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彩虹

一双彩虹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1

从前彝族有个头子叫汝摩,一凶二恶,稳坐江山,带兵到处劫夺,随意打杀百姓。他高兴叫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人人都怨恨,个个不敢说,大家都望老天爷快点收他回去下油锅。

  天刚放亮,张兰就起床了,喂猪喂鸡,烧火做饭,她是这家的媳妇,家里的琐碎活都是她一个人的。她的婆婆既愚昧又刻薄,自打当婆婆那天起就再没动手干过活。她的丈夫石虎,是村里最能干的汉子,脾气也最坏,发起火来连他老娘都怕。好在他不经常发火。

那时有个彝族青年,名叫斗各达,伙子生得标,脾气顶好,又老实,又勤快,说话做事,也有老有少的。他那年轻的妻子象一朵山茶花那样的美丽,而且手巧心灵,会挑花绣朵,家里也收拾得齐齐整格,干干净净。两夫妻你说我听的,真是热火。他有个妹妹,也很漂亮,亲友邻人,都常常把他一家三人挂在嘴上。

  饭烧好后,张兰退出房间,趁丈夫还没起床,她想去院后的玉米地里掰几个玉米。走到玉米地的时候,天还没有大亮,在一片昏暗的玉米秆子下面,她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五秒钟后,她拔腿就往回跑,推开房门扑到熟睡的丈夫身边,大口喘气。

斗各达每天去服侍汝摩,这不算,有仗还得跟着去打。一天,他妻子灵巧的双手,三天两夜的忙,才织成个“密摺”香包带在他身上,还跟他讲:“遇到汝摩,藏起带;遇到朋友,露起带。”他答应说:“是啊!是啊!”

  “慌什么,咋了?”石虎猛地坐起来。

一天早上,斗各达在汝摩屋里扫地,“密摺”香包从衣缝露出一只角来,光芒闪耀了半间屋。

  “房后地里,有……黄……黄大仙,好多!”石虎愣住,旋即跳下床,鞋都不穿就往房后跑。张兰想叫住他,又怕惊动院后的黄鼠狼,只赶忙去追丈夫。经过仓房时,石虎随手提了一根铁锨,钻进了玉米地,张兰紧张地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儿,丈夫出来了,黑着脸问她:
“哪来的黄鼠狼?”

汝摩见了很奇怪地问:“带的哪样东西?快拿我看。”

  “五六只呢,就蹲在西头那儿!”石虎没有再进去,一边往回走一边大声嚷嚷:
“狗日的东西,得亏跑得快,下回再来老子一个个全给你们刨死!”回到前院,老太太早在门口等他们,问了情况就怪起儿子来:
“早说黄大仙不能打,你偏不听。准是它的同伴报仇来了,这下可好……”“行了行了,来两个杀一对,全扒了皮卖钱,怕它怎的!”老太不敢跟儿子争吵,只一个劲叹气。

他悔不该大意露出,又来不及了,只好取出“密褶”香包缴上去。

  张兰想起前天丈夫打死黄鼠狼时的场景,也是心有余悸。那是一只前来偷鸡的黄鼠狼,个头是一般黄鼠狼的两倍,毛色金黄中泛着一股淡淡的幽绿,按当地的说法,只有上了年纪、将要成精的黄鼠狼背上才会长绿毛。家里的鸡全被这东西咬死了,闻声赶到的石虎一怒之下捡起砖头砸过去,正中它脑门,当场就蹬腿了。

香包把汝摩的眼都迷花了。汝摩偏起头瞅了又瞅,又歪伸着颈子嗅了又嗅,好半天才说:“斗各哥孺达,这个香包,若是你妻子做的呢,就拿我的妻子换你的妻子;若是你娘做的呢,拿我的娘换你的娘。”

  按照当地的习俗,如果失手打死了黄鼠狼,心里再害怕也要装成恶人,对尸体破口大骂,鬼怕恶人,黄大仙的鬼魂因此就不敢纠缠你了,另外还要把尸体烧掉,打扫现场,免得被别的黄鼠狼闻到气味赶来报复。张兰心里直打哆嗦,她跟丈夫明明按照老办法做了,把有关那只黄鼠狼的痕迹处理得千干净净,怎么还会被别的黄鼠狼盯上呢?

斗各达得假推:“是妹妹做的。”

  石虎上山后,婆婆找到张兰,让她去村东头去找沈道士,这正合张兰的心意,家里出了这事,是该找个懂的人看看。

狡猾的汝摩就说:“把你的妻子和妹妹都带来,我看看她们的手,看看到底是哪一个做的。”

  沈道士是个孤寡老头,年轻时不知从哪学来了一身捉鬼降妖的本事,为人贪财好酒,爱占小便宜,但因为有这一本事,深得村里人尊敬,谁家但凡有点这方面的事情都来找他。张兰拿着婆婆给的钱,在村口的小卖部打了两斤散酒,前往沈道士家,沈道士听张兰说明情况,爽快答应去家里看看。

这样,斗各达很心焦,走了好久才回到家来。

  一进门,沈道士就掏出罗盘,绕着墙根走了一圈,又让张兰婆媳领着他到后院,一步一停,一直走到玉米地里头,少顷,他面色凝重地走到婆媳跟前,摊开一只手掌,两指间捏着一小撮金黄色的毛发。

他到家来说明头尾。妹妹说:“我去替哥哥嫂嫂分忧。”

  “这是……”

第二天,妹妹洗手流头,把家里最好的衣裙首饰穿带上,整得漂漂亮亮。她嫂子连做饭弄藏的手都不洗,穿带很旧的衣饰,就起身一路去。

  “黄大仙的!”

在汝摩家,俩姑嫂隔着一层板壁,从窗口伸过手去给汝摩辨认,结果是谁做的“密褶”香包,真假还是被汝摩认出来了。汝摩叫她俩回去,自己暗暗设计。

  “啊!”婆媳俩一起发出惊叫。

半夜有人传来汝摩的话:“叫斗各达连夜准备刀、马,跟汝摩的队伍到沙买吼地方去打仗。”

  沈道士招呼她们回到前院,从布兜里掏出朱砂笔,在院子地上画了个圈,在圈里堆了一大捧黄纸,再将那撮毛发放在最上面,点火焚烧黄纸。烧着烧着,最上面的一张纸竟然慢慢现出一行又像画又像字的图案来,沈道士一把抓住这张纸,递到婆媳二人面前说:
“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上天给的启示。”老太太慌忙作揖,诚惶诚恐道:
“这是啥子意思呢?”

斗各达晓得祸要临头,躲也难躲得过,就问他的妻子:“三年前的酒肉还有没得?”

  沈道士皱眉望着黄纸上的图案,咂了半天嘴说:
“不是好兆头啊。你家老虎杀的是一个三十年的大仙,它子孙后代都要为它报仇呢,就这几天,坏事还多着呢,弄不好还有血光之灾。”

她说:“没有了。”

  婆媳俩吓得不轻,连番恳求沈道士救命,沈道士也不推辞,从布兜里掏出一沓黄符,依次贴在各间屋子的门窗上,再用红线把后院围起来,告诉婆媳俩,最近三天家里人不要跨过红线到玉米地里去,三天之后,再请他来做场法事,这一劫就算度过了。

又问:“三年前的梨子、核桃还有没有?”

这时她想到丈夫不小心惹祸遭灾,心中焦愁,找来也会吃不下的,只好答道:“没有了。”

第二天清早,他问妻子:“骑哪匹马去?”

这时她一面替丈夫伤心,一面照实说:“美丽的是花马,好看的是红马,好骑么要算黑马。”

斗各达备好马鞍,提着长梭镖,眼看就要离别。他的妻子,心象刀绞,总想挨一会,多谈几句话,就说:“您等一等吧,三年前的酒肉、梨子、核桃都还有,我拿来您吃了再去吧!”这时,他一口也吃不下去,就说:“不吃了。”斗各哥孺达骑着黑马去了,去了,远了,不见了。他的妻子一直望到丈夫的背影消失在山弯林荫里了,她忍不住放声哭起来。

原来汝摩不是去打仗,只把兵带走一程,到了山峡,叫人马停下,大喊:“快快动手。”好多亮光光的刀子就晃动起来,直朝斗各达身上砍。斗各哥孺达拚命厮杀一阵,冲不开,就无辜的被砍下头来。众人见那人头,并不落马,还撕下白汗衫,用手蘸了颈上的血写信夹在马鞍下,才倒地死去。那黑马飞腾腾地跑回家去了。汝摩派人看守死尸,就带兵回转。

斗各达的妻子心中非常忧愁,她一直地坐在草地上,向丈夫去的山岭云边呆呆地望去。到了太阳偏坡,黑马回来了,近了,挨拢了一一只是黑马独自回来,站在她面前,一动也不动。她忙问道:“你是报喜的呢–叫三声,报忧的呢–滚三滚。”话才说完,黑马就滚了三转,起来抖一抖,从马鞍落下一块有血的白布,她捧着看,原来是斗各哥孺达给她的永别的血书。

她哭倒在地,直到小姑来叫醒她,她才站起来,不哭了,她叫小姑回去管家,自己就亲自去探问真情。

她站在大路边,向回来的大队人马问:“看见斗各达没有?”

都说:“没有看见。”

直到太阳落坡,汝摩领着最后一队人马回来,她问一个兵:“看见斗各达没有?”

那个兵说:“别人会会拿刀的,把刀尖向下拿。他不会拿刀,把刀尖向上拿,马一惊跳,刀子迎在他颈根上,就自己杀死了。”

她听了以为真的是这样死的,想想以后无依无靠真太伤心,就解下长长的包头帕子,往树梗上去吊颈。

汝摩忙叫人解下,劝道:“以后你来服侍汝摩,要好的穿带、吃喝,都不用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