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姜天普的故事(小说)

在几个山村里,住着叁个不人道的财主,他整天总结着给她扛活的长工,左思右想找借口,让穷人多给她职业,少得工钱。
有个叫王春的长工,家里穷得破破烂烂,唯有院子中间的大柳树长得特别在二个农庄里,住着二个不人道的富人,他整天总计着给她扛活的长工,心劳计绌找借口,让穷人多给他干活,少得工钱。

  在古旧的高山镇,现今还沿袭着这么一句歇后语:“姜天普扛活——人当百众。”“扛活”一词是胶东的一句土语,意思是给富豪或富有人家当长工干活;而“人当百众”就是当着芸芸众生的面说定了的,是不相同意反悔的。
  那句歇后语是怎么发生的呢?要想澄清它的来弄去脉,看官请你耐住性格看下来。
  
  【1】姜天普兄弟与东道国
  姜天普何许人也?根据考证证,他是高山镇外废城一带的人。他家里异常贫困,兄弟几个人都在外侧给人做长工糊口挣钱。过去,有钱有地的富家或是富裕人家,家人手非常不足,就要雇长工或短工种地干活,这么些长工俗称扛活的。在胶东本土上,财主或富有人家也不是上个世纪讲“阶级斗争”时说的那么,什么地主、富农一天到晚大鱼大肉、灯烧酒绿、荒淫无度的,也不是怎样“小地主胖墩墩,一出门就压迫人!”那时他们也不叫地主、富农,只是家境富裕加上伙食住宿节俭又会经营,或有所生意购买出卖,或购销了十几亩、几十亩、百十亩田地的,绝大大多的人努力、守王法、讲礼节,大多主人翁都和长工一同专门的工作,一齐用餐。极个别的有一些做得不得了的,也无法说像“搞阶级斗争”时形容的那么,看官朋友你想想今后我们在外给个人、独资公司打工的情形就清楚了,那时跟那儿是同样的,不相同等的正是社会前进了、人的活着等级次序高了、生活遭遇变了,还出名字为变了:财主变总首席施行官了,扛活的变打工的了。就连全国著名、胶东标准的牟氏庄园家族,也不是尽干伤天害理、草菅人命的政工呵,何况诸多财主都以勤快发家的寒微人家。
  头一年,姜天普的兄长姜天亮在高山镇北洛村给大富商大锁子家里扛了一年活,年初拿回家的工钱是缺斤短两的,问她原因,非常老实的堂弟哼哼唧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那时,扛活的出了孟阳十五就开工了,一贯干到7月底一背着铺盖卷回家,东家冬日无活是不养闲人吃饭的。要是扛活的劳动样样出彩可能人老实能吃苦肯下力,走这天东家都会告知你第二年过完早春十五早早回来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事工业程大学业;有些地里的活儿不中用的恐怕不听东家话的主儿,那一年也要干到头,东家是不可能半道撵走扛活的的,只是在扛活的临走时就不挽救了,但东家照旧要走出大门来到马路上送一送的,这是礼节,不能够叫别人捉弄不懂道理的。那一个,都以几百余年依然一3000年约定俗成的乡规里约。姜天普看看堂哥那窝窝囊囊的范例,说道:“能扶竹杆,不扶绳子,你就是扶不起来的刘孝怀皇上!今年,我去北洛,你去笔者那儿,笔者就不信拿不回钱来!”姜天普和兄长都以农田里的好把式,那一点是沒有二五眼的。
  高山镇北洛村的大锁子是方圆五、六十里的大富商,家里全部几百亩的境况,远处的租给了佃户,较近的融洽种着,家里雇有七、八个扛活的。那大锁子,本姓姜名静轩,从小戴一把长寿锁因此得此小名。此人,个头高,身子胖,方面大耳,常年剃一秃头,锃亮透青,从大寒节之后再就上身不穿袄、脚上不穿鞋,下身只穿一条六、九分的羊绒裤子,而且没有扎腰带之类的事物,只把胖肚子使劲往里一紧将裤腰一摽便夹住了,即使没事儿坐在那儿就跟庙里供着的强巴阿擦佛沒有何差距。有一年麦收前后,私塾里的先生轮到他家吃饭,大锁子与骚人文人隔着小饭桌对坐在炕上,先生正喝中兴粥,抬头一看对面活脫脱一弥勒佛,忍俊不禁,一口米粥全笑喷在大锁子脸上。此人过日子太抠了,春、首秋飞往探亲都是提着鞋等到了住户白石镇再穿上去,能省的要省不可能省的也要省,不仅仅对友好刻薄对旁人也是如此,因此平日对扛活的抉择地说那道那的,对这三个胆小怕事、非常老实的年末算工钱时还要扣些什么名堂的钱。他又善说,日常说自已捂着一半嘴也能说过哪个人何人什么人,沒理也能找上个不是理的理,所以扛活的不论吃不吃亏,也随意她说的对不对,都不愿和他去驳斥吃哑吧亏算了。
  
  【2】初战大锁子
  第二年,开岁十六这天,姜天普背着卷破铺盖来到了高山镇北洛村大锁子家。
  大锁子一看,此人正是姜天亮吧又不是,说不是吗又那么像,你看她,个头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瓜子脸,浓眉大眼,鼻高嘴阔,一双大手疑似两把小蒲扇,虎背熊腰的,一看就知是个好供食用的谷物作物把式。
  “你是……”大锁子有一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摸着和煦的禿头问。
  “我是姜天亮的弟兄姜天普,今年本身替笔者哥上您那儿扛活来了!”
  姜天普双目炯炯有神有神、声音洪亮地答道。
  “你哥……他干啥去了?”
  “他拉着骡子到废城去和面去了!”
  “啥?骡子能和面?”
  “东家,人多了啥畜牲都有啊!”
  “……”大锁子语塞了,停了停又说,“神了,骡子能和面?它不往面里拉屎吗?”
  姜天普眨眨眼睛说:“东家,把她的腚沟眼子给他捂上一半哟,不就成了呢?”
  扛活的同路大家闻听此言哈哈大笑起来,心想那姜天普可不是这姜天亮,那毫无是耗油的灯。
  大锁子第四个回合就吃了个哑吧亏,让姜天普不露声色地骂了个狗血喷头,但她有投机的估摸,你有技能不怕,咱骑着驴看唱本走着瞧,一看你就是个好庒稼把式,千万不可能放走你让人家雇了去!
澳门新萄京娱乐,  
  【3】拉屎
  种地的人都通晓,庄户人从开岁十五动工了,向来到入冬都以闲不住的,拾掇地,送粪,垒地堰,挑沟、耕地刨地,播种,间苗,锄草,追粪,积肥,收割,脫粒等等,降水天还要搓绳子,编筐编篓子什么的。扛活的就更是劳碌了,午夜天刚放亮就得上山,一天早、午两顿饭或派人回家拿或东家派人往山里送,都在山里吃,天放黑技术往回返,真叫起早贪黑了。
  那天早晨,东家送来了早餐,伙计们停下活计希图吃饭。姜天普要大便,便走到周围无人瞧见的地点去便利。回来后,大锁子说:“天普,这里全部都是孩他爸,你用走那么远去拉泡屎吗?找点东西遮注重拉就行了!”
  第二天早饭送来时,大家刚要进食,姜天普拿起一个包谷饼子,脱下裤子,用极度玉茭饼子遮住了双眼蹲了下去。
  大锁子一看,那成什么体统,大喊一声:“姜天普,你干啥啊?”
  “干啥?拉屎啊!”姜天普撅着屁股蹲在那儿说。
  “你拉屎能在此时?”
  “你明日不是不让走远说找点东西遮眼就行了吗?”
  “你快走,远点拉去!”大锁子把手一扬说道。
  于是,姜天普捞起一块咸菜,拿着饼子向远方走去。
  等他再回来时,已是日上中天了。大锁子问她干啥去了,他说拉屎去了,大锁子说拉泡屎还用拉半早上,他说去的地点太远了,问他去何方了,他说去小天了,小天离干活那儿少说也可以有八里地。
  大锁子气啍哼地说:“拉屎用去这么远呢?”
  姜天普说:“不是您让咱远点拉去呢?”
  “……”大锁子卡壳了,半天沒回上话来。
  为那事儿把大锁子气得半月沒跟姜天普主动说一句话。
  
  【4】赶袋烟抽
  拉屎的风云过去后,大锁子不情愿搭姜天普的腔,成天儿把脸腆得跟猪肝似的。
  扛活的伙计们驾驭东家是被姜天普治住了,心里哪个乐劲儿甭提有多大了,背地里都说姜天普为大家出了口气。
  姜天普在我们后面也不吹捧,也不逞能,该干吗干什么。不过,只要一看见主人,他立刻就同东家打招呼,显得十分热情,大锁子只可以哭丧着脸吱唔几句。
  一天早上,大伙儿都在北洛口子山坡上干活儿,多少天沒上山送饭来的大锁子来送早饭了。吃完饭,姜天普向大锁子要袋烟抽,大锁子一看这厮一没烟斗二沒烟叶丝儿三沒火鎌子,那是正宗的“三赶”啊,外祖母的,假设承诺他了,他使着本身的烟斗,抽着小编的烟叶丝儿,还他娘的使着咱的火镰子,那太不划算了,让咱吃大亏了!于是,大锁子说道:“去去去,去赶别人袋烟抽去!”
  姜天普起身走下山坡,来到大路上,一向走到乐畎塂,来回附近二十里,等回到时太阳都挂在天空上了。
  大锁子问姜天普干啥去了,这么个时刻才回来,姜天普说:“你让咱去赶外人袋烟抽,沒赶着,平昔来到乐畎塂才赶着袋烟抽啊!”
  大锁子半天沒上来口气儿,他驾驭姜天普又钻了她的空隙,他又气又恨,气本人不短记性,恨姜夫普的奸诈奇怪。
  
  【5】吃地瓜
  大锁子是盛名的会过日子,抠得紧,能省的地儿都要省,不然她是置不下万贯家产的。
  早晨就餐时,大锁子不让点灯,这时点的是豆油灯,不点灯就省去豆油。
  姜天普就提出说:“东家,省也不在那点上,黑腾瞎火地不细瞧吃饭啊!”
  大锁子说:“不看见啥,你还可以吃到旁人嘴里不成?”
  停了两日,早晨烀的沙葛、饼子。春日的凉薯,差别于季秋冬辰的地爪,秋冬的结果有面儿,春日的经过一冬一春的储藏后再烀出来,松软的,都流油儿。
  吃饭时,姜天普专门拣了一块大个的心软的沙葛,刚从锅里拿出去的,旭日初升的,他扒了皮儿,将沙葛沒鼻子带脸地糊到了大锁子的脸上去了,烫得大锁子二个高从炕上蹦到地上,老妈老天地叫喊起来。
  伙计们还不知什么子景儿,姜天普一而再声地道歉:“东家啊东家,真是抱歉呵,我当那是我的嘴啊!”
  
  【6】睡午觉
  夏日下午,烈日当头,扛活的一行们也是要睡点午觉的,等过了午时再上山。
  吃过午饭后,姜天普就将大街门摘下一扇来,一只放在门坎上,三只放在地上,人躺上去,呼呼大睡起来。
  几天以往,大锁子对姜天普说:“天普,午夜别在大门过道睡了,一个大女婿四梁八柱、横仰巴叉地像吗子景!找个隐居场儿睡去。”
  姜天普知道大锁子是惋惜她的大街门啊。
  有一天早上,刚吃完午餐,姜天普抬头看看东南天空,明白一场大兩急速就要到来,而东家晒的稻谷还在场园里散摊着啊。他本着长年放在过道处的楼梯爬上了大门过道上面包车型大巴棚子里,蒙头大睡起来。
  7月天,就好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不一会,多少个响雷响过以往,洪雨倾盆而下。大锁子随处喊姜天普收拾场园里的大豆,人影也没见着。等人家冒雨抢收回湿淋淋的还不比不晒的玉米、雨过天晴时,姜天普揉着双眼、打着呵欠从大门过道的棚子上下去了。大锁子问他沒听见降雨,他装出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摇摇头,问她沒听见喊他,他又摇摇头。
  大锁子问他:“你怎么想到到棚子上去睡的?”
  姜天普说:“你不是叫笔者找个隐居场睡呢?”
  
  【7】歇后语的发生
  一转眼,十二月一到了。
  那不唯有是大家上坟祭祖的生活,也是扛活的长工离开主人、拿上年的工钱回家的日子。
  头天夜间,算完了帐,领到工钱后,姜天普对大锁子说:“东家,这个时候下来,笔者沒少惹你发火,小编也清楚您不会再让咱回来了,但为了面子,你明晚大街上送笔者时,一定要特邀笔者后年还重临,那样我才有得体,你也显得与一齐们情深意长的。”
  大锁子点头称是。
  第二天,在送姜天普时,大街上看光景的老老少少的有成都百货上千人,当大锁子对姜天普代表挽回时,姜天普一拍大腿说:“东家,你那是人当百众说的,小编有限支撑二〇一七年正月十五还回来的!”
  据他们说,第二年芳岁十六姜天普回到大锁子家,正儿八经地干了一年好生活,让大锁子也酷爱动。
  姜天普的传说,正如那句歇后语同样在古旧的高山镇祖传,大家不但表彰她的机敏与威猛,也夸赞着他的有情有义。
   (完)
  

有个叫王春的长工,家里穷得百孔千疮,唯有院子中间的大柳树长得专程红火,夏天穷兄弟们常聚到此处一派凉快,一边商量怎么对付狠心的富人。

大户怕穷人到共同切磋对策,揭露他的花招,就打起大柳树的呼声了。

一天,他把王春叫到房子里说:“王春,你欠小编家的钱该还了,笔者要用它买柴烧。”

王春说:“工钱都让您扣掉了,笔者拿什么还哪?”

富家说:“你假使八日之内能给本身砍3000第三百货三十三斤柴,欠本身的钱就都休想了。若是砍不来,二〇一九年的工钱还不给你。”

王春某个发愁,挠了挠脑袋说:“老爷,哪有那么多柴呀?”

富家奸笑着说:“你家不是有棵大柳树吗?”

王春立时精晓了,财主在打这棵大柳树的呼吁,他真舍不得把那棵树锯掉,可一想起欠财主的债又实在不能。

夜间明亮的月升起来了,他借了把锯来到柳树下,转来转去照旧舍不得锯,后来一坚韧不拔,拿起斧子以后山走去。

后山即使离他家不远,可就近是悬崖,得绕着走,要不是悬崖峭壁,王春起早贪黑十五日也能砍2000三百三十三斤柴,可一绕道都把时光搭到中途了,王春一想到穷男生儿天天到那边纳凉,树要没了多失望啊!他下决心冒险从近道上山,他老是打一百多斤柴,去时攀悬崖还勉强,可再次回到背着那百斤重的柴实在不便于,他一想起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柳树和穷男生儿在树下说笑的景观,登时浑身就有了劲。

王春很聪明伶俐,他找了几根长绳子接起来,绑在山崖的一棵北京蓝松上,背着柴顺绳而下,安全可相信,两日过去了,他早已砍完了二千二百二十二斤柴了。

富家一看,那小子真有法子,又想到欠他的债这么便利的就还清了,就起了坏心,夜里,趁王春砍柴的时候,他绕到山上,把绳索弄断了几股就溜了,王春背着柴回来,顺着绳子往下走,不料绳子断了,王春一闪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