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鬼妓回家

路人们议论纷纷,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两个正在激励打斗的人,会突然大叫着向马路上跑去。

可是雨太大了,站在树林里他还是被雨淋的湿透了。天越来越阴,乌云像是打翻了墨汁,黑得吓人。而且一阵阵响雷让他感觉到恐慌,都说站在树下容易被雷劈,他不能不怕。

杨春的老婆死了,大年三十上吊死的。老婆家人把她放下来的时候,看见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老婆的家人对着杨春大吵大闹,说他逼死了他们的女儿,让他偿命。
  杨春不理,她自己想不开上吊,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就讨厌老婆这样唠了唠叨的女人,他心烦就打她,她敢还手就往死里打。她怕了不敢吭声,他才哼着小曲走了。
  没成想老婆受不了委屈上吊死了,杨春想死就死了吧!还给我添麻烦,又要办丧事,又要应付她家里人来闹,真烦。
  一个月过后,杨春答应赔给了老婆娘家十万块钱,这事才渐渐平息。给完钱杨春觉得很憋气,跑到老婆坟前,对着她的坟一阵乱踢才算解恨,然后骑着摩托往回走。不巧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他不得不躲进坟边上的一片树林里。
  可是雨太大了,站在树林里他还是被雨淋的湿透了。天越来越阴,乌云像是打翻了墨汁,黑得吓人。而且一阵阵响雷让他感觉到恐慌,都说站在树下容易被雷劈,他不能不怕。
  冒雨跑出树林,旷野里似乎再也找不到一处避雨的地方了。他推起摩托车想要冒雨开回去,可路太泥泞了车根本开不走。没办法他只能推着车在旷野里走,边走边在心里诅咒死去的老婆,连死了也要害他。
  “咦!”他叫了一声,不远处竟然有间亮着灯的小屋,这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撒欢一样推着车跑过去。到了门口他扔下车去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门里不见半个人影。“人哪?”杨春一边往里走一边叫道,突然,他看见了一颗头颅出现在他面前“啊”的一声,他往回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这时,他才看清,头颅的主人是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漂亮女孩,因为她穿了一身黑。在昏暗的屋子里看上去像是一颗飘在空中的头颅。看清是人他松了一口气,口气傲慢地问:“喂!借你地方呆一会,雨太大了。”
  女孩从容地冲着杨春莞尔一笑,美丽中夹着几分妩媚。这一笑可把杨春的魂给勾去了,这些年,他只对着老婆一个女人,乏味透了,偶尔他也会去找小姐,可是那些女人个个画得和天仙一样,卸了妆和鬼一样。
  而面前这位女孩清新可爱,一看就是纯正的处女。他的心痒痒了,想要摸一下她那粉白粉白的小脸蛋,所以他一改傲慢,柔声说:“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我是来看我妈妈的。”说着女孩指了指前面的坟地,然后又说:“后来下起了雨,我就躲在这里避雨。”
  杨春“噢!”了一声,嘴角微扬,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反正这也不是女孩的地方,她也是个过客。“咦?看墓地的人去哪了?”杨春问道。
  女孩摇摇头说:“据我知道,好像这里一直都没有看墓地的人,这间屋子一直是空着的。”
  真是天赐良机啊,杨春心中暗自窃喜。
  杨春进屋后,他悄悄把门锁上了。女孩好似没看见一样,独自走到了窗边,杨春心痒痒地跟了过去。走到女孩身后,假装担心地说:“这雨怎么不停了,真讨厌。”
  女孩附和着说:“是呀!再不回去我家人都该着急了。”
  杨春悄悄逼近女孩一步,然后像是不经意的把手放在女孩肩膀上说:“瞧你穿的单薄,冷了吧?”
  女孩尴尬地躲开了他的魔爪,小声说:“不……不冷。”
  杨春那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他一个箭步把女孩堵在角落里,然后色迷迷的盯着他看,嘴上叫着妹妹,手向她的胸前伸去。
  女孩突然双手按着额头,很痛苦的样子。杨春淫声问:“妹妹怎么了?让哥哥看看。”
  女孩痛苦地说:“我……我头疼发作了,啊……痛死我了。”说着人无力地倒了下来。
  杨春手急脚快地抱住了她,女孩没有挣扎,手抱着头痛苦地呻吟着。杨春不管她的痛苦,把她抱起放在小屋里唯一的一张简易床上,女孩还在不住地呻吟,这种声音更加刺激了杨春,他迫不及待的脱下来自己的衣服,爬上床去,快速地扒光了女孩的衣服。突然间,他看见衣服上沾着一大块的皮肉,再一看女孩像是被扒了皮一样,全身血葫芦一样。
  杨春的淫欲一下子消失了,他屁滚尿流的跌下床。指着女孩语无伦次的嚎叫。女孩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瞪着杨春。她的脸上在变,越变杨春越熟悉,是老婆临死前那张惨白惨白泛着青色的脸。
  杨春尖叫了一声:“你……是你……”
  这时,老婆的五官慢慢流出血来,她咬牙切齿的一步一步向他逼近。没皮的肉嗤嗤地冒出了血,血一滴滴滴在地上,而且从她的眼睛里拱出一条蠕动的蛆,眼球啪嗒掉在了地上。杨春吓得僵在了那里,胃里忍不住翻江倒海。
  突然咔嚓一声老婆的头掉了下来,她的头掉在地上张大嘴,从里面爬出无数条蛆,快速地向他爬去,杨春看到地上的蛆就要爬到自己的身上了,他吓得蹦起来,哇哇大叫。
  “害怕了吗?你这个畜生。”老婆的声音放佛从地狱飘来,凄凉中带着怨恨。
  “对不起,老婆。对不起,你放过我吧!”杨春早就被吓破了胆,跪在地上不住地哀求。
  “哈哈!你也有怕的时候?”老婆的声音如泣如诉。
  “嗯嗯!我怕了,老婆你放了我吧!”杨春继续求道。
  “没用的,我是不会放了你的,你忘了是谁把我吊到了梁上,是你!是你蒙着面,把我勒死后吊在了梁上,做出了我自杀的假象。”
  杨春的汗流了下来,他还以为他蒙着面,谁也不知道。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老婆严厉的说:“我就是回来找你报仇的,就算杀了你要被打入地狱我也在所不惜……”说完她出一双长着长长指甲的手,逼向杨春的脖子上的动脉。
  “不,不,不,是我的错,你放过我吧。我这辈子给你烧香拜佛……”
  “哼!我恨你,我要杀了你!”说完老婆就扑向了杨春。
  紧接着杨春惨叫了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等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在荒郊野外被太阳晒成了干尸,样子恐怖而且丑恶。

周梦蝶挽着郑盛德的手,妩媚的往前走去,杨春一直就对郑盛德不满,这一刻,更是满脸愤怒的看着得意洋洋的郑盛德,气愤的往路边吐了一口痰。

杨春尖叫了一声:“你……是你……”

郑盛德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曾在那里听到过,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具体在那里听到过,他微笑着对周梦蝶说道:“我叫郑盛德。”

杨春悄悄逼近女孩一步,然后像是不经意的把手放在女孩肩膀上说:“瞧你穿的单薄,冷了吧?”

这天晚上,周梦蝶陪着郑盛德度过了欢快的一夜,可是等郑盛德熟睡了之后,她就像是一股飞烟一样从窗户上快速的溜走,又化成了一股飞烟快速的从杨春的门缝里溜了进去,杨春一看到周梦蝶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还以为这是一个梦呢?

女孩突然双手按着额头,很痛苦的样子。杨春淫声问:“妹妹怎么了?让哥哥看看。”

女人微笑着说道:“我叫周梦蝶,你呢?”

这时,他才看清,头颅的主人是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漂亮女孩,因为她穿了一身黑。在昏暗的屋子里看上去像是一颗飘在空中的头颅。看清是人他松了一口气,口气傲慢地问:“喂!借你地方呆一会,雨太大了。”

郑盛德看着那张照片,冷笑着说道:“难道鬼界,人都死光了吗?这么丑的一个女人也可以当妓女。”

女孩摇摇头说:“据我知道,好像这里一直都没有看墓地的人,这间屋子一直是空着的。”

两个怒气冲冲的人在路上相遇了,他们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和对方厮打在一起,路人疑惑的看着他们。

女孩痛苦地说:“我……我头疼发作了,啊……痛死我了。”说着人无力地倒了下来。

郑盛德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有鬼,可是为了面子,每年一到清明,他依旧要去给他死去的父母扫墓。

女孩从容地冲着杨春莞尔一笑,美丽中夹着几分妩媚。这一笑可把杨春的魂给勾去了,这些年,他只对着老婆一个女人,乏味透了,偶尔他也会去找小姐,可是那些女人个个画的和天仙一样,卸了妆和鬼一样。

杨春在朦朦胧胧之中睡着了,在梦里他梦见了了周梦蝶,周梦蝶满脸鲜血的向杨春哭诉,说她和杨春的事情被郑盛德发现了,所以郑盛德就把她给杀死了,结果还把她的尸体给肢解了分段抛进江里。

杨春的淫欲一下子消失了,他屁滚尿流的跌下床。指着女孩语无伦次的嚎叫。女孩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瞪着杨春。她的脸上在变,越变杨春越熟悉,是老婆临死前那张惨白惨白泛着青色的脸。

杨春在心里发誓终有一天,他要爬到郑盛德上头,让郑盛德当他的助手,让郑盛德看着他的脸色行事。

紧接着杨春惨叫了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郑盛德和杨春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么略带神秘的女人,郑盛德耍帅的甩了下头,走了过去,欣喜的说道:“小姐,有没有兴趣去和一杯啊?”

“我是来看我妈妈的。”说着女孩指了指前面的坟地,然后又说:“后来下起了雨,我就躲在这里避雨。”

周梦蝶觉得只是让他们互相打斗不过瘾,她决定要吓她们一把。

一个月过后,杨春答应赔给了老婆娘家十万块钱,这事才渐渐平息。给完钱杨春觉得很憋气,跑到老婆坟前,对着她的坟一阵乱踢才算解恨,然后骑着摩托往回走。不巧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他不得不躲进坟边上的一片树林里。

于此同时,郑盛德也做了一个梦,他也同样梦见了周梦蝶,梦见了满身鲜血的周梦蝶。

没成想老婆受不了委屈上吊死了,杨春想死就死了吧!还给我添麻烦,又要办丧事,又要应付她家里人来闹,真烦。

这也正常,凡是女孩,谁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丑陋,就连鬼也不会愿意的。

杨春“噢!”了一声,嘴角微扬,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反正这也不是女孩的地方,她也是个过客。“咦?看墓地的人去哪了?”杨春问道。

这一天,郑盛德和杨春突然发现让他们迷恋的周梦蝶消失了,从他们的生活里彻底的消失了,他们两疯狂的找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们两为了寻找这个妩媚的周梦蝶忽略了工作,结果双双的都被公司给开除了。

杨春不理,她自己想不开上吊,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就讨厌老婆这样唠了唠叨的女人,他心烦就打她,她敢还手就往死里打。她怕了不敢吭声,他才哼着小曲走了。

挽着郑盛德的周梦蝶突然转过头来妩媚的对杨春一笑,这一笑就把杨春的心给融化了。

杨春进屋后,他悄悄把门锁上了。女孩好似没看见一样,独自走到了窗边,杨春心痒痒地跟了过去。走到女孩身后,假装担心地说:“这雨怎么不停了,真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