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运的王三

震天鼓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一个人要是倒了运,他称斤盐都生蛆、喝口水都塞牙、放个屁都砸脚后跟;而一个人要是走了运,家里铁树能开花、骡子能下崽、乌鸡能变金凤凰。
  破烂王三就是一个走过运的人。
  破烂王三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少年时,玩世不恭;青年时,放浪形骸;步入中年后,心性虽有所善变,但偷鸡摸狗拔蒜苗的事还是能找到他。王三大的罪过没有,所以没做过牢,甚至连被行政拘留的时候都少。不过,这样的人在村子里晃来晃去,总让人恐慌不安。大家总觉得他是一颗炸弹,不知哪会儿就会爆炸,所以处处躲着他、时时提防着他。倒是没人敢轻易得罪他。俗话说的好“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嘛。王三也深知自己在乡人心中的地位猪狗不如。谁家少了东西,总会第一个怀疑他。王三就觉得委屈,觉得有些黑锅他背得实在冤枉。他想:既然自己反正是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干脆就来个“破罐子破摔”吧。于是,王三继续在村子里做些见不得阳光的勾当。
  王三的两个哥哥早早娶妻生子了,见王三净干些丢人现眼、辱没名声的事,早和他划清了界限。爹娘活着的时候,王三还能一日三餐不愁;爹娘死后,王三便无依无靠,只好自食其力了。王三思忖着:老是昼伏夜出像幽灵一样偷东家盗西家,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自己是该金盆洗手干点正事了。可是,他又好逸恶劳,平生最看不起那些顶着太阳撅着屁股挖地锄草的人,其次看不起那些手粗糙得像松树皮一样的泥水匠。然而轻松体面的活儿似乎与自己隔着十万八千里,至于高高在上、发号施令做老板,他压根儿就不敢想!
  王三想来想去,觉得力所能及地捡破烂倒是最现实的选择。做这活计虽卑微了些,但不受人管制,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起码自由!再说了,捡破烂不需要什么本钱,一弯腰手里抓的就是钱。虽然不可能发大财,但是填饱肚子还是不成问题的。毕竟自己现在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存状态。
  王三就开始四处捡破烂,主要猎取的对象是餐馆里的饮料瓶和塑料杯—-在臭烘烘的垃圾堆里寻寻觅觅,他高低不干的!等手里有了些积蓄,王三就买了辆电动三轮车,走街串巷收破烂。从捡破烂到收破烂,这可是一种质的飞跃呵!恰如一个给人家做保姆的人终于熬到请保姆的份儿。更值得一提的是,不久,他又给电动车装了一个大喇叭,并录上自己嘹亮的吆喝声:卖破烂喽,卖破烂喽!废纸废铁废。。。。这喇叭是费了些电,但着实省了他不少力,更主要的是,这提高了自己的身价,毕竟车上有现代化设备了嘛。王三把持这电动三轮车,喇叭哇啦哇啦得响,他感觉自己就像国家领导人在检阅三军仪仗队。更让王三兴奋的是,他偶尔会收获一些意外的惊喜,比如,有一次他竟然在收购的废品里发现一部“苹果”牌手机,而且还有不少没用完的话费呢。真是天上掉馅饼,自己正愁没这玩意儿呢。尤让王三高兴的是,失主竟然一直没有补卡,他想:这人不是富翁就是懒蛋!王三把这“苹果”别在腰上,神气极了。
  有一天,王三来到利民桥附近的一个居民区,他发现这儿都是别墅式的院落,家家户户大门前都立着两个器宇轩昂的石狮子。郁郁葱葱的长青灌木林里,一辆辆豪华小轿车若隐若现。。。。这景观让王三突然生出一种刘姥姥进贾府样的寒酸感。当时他还不知道这儿就是城里人都熟知的“腐败村”。
  腐败村得名于市里的领导干部打着集资建房的旗号、利用公款建别墅之事。据说为了建这片别墅,建房委员会还专门从江南请来了几位风水先生。那几位风水先生折腾了一个月余,最后确定利民小学的地脉最旺。于是,城建局勒令利民小学搬迁到郊外。
  王三忽然感觉自己来错了地方,心想:这么阔绰的人家,哪有什么废品卖,就是有,人家也未必劳神费力地拾掇着来卖,没准人家当垃圾随手扔掉了呢。王三刚掉转车头要走,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喊声:“别慌走,我这有东西卖!”王三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大女孩,年龄约莫二十岁。形容姣好、体态风骚。王三忙把车头掉过来,朝那女孩开去。还没等王三下车,那女孩就说话了:“你在家门口等着就行了!”王三说:“你穿得干干净净的,别弄脏了衣服,还是我帮你拿吧!”那女孩直摇头,道:“不行!我家主人一再叮嘱不许外人进家,家里装了监控呢!”王三明白了:她是这家的小保姆。王三就站在大门前等,凑这个空,他燃上一支烟。王三边抽烟边观察,他发现这家的门牌号很吉利:158518。王三觉得有意思,便把这门牌号记住了。一支烟还没抽完,小保姆抱着一大抱破书出来了。大概是由于粗心,她上衣的纽扣没扣好,似露非露一对光光滑滑的乳。王三看得眼馋,硬是把那口本该吐掉的黏痰咽了下去。小保姆累得娇喘微微,一边用肩头抹汗,一边说:“主人嫌这些破书碍手碍脚,就让我他它们处理掉!”王三从车上抽出一个蛇皮袋,张开袋口,让她把书放进去。王三用电子秤称了称这书,给了小保姆二十块钱。王三很想和小保姆再搭讪几句,谁知人家数着钱径直进院了。王三有些失落,望着小保姆的背影迟迟不肯离去,直到门“咣当”一声响,他才回过神来。接下来,王三在腐败村又转了几圈,见没头绪,便去老城的居民区转悠。傍晚的时候,王三满载而归,进村后,王三故意让喇叭大声得响,人们都用一种赞赏和羡慕的眼光看着他,这让王三颇感快意。
  晚饭后,王三在灯光下整理废品。当他把从小保姆手里收来的那袋书倒在地上时,意外发现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出于好奇,王三翻开笔记本,只见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王三好歹读过几年书,仔细看后大惊,原来这是一个“灰色收入”记录本,送钱的有乡镇长、局长、部长。。。。不难判断笔记本的主人来头不小。更让他惊讶的是,从第五十一页开始是“性爱日记”。
  王三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十分兴奋,因为他意识到:这哪是一个笔记本呢,分明是一件无价之宝!王三此人点子欢着呢,他完全能掂量出这笔记本的分量。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有着无限开发潜力的笔记本,这玩意儿足可改变自己积贫积弱的命运!
  第二天王三没再去收破烂,而是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构思一个详细的行动方案。
  王三开始行动了:他先去腐败村打听158518户的主人姓甚名谁、在哪高就,可是这儿的人戒备心理很强,都摇头说不知道。王三就在158518户附近站着,希望小保姆能够出来,他想从她嘴里获取主人的信息。很遗憾,王三等到太阳偏西都没见小保姆的人影儿。他很失望,正准备打道回府,这时一辆崭新的宝马开过来,在158518户门前缓缓停下,一个大腹便便、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从小车里挤了出来,接着下车的是一位浓妆艳抹、丰姿绰约的年轻女子。那男的扯着那女的纤纤素手进了院子。王三灵机一动,把那宝马的车牌号记了下来。
  王三信心满怀地到交通局车管所去查车主的信息,可工作人员告诉他:只有交警和公安因工作需要才能调取车主的信息。王三又一次失望,他垂头丧气地想:搞清这家伙的底细还真不容易!
  没办法,王三只好开电动三轮车跟踪那宝马,看它究竟开到哪个部门去。然而,那宝马开得贼快,王三追了好几次都没追上,有一次,还差点儿和一辆迎面开来的奥迪相撞,结果被人恶骂了一顿。王三干脆搭乘出租车追宝马,结果却发现那宝马朝郊外驶去。王三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追到目的地,也不知追了多远,那宝马突然往左一拐开到火葬场了!天哪,难道这家伙是火葬场场长不成?王三边想边下了出租车,果然他看见门卫正点头哈腰地和车里的那胖子打招呼。等那宝马开进火葬场大院,王三凑过去,给门卫恭恭敬敬上了一支香烟。门卫很客气地问:“您找谁?”王三反问他:“刚才开车过来的那人是谁?”门卫道:“是我们的一把手啊,刘场长!您找他有事?”王三说:“你们场长买东西付款时不小心掏掉了一个笔记本,我就追了过来,麻烦您叫他一下!”门卫答应着去找场长,趁这个空,王三在门卫工作日志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还留下了几行歪歪扭扭的甲骨文式汉字。然后,他拦住一辆过路的机动三轮,搭车走了。
  王三在城里买了几样小菜和一瓶上好的老白干,兴致勃勃地回到家,自斟自酌起来。不一会儿,他喝得酩酊大醉,趔趄着身子,一头栽倒床上。四肢老实了,可大脑仍在工作:有了这条大鱼,以后我王三还收什么破烂啊!从笔记本里随便撕下一页往那刘场长眼前一晃,他个狗日的就得乖乖给我送钱呵!只要有了钱,就可以在城中心买它个四室两厅两卫的大房子,我王三胡子一刮,也不比他妈周杰伦逊多少!就不信没有漂亮女人找上门来!我王某四十出头了是不错,可我偏要来个“老牛吃嫩草”娶个黄花大闺女让村子里的那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刮目相看。。。。王三正想入非非,这时手机响了。王三一把抓起手机,既惊讶又紧张:“喂,你是?”不料,电话里传来废品回收站那个黄脸婆的声音:“王三啊,这几天怎么没来送货啊?出啥事了?”王三失望地垂下手,很快又把“苹果”贴在耳边,没好气地说:“不光这几天不送货,以后我永远都不会送那破玩意儿了!”黄脸婆以为王三在说醉话,便调侃道:“兄弟,走路被金砖绊倒了是么?你富贵了,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穷朋友。。。。”王三不耐烦了:“得了,得了!什么金砖银转的!反正我以后不再干那粗活脏活累活了,有时间我还得陪老婆、哄孩子呢。”黄脸婆咯咯咯地笑起来,心想:这家伙“牛皮三千两,专挑大的吹”,就你那德行还想。。。切,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王三挂过手机正欲躺下,手机却又响了,他揉揉眼,仔细看了看,是个生号码。王三心想:这次该是那姓刘的打来的吧。王三立刻按接听键,一个娇声娇气的声音差点让他的耳朵休克:“老公啊,你在家还是在单位啊?我在浴室里都泡了两个小时了呀!”王三顿起一身鸡皮疙瘩,骂道:“你他妈找谁偷情呢,狐狸精!白跟我睡我都嫌你臊气!”骂完挂了手机。王三刚躺下要睡,手机又叫了起来,还是那女人的声音:“你个该死的,又去花哪个女人去了?你怎么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呢!你不是和我讲好的今天要陪我过夜的么?怎么说不来就不来呢!说话算放屁啊!你觉得我非沾你不行是么?有几个臭钱就不知道几斤几两了是么?告诉你,要是把我给惹恼了,小心我把你采花盗柳的破事给抖出去!我要让你妻子知道、让你同事知道、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看你个王八羔子以后还怎么往人群里扎,我让你夹着尾巴做人!”王三咆哮了:“臭娘们,你骂谁?我招你了惹你了?掰开你的小眼看仔细,是不是拨错了号码!”只听那女人气呼呼地说:“别他妈装蒜!你用他妈假嗓子忽悠我,我会不知道?!”王三气得把手机狠狠摔在地上,从桶里舀了一大瓢凉水,“咕咚,咕咚”灌下肚,抹了一下嘴角,却又笑了。他拉起破毛毯正要蒙头睡,谁知手机又它奶奶的叫起来。不接!王三愤愤地想,你就他妈打吧,气死你个婊子养的!手机没命地响,响得王三头皮直发麻,他捡起手机正要关掉,它却不响了,屏上蹦出来一个短信。王三打开一看,脸上渐渐浮现一丝得意的笑容。原来刚才的电话是刘场长打来的,见老无人接听,他就发来了信息。刘场长约王三晚上在全城最高档的餐馆“天上人间”吃饭,王三酒醒了大半,赶忙回了一个信息说自己正忙着借钱买房,没时间也没心情赴宴。刘场长打来电话道:“我能帮你,差多少,说个数吧!”王三笑道:“不多,十五万!对你这大款来说该是小菜一碟吧?”刘场长毫不犹豫地说:“十五万,小意思!今晚咱们见面时我给你现金!”王三道:“给现金多不安全啊!我给你个账号,你把钱打过来吧!”刘场长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规矩!”王三道:“先把这十五万打到我账户上再说!”刘场长还是不甘心:“总的见见你,我才能打款吧?”王三气了:“你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只要我一歪嘴,你就会立刻完蛋,没准火葬场会烧你!”刘场长怯怯地说:“老兄,有话好好说,别动那么大肝火!好吧,把你的账号发过来吧,我给你再加五万好么?“王三乐了:”算你仗义!二十万,对你来说不过九牛之一毛、大海之一滴!笔记本上哪一页收的钱都比这多!”刘场长道:“老兄有所不知,我是收了点钱,可为了保住位子,我也不少往上送啊!”王三道:“不管怎么说,剩下的总归是大头!有钱嘛大家匀着花才有意思。你们有钱人不是经常向慈善机构捐款吗?我也是穷人,捐给我得了!”刘场长试探地问:“那我的笔记本。。。。”王三打断他的话道:“你真是个躁性子!这事得悠着来,该还你的时候我自会还你!”刘场长道:“我的意思是,咱们的有个标准,你可以狮子大开口,但不能做无底洞啊!”王三火了:“谁狮子大开口了?我说要做无底洞了么?姓刘的,你贪了多少,笔记本上可是写得一清二楚,你怎样玩的女人,也写得一清二楚!你要是再和我讨价还价、惹我烦,小心我告你!“刘场长显然被激怒了:“你这是敲诈勒索,是乘人之危!”王三冷笑道:“那又怎样!你贪赃枉法,和敲诈勒索有什么区别?你趁人家家庭危机、勾引人家老婆不也是乘人之危么?”刘场长声嘶力竭了:“你这样做就不怕我想办法灭了你吗?”王三又是一阵冷笑:“你不觉得你这想法太小儿科了吗?我现在把笔记本往检察院里一交,政府就会灭了你!”刘场长气得直喘粗气,他近乎哀求了:“老祖宗,你就饶了我吧!你说你到底想让我出多少钱才肯还我笔记本吧!”王三道:“你得先回答我两个问题!我这人好奇心强!”刘场长道:“那你问吧!”王三道:“你们火葬场到底黑到啥程度?具体谈谈情况!”刘场长支吾了一会儿说:“你知道的,托我办事、让我火下留情的大都是有头面的人物,一般来说,除它们的直系亲属外,假烧一具尸体我都要收五万元的冒险费,然后酌情回扣给他们几千元。”王三道:“你还算老实!讲得很实在!下面,你回答我第二个问题,你究竟玩弄了多少女人?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笔记本上共有五十五次性爱记录,但侧重色情描写!缺少具体信息!”刘场长带着哭腔道:“我的亲爹,你就别再折磨我了好么?你不是想要钱吗,怎么又关心床上的事了啊?你要是缺女人,我为你张罗几个行么?”王三不容置否地说:“你必须如实回答这个问题,至于为我张罗女人的事,稍后再说!”刘场长叹了口气道:“既然老兄有这雅好,我就说了吧!说真的,我也记不清玩过多少女人了,笔记本上记录的都是让我刻骨铭心的性爱经历,和我上床的最小的十五岁、最大的五十岁,嫩有嫩的味道、老有老的风韵。。。。我的主要勾引对象是家里的保姆,她们大都是从乡下来的,思想单纯、容易诱骗;其次是与丈夫感情不和的少妇;甚至也打亲戚的主意,比如,我和小姨子和小孩的妗子都发生过不正当关系。。。。她们无非都看中了我的钱!”王三听得怒发冲冠,心却像猫抓似得痒,他情不自禁地骂道:“你他妈也真造孽!世上的漂亮女人都被你们这些衣冠禽兽糟蹋了!女人也真是他妈的贱,为了几个臭钱就他妈他身子卖出去!”王三顿了顿,接着说下去:“那个卖给我破书的小保姆身子干净么?”刘场长道:“这小保姆是刚来不久的,我只是吻过她、摸过她,并没有和她上床,这丫头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她把贞洁看得比天还大!我认为她应该是干净的!不过,因为她的疏忽导致笔记本旁落,我一气之下把她辞掉了!”王三厉声道:”你怎么把她赶走的怎么把她找回来,我还真看上了她!”刘场长忙不迭地说:“老兄放心,老兄放心!只要你把那笔记本还给我,我保证连钱带人都让你得到!”王三道:“这才像个男人,往我帐户上打一百二十万,让小保姆嫁给我,我保证把笔记本还你!而且我保证不泄露任何信息!“刘场长一咬牙道:“好!咱们一言为定!”
  

萨满神鼓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天宫里有个老神仙,他有七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叫七姐,是个很好看的姑娘。这一天,她在房中休息,忽听得一阵悠扬的笛声,从人间传到天宫来,她便偷偷地带着梅花鹿,走出房来,透过云彩向下面探望。

早时候,萨满跳神只有降妖铃,没有神鼓。那么怎么后来又多了一面神鼓呢?

这时候正是春天,她两眼循着笛声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的种田人,正坐在一棵大柳村旁吹笛子。六姐望着这年轻人,越看越觉得可爱,把她看呆了。

传说很早以前,太上老君在花鼓山山顶的神堂里放着一面神鼓。这面神鼓一敲咚咚地响,上通天上各路神仙,下通地狱各类妖魔,如有谁在人间作乱,神鼓一敲,不管你有多深道行,多大法术,立刻化成一滩清水。有个萨满听说了这件事,寻思用这面神鼓来整治妖魔,掌握人间的事情,比他亲自上天请神仙省事多了。他想把这面神鼓借来。可神鼓在花鼓山山顶的神堂里,有一群猴子整天把守,凡人进不去。

梅花鹿看透了六姐的心思,便对她说:”七姐,你看见那吹笛的人吗?我天天看见他在荒草坡割草,真是一个勤劳的小伙子呐,你欢喜他吗?”七姐红着脸点点头,说;”但不晓得他心是不是好呢?”梅花鹿说:”这个容易,让我去试他一试,就晓得了。”七姐说了一声”好”。梅花鹿便轻轻地从云彩里走到人间来。

萨满决心到花鼓山探探虚实。他离开家乡一直往南走,整整翻过一百座高山,跨过一百条大河,来到了花鼓山下,往上一看,只见山顶上大猴儿小猴儿、胖猴儿瘦猴儿、瘸猴儿瞎猴儿,里三层外三层,满山遍野,把个神堂围个水泄不通,风雨不透。他正琢磨怎样才能上得去,迎面呼啦啦来了一队巡逻猴儿,一时间弄得他想藏藏不了,想躲躲不及,一看旁边有个烂泥洼子,灵机一动就跳进泥洼中,在里面滚几个个儿,扁溜溜躺着动也不动弹。猴子巡逻到跟前,一看乐了。领头儿的大猴子说:“听说人间都供泥托佛,咱也没看见过什么样儿,看这个泥人八成就是泥托佛,咱们干脆把他抬回神堂去供上。”猴子们齐声说好,这就七手八脚抬腿的抬腿,捧脑袋的捧脑袋,擎胳膊的擎胳膊,拽耳朵的拽耳朵地抬起来。萨满连气也不敢喘,任群猴儿捉弄,就像死人一样。

吹笛子的小伙子叫王三。父母早死了,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靠着砍荒草过日子。王三吹了一阵笛子,立起身来,拿着弯刀正要割草,忽然看见一只鹿从大路上直奔过来,到了王三面前,屈起两条腿,跪在地上,央求道:”割草哥哥,救救命啊,后头有狼追来了,你快快把我藏起来吧……”王三一听,马上用荒草把梅花鹿盖了起来,自己爬上了一棵树。没一会,狼追来了,它看见王三,便问道:”你看见一只鹿跑过去吗?”王三随手向西方一指说:”看见了,向那边跑了。”于是狼便向西方追了过去。

群猴儿把萨满抬到神堂,轻手轻脚地放下,摆好位置。老猴儿得到报告,即刻传令花鼓山上行三天大祭,表示对泥托佛的敬重。他们在神位前点燃了香,供上了山上的百样仙果,老猴儿率领群猴儿一排排地跪下磕头。末尾,老猴儿从墙上摘下神鼓,一面咚咚地敲,一面唱,群猴儿跟着伸胳膊撩腿地跳起舞来。

狼走后,梅花鹿便从草堆里钻了出来,感谢王三救了它的命,问王三家中有几个人。王三叹了一口气说:”唉,站起来一竖,睡下来一横,只有我一个人啊。”梅花鹿说:”那你为什么不娶个老婆呢?”王三说:”唉!我这样穷,谁肯嫁给我呢?”梅花鹿说:”王三哥哥呀!你不要愁,我给你做媒。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如果有什么事要我帮助,只要向东方大喊三声’鹿大哥’,我就来帮助你。”鹿说完,一眨眼工夫就不见了。王三也挑着荒草回家了。

澳门新萄京娱乐,猴子们大祭三天,萨满饿了三天,眼瞅着一盘盘仙果供品,一动不敢动。可算到了第四天,老猴儿命群猴上山采药去了,只留下一个瞎猴儿、一个瘸猴儿看家。萨满见瘸猴儿上外面玩去了,瞎猴儿在一旁打盹儿,急忙拿些供果吃,吃饱了从神堂上跳下来,摘下墙上挂的神鼓,出门就向山下跑。

第二天,天刚亮,王三又起来割草去了。他走到一条小河边,看见一个身穿红衣裳的姑娘,在河边洗着衣裳,模样好看极了。正看着,那姑娘忽然脚一滑,跌进了河里。王三一见,马上”扑通”跳下水去,把那姑娘救了起来。那姑娘抖抖身上水淋淋的衣裳,对王三说:”你真是个好人!你家靠这里近吗?我想到你家去烘烘衣裳可好?”王三说了声”好”,便带她回家了。

瘸猴儿正在门口玩,一看泥托佛抱着神鼓往山下跑,就一瘸一颠地跟在后面往山下追,一边追一边喊:“不好了!泥托佛把神鼓偷跑了!”

他们到了家里,只见梅花鹿衔了两套新衣服,早已在家里等候他们了。王三心中很奇怪,便问道:”鹿大哥,你来有什么事?”梅花鹿说:”我是来给你做媒的,这姑娘是天宫里的七姐,她爱你勤劳,心肠又好,愿意嫁给你,就问你喜欢不喜欢了?”王三听了,喜得满口说”好”

瘸猴儿、瞎猴儿这一喊,老猴儿领着群猴儿“噌”“噌”地从山上飞也似地下来了,向前紧赶萨满。眼瞅着要赶上了,萨满赶忙从怀里掏出一把木梳扔在地上。群猴儿看到木梳,这个说:“给我梳梳毛!”那个一把夺过去,说:“我还没梳呢!”这个也梳,那个也要,萨满趁这工夫跑远了。老猴儿一看,可不好了,“快追!”群猴儿又“噌”“噌”飞似地追上去了。萨满从怀里掏出一把篦子扔在地上,猴子得到篦子,又围了起来。这个说:“给我刮刮虱子。”那个说:“给我刮刮毛。”老猴儿怎么呵斥,群猴儿也不听。等挨个儿刮完了,萨满已跑到山根儿底下,过河了。老猴儿一看,完了!猴子怕水,过不去河。

王三和七姐成了夫妻,小两口勤苦勤做,梅花鹿也常常帮他们做生活,日子过得舒心极了。

就这么,萨满把神鼓借回家,一直没送还。

谁知老神仙知道七姐和王三成了夫妻,心里气极了。有一天,趁王三到田里做活的时候,到人间来把七姐带回天宫去了。

这神鼓也叫“钢圈鼓”,就是萨满跳神手里拿的那面鼓。从那以后,人们就有句传说“老君留下钢圈鼓,圣人留下降妖铃”。腰铃就是萨满跳神时腰上系的那一排铜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