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落泊秀才的三个锦囊

从前,有个落泊秀才,虽然屡试不第,但是通晓古今,博学多才,尤其精通算命看风水,在本地小有名气。
秀才的儿子陆川多次问父亲,为什么给财主乡绅都找到了风水宝地,让他们人财两发,却不从前,有个落泊秀才,虽然屡试不第,但是通晓古今,博学多才,尤其精通算命看风水,在本地小有名气。

图片 1

秀才的儿子陆川多次问父亲,为什么给财主乡绅都找到了风水宝地,让他们人财两发,却不给自己找一块地来改变穷困的命运呢?

传说,很久以前,县城西门住着一位姓廖的风水先生,他有一双透视眼,能看见地下的龙脉情况。人称他为“天眼廖”。

秀才每次都是神秘地笑着说:“天机不可泄露。”

  有一天,临县的彭大财主,来请“天眼廖”看阴宅风水。

一天,秀才把儿子叫到床前,告诉儿子自己就要死了。儿子抱着父亲大哭起来:“父亲,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孤苦伶仃一个人该怎么办啊!”

  他怀疑自家祖坟不能庇佑子孙后裔,龙穴祥气尽失,想请他堪舆一处更好的穴地迁葬了祖坟。

秀才安慰儿子不要哭,自己有很重要的话要说。他语重心长地说:“儿子啊,我要走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早年忙于功名,没有照顾好你们娘俩,我心里有愧。我耗尽心血,写了三个锦囊,只要你在适当的时候,照着锦囊上说的办,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我也就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

  那天,“天眼廖”要了彭大财主的八字,说不用批,天眼看便知吉凶祸福。然后“天眼廖”紧盯八字、摇晃脑袋,嘴里还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秀才说完递给儿子三个锦囊,告诉他在自己死后打开第一个锦囊,依计行事,一定不可自作主张。

  不一会,他对彭大财主说:“近三年,你的店铺财气不旺,伙计相继离去……你的脑袋也有疾病,尤其夜里疼痛厉害,白天也昏昏沉沉,用药不见好转。对吧?”

几天后,秀才死了,陆川在悲痛之余打开第一个锦囊,只见锦囊里写着:

  彭大财主听后,感觉很惊奇,回答说:“对,您看得太准了!我请了几位先生,都说是阴宅风水不好所影响的,若不及时迁坟,人出大祸,重至家业日衰绝败,人丁绝嗣!”

儿子:

  “天眼廖”听后,哈哈大笑:“没那么严重吧?刚才我用千里眼看了你家的祖坟;穴前朝山美,明堂正,水势旺,乃风水宝地也!但按理气和墓相推算,近两年你应该大富大贵,可眼前的实情,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去墓地看后再说了。”

你以前多次问为父,为什么没有给自己家相一块风水宝地,为父都没有回答你,那是因为作为相士是不能为自己谋利的,否则会天打雷劈。如今为父要死了,为了你,为父顾不了那么多了。

  第二天,俩人坐着马车,行程一天,来到了玄武山上的彭家墓地。

在村西头熬鹰峰鹰嘴上有一口天然石井,大地主兰腾飞家的祖坟就在这口井后面,那是块风水宝地,但和这口石井比相差十万八千里。为父已经在石井上面搭好了架子,你把为父的棺木吊在石井半空中,就会看到井底有无数的蚂蚁涌出,这是块出王侯将相的宝地。

  只见墓地周围,来龙高大起伏曲,老龙开阴窝之穴,踏脚近案微起,明堂紧敛,来水之玄曲,消于两山相交之间,左青龙、右白虎紧护穴场,案山起山台,朝山环抱,罗城一层高过一层……

棺木要吊够整整三天三夜,然后割断绳索,任由棺木落入井底被蚂蚁吞噬,那时候你不要哭,只需要朝着井口磕三个响头就大功告成。

  “天眼廖”站在墓地上,对彭大财主说:“好风水啊!老爷子头枕山,脚蹬川,子孙后裔做……”话没说完,他死死地盯着彭大财主父亲的坟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如果在这期间有人为难你,不要与其争吵,只需打开第二个锦囊。

图片 2

另外,锦囊不可让第二个人看到,切记!切记!

  大约过了两袋烟的功夫,他指着那盔坟说话了:“毛病就出在老爷子的坟里。我透过棺木看见老爷子的金骨头枕川、脚蹬山。下葬的时候,你们把棺材头的朝向埋反了吧?”

陆川擦干眼泪,照锦囊上写的,把棺木吊在半空中,只听见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井底很快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蚂蚁,而且越来越多。乡亲们看了都啧啧称奇,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方圆几十里都知道了,来熬鹰峰看稀奇事的人络绎不绝。

  这一问,把彭大财主吓了一跳。

大地主兰腾飞知道后,也带着两个儿子和几个家丁来了,兰腾飞往井口一望,只见井底的蚂蚁层层叠叠,滚腾翻涌,不禁心想,这穷秀才还是留了一手啊!

  他缓过神来,想了想回答说:“不可能!当时我在场,棺材头朝山上埋的,方向没错!”说完,他心里想;“天眼廖”这话啥意思?若传出去,这不影响我孝子的声望和名誉嘛!想到这里,他抄起锹,一锹一锹地挖掉坟上的填土。不一会,棺材头露了出来,朝向正好对着大山的方向。

兰腾飞是方圆百里最大的财主,家有良田千亩,财产万贯。他父亲的墓地就是这个秀才给找的风水宝地,就在这口石井后面大约一百尺的地方,要是让陆家占了这口井,岂不是个大大的损失。

  此刻,“天眼廖”傻眼了。

看看井边已经一夜没合眼的陆川,再看看自己的祖坟,兰腾飞的脑子里顿时有了一个念头,他决定把这块风水宝地据为己有。

  从打出道以来,他头一次如此的尴尬。

兰腾飞让人告诉陆川,自己想要买这口石井,让陆川开个价,陆川说什么也不愿意。但兰家势大,左右为难之际,他想起了父亲的第二个锦囊,于是匆匆打开锦囊,只见锦囊里写道:

  他屏气凝神,再次睁开透视眼向坟墓里望去……“头颅骨的确朝山下,腿脚骨朝山上!难道装棺入殓时,你们把尸体前后放颠倒了?”此话一出,可把彭大财主惹急眼了:“放屁!那天是我抬的脑袋,也是我装的棺,方向根本就没颠倒。请你不要再胡邹八咧了,好吗?”

儿子:

  “好的,好的!但我相信天眼绝对不会看错!今后,如果需要我的帮助,请再来找我!”说完,“天眼廖”非常难堪地走下山,独自一人返回了家中。

如果兰腾飞想买这口石井,不可与其强争,兰家财大气粗,只可小心周旋。

  回到家,“天眼廖”绞尽脑汁地寻思着……“棺材头没埋反,尸体方向也没颠倒,为什么天眼看见的尸骨却是倒栽葱呢?”

他若托人前来,你可委婉拒绝,并暗示要他亲自前来。等到兰腾飞本人来了,你就把石井送给他,同时提出三个条件:一,把他唯一的女儿嫁给你为妻,完婚后才可移开棺木,让出墓地;二,陪嫁良田百亩,白银千两;三,墓地只能给兰腾飞,也就是你未来的岳父用。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

第三个锦囊20年后打开,切记!切记!

  “天眼廖”用了三天的时间,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看完锦囊后,陆川惊出一身冷汗,父亲真是料事如神啊!

  十多天后,彭大财主哭哭咧咧地又来找“天眼廖”。

陆川照锦囊上的计策,对兰腾飞派来的人说:“这块风水宝地是要出王侯将相的,叫兰腾飞亲自来,我要当面把这块宝地送给他。”

  他先是赔礼道歉,后是诉说“天眼廖”下山之后发生的怪事。

兰腾飞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很快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原来,“天眼廖”刚一下山,彭大财主便牵马去追赶。哪曾想,下坡时马蹄踩进了水坑里,别折了马的前腿。

陆川提了三个要求,看兰腾飞还在犹豫,陆川说:“我爱慕令千金已经很久了,至于要田要钱也是为了令千金跟着我不至于受苦,而且这块墓地您用了后,主要还是惠及您的子孙,令千金也是其中一个,这样我也跟着沾光了。岳父大人,您说是吗?”

  大家可能不知,无论是马或是牛,只要腿骨折,就是废物一个,根本治不好,只能宰杀吃肉。

兰腾飞一想也在理,再看陆川也长得相貌堂堂,就答应了这三个条件,只是爱女兰慧琳一直是自己的心头肉,有点割舍不下,但为了兰家,只好忍痛割爱了。兰腾飞匆匆忙忙把女儿兰慧琳嫁给了陆川。

  马没了,彭大财主心疼坏了。

话说这兰慧琳可不是等闲女子,在洞房花烛之夜软磨硬泡,柔情蜜语,陆川哪里招架得住,只好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兰慧琳,并把第一个锦囊给她看了,还一再强调说,这块墓地的后人是要出王侯将相的,现在只是迫于无奈的权宜之计。

图片 3

兰慧琳从小被惯坏了,从来没有怕过谁,心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自己已经嫁给陆家了,就是陆家的人了,这么好的一块墓地,不如给公公用了的好。

  那个年代,谁家有匹黄骠马,相当于现在有辆宾利豪车。

于是在陆川熟睡了之后,兰慧琳偷偷地摸上山,割断了绳子。

  他听人说,谁家若死牲口,鸡不啼、狗不叫,吃奶的孩子不撒尿,都跟祖坟的风水不好有关。所以,彭大财主心急如焚,在当地又找了几位风水先生,可人家听说“天眼廖”去墓地看过,个个推脱,都说自己道行浅,胜任不了,劝他再请“天眼廖”堪舆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