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霞光在山边燃烧

沿着小溪流而上的台阶路上,不断被纷纷飘下的树叶一层层铺满,就形成了很有趣的一幅与另一幅不同的图案。在山角下时,是些条儿状的红色小叶子,慢慢向上走,就出现了微黄色的叶儿,再后来就是金灿灿的叶子占领了整个小路,脚踏上有些不忍心。

图片 1

图片 2

放眼也罢,近观也好。林中、石上、水流边,凡能让叶子停留的空间,全是它们的领域。况还有因一阵小风吹来,那树叶就像在表演着下落时的舞蹈,飘下的叶儿纷纷洒洒。一种晚秋的景象迎面扑来,让你无论是感叹或是欣赏,都无法回僻地溶入其中。慢慢地,慢慢地学习了习惯它们离开枝头的那份美丽。静静的享受着分离间的潇洒,没有感伤,没有疼惜,原来深山中的生命也是歌唱着轮回时的洒脱。让人不禁联想到人间离别时的伤心和柔断肠肝的时刻。想来,与叶子一比,逊色不知多少。

秋日的天平山异常绚丽,满山红枫如火焰般燃烧,那是一片红叶的海洋。秋天就到天平山,满山红枫等你来。

图片来自网络

秋天山中除了满眼的叶子在旋转着世界外,还有一直在欢快流淌的山涧溪流。它们任何时候总是那么的快乐,一路在石头上跳跃,在磊石中穿过,从高高的山崖上飞身而下,总是那么的坦然,那般的从容和率性而为。不能不说这才是奔向大海前就养成了包容的胸怀,一路上不停留,仍然为走过的沿途装扮着不可或缺的风景。人们常说,山没有了水,就少了灵气。其实水无论在哪里,都在展示着它本身的那份灵动和灵性,只是人的眼光只看见那奇秀的山了。

天平山位于苏州城外,山并不高大,拾级而上,攀上山顶,视野开阔,远处平畴沃野,白墙灰瓦的村庄,稀稀落落,尽收眼底。站在天平山上,没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却也别有一番风味。苏州地势平缓,平野居多,天平山仿佛是从平地突兀而起的一块巨石,而且是一座被秋叶点缀得黄红交错的斑斓巨石。他似一位胸怀宽广强壮的男子,站在苏州城的边缘,用强有力的臂膀,保护着柔美纤秀的苏州城。

江南的冬天是多雨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在这样的天气出差,心情也不会有多雀跃。我住在宾馆的二楼,进了房间,照例拉开窗帘,推开窗,让新鲜空气进来,带走房间里浑浊的空气。

随着向上的路越来越陡,我们也能慢下来好好看看这人迹罕至的原始生态。这儿幸没有被人为破坏,一切都显出那原来的山水模样。路边野滕有手臂粗,向着冲天的树木所向披靡攀爬而上,霸道地让树木没有一点办法。也许是本质赋予了不断向上的动力,努力依靠坚强的林木,紧抓着能借用的力量坚决不妥协。内心也许丝毫没有对树纠缠的负疚,也没有考虑对树木的伤害。也许只有他们才懂得要走出自己那眩目的舞步,只有借用它人的力量吧。

图片 3

一抹鲜艳的红色跳入了我的眼帘,我好像一时就挪不开视线了。那红色像跳动的火焰,使得湿漉漉的空气一下子就鲜活起来了。我对植物没有什么研究,却认得这种树叫做红枫,也许这只是俗称罢了,不过这个名称却是非常贴切。在这个季节里,这种树所有的叶子都是通红的,没有一丝杂色,让人过目不忘。

当然,它们之间也会相互团结,形成一个个高大的棚架。柔软的滕条在没有依附时,也不会自感寂寞。而是兄弟姐妹相互支持,相互缠绵,表演着它们那特有的柔韧。不断勾勒出蓬勃不知疲惫的图画,向世人裸露出流泪的顽强。我想它们灵魂深处一定是充满了自豪,完全在自我领域展示那份真实的自我。当然,现在因到晚秋,滕上没有花,没有颜色绚丽的嫩青。不然,那该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一定是妖娆妩媚到了极至!看着这曼来缠去的姿态,不禁让人期待春天的到来。

北宋名臣范仲淹的祠堂就在天平山。范公是苏州人,他文韬武略,心怀天下。走进天平山,便可看见一座高大的牌坊,上面写着范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这是他一生忧国忧民精神的写照。

红枫真会挑颜色。红色本来是花的颜色,不少植物用这样的颜色开花来招蜂引蝶。想来这样的颜色是自然界的宠物。红枫真是尽得上帝的眷顾,将这样充满生命力的颜色泼洒在每一片叶子上,好像一个万贯家财的风流少年一样挥金如土,没有一点拘束。

曲曲折折的山路上一路有无数的怪石,天可怜,让这儿成了风景区,不然这些一度让人们惊喜的石头又如何得以入人法眼。摸磨着石上那厚厚的青苔,像是摸到了岁月中的风霜。山中岁月稀哦,沉默的石上也长出了小草,那充满激情到无语的过程,是怎样的惊心动魄后的无奈呢?

图片 4

若深究起来,这个季节并不是单纯为红枫而美丽的。江南的秋天和冬天是分不开的,秋天深一点,就是冬了,初冬的时候一轮艳阳出来,就让人怀疑秋天还没有过去。在这个秋天已满,冬日未至的季节里,银杏无疑是主角之一。银杏之美无需多言,就算足不出户,在朋友圈里也无法忽略。或者是一地金黄的落叶,或者是高大的枝干伸向天空,和蔚蓝的天空交相辉映,或者是扇形的叶子错落有致在枝头被拍成特写,又或者穿着风衣的女子向林深处走去,留下无尽的遐想。看到这样的照片,我无疑是要点赞的。自然界的美从来就是人们心中的咏叹调!比起银杏来,红枫好像并没有如此磅礴的气势,也没有在朋友圈里找到一席之地。

好在那些一直陪伴着的苍劲有力的大树,屈强地伸出有力的臂枝,横空执着在岩隙上遮风避雨。这遒劲的伸臂一揽,该是给了它们多少心灵的抚慰。随着日子流逝,慢慢地,山石与树成为一体,成为真的风景,为尝不是一种获得。

据说,当时范公身居要职,苏州府的地方官为了讨好他,曾将苏州城里一块风水宝地送给他,并说此地一定能使子孙后代兴旺。范公说,这么好的地方,不如用来办学堂。而天平山因为多石,十分荒凉,在当地人眼中,都觉得此地风水不好,有个风水先生说道:“这座山上的石头有如乱箭穿胸,是块‘五虎扑羊’的绝地。”很多苏州人死后都不愿葬在这里。范仲淹听了,反而花钱买了这块绝地,并表示死后要葬在这里。

不过,若是秋分十分,我看窗外的这颗红枫倒是占了七分。窗外是一大片草坪,江南的草坪在冬天也是绿的,看起来颇为温馨,稍远处有几颗银杏。不过这几颗银杏树光秃秃的,叶子不知何时已掉光,地上也没有留下金黄的铠甲。在初冬的风里显得分外孤单,让人不忍细看。

山高水就高,这是个无法解释的常理,在这里自然而然也成就着这片山林。流在岩石上的水,把那质地很坚硬的山石冲刷出了道道狭窄的石沟。成渠、成槽、成滩。遇到地势高低不平,又成深浅不一,大小不同形状的石滩、石窝、石坑。让水在这滩到另一滩中来回蜿蜒转折,平空再添情趣。
加上滩边上的落叶更显异样风采,我想这才是水的灵性之所在吧。

范仲淹死后归葬天平山,他的子孙在山脚下种植了大量的香枫树,这里成了范氏家祠。人们仰慕范公,苏州百姓,还有很多外地的士子文人,年年来天平山瞻仰拜祭范公。从此,苏州城外一座不起的小山,因范仲淹而名扬天下。枫树历经岁月洗礼,高大茂盛,枝桠参差,浓荫蔽天,每到秋天,红枫似火,丹霞吐艳,游客从四面八方涌来,欣赏红枫,凭吊范公。

看来,世上的主角也并不是一定的。在窗外的这片园子里,原本应该是银杏写满秋天的美丽。可是偏偏是一颗红枫,一颗唯一的红枫,点燃了岁月的激情。

一步几回首,回首几方看。山中的晚秋景象像天上星星,到处闪闪发光。眼中的景象道不尽的多姿,宛转纵横到让人目不暇接。单单看那不是红色的枫叶已让人酣醉,况还有那美不胜收的红枫呢。远望在众多斑斓流动的色彩中,独那红色的红枫是很抢眼的。近看就是那山石上着生倔强的老树根,不懂是因为种子曾无意飞到这里,或是它自己想在这无尘的光石上一定要扎下根?反正,若干年过去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那让人惊叹不已的树根。强势地把根伸向远离根部的他处,寻找吸取滋养它生命的所需,变的粗壮有力。分不明那是树干,那是树根。但那生命最原始的本能,加上最澎湃的心声,支撑着树冠高高托起一片蓝天,划时代般地迎风弄月。

图片 5

红枫因其美丽的外表,成了观赏性品种。酒店窗外的那丛跳动的红色,应该也是移植过来的。那酒店开业不久,断然无法拥有如此枝繁叶茂的原生树木。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背井离乡,大概总是有些孤苦的。植物离了故土,大概会多一份相思,不少娇嫩的品种从此萎靡不振,枯黄萎顿。像这颗红枫一样兴高采烈地将他乡做故乡,大概就是豁达大度,好男儿志在四方,对生命有一份超然的理解。

秋天也是收获的季节,当地村民上山是不会只看风景的,他们太懂这座山了。也只有这些懂它,爱它的人,才知道山的伟大与无私。每年山中有多少源源不断的奉献啊。眼下这正是蜜猴桃成熟的时候,你看,转身入林短短时间,就是一背篓野生又不用劳作就产出的野果。这不是人的智商有多高,而是大山的胸怀有多广啊。别忘了哦,还有很少见的猫屎条呢,这才是孩子们的最爱。

第一次去天平山,是在我刚进大学的那一年。秋阳明亮,蓝天如洗,我刚踏进天平山的大门,就看见一棵棵高大如伞的香枫树。它们稀疏地站着,撑开的绿伞高高地擎向天空,给天平山平添了一份庄严肃静。人穿行在这些绿伞中,通身都觉得凉凉的,秋天的寒意仿佛直透你的心底,也许来得太早,那些枫树还是青涩一片,偶尔见到几片红叶,还红得那么羞涩,仿佛脸颊上才抹上一点轻红。

道旁树是成行的,山中的树是成林的,树会不会孤单呢?没有同伴,在电闪雷鸣的夜晚是否会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身躯,在水源枯涸的时候是否需要互相扶持鼓励,在满身荣耀的时候是否需要有树分享幸福?只是,它只是一棵树,迎着阳光闪耀着动人的光泽。努力地生长,吸取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是一棵树的本分。在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可以参考借鉴的生命模板,生命的样子是用日复一日的光阴去定义。

走了近四个小时终于到达山顶一片开阔地,人们随意一堵小石口,成了天然一平湖!

图片 6

这棵在冬天恣意挥洒的红枫,比我更懂得生命的意义。

树和山以及旋转着陆的叶子,在此一并倒印在湖水中。空中一动,湖中一舞,天上一飘叶,湖中叶在飘。同伴二人找到一神仙茶座,一脸笑容一坐,顿时让秋色暗淡了下来,我想这才是晚秋中最后最美丽的定格吧。

山脚下是一泓流水,河岸高低屈曲,任其自然。河边高大的香枫与小巧的槭树,俯仰生姿。香枫青中泛红,槭树满树烟霞,红得热烈。岸边有一棵香枫树,怕是特别爱临水照影,整个树身都歪斜到水里,斑驳的树影油油在水中晃动。

同伴一时感慨,我们中年人正如这秋天一样了,再美也是晚秋。不过,秋天是多色的季节哈,什么颜色都到这个时候灿烂。

河面并不宽阔,一眼就可以望到对岸,一座九曲桥,蜿蜒曲折,连接两岸。曲曲折折中,青山、流水、睡莲、亭榭,颇有曲径通幽之感。流水一边就是范公祠,走进祠中,范公的雕像威严肃穆,端坐于高堂之上,接受着后人的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