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二月二怀川民俗

喜鹊传旨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焦作古称覃怀,因地形像牛角川,所以俗称怀川。怀川大地千百年来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二月二,剃孩头,望子成龙有奔头;金花开,崩金豆,风调雨顺大丰收。”这首民谣是说怀川有个特有民俗,每逢到了农历二月初二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给男孩子去剃头,还要爆炒黄豆开花,供在院子里,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说起这个民俗,大有来历。据说,怀川(今焦作)原本风调雨顺,年年丰收,大仓满,小仓流。但有的人抛洒米面,毫不爱惜。这情景恰巧被玉皇大帝亲自巡查民情时发现了,不由得龙颜大怒,立即传旨下去,对怀川三年内一滴雨也不准降,以示惩戒。
  一年后,怀川一片荒凉,沁河干涸,庄稼草木枯死,井水枯竭。渴死、饿死的人遍地都是。幸存的人跪在烈日下苦苦求雨。天上神仙虽然可怜怀川百姓,但谁也不敢违抗玉皇大帝的旨意。怀县(今武陟)傅村南面的沁河老龙湾里原驻有一条青龙,被困在天庭上停职闲居,它每天在天上都能听到怀川百姓的哀求。它于心不忍,便去求玉帝格外开恩。
  玉帝不但不听,反而斥责青龙说:“你身为天神,不但不惩戒下界恶人,竟然敢为他们求情,你居心何在?”
  青龙悻悻退出,怀川百姓的求救声仍接连不断地传入耳中,刚烈的青龙再也忍不住了,它张开大口,喝足了天河里的水,对准了怀川大地便喷洒了下去。
  “苍天有眼,终于降雨啦。感谢上天!感谢上天!”怀川老百姓的欢呼声传入了玉帝的耳朵。玉帝勃然大怒,下令追查违旨降雨的神仙。青龙挺身而出,抗辩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给予薄惩足矣,岂能一概而论,全部斩尽杀绝?”
  玉帝闻言气得浑身发抖,大怒道:“青龙不但违抗朕的旨意,还对朕出言不逊,朕要让你在人间受够山压之苦,到金豆满地开花之时方能解脱。”
  玉帝派太白金星把青龙压到了太行山下。事后,太白金星于心不忍,就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年老长者,向怀川百姓诉说了青龙被压的前因后果,让怀川百姓设法找到开花的金豆,尽快解救为怀川百姓而受山压之苦的青龙。
  怀川百姓四处寻找开花的金豆。找啊找啊,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找到。
  这一年的农历二月初二早上,年已六十多岁的董永从小董村赶了一头毛驴,驴背上驮着一布袋黄豆,要到怀县县城去赶集。他走到大虹桥,听到身后有几个小孩在喊:“满地都是金豆豆,捡金豆豆喽,捡了金豆爆豆花。”董永回头一看,驴背上的布袋崩开了两个小口子,黄豆撒了一路,阳光照射,闪闪发光,远远看去,真像金豆一样。董永眼睛一亮,心里来了灵感,跑到县城集市上,告诉人们怎样让金豆开花救出青龙。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很快就传遍了全怀川。中午时分,家家户户都把炒爆开的黄豆花供在田间路上,然后大家一齐跪在地上祷告上天:“金豆遍地开花,青龙应当解脱,恳请玉帝,大发慈悲。”
  正在灵霄宝殿饮酒作乐的玉皇大帝听到怀川百姓的呼声大吃一惊,急忙带领众神仙到南天门向下观望。他醉眼朦胧,隔着渺茫的云层,隐隐约约望到怀川大地上开满了黄灿灿的金花。这时太白金星也在旁边劝谏道:“玉帝陛下,要是不履行诺言,恐怕……”玉帝想了又想,出于无奈,只好派了太白金星去释放青龙。
  压在青龙身上的太行山被挪开了,青龙抬起头长啸一声,腾云而起,飞上天庭,张开大口,吸足了天河水,然后将肚子里的水洒遍了怀川大地。怀川百姓看见青龙摇头摆尾的降雨雄姿,在大雨中欢呼雀跃起来。青龙降完雨又回到它的老龙湾旧居的地面上,俯首感谢怀川百姓的解救之恩,发誓尽职尽责,保证怀川年年不旱不涝,风调雨顺。
  人群中有一位剃头匠,看见青龙头上毛发因长期未理而乱蓬蓬的,很不齐楚,于是心疼地对青龙说:“若不是您违旨降雨救了怀川百姓,我们早就渴死了。老汉我给人剃了一辈子头,今天就给您老人家剃剃头吧,好让您齐齐楚楚,精精神神,昂首挺胸,永振神威。”青龙点头应允。
  从此以后,怀川大地两千年来传下了这个民俗,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妇女们一边唱着民谣,一边爆炒黄豆花,然后供于院中。男人们在
  “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的民歌声中,带着儿子去剃“龙头”,以示不忘青龙恩德,祝愿儿子早日成龙。
  
  
  

图片 1

相传,远古的时候,喜鹊是玉皇大帝的传令官,因为它传令有功,玉皇大帝赐给它一身洁白的羽毛,那么,现在喜鹊身上的羽毛怎么有了黑的呢?

平武白马藏人有这样一个凤俗:每年正月初一,人们在欢宴之前,总要把蒸的蒸馍、烤的火烧馍、大块的野味或是猪羊牛肉摆在狗的面前,让它饱餐一顿。为什么大年初一先敬狗?这里面有一段故事。

盘古开天辟地后,地上有了人。玉皇大帝为了使人长生不老,差喜鹊三天内到南天门传旨。

相传在很久以前,麦子、青稞都长得树杈似的,从根部往上层层分杈,每个枝头都长一个又大又长的穗子。人们懒懒散散地做上季庄稼,收下的粮食就吃用不完。于是,人们用面粉来做大门、做枕头,揉成垫子垫屁股

喜鹊接过诏书,只见上面写着:”人者脱壳,蛇者剥剥,牛老搁搁。”十二个大字,不觉吃了一惊。

天上的罗拉介武知道以后,非常生气,他说:这些两条腿的人太糟蹋东西了,他们应该受到惩罚。于是就作起法来,顷刻之间雷电大作,鹅蛋大的冰雹铺天盖地打到了庄稼地里。

原来,蛇是喜鹊的舅舅,外甥不忍心舅舅老了被人剥去皮做下饭菜。它又不敢违抗不传,玉皇大帝不是限三天之内传旨吗?它就拖着不传。一天过去了,它不曾想出办法来,两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到了夜里,喜鹊想: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再不传出去就是违抗天命,自家也要杀头了。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御旨改一改吧。主意一定,第三天天一亮,喜鹊就飞到南天门,手捧诏书,大声喊起来:”下界听着,玉皇大帝旨:从今日起,人老搁搁,蛇老脱壳,牛者剥剥。”

人们这才明白,罗拉介武动了怒,可是没有一点办法,只好躲在房子里叹气、流泪。罗拉介武却认为人们没有一点悔恨的意思,就更为生气,大发威风。眼看着庄稼就要全毁了,这时候,寨子里的狗突然全都冲了出去,顶着冰雹在庄稼地边跑着、叫着、哭嚎着,还愤怒地向天上狂吠。

玉皇大帝在凌霄宝殿上一听:”糟了,这喜鹊改了旨意,这一来害了凡人,救了邪恶,苦了老牛。”但已无法挽回。喜鹊回来交令,玉皇没等它张嘴就大骂:”好大胆的畜生,竟敢擅改天旨!”顺手拿起案上的黑砚砸去,不偏不斜,正好砸在喜鹊的背上,雪白的羽毛被墨汁染黑了。幸亏砚池中墨汁少,只染黑了一块,喜鹊自知犯了弥天大罪,连声求饶。玉帝说:”畜生,本该打入死牢,念你日前有功,免你一死。现罚你到人间去将功补过,专为人们报喜,不许报忧,切切记住。”从此,喜鹊就飞到人间,专门给人报喜。”喜鹊叫,喜事到”这句话,就是这么来的。

罗拉介武见了十分奇怪:倒是这些四条腿的狗心疼粮食,得给他们留下一点。于是,他收了冰雹,留下了顶上的那一个穗子。

从那以后,人们就知道爱惜粮食了。而且,每年正月初一,在新年的第一顿饭以前,总要先敬敬狗,感谢它们对人类的功德。

除夕这天,家家户户都要掸掸檐尘,清扫清扫。在先前,掸檐尘可不是为了整洁

图片 2

传说,从前人的身上附着一个人眼看不见的、通灵性的坏东西三尸神。这三尸神一天到晚就是搬弄人的是非,说人的坏话。三尸神每个月要上天庭一次,向玉皇大帝报告人在世上的种种情况。可是,这三尸神从来都不如实向玉帝禀报,每次上天都是尽说人的坏话。不是张三偷懒,就是李四奸刁;不是王五偷盗,就是钱六抢劫从来没有在玉帝面前讲过人的一句好话。

日久天长,玉帝就对人产生了坏印象,很想惩罚惩罚人。但惩罚些什么人?怎样去惩罚?玉帝还有点拿不定主意。他想,要是不相信三尸神的话吧,回回禀报的情况又差不多;全相信吧,世上怎么竟连一个好人也没有?

有一年,玉帝听见三尸神接连报告,说人最近不断地咒骂天庭,不但怨詈天神,对玉帝也多有不敬之词。这一说,玉皇大帝十分生气,觉得再不惩治惩治人,就显得天宫太软弱无能了。于是,他对着三尸神和手执钢鞭的王灵官,降旨道:三尸神立刻下凡,挨家挨户对每个人进行巡查,凡是亵渎天庭、不奉公守法的坏人,把他们的名字全写到这人家的墙壁上。笔画要轻细,不要让人觉察。待到大年夜,王灵官执鞭下凡,只要是墙上写了名字的坏人,统统击杀,一个不漏!

玉帝这道圣旨一下,奸邪恶毒的三尸神正中下怀。他哼着不三不四的小曲,兴冲冲回到人间,不问青红皂白,便挨家挨户往墙上写开了名字。这家有一人,墙上写一个;那家有两人,墙上写一双总之,哪家有几个人,三尸神就在墙上写几个名字。

这一空前骇人听闻的消息,让各家的灶君知道了。灶君爷们秉性善良,为人忠厚,是百姓家里的主事神。于是灶君们焦急万分地聚集在一起,商议怎样解除即将降临到百姓头上的这场劫难,又不得罪玉皇大帝。商量来,议论去,灶君们想出了一个巧妙的法子:腊月二十三送灶那天,每户百姓家里的灶君,都郑重地关照家里的人,一定要他们在除夕的白天,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直至檐梁壁墙上的陈年垢污都要彻底清扫,掸掸干净,以迎接新年。老百姓都高高兴兴地这样做了。

到了大年夜晚上,王灵官奉玉帝之命,果真下凡查看来了。他手执钢鞭,怒目圆睁,凶神恶煞般挨家挨户地巡查写在墙上的人名字,以便动手。可是,王灵官一路查找过去,家家户户墙壁上干干净净,不要说没有人名字,连一点灰尘都找不到。他哪里知道三尸神写在壁墙上的人名字,连同尘污一起,统统在大掸檐尘时被掸掉了。

王灵官脾气火暴,十分生气。他气呼呼回到天庭复旨,狠狠告了三尸神一状:三尸神无事生非,造谣取宠,诽谤世人。百姓家墙上,没有一家写有名字的。

玉皇大帝闻报大为震怒,立即传旨,把三尸神绑送天庭,不许分辩,先掌嘴,后痛责三百大板,再关押天牢,永不释放

人们为了感谢灶君老爷,使他们消灾纳福,所以每到除夕白天,家家掸檐尘的这个做法就传下来了。

八百里太行山中段有一座高山,鸟飞不到,猴爬不上,整天云遮雾罩的。当地人说,那是上天的桥,就起了个名儿叫天河梁。天河梁再往上,就是天庭,风清夜静的时候,碰巧还能听到好听的仙乐哩!

图片 3

天河梁脚下,有两个小山村。一南一北,相距八里地,靠北的那个村也没个正经名儿,因为坐落在一条浅沟里,就随便叫成峪里,有十几户人家;靠南边的那个村有二十几户,因为村南有个水池子,村名儿就叫南天池。

峪里村有个小伙子,十七八岁,爹娘早死了,跟着哥嫂过日子,他从十二三岁上就给全村各家各户放牛,大伙儿就叫他牛郎。

牛郎这孩子有点傻,整天话不多,光知道干活儿。嫂子叫他吃赖的,他也不吭气儿,就是饭量有点儿大,一个顶俩。嫂子骂他傻吃,总也看不上他。

每天一早,牛郎吃罢饭,带上两个糠菜团子,一个水布袋,把放牛鞭往肩膀头儿一搭,站在村口石头上,朝村里一吆喝:嗬嗬各家各户的老牛小牛就踢踢踏踏走出来,到牛郎跟前集合。牛郎就赶着这群牛到天河梁下吃草。

牛郎对牛可好了,哪道坡上的草嫩他往哪道坡赶;哪条沟的水清他往哪条沟赶。夏天给牛赶牛虻,冬天让牛晒太阳。他还给牛都起了大号,大黄、二黄、白鼻、花脸好像牛就是他的孩子。牛对他也很亲热,常常对他摇尾巴,舔他的手。牛郎把牛放得腚大腰圆、油光锃亮的,村里乡亲都夸牛郎是个好小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