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译子不语】010 《叶生妻》

秀才的妻子稀里糊涂的,就问秀才:这女子是谁?

2016.7.22

很明显,周明猜到了此时饿鬼并不满足吸食供品的精气,他懂了,今天,他要变成饿鬼肚子里的食物了,周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生命最后一刻的到来。

日子长了,秀才的妻子感觉到非常生气和难过,有一次趁秀才外出访友夜晚不回家,她一个人在家中喝醉了。没想到那晚秀才连夜回来了,这时秀才的妻子突然醒过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跟秀才做男女之事。秀才感觉到妻子的动作跟以往不同,就问怎么回事,妻子说:我是刘三娘,你妻子喝醉了酒,阳气低落,所以我能附身于她。

叶生妻子闭目无言,一天之后才醒转。

今天是周明师父的忌日,周明的师父前面去世了,他是个道士,而周明偏偏学不到他师父的本事的三成。

有一个的,秀才在城郊散步,慢慢地天就黑了,他的时候,看到一位美貌的独自在路边多走来走去,手里还拿着的野花,看到秀才过来,朝秀才笑了一下。

屋主犹豫着不敢挖掘。阮孚见此不停地叫骂。远近的人纷纷前来围观,对于他们的问题阮孚有问必答。有的人烧纸钱求他收手,其他九个鬼也从旁调解,这些声音都是从叶生妻子嘴里说出的。阮孚骂道:你们这个九个赌鬼,收了叶家的纸钱就开心地赌了起来,还好意思劝我?于是九鬼再也没有声音,只剩阮孚还在吵闹。

周明慢慢地走,而背后那桀桀声似有似无地伴随着他的脚步声。

秀才就问:刚才你为何发笑呢?

孝廉章甫和叶生是姻亲,快要到时,阮孚道:文曲星来了,请他为我作一篇墓志。

末了,女鬼那残存的几颗似蛀牙般的快掉落一样的牙齿还意犹未尽地咀嚼了几下,鬼眼发出一道满足而又贪婪的亮光,女鬼似乎很享受这种气体。

秀才忙问是什么法子,女鬼说:我还需两百年修炼成鬼丹,到时才能成人身。而那时,你早已不在人世。我的法子就是此时我们一起修炼鬼丹,不出一百年,你我鬼丹都可成,做个实实在在的夫妻。

叶生不明就里,询问邻里的老人,才知道房主李某曾在康熙年间平掉了一些坟墓来盖房,确实有这回事。于是质问他妻子:平坟盖房,是李某干的,关我什么事?

风在呼啸,纸钱烧落的飞灰四处飘荡,女鬼踩着横流的血水一步一步逼近这个可怜而又无助的年轻人,哈喇子随着她的步伐划出一道生命的绝望之迹。

秀才见到此情此景,才知道,这个少女就是去年他拜的那个墓碑的:刘三娘。

阮孚答:正中间有一墓穴,往下挖三尺,有一具黑色的棺椁就是我。

周明睁开眼睛,眼前一片宁静,仿佛刚才的恶鬼只是一场梦,墓地四周安安静静,蜡烛在默默的燃烧着,只有满地的纸钱飞灰述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开始说的这几句还有点模样,可越说到后来就越浑了:刘三娘大姐,你是前朝的人物,生在中华正统的年代,你一定是个丰姿卓越的人物吧,小生一定是和你有缘,如果你能听见,就出来和我一见吧,让我一亲芳泽

叶生承诺拆掉房屋重新修坟。妻子答道:屋子有主人,你不能擅自拆毁,为什么不去找主人商量一下呢?

今天怎么回事?天怎么黑成这样?周明听到乌鸦的叫声,顿时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心里毛毛的。

秀才说:三夜半来访,不知何意?

叶生飞奔去请来李姓屋主,妻子引屋主到堂西两间正房里,指给他看:这里本是两具棺椁,这里本有四座坟,窗户旁原来是两个女鬼的坟,而我的坟在床后面的墙下。

周明无奈地摇了摇头,奉上一束鲜花放在师父墓碑前,插上一堆蜡烛,接着掏下一捆扎实的纸钱,半跪在地上:师父啊,请原谅徒儿这么晚才来给你老人家上香,你不知道啊,现在道士很难做,没什么生意,师父呐!我活的好辛苦澳门新萄京娱乐,~呜呜呜~~~

后来,村里人发现秀才好多天不出门了,跑去看,却发现秀才死在家中。

那声音答道:我姓阮名孚,二十二岁,前朝大明正德年间的儒生。在白鹤观读书,随便学了一下道术,最后竟真的做了道士。有一次贪图美色,翻墙被人羞辱,在这里上吊身亡。十个人里就我被践踏污秽的最多,所以我纠合了他们一同来要说法。

桀桀!桀桀!嘿嘿嘿!桀桀!这种让周明心烦而又恐惧的声音陡然变大声!

女鬼又说:你不必害怕,我不会害你。我只是想看着秀才。

叶生请了道士消灾,又请师塾先生写送鬼文。阮孚大笑道:这文章狗屁不通,这里典故用错了,这里用词粗俗,何况你写送我的文章,语气应该是求我,而不该是威胁我。师塾先生羞红了脸,连连称是。道士诵经有小错误,阮孚也一定痛声指责。

没有人告诉周明此刻发生了什么,而他却又明白了什么,这种脚步声已经纠缠了他整整三年,而在墓山小道上却显得尤为明显。

女鬼说:我功力浅薄,不能现化真身,只有虚影。

妻子答道:当时李某气焰嚣张,我们就忍气吞声,四处游荡躲避一下。现在看你家运势低,所以来泄愤辱骂。所有骂声中就这个高声说话的最凶狠,其他九个声音偶尔间杂着说几句,语气也比较平和。

强烈的腐尸气味弥漫在周围,鬼眼中深蓝色的发亮,没有一个人告诉周明此时应该怎么做,凭借周明的职业直觉不难猜出这是种什么情况,但偏偏周明却在这时傻眼了。

秀才冥冥之中有一种感应,感觉到这位女子的坟一定就在附近,可是没有什么东西出来跟他相会。

桐城县西面牛栏铺地界有位叶生,父亲和兄长务农,自己靠写文来养家糊口。乾隆间癸卯年春天,在牌门庄租了自己族人的田来耕作,于是全家搬迁到那里居住。

四号墓碑上的字体突然发亮,一个个阴文如同符咒一样飞出墓碑旋转在周明的周围,一个八卦太极图凌空出现在饿鬼的身前,发出金黄色的圣光之后打入鬼体。

秀才想去拉女鬼的手,可怎么都拉不到。

临走,阮孚尊称叶生的字,叮嘱他:我不接受道士让我忏悔的话,而接受文人的,也是因为自己没有摆脱读书人的习气。你何不把那首律诗刻在我的墓碑上,让我在泉下也能有光彩呢?

周明师父的墓地是四号,这是他师父当初临走前所选的,可是偏偏该死的,墓地旁边都是槐树,周明心里咒骂着公墓管理员,种什么不好,偏偏种这种树,不知道这种树是不能种在死人坟墓边的么?

难怪整个房间都冰凉冰凉的,原来是个女鬼,秀才的妻子吓得躲到秀才身后。

屋主问:你的骸骨现在何处?

不怕不怕,这只是只乌鸦而已!周明安慰着自己,腿却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