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鬼神传·第十四回

有一年,黄梅县有个戏班子到武昌搭台。这个戏班子在鄂东一带颇有些名气,因此每场都是座无虚席。

作者:沈淦

曹二奸贼诱夫夺色 文正屈陷包公雪冤

这天晚上唱的是《夜审》,武昌知府也带着坐在前排观看。

清朝乾隆年间,广东三水县衙附近有个戏班子搭着个戏台演戏,每天四乡之民都涌来台下围观。这天演的是《包龙图智断乌盆案》,净角演员扮成包公的模样,刚上台一坐,忽然看见一个人披头散发,脑颅破裂,浑身血迹,跪倒于台上,似乎是请求申冤。净角演员大惊,急忙起身回避。台下的观众也都喧哗起来,声音一直传到县署之中。县令姓马,立即命令几个衙役出去查问。净角演员将刚才的经过一说,而那个请求申冤者则早已无影无踪了。马县令又让衙役将净角演员带进署中,嘱咐道:“那是一个冤鬼。你仍然像先前一样着装上台,如果那冤鬼再来,你就带他来见本官。”

话说潮州府潮水县孝廉坊铁丘村,有一秀才姓袁名文正。幼习举业,娶妻张氏,貌美而贤。生得一子,年已有三岁。袁秀才听得东京将开南省,与妻子商议,要去取试。张氏道:“家事既贫,儿子幼小,君若去后,教妾告着谁来。”袁秀才答道:“十年灯窗的苦,指望一日成名。既贤妻在家无靠,不如收拾同行。”两个路上,晓行夜住。不则一日,行到东京城,投王婆店,歇下行李,过却一宵。次日,袁秀才梳洗饭罢,同妻子入城玩景。忽一声,喝道来到。头搭已近前,夫妻二人急忙躲在一傍。看那马上坐着一贵侯,不是别人,乃是曹国舅。二皇亲国舅马上看见张氏美丽,便动了情。着牌军请那秀才到府中相望。袁秀才闻是国舅有请,心中疑是与国人交必有大望。未有推辞,便同妻子入得曹府来。

却说那饰演包公的端坐公堂,帷幕徐徐拉开,另一个戏子,一个抱着盆子从后台闯了出来,跪在他面前,口喊冤枉!

净角演员遵命又扮成包公的模样上了台,那冤鬼果然又跪在他面前。净角演员就对他说:“我是假包公,不能断真案。不如我将你带到县署大堂,求官大人替你申冤,怎么样?”冤鬼点点头。净角演员就站起来在前面走,那冤鬼便跟在后面,一直到了公堂之上。马县令问:“冤鬼在哪里?”净角演员答道:“已跪在堂前台阶下了。”马县令大声唤道:“何方冤鬼,有何冤屈,快快诉来,本官替你作主。”连唤了几声,却无反响,也看不见鬼的形状。马县令以为净角演员在欺骗自己,大怒,正想责罚他时,净角演员已看见那鬼站起身来,直向他招手,似乎是让他跟着走,就禀告了马县令。马县令道:“既然如此,我派两个衙役与你一起跟着他走,看他到哪儿去。如果他隐没了,你们就记住那地方。”净角演员就与两个衙役跟着冤鬼而行,那鬼径直出了城,又在荒野之间行了四五里,进入一座大坟墓中。三人到得墓前,见碑上一行文字,写着一行大字:“监生王某之母太夫人郑氏之墓”。净角儿折了一根柳枝,插在坟前作记号,就与两个衙役回去禀告了马县令。

国舅亲自迎接,对面而坐,动问来历。袁秀才告知赴选的事。国舅大喜,先令使女引张氏入后堂相待去了。却令左右抬过齐整筵席,亲劝。袁秀才饮得酪酊大醉。密令左右,扶向僻处,用麻绳绞死。把那三岁孩儿打死了。可怜袁秀才,满腹经纶未展,先作南柯一梦。比及张氏出来,要邀丈夫转店时,国舅道:“秀才已过醉,扶入房中歇去。”张氏心慌,不肯入府。欲待丈夫醒来。挨近黄昏,国舅令使女说知张氏,你丈夫已死的事。且劝他与我为夫人。使女通知,张氏嚎啕大哭,要死亦罢。国舅见不允,从另监在深房内。日使侍女劝谕不听。

包公座上问道:有何冤枉?诉上来!

澳门新萄京娱乐,马县令立即乘轿亲往坟前观看,一面传唤王监生严加审讯。马监生哪里肯认账,磕头禀告道:“小生的母亲不幸于三年前病故,墓中葬的是小生的母亲郑氏。大人如不相信,但请掘坟检验。”马县令一听有理,就命令当场开挖。掘了二三尺深时,只见一具尸体,脑颅破裂,浑身是血,仰卧于郑氏棺上,仿佛是刚刚死去,一点也未腐烂。净角演员一看,正是跪在戏台上的那个冤鬼。马县令大喜,喝问王监生道:“你还有什么话说?”王监生大声呼冤道:“先母逝世时,有数十上百人来送葬,大家都亲眼看着先母下土的,何曾有这具尸体?即使有这尸体,小生必然不能掩尽众人之口,为什么数年来一直默默无闻,非要等这个净角演员揭发出来?”马县令听他说得颇有道理,就问:“你当时是亲眼看着封土完毕才回家的么?”王监生答道:“我看着母亲的棺柩下土后就回去了,以后的事情都是土工们完成的。”马县令微微点头,笑道:“我知道了。”就请王监生提供姓名住址等,将那几个土工尽数擒捉而至,但见他们一个个状貌凶恶,马县令厉声喝叱道:“你行凶杀人的勾当已经败露了,快快如实招供,谁敢支吾,定打不饶!”土工们都吓坏了,连连磕头,供出了实情。

一日,包公到边庭赏犒三军,回朝奉事已毕,即便还府。行过石桥边,忽马前起一阵怪风,旋绕不散。包公忖道:“此必有冤枉事。”便差随从王兴、李吉,追此怪风,前去看其下落。王李二人领旨,随风前来。那阵风直从曹国舅高衙中落。两公牌仰前看时,四边高墙中间,门上大书数字“有人看得者,割去眼睛。用手指者,砍去一掌。”两公心着吓,回禀包爷。包公怒道:“彼又不是皇上宫殿,敢此乱道。”即亲自来看,果是一座高院门户,不知其谁贵候家。乃令军牌请得一老人问之,老人禀道:“是皇亲曹二国舅之府第。”包公道:“便是皇亲所设,亦无此高大。彼只是一个国舅,起此样府院。”老人叹了一声气道:“大人不说,衰老那里敢道。他的权势,比今皇上的尤甚。有犯在他手者,便是铁枷。人家妇女生得美貌者,便强拿去奸占。不知打死几多人命。近日府中,因害得人多,白昼里出怪。国舅住不宁,合府移往别处去了。”

话音刚落,狭窄的戏台上忽然哗哗作响,道具都剧烈地摇晃起来,猛然间,一股旋风,呼啸着在戏台上团团乱转,几乎把戏台都掀翻了。

原来,那天王监生回去后,送葬的亲戚朋友们也都走了。其时天已黑了,土工们就在茅棚里休息抽烟。没过多久,有个孤身客人背着一个包裹,前来对火。一个土工发现其包裹里有不少银子,待客人转身而行,就悄悄地与大家商议杀掉他而瓜分其财。那个客人刚走出十来步远,众土工就追上去,一人挥起铁锄猛然一击,打碎了他的脑袋,大家又操起家伙,一阵猛砸,客人登时身死。众土工将尸体扔在郑氏的棺材之上,填入碎土,连夜作成了一个大冢。王监生见他们完成得这么快,非常高兴,工钱之外,又赏赐了他们不少银子。案情既明,土工们一个个被绳之以法。相传他们在掩埋客人尸体时,曾夸口说:“这桩案子绝难明白,可怜的倒霉鬼哟,你如果要申冤,除非包龙图再世。”冤鬼听了这话,就借净角演员扮包龙图时,到戏台上来跪请申冤。

包公听罢,遂赏老人而去。即令牌军打开门锁,人到高厅上坐定。里头宏敞,恰似天宫。叫王兴李吉近前,勾取马前旋风鬼证状。二人出门,恩量无计,靠脱间乃于曹府门首高叫。忽一阵风处,见一冤鬼,手抱三岁儿子,随公牌来见包爷。包公见其披头散发,满身是血。鬼将赴试事情,被曹府谋死,弃尸在后花园井中,从头历说一遍。包公又问:“既汝妻在,何不令他来告。”冤鬼袁文正道:“妻今被他带去郑州三个月,如何得见相公。”包公道:“今给你令牌一道,差阴使带你郑州,托妻一梦,叫他来告。”道罢,冤鬼依前作一阵狂风而去。

包公只觉得浑身一颤,又隐隐地听到风中裹夹着悲泣之声,心里正自惊诧,不知何故。忽见一人披头散发,身着血衣从旋风中走到他面前跪下,哭诉道:小鬼含冤地府,于今廿载,九泉之下,不安,叩请青天大替我伸冤雪恨。

致读者:如果您比较喜欢这篇文章,请帮忙转发、点赞、收藏……

次日升厅,集公牌吩咐道:“昨夜冤魂说,曹府后园,琼花井里,藏得千两黄金。有人肯下去取之,分其一半。”王李二公人禀过了要去,吊下井中看时,二人摸见一个死尸,惊怕。上来禀知包公。公道:“我不信,纵死尸亦捞来看。”二人复吊下井,取得尸身上来。包公令抬入开封府来,将尸放于西廊下。便问牌军:“曹国舅移居何处?”牌军禀道:“今移在狮儿巷内住。”即令张千马万备了羊酒,前去作贺他的。包公到得曹府来,大国舅在朝未回,其母太郡夫人怪怒包公不当贺礼。包公被夫人所辱,正转回府。恰遇大国舅回来,见包公下马,叙问良久。因道知来贺,贤夫人羞叱,国舅陪小心道:“休怪。”二人相别,国舅回府烦恼,对太郡夫人说:“适间包大人遇见孩儿说来贺夫人,被夫人羞辱而去。今二弟做下逆理的事,倘被知之一命难保。”夫人笑曰:“我女为正宫皇后,怕他甚么。”大国舅又道:“今皇上若有过犯,他且不怕,怕甚么皇后。不如写书付与二弟,令他将秀才之妻谋死,方绝后患。”夫人依言,使修书差人送到郑州。二国舅接书看罢,这也没奈何。唤张院子之妻金莲携酒,假说曹夫人送酒。张娘子贺月,将酒灌醉。命院子张清持刀杀之,以绝后患。

包公一听是鬼,吓得脸色骤变,妈呀一声,转身就跑。心里叫苦不迭道:今天是怎么搞的?审阴间,审出真鬼来了!

点关注,更丰富,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却说那阴使,带得冤魂到了曹府二皇亲府门。正见门神把截,不容他进。文正历出一番冤情。“望门神疏放,容我见妻身托知一梦,感戴不浅矣。”门神说道:“俺这里放生不放死,要进去不得,你可往别处去罢。”阴使见门神不肯疏放,即提出包爷牌令,门神观之疏放进府。见妻睡熟托知一梦,文正一见贤妻子说道:“我是丈夫袁文正,奉了包爷牌令方得到此,托妻一梦。悔恨当初,一时之错,因见曹府相请,我只道与国人交,指望功名成就。谁想落在他的圈套,请入府中,将酒灌醉,麻绳绞死。尸身丢在后花园古井中。幸赖包爷到边庭赏犒三军回朝,轿过石桥边,我把冤魂旋绕。包公忖道:此必有冤枉事。带进府门,我把前冤告知。爷爷说道:‘既有妻子,何不令来告状?’我道:‘妻被他带去郑州三个月。’爷令行牌一道,便差阴使带到曹府见妻一面。目今祸事已至,曹二差委张清持刀来杀你。可双膝跪在他的跟前说道:张清哥,历诉苦冤。他是慈心的人,见冤不杀,必定有个怜悯之心。你便急急走到开封府,包爷台前哀告。自然与你雪此深冤。”嘱罢,张清已至,手持利刃走入房来。文正夺他的刀,张清无刀不能杀之。只得惊醒张氏,跪在张清跟前。口称“张清哥”历诉前冤,张清救之。文正冤魂亦去。私开了后门,将花银十两与张娘子作路费,教他直上东京包大人处。张氏拜谢出门。他是个闺门女子,独自如何得到东京。悲哀感动了太白星,化作一个老人,直引他到了东京。仍乘清风而去。

台下观众没有看见旋风,也看不,坐在那儿正看得来劲,却见包公呆坐在那里不说话了。心里暗自嘀咕:唱本上没有这段戏文哪,这是怎么回事呢?正犯糊涂哩,包公爬起身逃到后台去了。观众不知何故,等了一会,也不见包公出场,乱哄哄地吵闹起来,纷纷要求退票。

张氏惊疑,起头望时,正是旧日王婆店门首,入去投宿。王婆颇认得,诉出前情,王婆亦为之下泪。乃道:“今五更,包大人行香,待回来可接马头下状。”张氏请人做了状子完备。恰出街来,正遇见一官人,不是包大人却是大国舅。见着状子大惊,就问他一个冲马头的罪。登时用铁鞭将张氏打晕去了,搜捡身上有花银十两,亦夺得去。将其尸丢在僻巷。王婆听得消息,即来看时,气尚未绝。连忙抱回店里救苏。过二三日,探听包大人在门首过,张氏接马头告状。包公见状,便令公牌领张氏入府中,去廊下滴血认尸,果是其夫尸首。不觉血泪□□怀,悲哀不绝。包公又拘店主人王婆来,问的实审勘明白。令张氏入后堂陪侍李夫人,发放王婆回店。

却说知府好不容易才抽出闲暇,带了夫人出来看戏,谁知才看了个开头,就不演了。快快不乐地回到府衙,心里仍郁闷难消。于是派人去把扮演包公的戏子叫来,问道:你今天是怎么啦?刚一上台又跑回去了。

包公思忖,先捉大国舅又作理会。即诈病不起,上闻包病与群臣议往视之。曹国舅前奏“待小臣先往问病,陛下再去未迟。”上允奏。次日报入包府中,包公吩咐齐备。适国舅到府前下轿,包公出引迎入后堂坐定,叙慰良久。便令抬酒来,饮至半酣,包公起身道:“大国舅,下官前日接得一纸状。有人告说:丈夫儿子被人打死,妻室被人谋了。后其妻子逃至东京,有一官处下状,又被仇家用铁鞭打昏去了。且幸得王婆救醒,后在我手里告状,已准他的。正待等国舅商议,不知那官姓甚名谁?”国舅听罢,毛发悚然。张氏从屏风背后走出,哭指道:“打死妾身,正是此人。”国舅喝道:“无故赖人,该得甚罪?”包公怒发,令牌军捉下,去了衣冠,用长枷监于牢中。包公恐走透消息,闭上了门,将亲的人尽拿下。便思捉二国舅的计,写下假书一封,已搜得大国舅身上图书,用朱印式讫。差人寻夜到郑州道知:“太郡夫人病重,作急回来。”二国舅见书,认得兄长图书。即忙轻身转回东京,未到府遇见包公,请入府中叙话。酒饮三杯,国舅半酣起身道:“家兄有书来,说道母亲病重,尚容别日领教。”忽后面走出张氏,跪下哭诉前情。曹二一见张氏,面如土色。便令捉下,枷入牢中。

戏子便把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呈诉了一遍。

从人报与太郡夫人。夫人大惊,即将诰文忙来开封府。恰遇吊着二位国舅在厅上打,夫人近前将诰文说包公一篇,被包公夺来扯碎。夫人没奈何,急回见曹娘娘,道知其详。曹皇后奏知仁宗,仁宗亦不准理。皇后心慌,私出宫门,来到开封府,与二国舅说方便。包公道:“国舅已犯死罪,娘娘私自出宫。明日下官见上奏知娘娘因何私自出宫。”皇后无语,只见复回宫中。次日太郡夫人自奏与仁宗,仁宗无奈下敕,遣大臣到开封府和劝。包公预知其来,乃吩咐牌军出示晓谕,彼各自有衙门,今日但入府者,便与国舅一同治罪。众大臣闻知,那个敢入府中。

知府听了说道:有这种怪事?看来这个地方一定藏有冤情。

上知包公决不容情,争奈太郡夫人日夕在前哀奏。只得命整鸾驾,亲到开封府。包公近前,将上王带连咬三口。奏道:“今又非祭天地劝农之日,因何胡乱出朝,主天下三年大旱。”仁宗帝道:“朕此来者端为二皇亲之故耳。万事看朕分上饶他也罢。”包公道:“既陛下要做二皇亲之主,一道赦文足矣,何劳御驾到此。今国舅罪恶贯盈,若不允臣判理,臣愿纳还官诰归农。”仁宗回驾。包公令牢中押出二国舅,赴法场处决。

戏子道:我为人光明磊落,一生从没做过伤天害理、谋财害命的亏心事,就是有天大的冤情也不该找到我头上来呀。

太郡夫人知得,复入朝,恳上降赦书救二国舅。皇上允奏,即颁赦文,遣臣临法场中宣读。包公跪听宣读,止赦东京罪人及二皇亲。包公道:“都是皇上百姓,犯罪偏不赦天下。”先令斩讫二国舅。大国舅侍待午时方开刀。太郡夫人听报斩讫二国舅,忙来哭投皇上。王丞相奏道:“陛下须颁赦天下,则可保大国舅。”皇上允奏,即草诏颁行天下,“不拘犯罪轻重一齐赦宥。”包公闻赦各处,即当场开了大国勇枷放回。归见太郡夫人相抱而哭。大国舅道:“不肖深辱父母,今在死里复生。想母自有侍奉,孩儿情愿纳还官诰,入山修行。”太郡夫人劝留不住。后来曹国舅得遇奇异真人点化,已入八仙班中。包公既判此款公案,令将袁文正尸身葬于南山之阴。库中给了银两,赐与张氏发放回乡。是时遇赦之家,无不称讼包公仁德。包公此举,杀一国舅而一家之奇冤得申,赦一国舅而天下罪言皆释。真能以迅雷沛甘雨之泽者也。

知府道:传闻包公日能断阳,夜能审阴,两袖清风,如神。这冤鬼含冤地府,死不眼目,如今听得包公到来,就找上门来了。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戏子道:可我只是一个戏子而已,又不是真包公。

知府道:你身着相服,画的是包公像,说的是包公话,他是把你当成真包公了。

戏子害怕道:我这人素来胆小,走夜路都提心吊胆的,看来还是不扮演包公算了。

知府道:你不要怕,他只是找你申冤,不会害你。你现在回去,仍如原来的装束上台继续演戏,他若再来,你就把他带到府衙来。

戏子听了,略为宽心。于是回到戏台再行化妆,扮成包公,登场演戏。不一会,含冤鬼果然出现在台上,跪在他面前喊冤。

戏子说:我是演戏的假包公,你有,让我带你到府衙,求知府老爷为你申冤如何?

鬼点了点头。

戏子又说:那好,你快起来,跟我一路到府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