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尾鱼与黑知了

凤尾鱼与黑知了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张彭年还钱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长江一带有一种凤尾鱼,这种鱼大头修尾,条条一包籽,肉质鲜美,很是名贵。每到春末上市,但只要黑头知了一叫,这种鱼就捕不到了。

南通的张謇,本来是轮不着做状元的。因为他的父亲张彭年做了好事,积了德,张謇才出了头。

传说凤尾鱼和黑头知了原是一对夫妻。

张彭年是挑糖担子出身,家里老穷个。一天,他挑了糖担串乡。有个老太喊:”喂,挑糖担先生,坏棉袄收哦?””收格!”张彭年走进去。那个老太太从屋梁上解下一个破破烂烂的包袱,放开来是一件”邋里邋遢”的坏棉袄,两人商讨好价钱,张彭年付了钱走了。

很久以前,常熟沿江有一个小镇,镇上有一富户,单生一女,名叫凤姬。凤姬长到十六岁才貌出众,诗画女红,无所不精。富室巨贾,纷纷前来求婚,步槛踏烂,凤姬父亲很得意,想挑一个佳婿人赘,以继门续户。但凤姬的母亲总是不允,等凤姬长到十八岁,终身还未落实。

晚上,老太太的男人老头子从田里回转。老太太告诉他,一件坏棉袄兑到三十个钱。老头子说:”哪个坏棉袄?””喏,挂在梁上那件。”老头子一听,眼泪像珠子:”要死啦,急煞我啦!”老太婆不晓得啥道理。老头子说:”棉袄里藏有三十块银洋钮,这是老根本呀。”老太婆一听,眼一黑栽倒啦。老头子说:”老根本丢掉,活着有啥用?”也拿来一根绳子准备上吊。

这年夏天,凤姬娘得了伤寒,郎中请了一个又一个,好药吃了一箩又一箩,毛病却日重一日。一天,老太婆把老头子喊到床前说:”我眼见不久就要离开人世,死后无所牵顾,就是女儿的婚事还未了结。为啥许多王孙公子我都不允,你可知道?女儿有一缺陷。”讲到这里,老太婆顿了顿,在老头子耳边轻轻讲了几声,老头子恍然大悟,连连说:”是!是!”老太婆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睛一闭死了。

再说张彭年回到家里,叫自家娘子一起整理破烂归好种类。哪晓得拿起这件坏棉袄,”哗–“里面落下来三十块银洋。张彭年一看,连喊:”要出人命啦,要出人命啦。”他的娘子说:”出啥人命?”张彭年说:”人家突然间丢掉老根本,怎么不着急,弄不好会寻死呢。”他想呀想呀,到底想到了卖棉袄的老太婆。

转眼一年过去,到了中秋节,凤姬父亲无心赏月,坐在中厅为女儿的终身沉思默想:女儿已经十九岁了,这个夫婿何处去找?想着想着,外传来几声要饭声,凤姬父亲心里一动,叫喊他进来,细眼一看,此人五尺,面如黑炭,身穿百结衣,头戴开花帽,拖根打狗棒,捧只豁边碗、实实足足一个丑乞儿。凤姬的父亲打听了一下他身世,乞儿名叫黑三,原来也是富家子女,由于父母早亡,无人管家,家世像流水一样失光,加上一场天火,烧得一穷二白,从此只得沿街讨吃。凤姬父亲想,此人落难,我给他富贵,一定能忠心耿耿做我的女婿。

张彭年连夜找到老太太的家。看到老头子工在往屋梁上穿绳子打活结子,晓得迟来一步要出大事体。就喊:”不要急,不要急。”老头子一楞,不晓得啥缘故。张彭年说:”就是这位老太太。”这辰光,那位老太太也醒转来了,也说:”就是这位大官人买……”张彭年说:”我就为这件事来。”边说边从钱搭子里倒出三十块银洋。老头子一看,”扑嗵”一声跪下叩头。张彭年说:”老伯伯,钱不好一人藏呀,你看,差点吓煞老婶娘。”老太太也跪下,连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善有善报。”

“黑三,我知你可怜,决定招你为婿,帮我料理家务,不盼你上进,只求你夫妻和睦,白头偕老,你看怎样。

后来,张謇考上了状元。大家都说是他父亲”善有善报”的缘故。

黑三一听,眼睛瞪得滚圆,自己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此番登门,只图老爷尝口饱饭而已,怎会碰着这种美事?

“老爷,小的是穷乞儿,令爱是千金,请不要笑话我!”

“废话!方圆百里,谁不知我生性耿直,言出如山,你若愿意,即日可洞房花烛,但成亲之后,不准轻薄我女儿。”

婚事就这样定了。第二天,张灯结彩,大办筵席。四方亲友都来送礼庆贺,着着实实热闹了一番。但人们想不通老人为什么要招这个又丑又穷的女婿。将近半夜,新房里只剩下一对新人。黑三把方巾一挑,见到风姬娇姿媚态,惊得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了。黑三虽已香汤沐浴,换上了上等衣衫,仍遮不住那个丑劲儿,凤姬方巾被挑,张眼一看黑三,心里不禁一酸,两颗眼泪像珍珠一般滚出眼膛。

黑三见凤姬哭了,知道是嫌自己难看,就说:”娘子,我又穷又丑,做梦也不敢讨你,这是你爹爹的主张,如你不肯,我愿退亲,你可另择佳婿。”

凤姬说:”我不是嫌你丑才哭,而是怕你日后嫌弃我。”

“我黑三至今还迷糊不清,请娘子讲讲清楚。”

“官人,我和你既已拜过堂,对你也不能再瞒了,我身上有条尾巴。”说着,眼泪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凤姑娘一边哭,一边又说:”官人,你若嫌我不配的话,现在还不要紧,只要你不泄露此事,我给你三百两银子,你可另寻出路。”

原来,凤姬出生时,屁股后面有条尾巴,凤姬娘想把她溺死算数。接生婆倒是个好人,对凤姬娘说:”怀胎十月,生养不易,再说,你们老两口,年过半百,得子亦难,女儿家虽有一条尾巴,但总归穿在裤子里边,只要不被旁人知晓,哪个会来笑。将来大了,招个知理的女婿,讲明此事,我想总不会计较。”凤姬娘一听,此话有理,凤姬的命也就留了下来。这个接生婆倒也守口如瓶,隔了三年,接生婆死了,这件事更无人知道。直到风姬娘临死时,才把这事告诉老头子,嘱咐老头子招女婿时要小心谨慎。凤姬父亲千盘算,万盘算,看中了黑三,想用富贵来弥补自己女儿的缺陷。

黑三听了凤姬的话,心想,自己穷得连条狗也难捉,女人多一条尾巴有什么要紧,就说:”娘子,我黑三丑在外,穷在身,你不嫌弃我,只知感恩娘子,怎会再来取笑你,今后不要提起这事。”

凤姬一听,心中感到无比宽慰,用香帕擦掉眼泪,说:”愿郎君永不见笑,守口如瓶,同你过一世快活日子。如你一泄露他人,我无面见人,只有一死了之。”

黑三见凤姬这样一说,连忙跪下来对天起誓。凤姬见丈夫这样真心,双手扶他起来,说:”官人,今日良辰吉日时,不必这样,愿我俩恩爱一生。”

成婚之后,黑三如同一脚跨进了天堂,吃的是顿顿新鲜,穿的是绫罗绸缎,一套换一套,凤姬对他更是百般体贴,服侍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