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流水也平常,人走茶凉且轻叹

我喜欢的人,是每当她的声音萦绕在我耳边,暖盖万里荒芜,暖盖水冷茶凉,暖盖了沧海桑田,暖盖了三魂七魄却盖不住我心里涌现千言万语的时候,无奈地咽下这短暂的感动。但难免在自己一些细微的举动中,我却露出了那些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好在,你的依旧美丽,我的异常冷静,偶然我们走出了感情,也走出了距离。

每当万家灯火升起时,你都会准时出现在荧屏前,说说心情,聊聊心事,谈谈生活,你总是心疼我的过往与现在。其实,谁的人生会是一帆风顺的呢?若是没有平仄的坎坷,若是没有风雨的洗礼,若是没有困难与挫折的考验,我们还能学会成长吗?

见过好友的一句话,“即使爱情没了,也要做一方锦”,感触良久,女人就该是一片锦。不为他人而艳,只为自己美丽。

现在的我或许也不想知道,可能我真的淡了这一切,偶尔才会有种冲动,只想寻一无人山谷,觅一繁华尽处,建一竹轩草屋,修一木栈石路,只为还心一片净土。

简单的女子,要的不多,一位知音,一杯清茶,一支歌,素笔,白纸,即可。如若允许,知音三两,而我,便是其中一个。

正如此时我身着旗袍穿行花间,为的是心里的欢喜,哪怕是片刻。别人看来,美不美已不重要。

我曾经为了我喜欢的所有一切,我一点一滴去拼凑,如今却一丝一毫被碾碎。但这一切久已不被我提及,仿佛是被我遗失在群山环绕、云里雾里的高明。但为何?我不能如同仅有三秒记忆的金鱼,在记忆还未成形便已尘封在过去。但好在,我已淡了这一切,我也不得不去淡了这一切,我怕滋生的私心会毁了曾经美好的一切,我怕某天爱你的心畏惧了我们的沉默不语,我怕某天动摇不了你离去的决心,我更怕我某天蛮横闯进你的世界伤害到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胆小与软弱,至少我能勇敢并坚强地去接受一次次残酷的打击。

窗外,依然是细雨纷飞,我们的心情,同时跌落深渊,你喜欢雨天的气息,我喜欢雨天的情怀,恍然发现,听雨,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尤其与懂雨的你一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喜欢禅意的人生,素心如简,独享一份宁静,也喜欢你的名,单单是一个“婵”字,足以让人心生温暖。正如,在这繁华乱世中,与你相遇,有的不仅仅是一种温度,更是一份因为懂得的慈悲。

终于懂得,狂欢和爱情只适合安放在文字里,而我们仍须一步一脚印,在烟火中安稳妥当地行走着。

我喜欢的美,是每当晚霞染红天上人间,美尽遍地花开,美尽满秋落红,美尽了千山万水,美尽了诗情画意使我不愿只用三言两语去尽颂的时候,默然地看着残阳这最后一刻的妖娆。但不幸在佛山这个季节中,我却看厌了这片乌云密布的天,好在,风的自由来去,云的漂浮不定,偶尔云美出了颜色,也美出了层次。

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却只能像初相识一样,都走不进对方的心里,而有些人,最初相识,恰似故人归,千言成语倾吐,为这一场相逢等待了多少个轮回。我隔着荧屏,任你偶尔的调皮逗欢,既是这般可爱,又不失温馨,时常会想,这是怎样的遇见,让你如此待我?

我盼望那一天。

此时的我,也并非不悦,只是想把我说给你听,想把我唱给你听,更何况,我的生活并不无味,怎忍不去笑对。原谅我的文字过于煽情,那且听我弹唱一曲为你暖心,但我不想打破此时的宁静,也请你放心,你只需闭上眼睛便能听到我内心的声音。不知你是否会认真去听那个声音,听清了我从未说出去的一言一语;不知你是否在我的歌声中,读懂了我的孤独;又是否在我的叹息间,看到了心的倾诉。

禅意的女子,随性,随意,随缘,寻一处宁静,安然之地,珍藏你我的遇见,且行且惜。

我偏爱优雅,如雪小禅。字是妖的,情是瑟的,但那只限于文字,心仍是明朗净水的。

每遇一个人,便会有一段插曲,或是过眼云烟,或是一生铭记,亦或是岁月相伴,无论哪一种结局,且歌且行,且行且惜,才是我遇见你的珍藏。

你和我,都深知,我们所经历的都没有错,它教会我们如何做一个坚韧的女子,如何做一个感恩的女子,如何笑着面对以后的路,我相信,你会踏着欢歌笑音,带着善良的心,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如果你经历过盛大的爱情而后无果地落幕,渐渐地,你也会变得不敢爱了。

眼看着六月想写的文字,一直拖至七月,突然就对时光产生了质疑,是我的粗心忽略,还是终始不敢落笔,在素白的纸上写关于你的记忆?是的,我后怕了。在写下这个标题之前,我重温了曾经写过的友情,遇过的女子,一个一个就那样,悄无声息的越走越远,从最初的相遇,变成如今的不遇,甚至是陌路,心就会紧的疼。

小禅说:如果在心上种一朵莲花,是可以听得到它成长的声音的。想必,只有我自己听得到。

我们是如此相似,曾共叹:知音少,弦断谁人听?唯有赋诗写意,与文字相约一场聆听与感动的独角戏,落幕之后,收拾残局,回归现实生活。

如果你经历过那些无谓的争执,和别人因讨厌你而加于你身上的莫须有的罪名,而诋毁你、伤害你,渐渐地,你也会淡然,一笑而过了。

我路过你的城,不奢望长久的相依相伴,只愿,能一路且歌且行,且行且惜,不辜负青葱年华里的相遇。

你饱尝人情淡薄,世间冷暖,你视友如己出,所有的酸甜苦辣独自舔偿,你淡看人生,从容不屈,你无怨,亦无悔,用你最真的心,温暖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笑的时候,我听见,夏日里最清丽的一阵旋律,掠过我的耳,湿了我的心。你哭的时候,我看见,风雨中最容易碎的一滴泪,落在我的手心,晶莹剔透。

图片 1

泪,在瞬间,滑过脸颊,没有任何代言,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触景生情,原来,你也和我一样,都这般傻傻的爱过。听着雨声,给你回复:我怕陷入你给的温暖中,若有一天突兀离去,你要我,如何承受,心被刀割般的疼?

图片 2

我们都是流浪的行者,在城市与城市之间不停的转换,疲惫的时候,想起你时,嘴角那抹微笑映照心中的思念,欢喜的时候,清风中,传来的暗香,便是安好的寓意。

我爱莲,常常以莲自拟。然,莲于我,却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及。从前,我在大风大浪里,涅槃又重生,那般的轰轰烈烈,是万万比不得的,到如今,我也不敢与莲媲美。只在静静独处时,绕指柔化作满纸的云水禅心,此刻方是莲花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