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随谈

27111.com(澳门新萄京娱乐)[欢迎你],我喜爱看书,只要文字是中文的,有用的没用的书我都看了许多,而这看书习惯是从刚上初中时养起的。初中时寄宿在外婆家,在她家一间屋子里放有两个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摆着许多书籍,以现代传统的武侠小说居多,其间夹杂着少些古代半文半白的小说及少许唐诗宋词。我看书是挑合我口味的书看,不合我口味的书一律不看,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已翻看完了她家和我意气相投的书,而那时我没有从其它途径获取书的可能,于是又把以前看过的书翻来复去看过几遍,而在这些书里有的只适合看一遍,在看第二遍就了无趣味了。我那时最喜欢的书是水浒传,三国和少些唐诗宋词了,到现在还记得书大致内容的也只这些。

每次写东西,常常开了个头,写个一两段就写不下去了。很多东西知道,但知道的都是浮于表面的,仔细深挖下去就捉襟现肘。想来,自从上了大学,原本应该多看书的最好的时机,却从没有细细地看过几本书。除了考研的时候看了几本专业课参考书,还没怎么研究明白。这几年吃老底的不只有英语,看的书也是在吃老底。

而前几年的书店成了少儿的托管所,只要到了寒暑假,书店是人满为患,都是些半大的孩子,白天没处去,家长要工作,经济条件有限只能把孩子送到新华书店,免费看,叔,一看就是半天,当然问题也不少,书看过了,也没把书放在原位,家长来接放下就走,书本缺页,常有发生,也有孩子在书店的过道上睡觉,好在这几年这些现象好了许多,看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书店图书馆也多了起来。

到了高中,经过最初阶段的陌生,慢慢熟悉以后,周末整天就待在县城中心广场一家新华书店里面。书店里面的服务员都很好,我在里面长久一整天一整天的呆着它们也不催促我离去,采取不管不问的态度让我也不觉尴尬。我那时没有钱,看书都是只看不买的,可每次去它们都会对我报以浅浅的微笑,现在回想起很是挂念。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反思一下自己,好在并不是七老八十那个年纪的回忆录,我还能再多看些。尽管现在又是实习又是搞毕业论文很忙,我也要抽出时间看书了。就从沈复的《浮生六记》开始吧。

那时候乡下的学校没有图书馆,偶尔的有些报纸can,因为没去也不高兴看,再后来就看一些武侠小说都是成人看的,第一本《萍踪侠影》是梁羽生的,应该是他的成名作。我后来反复看了多次。金庸、古龙、卧龙生、刘残阳、温瑞安,明朝的还有还珠楼主的那个《蜀山剑侠传》,厚厚的五本,子也很小,我却能很快的看完,直到初中毕业不知道看了多少,把学业也荒废了,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想学,学校的环境也宽松,硬生生的把自己从优等生变成了差生。做了两年的班长初三的时候给撤掉了,只因为父母生气发脾气或者不发脾气时我也没听到过一句好话,在他们眼里我永远都不行,什么都不行。

高中时周一到周五学校是封闭的,不能出去,于是就只能在学校的后花园里度过,自己手上的语文书看透看熟了,连上面那些现代散文都可以流畅背诵的时候,就感极致无聊了,后来就忍痛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书,那时知道中国有古典四大名著之说,名气很大,而水浒和三国我已看过,西游记因看过的电视剧太多,实在提不起兴趣。于是就买了一本红楼梦一本诗经和几本唐诗宋词,至于为什么不买武侠小说呢,这就是初中时看书的经验了,那些书是只适合看一次的,经不起仔细推敲和回味。

到了高中,学习已经非常忙碌紧张,从上课的第一天起,班主任就告诉我们还有多少天高考。高中看书的兴致已经没有那么高了,但还是爱看杂志。那个时候中午在学校午休,同学的桌子上经常会有他们爱看的一些杂志,《看天下》《读者》《意林》《特别关注》《格言》……中午吃过午饭,就是传阅这些杂志的时候,我也会买,还是《读者》和《青年文摘》。

我自小孤独,不太会与人一起玩,年龄越大这样的现象愈明显,从两年级下半学期就开始看书,刚开始看一些有插画童话书。《铁臂阿童木》《绿野仙踪》看了一遍又一遍,只要在邻居家有书看,能借回就借回,借不回就一座一下午,直接在人家的家里面看。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后来上了初中,家里有一次收拾东西,把我爸年轻时候看的几本书翻了出来,印象比较深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选编》,上下两册,是我爸年轻时考试用的,但他最终没去考。我妈说,你爸不思进取,总想着家里的事,学不进去。就是在这本书里,我看了很多现当代名家名篇,第一次看了《狂人日记》《祝福》《人到中年》《月牙儿》《内奸》《大无大有的周恩来》《红毛线蓝毛线》《小二黑结婚》《夜走灵官峡》,还有一些,也许记得一点点内容,但更多的还是忘了。

而我的女儿过一段时间就会带本书回来,有学校图书馆借的有同学借的,还有自己买的,以致于床头放了厚厚的书,真正看的却没有多少,每天临睡前抱着手机看电子书。

我常在午间,晚间时去到学校的花园然后待在水池边。或是手捧唐诗宋词轻声朗读,或是把书搁在青石上背着手踱步,有人曾上前问我,我常看你在这里徘徊,你在想什么呢,我就笑笑不语,别人见我没有兴致交谈,也就独自离去了。其实我大多时候是什么也不想的,只是喜欢这种悠闲适意的感觉,也少些时候是在心头默念那些美的让人心醉的文字,你让我怎么回答她呢,如实言之也不恰当,于是只好笑笑不语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迷上了网络小说,看了很多很多网络言情小说,有穿越的,有重生的,有修仙的,各种各种,以至于后来再看,很多一看开头我就知道故事的结局了。

再大一些开始看一些刑侦类的中短篇小说,往往有很多字不认识,也不去查字典,看的时候连猜带蒙,囫囵圆也能看个大概的意思。也看过一些科幻小说,飞船失事,别的星球到我们地球来,那里的人每个人都长寿,六十岁结婚八十岁生孩子,可以活到两百岁。地球上有人上了他们的飞船,注射了一种针剂,便和他们一样的寿命,不过卫斯理我却没有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