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1.com(澳门新萄京娱乐)[欢迎你]】聚散终有时

北方的气候,人文,饮食,在这几日行程体验与朋友聊天中,得到了部分了解。与南方相比,北方的冬季无比寒冷荒凉,北方的人体格健壮性情豪爽,北方的饮食份量足味道重。虽然只是短短几日,在离开之时竟也有些舍不得,可是,谁又叫我思念南方的精致与温暖呢。

后来,他说这应该是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我。我说这是第二次,前两年就见过一次,只是他不记得了。

今天有个聊的来的同事走了,我占着他的座位吃早餐,吃完拿走餐盒看着空空荡荡的位子—又一个朋友离场了

亲爱的,我的工作结束了。

4

别离总是人生永恒的主题
我们相遇在海上,才道一声早啊,下一阵风浪来了又各自走远,我们总是说常联系啊
常联系,或许是寒暄或许真的不舍,但是不管怎样无法避免的是亲密关系再回不到从前,这一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便已经明白,我们彼此安慰人生是一趟列车,旅途中,每个人终点站不同,到站总有人下车,但是每一次停靠也总有人上车,你陪伴了别人到达,也有人陪你同行,事实是你的旅程越长,你的同伴越少,有可能最后的列车车厢只你一人,没有乘客没有列车长,只有轰鸣的机器声和窗外流动的画面

那天晚上,是我有史以来睡得最晚的一次,枕着柔柔软软的枕头,原来以为会很快进入梦香,但脑海里回荡着与朋友聊天说过的某些未曾记录,未曾思考,未曾发现过的人生哲理,令我久久不能安心睡去。原来有些沉淀在心的道理与真相,早已浸入一言一行,一蔬一饭中。亲爱的,我们都是生活哲学家,只是不自知,未认证。或许我们日日看心灵鸡汤,觉得人家的故事都是伟大的指引,却从来感觉不到自己在指引中得到平复,得到劝慰,得到驯化。可真是如此吗?我觉得不是。至少,在与朋友的聊天中,我得到了印证。虽然我一直不承认自己在别人的故事中得到宁静,但是某些执念却是真正的得到了淡化。

父亲还是一如往常那般跟我说了很多,要我珍惜时间,要有规划,我沉默了一路,等到父亲快上车时,我说:“爸,到那边好好照顾自己,一路珍重!”父亲临上车前,冲着我笑了笑。

走吧走啊,没有人能够陪你走到最后,认清这一点之后,或许有种释然,我一直觉得哀莫大于心死是一种境界,认清了残酷真相反而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破罐子破摔吧,就这样啊
不过这样吗?

亲爱的,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很多很多相伴一程又一程的人,又在每一程分别行进在各自的方向,重复演绎着每一次离别每一次相聚,这多少有些遗憾,有些不舍。可是,人生就是如此。没有永远的聚也没有永远的散。因此,我们应该珍惜,珍惜每一次短暂的时光,珍惜那一份情谊。我们的人生有太多的不舍,却又不得不舍。所以,亲爱的,我希望,我和你在每一次的交谈中,都能留下些以后年迈时可以回想的点点滴滴,不负我们的聚散别离。

3

那一晚跟X聊天,哭得像个傻逼,从没那么难过过,我们三人帮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再没有一起聚过两个出去读书,而X选择匆匆工作了,我们都感觉到了彼此的渐行渐远,但还是经常在小群里汇报各自的进度,回来第一件事我就去看了X,聊了一晚上

与朋友坐在酒店的待客大厅里,我们聊工作,聊生活,聊情感,聊到大半夜,没有感到疲惫,只觉得意犹味尽。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一个能无话不谈,聊天聊到不知疲倦的朋友,在如今人情淡漠的社会里显得尤其珍贵。

到车站了,我急着上车,他看了一下手机,说:“别急,车还没开,我们再聊几分钟,等车要开了,你再上车,等你上车了,我再坐车走。”如今,我已记不清聊了些啥,只是觉得很暖心,很高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他问我喜欢性格互补的女生还是性格相同的女生,然后讨论了他和那女生的情感,我建议他不要分了,毕竟真心爱过,实在不容易。

亲爱的,你要记得呀,一定要记得呀。

车慢慢的开走了,我站在路旁,看着车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我的眼睛里,那个时候,我心里觉得很难受,身体没什么知觉了,就是不想动了。

当朋友好意相留,再待上一段时光,无奈,为了工作为了生活,必须拒绝盛情,独自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南方。这与上车下车一样。即使我们有着相同的话题,相同的认识,但在人生这一条路上,也只能是朋友相伴一程,各自下车再前往自己的方向。从此朋友在朋友的北方,而我则回到我的南方。

这些年,从天津回家,我都习惯了孤身一人,而且不再也不必从霸州转车了,这里已经成为了我心里的一处印记。

亲爱的,在这短暂的几日里,处理完工作后与朋友相约畅聊,我说了很多的话,差不多是我近半年来说话的总和。一想到回到南方,又要做回那个沉默寡言,早出晚归的都市独行侠,竟然有些凄凉的感觉。之前曾提到,人是群居的,那些独居的人总是很寂寥。每天,午夜和白昼不停的交换,节日时的狂欢,情人间的浪漫,好似整个世界的快乐与已无关,走到哪里都散发着孤单的光芒。

一滴眼泪滴到了嘴里,我尝了尝,是酸的,不是咸的,更不是甜的,如今,我已经不吃任何酸的东西了,我很讨厌酸味。

今天,一大早我就坐上了回程的列车。一路上,我昏昏沉沉的睡,但每到一个站点又自动醒来,看着人们下车再上车。这与人的一生一模一样。我们坐的是同一趟车,行进的方向一样,但不同的是,每一站都有人下车,走向不同的地方,而另外一些人再从此站上车再一同前往。亲爱的,对此我感到了些许惊慌。北方之行就印证了这一人生真相。

火车渐渐地离开了站台,女孩的身影也变得模糊了。“哥们,那个是你女朋友啊,真羡慕你喔!”我笑着说,他用衣服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不好意思的说:“让你见笑了,她是我女朋友啊,今年,我要到外地上大学,她送我。”吃了狗粮的我假装淡定的说:“哟,真不错。”

如今,我坐在深蓝色的火车座上,常常看见模糊的记忆场景,那是父亲坐在绿皮座上的背影,那时的火车很慢,没有白蓝色的座套,也没有空调,可是,我却无比怀恋那在火车上的时光。

去年过完年,我帮父亲定了去广州的火车票,从外婆家走,从外婆家到马路乘车的地方有一段路,这次,换我送父亲了,我推着父亲的行李箱,跟他并排着走,父亲的腰没以前挺了,头发也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