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娱乐 1

【澳门新萄京娱乐】鬼话闲聊之青蛇殇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她悻悻然地回南海,西方梵境之大,她去哪里找他去。

这姓柳的夫妇二人一直狂傲跋扈,不知为了什么.见了枯禅和尚和再也狠不起来,言语问总是极力阿谀奉迎,不敢有分毫违拗。
枯禅和尚冷然一笑,道:“伦理说,此事本与贫增无关.但贫僧生平最痛恶以暴凌弱,好管闲事,我这毛病。柳施主想必知道得很清楚。”
柳天鹤道:“的确不错,大师父一间嫉恶如仇,好管天下不平事,侠肝义胆,愚夫妇久已衷心敬佩。”
枯禅和尚道:“既然二位施主如此抬举贫僧,今夜的事,贫僧就管定了”
向屋顶招了招手,接道:“章施主请下来。”
章冰岩应声回到天井中,缓缓放下两具尸体,抱拳道:“多谢大师父仗义执言。”
枯禅和尚也不还礼,探手向尸体虚空一抓,那二十余件钗环饰物都像万流归源般,齐齐飞入他的掌中,但见珠彩金光交相辉映,一只手掌几乎难积不下。
老和尚凝容道:“这些女人戴的东西,章施主留之无用,何不施舍给贫僧?”
章冰岩欠身道:“但凭大师处置。”
枯禅和尚点点头,又问欧阳玉娇道:“钗环乃是饰物,原为女子增色而制.倘若用作杀人的凶器.那就反增其丑了.盼望欧阳施主牢记此言。”
欧阳玉娇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默然不答。
枯禅和尚接道:“物各有主、贫俗不愿掠入之美,如今借花献佛.将这些东西奉还给欧阳施主,但愿施主谨慎使用,别再丢人了。”
话落,信手一挥,那满掌珠翠钗环,一齐脱手飞出,全都端端正正插回欧阳玉桥头发上,半支也没有落空。
欧阳玉娇骇然变色,怔了片刻.才深深施礼道:“多谢大师父。”枯禅和尚道:“凡人行事最忌急躁.你们两家连祸水双侣的面还没见到.便即舍命厮拼,贫增深不以为然。如今章施主平白牺牲了两名弟子,理当共享双侣秘密,以资补尝,不知柳施主伉俪认为如何?”
柳天鹤笑道:“大师父说得对极了,咱们空自争执了许久,竟忘了先找找那祸水双侣是不是还在客栈内?”
他这话避重就轻,并非对枯禅和尚作何承诺,自然是为自己预留后步,准备找到祸水双侣这后,再作打算。
欧阳玉娇了解丈夫的用意,连忙接口问道:“大师父是否也有意留下来,参与搜寻祸水双侣的行动呢?”
枯禅和尚道:“出家人本该戒绝贪婪,不过……”
欧阳玉娇抢着道:“咱们也知道大师父持戒严谨,不会为了宝藏秘密而动心。如果宝藏真被咱们夫妇得到,咱们一定要拿出一笔钱,替大师父修座富丽堂皇的大庙。”
枯禅和尚笑道:“那贫僧要先谢谢欧阳施主了。”
欧阳玉娇道:“这算是咱们夫妇许的愿,决不会食言。大师父要走了么?恕咱们夫妇不远送了。”
她脸上笑意盎然,心里只恨不得和尚快走,暗忖着:你这秃驴多多管闲事,早些滚吧!今天咱们夫妇落了单,只好忍气吞声,且等宝藏到手.那时会齐“十二”友,再跟你算账。
谁知枯禅和尚却含笑摇头道:“贫僧虽然不存贪念一却想看看那祸水双侣究竟是什么模样,所以暂时还不打算走。”
欧阳玉娇心中暗骂,脸上仍然堆着笑,说道:“其实还不是江湖传闻渲染的,把那祸水双侣说得多神秘密,依奴家猜想.大不了也是一个鼻子两双眼睛,那里就真成了三头六臂的人物.大师父看了,多半会失望。”
枯禅和尚道:“话虽如此,但世上见过他俩面目的人,一个个都已遭了横死.才有“祸水”之称,贫增倒很想试试运气.且看会不会惹祸上身!”
接着,又问章冰岩道:“章施主是否确知他两个在客栈中?”
章冰岩道:“在下师徒来得最早。曾经搜查过后院,并未发现他们踪迹,这客栈虽无出路,他们若未离去,八成就在这几间客房内了”
枯禅和尚目光一扫,笑道:“这儿总共十来间客房,他们若真在房中,必已目睹我等争论的经过,只怕正在暗中地好笑哩!”
欧阳玉娇道:“如果换了奴家是他们,既然无路可走,早就自己出来了。”
枯禅和尚笑道:“不错,由此可见他们若非业已离去,必定有超人的沉着镇静功夫,诸位万万不可不觑他们。”
章冰岩道:“在与不在,只要一搜便知道了。”
枯禅和尚却摇头道:“且慢卤莽,让贫僧先劝导他们一番,最好能使他们自动出来,免滋误会。”
于是,柱杖扬声道:“贫增枯禅,久闻双侣之名,欲求一晤,并无恶意,二位施主如在房中,即请回答。”
苹儿挨近海云,轻轻问道:“表哥,咱们要不要出去?”
海云点头道:“反正客钱只有这么大,咱们不出去,人家也会进来。”
说着反手将盛彦生的“黑甜穴”点闭.领着苹儿走向房门。
凤姑突终自言自语道:“轩辕十二妖个个心狠手辣,枯禅和尚更是有名的鬼见愁,落在他们手中那滋味比落在胡一帖手中不,更要难受多少倍。”
海云一惊却步.骇然道:“原来这和尚就是号称“天下第一凶人”的“干尸鬼见愁”?”
凤姑徐徐道:“也就是盘陀山天残八丑的师父。”
海云倒吸一口凉气,竟迟迟没敢再移动脚步。
苹儿冷哼道:“不要被别人两句话就吓唬住了,那和尚锄强扶弱,对章冰岩仗义援手,那一点儿像是坏人?”
凤姑道:“坏人脸上又没有刻字,有些人肚里越奸诈,表面上越喜欢装作义重如山,豪气千万的样子。就跟有些人看来聪明,其实却笨得像猪一样。”
苹儿情知后面两句是讽刺自己,恨恨道:“就算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咱们的确确不是祸水双侣,又何须惧怕?”
海云沉吟于片刻,道:“事到如今,怕也没有用,不如爽快一些。”
话落,毅然拉开房门,大步而出。 苹儿毫不迟疑,倒提缅刀也跟着走了出去。
凤姑欲阻无反,忙向小龙挥了挥手,“姊弟俩”也同时闪身出房。
那枯禅和尚只知道客栈中可能藏匿着祸水双侣,再也想不到现身的竟有四五人,而且其中有男有女,更有个头上戴着布罩的怪人,一时间,倒不觉暗吃一惊。
柳天鹤夫妇和断魂钩章冰岩更是骇然惊顾,不约而同都向后倒了一大步。
海云向枯禅和尚拱了拱手,说道:“大师父欲见祸水双侣,可惜来迟了一步,据晚辈所知,他们并不在客栈中,整个客栈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枯禅和尚凝目问道:“小施主贵姓?这几位又是什么人?”
海云道:“晚辈海云,他们都是晚辈的朋友,来此是为了相助晚辈寻觅失散的表妹,不巧却遇上祸水双侣也在客栈出现的谣言于是,便将表妹苹儿遭病郎中胡一帖劫持的事,简略说了一遍。
枯禅和尚一面倾听,一面却用两道冷电般的目光,逐一向风姑姊弟和苹儿打量,听完这后,微笑道:“如此说来,诸位竟是适逢其会,与祸水双侣毫无关连的了?”
海云道:“事实确是如此。”
枯禅和尚摇头笑道:“那真是抱歉得很,诸位年纪轻轻,前程似锦,不幸部惹上这场可怕的是非。”
海云道:“大师父的意思是……”
枯禅和尚叹道:“诸位想必也知道,那祸水双侣如今已成众矢之的,这家客栈惨遭横祸,诸位却偏巧出现在客栈内,怎能使人相信与祸水双侣无关?”
苹儿接口道:“可是咱们分明与此事无关,莫非老前辈不信?”枯禅和尚道:“贫增纵然相信,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苹儿道:“那要怎么办?”
枯禅和尚缓缓说道:“只有一个方法,除非诸位暂时跟随着贫僧,直到那真正的祝水双侣出现之后……”
凤站截口道:“假如咱们办不到呢?”
枯禅和尚脸色一沉,精目中寒芒迸射,投注在风姑身上,一字一顿道:“办不到也得办到,否则,贫僧实难保护你们活着离开这家客栈。”
凤姑冷哼道:“你何不干脆说要把咱们扣留下来,却借口什么保护不保护?咱们什么时候求你保护过了?”
枯禅和尚勃然大怒,沉声喝道:“你是谁?竟敢对贫僧如此说话?”
凤姑道:“我就是我,凭什么不敢对你这样说话?”
枯禅和尚一顿禅杖,叱道:“好狂傲的小辈,把你那头罩取下来,贫僧要看看你是什么变的?”
风姑傲然道:“有什么好看的,反正杀猪的屠夫也扮不了观音菩萨,自己是什么东西变的,自己心里明白…”
海云急忙劝阻道:“快别这样.有话可以好好商议。”
风姑道:“没有什么可商议的了,说破了嘴也免不了动手。”
忽然语音一低,匆匆接道:“我自有办法应付这老魔头,咱们一动手,你就带着伤者问西突围。”
海云忧虑道:“可是,他们有四个人……”
风姑道:“柳天鹤夫妇另怀私心,必不肯全力阻挡;章冰岩比较容易应付,我会叫小龙缠住他。但你们在离开客栈以后,却务必要小心还有其他黑道高手会现身拦截。”
海云道:“你自信能应付干尸鬼见愁?”
凤姑道:“这个不用你担心,纵然伤不了他,全身而退还有这份把握。”
两人都用极低的声音交谈,说到这里,风姑又故意提高声音道:“你虽挡我了,人家怕他那一身‘枯皮玄功’,我偏要把那层皮剥下来。”
枯禅和尚先前虽已愤怒,还没有出手的意思,听了这话,白眉连排了两挑,登时露出满脸杀机,寒声道:“小辈,就凭你这句话,贫僧今夜定要割掉你的舌头,挖下你的眼睛。六十年来,还没有谁敢对贫僧说过这种不敬的话。”
凤姑啤道:“呸!那是你运气太好,没有碰见像我老人家这么大年纪的叫小辈”
枯禅和尚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由身裁推断,他只能看出民姑是个女子,一直还当她‘小辈’看待,现在听凤始自称“老人家”,不禁大感诧异。
风姑却用轻蔑的语气答道:“只要将我老人家留下来,还怕不切道我是什么人吗?”
枯禅和尚怒哼道:“贫僧本无意出手,是你一再无理挑拨,说不片很,只好得罪了。”
大袖向后一指,又对柳天鹤夫妇和章冰宕道:“你们退后一些,休要在些碍手碍脚。”
柳天鹤夫妇毫不迟疑,立即双双后退,章冰岩略作沉吟,也依言退后了三四步。
凤姑冷笑道:“最好你别让他们离得太远,万一失手落败的时侯,有他们在旁边还可助你一臂之力。”
枯禅和尚厉声道:“贫僧是何等身份,岂能再人助拳,他们三位若相助了半招一式,贫僧便自认落败,掉头就走。”
风姑道:“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不要反悔?”
枯禅和尚道:“休要唠叨,亮出兵刃来吧!”
风姑双掌轻拍,道:“我老人家生平不用兵刃,要动手,就凭这双肉掌,足够应付你的寒铁乌龙杖。”
枯禅和尚气得将禅杖一顿,硬插进天井石板内,怒唱道,“贫僧也不用兵刃,咱们就赤手对双掌。”
凤姑摇拍头道:“不,这样你太吃亏了,也罢,我老人家就再让一步,只用左手对你的双掌,好叫你败得心服口服!”
说道,果然把右手反藏在黑袍之内。
枯禅和尚怒火上冲,大吼道:“贫僧连双手都不用,要杀你也容易得很。”
凤姑接口道:“大话人人会说,要看说出来的话算不算数?”
枯禅和尚道:“当然……”
这两个字才出口,便知道自己上当了,试想一个人武功再高.如果不用双手,怎能施展得出来?但他自负“干尸鬼见愁”的身份,一言既出,明知上当也不愿轻易反悔了,索性点点头,道:“贫僧不用双手,凭两只脚和口内罡气,仍可将你制于死地,不信你尽可试试。”
风姑耸肩笑道:“那是自然要试试的,不过,你口里强说不用双手,等到情急的时候,突然又出手发招,反能改到奇袭的效果……”
枯禅和尚道:“依你意欲如何?”
风姑道:“既要逞能,就索性用条绳子,先把你的双手反绑起来。”
枯禅和尚冷晒道:“贫僧若是反悔,区区一条绳子,就绑得住么?”风姑道:“一条绳子固然没有什么作用,但却能给你一个警惕.当你想用手发招的时候,心里多少会顾忌到自己的身份。”
枯禅和尚仰面笑道:“好吧!一切依你的意思。”
凤始从黑袍内取出一条细绳,笑道:“你很爽快,我老人家也不愿过份,绳子用我的,负责绑扎的人由你指定,以示公允。”
枯禅和尚道:“反正都是捆绑,由谁动手都是一样。”
欧阳玉娇笑盈盈走了过来,道:“贱妾来替大师父效劳如何?”
“那就有劳欧阳施主。”
欧阳玉娇接过细绳,才知道竟是用蚕丝与牛筋合织的“捆仙索”。
当下却不说破,便将枯禅和尚双手牢牢反绑,最后更用力打了两个死结。
凤始见枯禅和尚已经一步步坠入计中,缓缓举起左掌,沉声道:“留神些,我老人家要出手了!”
“尽管施为吧!贫僧……” 话犹未完,突闻风姑娇叱一声:“看掌!”
黑袍指扬,劲风排空而至,业已连环劈出三掌。
三掌出手,枯禅和尚站在那里纹风未动,凤姑不由大吃一惊,急叫道:“海云,还不快走!”
原来她拿势发出,已用了八九成具力,每一掌都结结实主击在枯禅和尚身上,但掌力所及.如中败革,那枯禅和尚不但分毫未曾受伤,就连身躯也没有晃动一下。
凤姑发现不妙,一面急急招呼海云快逃,一面变掌为抓,疾扣枯禅和尚的的咽喉、同时飞起右足,向和尚腹部猛踹了过去。
咽喉和腹部都是身体要害.凤姑一招双式.上取咽喉乃是攻其脆点,下端腹部乃是希望能把和尚逼退,以便掩护海云脱身。
谁知道枯禅和尚居然毫不闪避。
更故意仰露出咽喉,挺起肚子,硬挨了一抓一脚。
风站五指扣中和尚咽喉,只觉触手奇寒如冰,恍如抓住一很冰柱,心里一惊,连忙撒手……却听枯禅和尚嘿的冷笑道:“贫增还当你有多大道行,原来不过如此。”
笑声中,飞起一脚,竟将凤姑踢了个劲斗。 风站就地一滚。
翻身跃起,挥掌又扑了上去,一面拼命缠住枯禅和尚,一面又催促道:“你们还发什么呆?难道要弄得大家都死在这儿才甘心?”
海云也看出这“干尸鬼见愁”武功已达化境,实难力敌,非自己先走,凤姑例无法抽身脱险,于是,伸手一拉苹儿,两人同时长身,向后驰去。
章冰岩远远望见,急喝道:“小辈想往那里走!” 双袖一摆,直追了过来。
由天井能往后院的门户,距离柳天鹤夫妇最近,是以,当海云和苹儿发动之时,欧阳玉娇早横身截住了去路,但却未曾出手拦阻海云,反而一摇螟首,发出两支珠环,向章冰岩射去。
幸亏章冰岩早有提防,双手疾围,封开了珠环,身形略顿,眼睁睁看着海云和苹儿越过院门,奔人后院中。
章冰岩不禁怒道:“二位这算什么意思…”
欧阳玉娇道:“唉呀!贱妾原想助章大侠一手。”
柳天鹤埋怨道:“你做事总是这样卤莽,天幸没有伤着.这误会又闹大了!”
欧阳玉娇道:“我本是好意,又不是存心要……”
柳天鹤喝道:“好了.不用解释了.赶快去把两个小辈追回来才是正经。”
欧阳玉娇装作满腹委曲的模样,转身向后院追去。
柳天鹤又向章冰岩抱拳笑道:“章兄可曾伤着那儿?小妾鲁莽失礼.兄弟这儿替她致歉。”
章冰岩虽然明知他们夫妻是在唱双黄戏、无奈却不好发作。一哼道:“失礼事小,倘若那两个小辈脱身逃了.却是大事。”
柳天鹤忙道:“这不要紧,有小妾追去,谅他们逃不掉,章兄若不放心,兄弟这就亲自去追他们回来。”
说完,拱了拱手.也转身飞掠而去。
章冰岩想跟踪追去,又怕中了柳天鹤夫妇的圈套,想罢手不追,又担心“祸水双侣”被他们半途截走,怔怔站在后院门前,一时竟没了主意。

时光荏苒,卿菁终于在人间长大。

1

“表哥不在府上么?”卿菁羞答答地道。

莲音想起很久以前,她离开妙音寺那天,他也是这般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目送她远去。她多希望那时他能够追下山去。她愿为他堕十丈红尘。

话毕一阵阴风拂面,卿菁已离去。

小和尚身为后厨人员,每日给那姑娘端茶送水送吃的。渐渐地,那姑娘气色也好起来了。

裴府在京城,卿府却在江南,两府相差千里。

眼见几个家丁一一被打倒在地,小和尚冲上前去三五两下就将山匪们喝住。山匪们也知道妙音寺的和尚不好惹,立刻收手骑着马就撤退了。

卿菁还没明白观音菩萨的意思,就已发觉自己从一个如花般的少女变成一个襁褓中的女婴,一对夫妇抱着她摇啊摇。

这年如来率众弟子到南海讲经论法。西天之上,彩霞紫竹林中,佛光阵阵,莲花池中鲤鱼雀跃,都想着一睹诸佛真颜。

裴夫人拉着卿菁的手道:“菁儿!真是辛苦你了,大老远的一个人跑来!多怪姑母太忙,忘了让文愈去看你!”

“妖精,还我师父!”

裴文愈伤心致极,对卿菁的死耿耿于怀,他认为,要是他没有出言伤她,她不会这样看破世态,心死如灰地一死了之。

2

斐文愈的心提紧,不顾一切地跳下河,砸开薄冰,将卿菁捞了上来。

她抓着玄奘的袈裟不肯放手。“若你来日成佛,还能记得我,我便心满意足了。”

“菁儿可是在找文愈?”

她看着小和尚依依不舍,下山的时候,一步三回头。

卿菁见他说得如此坚决,捂着嘴,委屈地跑了开。

小和尚将姑娘背回寺里,好生照料着。这才知道,这姑娘叫莲音,家中父母亡故,打算去京城投靠亲戚的,没想到在半路被山匪打劫。

他认为对于感情要两情相悦,对卿菁他没有半点儿女之情,如果有,也只是少处可怜的表兄妹之情。

“妖精,你若敢伤我师父一分,我定教你粉身碎骨!”那猴子怒气冲冲地杀进来,一双火眼金睛将她看穿。

是他对不起她。

玄奘特意嘱咐几个徒弟变成寻常僧侣模样再去化缘,免得吓坏了芸芸众生。

“你还是为娘的儿子么?有你这样对待自己的爹娘么!”

小和尚用山泉洗了把脸,正了正精神,将水桶装满。挑起担来就要上山,就在这时听见远处山林外尖叫着救命。

天黑后,便听见一阵女子的狂笑声。

平地之上,一朵清莲出淤泥不染。

一个人的身形轮廓不时映出。

她隐隐显出真身,金蝉子了然。“原来是你,你竟然在莲花池中!”

然而父母的意思他不能忤逆,只得去追卿菁。

莲音挣扎起来,转瞬将玄奘咽喉扼住,她一言不发,泪水已经溢满了脸颊。

只见一个青衣女子,披头散发地撑着一张乌青脸飘飘而来。

3

卿菁是一条修炼了五百多年的青蛇,她的姐姐白素贞被法海压在了雷峰塔后,她曾不顾一切要将雷峰塔掀翻,救出姐姐,可惜法海法术高深,她不仅不是他的对手,还差点被他收去,化为一坛蛇水。好在观音菩萨救了她,将她带回紫竹林重新修炼。

“你还记得吗?几百年前你曾下界受劫,在妙音寺里我们见过一面。后来在南海紫竹林里,我们也见过。可你现在是不记得了吧。”

卿菁听闻裴夫人这么说,心里暖了许多,不时与她寒喧几句,眼底始终难掩心头事,目光滴溜溜地在裴府打转,四处搜寻裴文愈的身影。

小和尚自从大师兄跟一个女子跑了以后,一直心有余悸,认为人间女子大多是祸害,每日更加专心念经诵法,一个月下来,将几卷经书抄了十来遍。

法海来到京城,望着熟悉的家门而不归,直对着家门念起“阿弥陀佛!”以此感生他养他的父母。

照理来说,妙音寺附近不该出现山匪。隔壁山的山匪胆可够大的,一直追着一辆马车追到了妙音山下!

那女子法海认得,她便是卿菁。

诸佛在紫竹林旁的坐于蒲团之上,言笑晏晏,谈法论经。金蝉子身为如来的二弟子自然也要随行而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卿菁终于在紫竹林修成正果,盼着成仙的那日。

澳门新萄京娱乐 1

见裴府大门紧闭,卿菁上去叩门。

玄奘大叫:“悟空,切莫伤她!”他心知徒儿打妖精会上瘾,只怕不会听他说话,立即念起紧箍咒来。

可是观音菩萨却告诉她,在她成仙之前,还有一劫未度,而那劫数却在人间。

莲音瞧了一眼洞外:“如果我灰飞烟灭了,你会不会动一点心呢?”

裴夫人是过来人,这女儿家的心事她岂摸不透。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