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三姊妹夺命试卷 赤川次郎

鬼女大子 鬼女出现
古月、古筒和里子一起玩,他们发现只有在这些范围玩。里子发现后面有玫瑰花园,于是里子要进去,他们跟着进去了。界限被破解,他们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回头是路没有看,来到尽头。里子发现一边花坛可以跨过去,他们就来到街上,回头看见花园不在了,是两栋房子的间隙。他们找路回家去了,一个鬼人出现了,她叫大子。
大子在白天别人是看不见的,在晚上只是幽灵。大子到处飘荡,一天晚上一个男子看着她就跑了。
一家面包店的老板的女儿丽儿,身体一直很虚弱。一天中午,丽儿出门散步,来到树林看见一名男子,男子名为春。他们一见钟情,互相喜爱。丽儿每天深夜去树林见春。她父亲发现丽儿的病不轻,很担心。她父亲的徒弟提议情法师,她父亲很怀疑,还是请了。法师在丽儿身上贴一符,跟踪她,就来到了树林。法师一击春,原来春是魔。魔是眼神很伤,似乎表达什么。魔带领他们去一个地方,丽儿笑嘻嘻跟他走,法师三人也跟着。魔来到山洞,魔望着石堆里,法师捡开石子。有一个中年妇人,中年妇人有呼吸,可是她一动不动,想说话也说不了,是活死人。法师请丽儿吻魔,丽儿含蓄地说:吻吧。丽儿吻了魔,魔的眼睛发红光,魔对着那妇人的眼睛,妇人的眼睛出现了屏幕。原来那魔是妇人的儿子,儿子死了,妇人不想儿子死掉,拜托城里区域的毒巫婆。毒巫婆不帮忙,答应她只要城镇里都出现了房魔和草魔。毒巫婆就实现她的愿望,把枯井打开,然后妇人昏死过去,儿子的灵魂成了魔。
为了那块区域的,法师含咒,把那魔升成树林精,让他好好修炼。妇人能动能走了,可是眼睛瞎了,法师隔了树林做拐杖给妇人,妇人到农村生活。虚弱的丽儿身体太虚弱了,就死了。她父亲看到爱妻和闺女都去世了,便离开了这座城镇。
因驱赶鬼,大子也扯上了。 回到自己的家
法师来到这块区域,法师用法术消灭房魔盒草木魔。大子飘啊飘,来到那块区域休息。法师施法术双贴符咒。这时,法师消灭了一批魔与鬼,法师休息了一会儿。法师又开动了。大子感觉到周围很奇怪,像毒牙笼罩着空气。忽然大子觉得不舒服,看到远方有一个人。小草魔对大子说:快跑法师来了!大子问小草魔粗喘地说:不要说了,块跑!大子隐约看到了,小草魔指着说:就是他。大子想了想,拿起大脚赶快跑。
大子和小草魔在一起,小草魔说:我要去找兄弟们,我走了。大子就和小草魔分开了。下雨了,大子来到公园休息。一会儿,来到小巷,看到一家关东煮。大子进去,老板笑嘻嘻说:吃点什么吗?来一碗土豆和牛肉。吃了这么多的东西,该走了。这时,见到那个法师。摊主赶快跑了,它也是个老鬼,大子也跑了。
法师苦思又想这一批魔消灭了又出现鬼。该不应该消灭了呢?法师来到坟墓,没有看到鬼。法师又来到深树林的坟墓,看到老妇人的魂魄,法师要降服她,老妇人向他求饶。法师闻了闻气味,是没有降服的草魔。法师把它搜出来,终于把它降服。老妇人的魂魄也降服了。二天,法师追她,大子奔跑。在于公园追,也在街上追。大子跑啊跑,跑了许多地方。
终于,大子跑掉了。法师找不到她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家。 大户人家
大子回到了那几个小孩的家,原来也就是大子的家。这个家庭有管家大神,还有15岁的古月姐姐,12岁古筒哥哥和9岁的里子妹妹。更还有两个侍女,针和锁。
大门一进去感觉十分幽静,正对着大门左侧有一个好玩的黑秋千,中间有一坛小水潭,大门前方有一座阴深的豪宅。豪宅有三四层,一层有大厅,二层有副厅。一层有一间大厨房,还有浴室和卫生间。一层还有仓库室,一间空卧房,一间游戏屋。二层有四间卧房,一间音乐室,一间卫生间和浴室,还有养动植物的凉台。三层有两套卧室,有神秘房间三个,都被锁上了。三层头窄小的卫生间。四层的屋顶有洗衣的凉台,屋内也有锁上的小屋。还有两件可爬上爬下的天花板,屋内有些名画和一些画笔工具。都是屋的内里边有个楼梯。
院子里左侧再进去有个小房子,管家和针锁住的地方。整套房子的后面有个树林,那个树林只是遮罩景,是个神秘的地方。
古月是个漂亮善良的大姐姐,古筒是坦率诚恳的好孩子,里子是个天真烂漫的小朋友,管家是个严肃的中年女人,两个是侍女针和锁像个淳朴的农村女孩。但是三个孩子的家人到哪里去了呢?谁是谁的父母?有没有发生什么竟然的秘密?!对!这家庭里有不人为知的秘密。
大子来这个家吗,有这一件奇特的秘密。 大子的生前1
大子进入大门,又进入豪宅。见到有一间神秘房屋,她进去看到房间有白吊带和一个白色洋娃娃。她想起生前的往事。
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苏美和妹妹苏沙,爱上了同一个男子。那男子就是这个院子的孩子和大子的同一个爸爸。苏美生了女儿古月,后来生了个儿子古筒,没有发生坏事情。可是,苏沙发生了不好的事。苏沙生了一对栓胞胎女儿,苏骗大家说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儿。苏沙舍不得两个女儿的记忆,都有一个白色洋娃娃。后来,苏沙得心脏病,一直不舒服。苏沙一直思念另一处一个女儿,她就是大子。姐姐里子,妹妹大子。家里家外的人都担心她,她当作没回事。
苏沙的女儿大子住在四层的很脏的两个房间,又脏又臭又冷又饿过着日子。只有可恨的管家知道,每天只送一次饭给她,她被关起来了。管家知道苏沙生病,是有了第二胎,还长得那么丑。大子在窗外看到那些孩子有大人的关爱和互相的帮助,大子怨恨和憎恨所有这个房子的所有人,尤其沙那个滚架把大子从小到大一直关在这种又脏又臭的地方!她一直都想过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有妈妈爸爸的关爱,却被这个可恨的管家虐待。大子要诅咒这个家的所有人。
大子在白色洋娃娃课上所有人的名字,让他们都死掉。大子用小刀隔手指在墙上写字,死神在血色海滩的边缘见刚要来到你的身边。
就这样过了九年。 大子的生前2
苏沙因病去世了。因听说苏沙去世了,管家知道那个大子的关系。把大子关在三层的一间fangwu,半年没有洗澡,每天吃半碗饭和半杯水。大子想:我以后死了,一定要诅咒你!大子听妈妈死了,也十分伤心。大子听到外面有开心的笑声,自己一声以来也没有笑过。后面妈妈的死亡的事就忘记了。
大子在墙上用血写,死神在世上所有人的灵魂,之边。大子可恨又可气!大子要上吊自尽。大子要上吊时,被管家发现了。管家看到大子死了,很害怕。管家一周都做着恶梦。大子正要上吊时,看到天花板上有个洞,大子跳上去,又爬出去,来到一个地方,是玫瑰花园。大子跳下来,看到玫瑰花很漂亮,好像在梦中一样。
大子在花园里玩。这时针和锁看到了。针说是鬼人,锁说是野怪人。两人很害怕,锁说:这个东西会出来害人的。针说:真的吗?我听到家乡一种说法,用粘过鸡血的红绳围在范围,能封印这种东西。是真的吗?那我们试试吧。两个人做了起来,把大子封印在玫瑰花园里。
那个玫瑰花园没有了,是一小树林。只要被解除,鬼出现在城镇的一个角落。大子出不去了,大子饿死在玫瑰花园里。
大子回忆这过去,我一定要诅咒那个管家。 大子的生前3
大子会想起生前的往事。大子拿起白色洋娃娃,去四层的那个两个房间。来到房间看到那个有蜘蛛网的墙,床上还有灰尘。i昂起睡觉做的梦,梦里有管家责骂和悲伤的哭泣。这个屋子有着伤心的事,大子的膝盖被老鼠咬伤了,还出血,管家不给她治伤,还骂她不要做些麻烦事。大子很生气针想打管家。大子看到已碎的窗帘布,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大子越想越伤心,她一定要诅咒所有人。
大子想进去玫瑰花园,进入原来的房间爬上天花板激怒,到了尽头没有路了,回去房间。玫瑰花园已被侍女关闭了。大子想起来妈妈,如果妈妈在世就好了。自己也不会成这样。大子不知道妈妈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在2岁那年的晚上,只有在窗外见到***妈的一眼,从此就没有见面。大子好像再次见到妈妈哦!大子哭了,哭得很伤心。
大子的思念像粒小小的米,永远没有人爱她。但是她期待有人守护她,她不会伤心的。姐姐哥哥们,每天都在玩耍,大子像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玩呢?
大子把窗帘扯了,做成心目中是爱她的人,是个鱼儿。用血写上她的名字,像与一样自由自在地游动。大子的泪水是酸的,没有人是那么喜欢的。
大子在这个大户家庭里游荡。 到处游荡 从此后大子游荡在自己家庭。

鬼故事。

“哗!救命呀!来人哪!”突然,尖锐的惊叫声响彻四周。在小峰公馆门前的守卫们,一时间面面相觑。“刚才是什么声音?”“好象是惨叫声。”正在谈论间,声音又起:“哗!来人啊!”“喂,那边!”守卫们一齐往声音来处冲过去。声音来自树丛中。房子范围实在太大了,从大门走去后面大院子,必须经过一座小树林。“在哪儿?”守卫们用照明灯照亮树丛。“喂!有人吗?”一名守卫把灯往横一晃——“哎呀!”一个女人在光线中跳起来。“刚才惊叫的是不是你?”守卫问。“惊叫?我吗?”女孩吓了一跳,“我说了什么?”她对一个衬衫跑出外面,打扮怪异的男人说。“呃,你发出颇大的叫声。”男人点点头。“对不起,请别在意。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女孩……”“唔,应该说是感情丰富才是!若要成为你的情人,非要拥有纤细的神经不可!”“确实如此。”“可爱的……”女孩抱住男人亲吻起来。“请别发出太过扰人的声音。”守卫沉着脸说,然后催促他的伙伴:“回去吧!”“有钱人多是怪人。”“刚才的少女,几岁?顶多十五、六岁,真是!”守卫们一边交头接耳,一边走向大门。“哎……”国友叹道。“看样子好像进行得很顺利。”“当然啦!”丽美得意地说。“那是我倾力演出的结果,承不承认?”“了不起。”国友点点头。“你参加了戏剧学会吗?”“夸张的演出,外行人也做得到。”丽美说着,又来拥抱国友。“喂——”国友慌忙说。“已经演完啦!”“哎呀,突然停下来的话,反而引人怀疑嘛!”“可是——”“为了方便她行事,必须继续演下去才行。”“继续演下去……”国友不认为夕里子会接受,然而丽美不容分说,又把国友紧紧拥住,压上香唇……“快来呀!”勇一回头喊。“知道啦!”夕里子回应着,不知怎地脚步不想往前……“再不快走的话,守卫就发现我们啦!”“是啦是啦!”夕里子小心不发出脚步声,在建筑物的相反方向前行。“好像进行顺利。”勇一说。“不错。”丽美和国友负责引开守卫的注意.在那段期间,勇一和夕里子从门的另一端潜入停车库的计划,看来是成功了……“你很在意自己心爱的人,不知跟那女孩做些什么,对吧?”勇一调侃地说。“多嘴!”夕里子发出吃人的声音。“小孩子不要乱讲话!”“好吧!”勇一笑着说。不久,夕里子也笑了。“你呀,人细鬼大。”“现在很普通啦!”勇一说。“也许是吧。”夕里子突然盯着勇一。“喂,老实回答我!”“答什么?不是我杀的。”“不是那件事,我是说珠美的事。”“你说那小妞?”“她喜欢你。”勇一呆了半晌。“别开这种恶意的玩笑好不好?”“真的。据我所知,这是珠美的初恋。”“恋上我这种不良少年?”“说真话,你和珠美是怎样的关系?”“怎样的关系?”“珠美和你都还年轻,希望你们不要做出伤害对方的事。”“那是什么意思?”勇一喃喃地说。传来守卫的说话声。“走吧!”夕里子低声催促。前面的确有个车库,两人从旁门进去。里头微暗,但有灯亮着。“就是它!”勇一说。车库颇大,可容纳四部车,当中停放着一部劳斯莱斯、一部平治,还有一部蓝色的宝马……余下一个位子是空的。“果然有。”夕里子叹道。“珠美被带来这儿啦!”“可是,有什么目的呢?”勇一说。“目的肯定不是为钱。”夕里子摇摇头。“一点头绪也没有。我想大概和你母亲被杀事件有关。”“因为我的缘故?”勇一面有忧色。“但愿她不会遇到危险……”“我不是这个意思。”夕里子轻拍他的肩膀。“你为她担心,我很高兴。”“找找看吧!”勇一坚强起来。“珠美一定是在这房子的某一角落。”“对,今天是派对的日子,我们进去也许不会太令人思疑。”夕里子想了一下,喃喃地说:“应该从哪儿进去是好?”就在这时,车库的正门发出咯啦喀啦声。“躲起来!”夕里子和勇-一同闪身躲在最靠近的劳斯莱斯背后。车库的正门徐徐往上升。“有人来了。他把车子停放在这里,会不会是这一家的人?”“看来不是参加派对的客人。”勇一回答。正门升上去后,车灯照进车库。车子开进来了。跟其他并排的三部车相比,进来的车看起来相当小巧。若是日本车的话,应该属于中型!车子在空出来的车位停下,引擎声也停了。两人低下头去,看不清楚来者是谁,不过肯定是女的。咯咯咯的脚步声穿过车库,走向夕里子他们刚才经过的旁门。从车底下望过去,只能看见对方的脚。高跟鞋映入眼帘。女人,是谁呢?女人开门出去以后,两人松一口气。“看到她的脸么?”夕里子问。“不,没看见。”“我也是。”“不如跟在那女的后面。”勇一站起来。“这就知道从哪里进去了。”“赞成。”夕里子点点头。悄悄开门往外窥望,见到刚才的女人走在小巷旁的路上。黑暗中,只能看见女人的黑色背影。女人倏地在一座建筑物前消失。“那边好像是入口。”夕里子说。“隔一会儿进去好了。”两人蹑手蹑脚地往前。树丛背后,有一道不显眼的门,似乎是这幢房子的便门。“进去吧!”勇一开门。一间十分凌乱而窄小的房间,可以说是仓库吧!“储藏室。摆满罐头和救急食品。”“救急食品?”勇一摇头。“几时吃的?”“出入口在哪儿?”“一定在那边——”两人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怎会这样——”夕里子直眨眼睛。前面只是一道普通的墙壁。由于房间不大,他们转了一圈,发现出入口只有刚才进来的那道门而已。“那么,那个女人跑到哪儿去了?”“看起来不像幽灵嘛!”“可是,确实是走进这里来的——”夕里子说到一半。“那是什么声音?前面的墙壁,传来低沉的嗡嗡响声。“好像是马达的声音。”勇一说。“从上面传来的。”不错。当他们站在墙壁前面竖耳静听时,发现有声音从墙壁的上方传来。“看来这道墙壁中有些什么装置。”勇一说。“在这一带找找看吧!”两人在堆积着大小纸箱的墙壁附近到处翻寻。“喂,好像是这个。”勇一说。“有个按钮之类的东西。我按按看。”过了一会,仍然没有任何动静。“那个声音——”夕里子留意到,这时有细微嗡嗡声从下面传上来。然后,眼前的墙壁徐徐往横滑开。“呵!原来是电梯!”勇一愉快地说。“有钱人相当喜欢浪费哟!”夕里子吃惊地摇头。“搭电梯吧!”“到哪一层?”勇一开玩笑说。“不知道。电梯是从下面上来的,何不按按往下的箭头?倘若什么也没有再上去好了。”“OK!”勇一按动电梯,门扉关上,慢慢向下滑去。“这里还有地库哪!”“是否在进行什么活动?”夕里子说。电梯静静停止,门扉打开。有个中年男人站在眼前。夕里子和勇一悚然一惊,对方倒若无其事地走进电梯,说:“你们不出去吗?”“啊,出去的!”夕里子和勇一慌忙跑出电梯外面。“吓死我了。”夕里子叹道。“不知地库有没有洗手间?”“专诚搭电梯去洗手间?”“也不是的……”外面是走廊,铺上地毯,布置完全不像“地库”。“那边有声音。”勇一说。传来哗然喧闹声、掌声。似乎聚集了许多人。“什么事呢?”“是不是有宴会?”对,的确有宴会的气氛。可是,地面上已在举行大型的派对了,为何特地又在地库……“过去看看。”勇一说。“好!”这种时候,夕里子毫不踌躇,干了再说乃是她的信条。走廊的尽头有一道门半掩着。窥望一下,里头的房间并不太大。不,也许实际上很大,却因太多人站着,所以看起来才很小。一眼望去,聚集在房间的均是公司社长、董事长之类的年长人士。上面的派对,参加者多是打扮奇异的年轻人,所以国友的怪异装扮也不怎么显眼。可是这里瞩目所见的,全是高级西装领带装扮的绅士,其间也有穿上或披上昂贵皮裘大衣的女士。“那件皮裘一定值几千万。”夕里子说。“要不要偷两三件给你?”“算了吧!”夕里子皱皱眉。“悄悄进去看看吧!”幸好聚集的人群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房间里头陈设的小型舞台上,夕里子他们才能够沿着墙壁潜入房内。“下一件物品。”有声音说。舞台上,站着一名年轻的司仪。“他们在搞什么玩意?”勇一低声说。“不晓得……大概是拍卖或者悬赏吧!”“下一件是名门堂内家提供的贵重品。”年轻男人说。一名女子从旁边端着小箱子出来。“请看.黄金和悲翠做的美丽佛像。”“很贵吧!”勇一悄声说。“不过,看来没什么价值。”夕里子说,然后皱皱眉。“那个女人是谁呢?”好像在哪儿见过她。…——夕里子相信,这些艺术品看来是以不正常的手段得来,因此才在地库举行秘密拍卖。大概是以派对的名义为借口,把爱好家聚在一起的吧!“哪里偷来的作品?”“不久前,听说从美术馆失踪了……”上述的对话传入耳中。“惊人极了。”夕里子说。“不管怎么喜欢都好,明知是偷来的东西……”“有钱人不都是这样的么?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法律以外的。”“可能是吧。”夕里子点点头,突然眼前一亮。“对了!就是她。”“刚才从车库出来的女人?”“不,我说那个端物品出来的女人。她就是上次丸山被杀时,我见过的那个穿深红色大衣的女人!”“哦?”“你没见过她?”“我没留意到。”勇一摇摇头。从女人在这里做那种差事的情形来看,她是在小峰家工作的人。为何她会去丸山和国友见面的咖啡室?“看样子,珠美不可能在这里啦!”勇一说。“对,搭那部电梯上去看看好吗?”“好哇!”两人正想沿着墙壁移动时,突然旁边传来女孩的叫声:“爸爸,我要回家!”仔细一看,大人堆中,一名十二、三岁的女孩正在拉扯父亲的手臂。“马上就结束了,再等一下。”父亲说。“我已经累了,回去吧!好不好?”女孩开始撒娇。对小孩来说,这种拍卖肯定是无聊乏味。当然,女孩也穿上出色的天鹅绒礼服来参加派对,跟夕里子穿的夏装不同,她的看起来好温暖。“你怎不去妈妈那儿?”那父亲说。小女孩反驳说:“反正妈妈都在跟别的男人偷情,不在家的。”周围的人听见都笑起来。“压轴节目来了!”舞台上的男人说。“瞧,这就结束啦!”那父亲也松一口气的样子。“这个有趣。”“拿什么出来呢?”人群开始交头接耳。“其实——”年轻男人说。“这次展示给大家看的珍贵作品,并不容易出让。”涌起一阵失望的嘘声。“接着下来的——”男人提高声调。“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件十分罕有的洋娃娃。”“洋娃娃?爸爸,他说洋娃娃呐!”在这之前一直噘嘴的女孩,突然眼睛闪亮。“爸爸,若是可爱的娃娃。买给我!”“晤……看了再说吧!”父亲显得神色不安。“这洋娃娃跟真人一模一样,就像有生命的洋娃娃!”男人继续说。“也许应该说,这是成人玩的洋娃娃!”“我们走吧!”父亲忽然慌张的催促女儿离去。女儿动也不动地说:“不要!我要看嘛!”“那么,请仔细观赏吧!”年轻男人扬一场手,那个女人推着一张轮椅出来。场内骤然安静下来。坐在轮椅上闭起眼睛的少女,全身裹在可爱的洋装里,无论怎么看都是如假包换的真人——“噫!”勇一愕然。“她是珠美啊!”夕里子喃喃道。幸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来,请大家出价吧!”年轻男人说。“一百万!”“二百万!”“三百万!”“我出五百万!”声音此起彼落,价钱愈叫愈高。夕里子满脸通红,拳头紧握。那些出价的男人,当然知道那是活生生的人了。他们是为此而绑架珠美的!何等岂有此理的匪党!“爸爸,买给我嘛!”女孩紧紧拉着父亲的腕臂央求。“嗯……但是……”当父亲困扰得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有人说:“且慢!”“小峰先生——”年轻男人露出困惑不解的神色。他就是小峰?夕里子注视那个出现在舞台的老男人。接着心头一震,他就是勇一的外祖父了。“小峰?”勇一仿佛也想起来了。“刚才在车上,你不是提到他么?他怎么啦?”“嘘!待会再说。”夕里子说。“各位,万分抱歉——”小峰站在舞台上,两手摊开。“这个洋娃娃不卖,非卖品。”疑惑之声四起。“我们一时弄错了,十分抱歉。下次一定有更杰出的——”小峰的话说到这里时,传来砰一声巨响。小峰按住胸口呻吟。“他中枪啦!”勇一张大眼睛。“不好了!”夕里子正要冲上舞台时,突然灯熄了,房间被黑暗包围。“怎么回事?”“快跑哇!”叫声四起,人们一窝蜂地冲向出入口。夕里子想是有人故意关掉灯光的。外面走廊很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停电。这里聚集的人数虽然不多,可是同一时间冲向门口,情况自然十分混乱。夕里子被人推推撞撞的,一时站不稳,啊一声跌倒在地。肚子被人踩了一脚,立时痛得大叫起来。有人被夕里子绊跌了,接着一个两个——夕里子很快成为铺垫。“让开!走开!”她拼命喊,像赶狗一样,可是对方不易让开。又有两、三个人的重量加上来,夕里子甚至不能呼吸。她以为自己可能就这样窒息而死。突然,身体轻盈起来。“你没事吧!”是勇一的声音。“总算——活下来了。”夕里子答。脚步声远去,房间安静下来。借着走廊的灯,勉勉强强可以看见室内的情形。“遇到不幸……我以为死定了。”夕里子说着,骇然一惊。“哎,必须带珠美离开才行!”“对,赶快带她下来——”他们望向舞台方面。“糟糕!她跑到哪儿去了——”夕里子不禁脱口而出。舞台上,小峰倒在一角。轮椅也在,却是空的。不见珠美的影子。

一天深夜,一个出租车司机开车经过一片荒凉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忽然,他看见前面荒地里有一座大厦,亮着昏暗的灯。他正在奇怪这里什么时候盖了这样一座楼,他看到

路边有一个小姐招手要坐他的车回家。那个小姐坐上车后,他就把车门关起来,开始开车。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个小姐都没说话,结果他往后视镜一看,哪有什么小姐,只有一个洋娃娃坐在那里。他吓个半死,抓起洋娃娃丢出窗外,回家后就大病了三个月……

病好后,他回公司上班,结果他的同事对他说:“有一个漂亮的小姐来投诉说,她上次要坐你的车,结果她刚把洋娃娃丢进去,你就把车门关起来开走了。”

吃苹果

话说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就在那条最长、最可怕的路上,计程车司机开过那里,有个妇人在路旁招手要上车。

一路上,蛮安静的,直到那妇人说话了。她说:“苹果给你吃,很好吃的哦。”司机觉得很棒,就拿了。接着吃了一口。那妇人问:“好吃吗?”司机说:“好吃呀!”妇人又回了一句:“我生前也很喜欢吃苹果啊……”司机一听到,吓得紧急刹车,面色泛白。只见那妇人慢慢把头倾到前面,对司机说:“但我在生完小孩后就不喜欢吃了!”

井盖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