。只是石阶是固定的,鞋齿儿则可以来回地换。青云梯,是说山势的陡峻,青云缭绕,登山的感觉如升天一般。可登泰山,山如壁立,石阶高陡。到最后,想迈过去,都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图片 7

我没有当年谢公的灵巧,也没有大诗人李白的浪漫,但我觉得登泰山,有了这层层的石阶,一路相伴,生命似乎变得更加真切实在,根本无需再穿上什么“谢公屐”。虽然溪流潺潺,云烟袅袅,泰山石阶也真的如青云梯一般,但我觉得生活毕竟是真实的,我们登泰山看日出,体会自然的伟大,更要体会人类的伟大。这绵延的石阶,每一阶都书写着人类劳动和创造的伟大。

图片 8

山路仍在延伸,石阶仍在继续。到了升仙坊,考验人的时候真的到了。迈前脚,拖后脚,一步一个石阶,总算走完了慢十八盘。千辛万苦都尝过,也不知道踏了多少道石阶,可放眼望去,前面的石阶,节节更加紧密,节奏更加急促,真的如一架竖起的长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歌曲中一段极为高亢的音符。正前方,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有一道山门。听人说,这里便是所谓的“紧十八盘”,那道门就是南天门。天门大开,喜悦自来。可看着这陡峻的石阶,有人开始买登山的拐杖了。

登山之始,也就是快活三里这一段,山势平缓,四周青山,气爽景幽,爬完一段还能有一段平路缓冲一下。但是从五松亭开始,道路一段比一段险峻,台阶一阶比一阶陡直,我们登山也越来越吃力了。

山势陡峻,石阶明显变得又高又窄,几乎放不下脚,只好侧着半个身子。人们前后相随,亦步亦趋。每走一步,每登一阶,都像是在走高跳步,膝盖抬得老高。据当地人讲,关于“十八盘”,有“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的说法。三个十八盘,不足一公里,垂直高度就达四百多米。特别是这“紧十八”,正处在通往“南天门”的谷口,巨石悬空,石阶陡急,犹如云梯倒挂,风光绝美。

图片 9

据东汉应劭的《泰山封禅仪记》记载:此处“仰视天门窔辽,如从穴中视天,直上七里,赖其羊肠逶迤,名曰环道,往往有絙索可得而登也,两从者扶挟,前人相牵,后人见前人履底,前人见后人顶,如画重累人矣,所谓磨胸捏石扪天之难也。”明人祁承赋的《十八盘》一诗中也写道:“拔地五千丈,冲霄十八盘。径从穷处见,天向隙中观。重累行如画,孤悬峻若竿。生平饶胜具,此日骨犹寒。”

图片 10

记得第一次游泰山,登到此,见前方一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可能有些体力不济,在半途中刚想坐下休息,不慎手中的拐棍滑落,顺着石阶滚了下来。我看他一副无奈的样子,便喘着粗气,弯腰捡起,给他捎了过去。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帮人如帮己。捎带的过程我也得了拐棍的福。没想到狭路相逢,还有这般奇缘。那人表示非常地感谢。我们相互鼓励着,向上攀登,走一段,靠边休息一会儿。一路上,我们休息了三四次。最终,大家一起登上了南天门。

云步桥,林木茂盛山谷深幽,常为云雾笼罩,故名“云步桥”。桥北有大沟而面临着断崖,石壁挺立如刀削一样,岱顶下众多溪流奔流而来,形成飞瀑下泻,溅珠迸翠,化雾生云。崖上有“红桥飞瀑”、“霖雨苍生”等题刻。

靠着南天门,遥望长天一色,群峰苍翠。“造化钟神秀”,无限风光于险峰。走过天街,向上攀登,可直达玉皇顶。大自然似乎在昭示我们,艰难险阻才是通往胜景的必经之路。一部《西游记》,唐僧师徒四人,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最后才取得真经。“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只有脚踏实地走过一层层石阶,才能登高望远。我想如果没有这层现错出、重重叠叠的泰山石阶,人们又怎能领略到泰山极顶那段灿烂与辉煌。

图片 11

大山是自然之子,石头是大山的骨骼,石阶就是大山的年轮。泰山巍峨矗立,气宇轩昂。如果说玉皇顶是泰山高昂不屈的头颅,流动的溪水是动脉,那弯弯的山道和层层的石阶就构成了泰山的静脉。山道曲曲折折,从世俗中走来,风尘仆仆。大山敞开了胸怀,把山道纳入怀中,宁可给人方便,哪怕在自己的肌肤上划出条条伤痕,也要让敬仰的人们用来搁脚,留出一条路来。

图片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