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360,结业务考核试心生寒

先生谈笑风声地落了座,愉快的晚宴就正式开始了。由于同学们相互之间太过了解,使得饭局一开始便进入高潮,敬酒声、碰杯声、粗嗓谈话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巨大的回声响彻在包厢的每个角落。

       
声乐我本学期下了很大的功夫唱一支歌,掌握了很多的方法和技巧,樊老师对我很满意但是声乐打分人数非一人,眼见那些平日里根本不做练习考试仅仅是对付音不准节奏不对抻着嗓子喊的和我分数一样,心里也不服气,但是我明白那些从林区或者农村来的学员们每次开学带来的礼物是有作用的,反正自己也没做进贡只好认了。

到场的一共有十二位同学,但一桌的位置却只有十个,张堇的父亲与她协商让两个同学坐旁边一桌去,这样一转头,大家依然可以聊天。但是却并没有人愿意动身,大家都表示,宁愿挤一点,也不太愿意和不熟悉的人一桌。

臧老师是我高中三年的班主任,记忆中先生共参加过三次由我们组织的聚餐活动。其实,我看他倒挺乐意来凑凑热闹的,因为每次跟我们在一起喝酒时我从没看出他有极为难或很勉强的表情,大概是因为我们这届理科毕业生比较出色,让他面上有光吧。

       
最后是送别会和照毕业相,书记夸奖我们这届学员是最好的一届,自制力强还很团结云云,有的老师还念叨今后组织同学会别忘了他们,我想:算了吧,只要有你们我才不会组织或者参加这样的聚会呢!

相比于朋友的生日宴的尴尬、亲戚的送别宴上的沉闷,班级聚会就显得相对的轻松,脱离了家长的监督和唠叨,大学生们都释放出了自己的天性。

在上个礼拜二的晚上,同学们又相约在湖塘聚会了,先生应邀出席,这是我第四次见到可敬的臧老师。他跟以前没甚两样,也未曾见老,头发虽不很亮丽,倒也柔软乌黑。先生声音洪亮,一脸福相,体格照旧魁梧,只是面上多了一些亲切笑容。要知道以前他管我们时可是极其的严肃、非常的不苟言笑,我反正是无可救药的怕了他。

       
但是最令我重视的钢琴成绩却令我大为吃惊,我竟然被列为成绩排在了第四,我从对这位老师开始的尊重达到后来的内心不满,现在已经是极为反感了,无论下了多少功夫也没有行贿最现实啊!他是故意违心如此还是确实认为我水平不足?接下来的是多数同学央求我给弹钢琴伴奏,本来我心如霜感到灰心丧气准备躲避,可是李光模虽然排名在我之前却红着脸说:我确实没有你弹得好,但是G老师就是这样给的分数我也没办法……孝天宇干脆在背后开骂了说真他妈的能玩关系,你应该争口气为大家弹伴奏气气他们这些老师和领导,我认为言之有理,于是答应所有同学的伴奏。

张堇的生日宴请了12桌,除了一桌是张堇的同学以外,其他的都是亲戚。六点刚过,张堇的同学都来齐了。大家坐在一张桌子上聊天,这一桌里有一半是张堇的初中同学,胡欣并不认识,她是张堇的高中同学,聊天的范围也局限和她熟悉的人上面。到了七点,夜幕降了下来,整个城市的灯光点燃起了灯光,张堇的亲戚们陆陆续续来齐,晚餐才正式开始。

有一点是其它宴席所无法比拟的,那就是席间气氛始终融洽,从无冷场的情况发生。酒过三巡之后,照例到了臧老师向弟子们派发礼物的时候了。先生习惯性地干咳两声,竭力把嗓子里的杂质排除干净,接着,充满磁性的男中音便源源不断地从他那清爽的喉咙口发了出来。

       
考试后组织了去新立城旅游活动,我没有心情前往,但是碍不住几位同学们的情面只好参加,但是一直乐不起来,平时很好的酒量就是不愿意喝总在沉默,好在几名同学背地私下里为我不平才得些平衡和安慰。

除了谆谆教诲、现身说法、炖心灵鸡汤、有时候加一点砒霜以外,林泽舟感觉老一辈人还喜欢相互比较。“人跟人有些地方是有差距,像社会地位、经济状况在餐桌上经常拿来比较的,但有些仅仅是理念上的差别而已,比如职业选择、兴趣发展,这些就不必跟风攀比去了,但是老一辈的都混为一谈。”每当林泽舟的一些想法与做法与长辈们有出入时,长辈们都会拿出来议论一番,这时候,总让林泽舟不知如何是好。想反驳又觉得势力单薄,不说话也觉得有些不甘心。

接着老师便扯开嗓子侃侃而谈,直至我们弄明白为止。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他呢!后来我在看《射雕英雄传》时,里面有一章节说到丐帮帮主洪七公发现叫化鸡后“食指大动”,若非因上述原故,我还真不知道是啥意思呢!

       
教音乐名著欣赏的杨老师因为刚回来还没有任何私下的关系,她能正常评分,给我的成绩很好。

▲胡欣帮张堇挑礼物

待先生把预留的包袱细细讲解开后,总会有几个善于逢迎的家伙会及时地发出违心的赞叹:“哇!太妙了!”“老师说的好啊!”“好神奇,老师真牛!”……

       
王铁军和臧宿城来学院找我看着我们照相等了好久,结束后我们到臧家饮酒,我讲述了这些苦恼经过,他们应答说:不仅你们是这样,我们在学校里也都一样,不会走关系不送礼累死也没有用,我的心更加感到寒冷,这个社会是怎么了?可见整个社会的腐败是无孔不入——当时还不能明说腐败,真话是不能讲的。公开媒体和场合称为是“党内极少数不正之风”而已。

当她准时到达饭店的时候,却发现张堇还没有来,周围的人都不认识,这让她多少有些尴尬。她不知道具体的包厢,只好坐在饭店内的沙发上等待。她把包放下来,随后有些无聊地在qq上与张堇聊天,包中放着送给张堇的生日礼物。在得知张堇邀请她吃饭的第二天,她就上街买了礼物。

先生海量,同学中善饮者也不少,却无人能出其右。若我般不胜酒力者即如某人所形容的那样是朵奇葩了,简直无颜忝列其中。正因为此,让我遗失了几分闹酒的乐趣,好在彼此熟络,倒也不至于郁郁寡欢。

       
为了毕业考试大家都很努力,我的“歌曲作法”在平时属于大家公认最好的经常被当成示范,而且为学校作曲配器帮这位教课的C老师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最后他给我的评分竟然是成绩排名中等。也就是说,平日里我所做的一切都不如他人送一次礼物或者请喝一次酒的价值。我对这位老师心中充满了鄙夷。这就是所谓的“卸磨杀驴”也!换了谁谁能不心寒呢?
虽然这位老师在十多年后一次酒桌上被我提起此经过表示了歉疚,但是留在我心底的阴影却永远也挥之不去。

一间小小的别墅里提供自助厨房、KTV、电影室、台球桌、电脑、Xbox……选择的多样性也增加了聚会的趣味性。“感觉轰趴比聚餐要好,聚餐主要以吃为主,轰趴以玩为主,中间可以有许多互动。”在天津读大学的马同学说道。

记得上次聚会时先生提到了一句叫“食指大动”的成语,问我们可知道是啥意思。先生此言一出,举座哗然…同学们经过一番交头接耳、苦思冥想之后,最终还是一片茫然…大家把求助的目光都投向了老师,先生略显满意地微微颔首(这完全是他预料的结果)。

       
我在心底里暗暗发誓:今后我当老师一定要对我的学生一视同仁,绝不像他们一样令人心中蔑视。再贵重的钱财物质也比不上人们内心里对你人格的尊重更有价值!

“我们同学在一桌吃饭的时候气氛还挺好的,大家都很欢乐,但是他们亲戚过来敬酒的时候挺不适应的,比较尴尬也很拘束,可能我们的观念和大人们不太一样吧。”

先生的演讲便会在这一片谀美声中戛然而止,然后满面春风地沐浴在学生们无比崇拜的目光中……可恨时间太短呵!至多不过五秒钟,先生便享受完毕,之后再极不情愿地接受左右弟子的敬烟敬酒,好不扫兴呵!(这是我首次捕捉到先生有面露不悦的神情,哈哈!)

       
哈哈让我开心的是有一句话说“群众的眼睛是最亮的”确实不假。我拿出来傲慢的姿态面对这些考官们不屑一顾的尽情弹伴奏让他们看呆了。我心里说好啊,不是给我排在第四么,前三名怎么没有人央求给帮忙弹伴奏啊!你们这些世故腐败的教师心里也总有小九九吧?你们都算不得真正的艺术家!

面对这些询问,林泽舟有着自己的标准回应方式:安静吃饭。必要的时候,用“嗯、是的、好的、知道了、听懂了”这样的词回答,表示自己的认同。“其他内容就随口说说就行了,反正他们也不会真的把你说的当回事。”

接着先生便笑容可掬地抛出了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来,所言皆有理有据,有史可考,叫人心悦诚服。别看先生近来较热衷于国学研究,不知其然之人会误认为他是个语文老师,其实呢,他的的确确是一位极出色的物理老师。

图片 1

饭局临近结束时,已有两位同学喝得大醉,其它同学也都一个个七倒八歪、面红耳赤、大呼小叫、不知东南西北了。先生看上去却还是一副正襟危坐、头脑清醒、神色自若的神情,跟压根没喝一样,真猜不透他的家底。散场时先生还不忘打趣道:“下次聚会我希望你们能选拔代表来向我发起挑战,可别让我失望哦!”说完便哈哈大笑。

作者:崔頔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家庭聚餐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