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杨家将之一杨排风简介 杨排风大战北国

杨八姐大破铁甲兵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图片 1杨排风
杨排风常跟穆桂英练功习武,练就一身好武艺。曾随穆桂英西征,并被命为“征西先锋将军”。她因随身武器是烧火棍,所以被宋仁宗封为“火帅”。
杨排风简介
杨排风,文学及影视作品人物,真实性待考。杨家将女将之一,原是府里的烧火丫头,自幼在杨家长大,性格泼辣,像个男孩儿,专爱与刀、枪结伍为伴。她善使一条烧火棍,由于武器奇特,杀法迥异,大败辽军。在我国有着家喻户晓的巾帼英雄形象。
杨排风原是天波府里的烧火丫头。她自幼在杨家长大,性情泼辣、勇敢,像个男孩儿,专爱与刀、枪结伍为伴。平日里常跟穆桂英练功习武,日久天长,竟练就一身好本事,十八般武艺样样在行。这次西征,穆桂英见她武艺高强,便任命她为“征西先锋将军”。
西夏国元帅殷奇是个目中无人、嚣张狂妄的家伙。他见穆桂英亲率大军前来,便调兵遣将,设下埋伏,企图一举消灭杨家将。不料,如此雕虫小技早被穆桂英慧眼识破。她将计就计,先派猛将杨排风伏兵于密林中,然后派人假败,诱出敌军主帅。那主帅殷奇与宋军打惯了,见宋军败走,便信以为真,拍马赶来。正行间,忽然从路旁林中跃出一员威风凛凛的女将,坐一匹白马,挺一杆长枪,大喝一声:“征西将军杨排风在此,贼寇还不下马投降!”话落枪到,惊得殷奇险些落马,急忙招架。斗不上十个回合,殷奇力尽臂乏,卖个破绽,落荒而逃,杨排风紧追不舍。后来多亏几员虎将搭救,才使殷奇免做刀下之鬼。殷奇逃回营中,急忙鸣金收兵。连夜后退几十里。
杨排风是杨家的下人,管烧火做饭。她本是个孤儿,为杨家收养,奴随主姓,所以姓杨。杨排风善使一把烧火棍,由于武器奇特,杀法独特,大败辽军。杨八姐、杨九妹中了辽邦大将萧天佐的“诱敌深入”之计,兵困双龙谷,危在旦夕。孟良奉六郎之命赶回京都求援。此时朝中无大将,佘太君保举杨府烧火丫头杨排风统兵出征。当朝兵部尚书、奸臣王钦若之婿谢廷芳与六郎帐下大将焦赞均不服,定要与她比试高低。杨排风以高超武艺打败对手,朝中与军中上下心悦诚服。她果不负众望,带兵打败了辽军,解了双龙谷之围。杨排风是“杨家将”中的著名女将,是我国家喻户晓的巾帼英雄。
杨排风大战北国
《杨排风大战北国》是河南大鼓书里的有名选段,将杨排风征战沙场的故事进行改编,创作词曲,演员们用说唱的方式来突出故事的艺术效果,再搭配二胡、秦琴等乐器营造故事的意境。还有许多影视剧也曾塑造过杨排风这个人物,包括《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杨门女将之女儿当自强》、《穆桂英十二寡妇征西》等等,呈现了一个又一个经典形象。

在安次县的南头,有个地方叫宋六口。传说北宋的时候,杨家将的女英雄杨八姐,曾在这里破过韩昌的铁甲兵。

辽国的韩昌和杨家将交兵,打一仗败一仗,败了个一塌糊涂,这下子萧太后可恼啦!她挑选了全国的精兵猛将,令韩昌再次出马,非要把杨六郎打败不可!韩昌哪敢不听,就带着五万多铁甲兵,又来攻打三关。

这回阵势威武,那铁甲兵人和马都披着铁叶子甲,不怕箭射,不怕枪扎。人都是挑出来的精兵,马都是选出来的烈马,人使长枪,马套连环,可厉害啦!早先,攻打三关都是偷偷摸摸地来。可是这一回,来了个明目张胆,耀武扬威,还提前下了战书。

杨六郎听说韩昌来了,起初没当回事,又像以往一样,带兵出来迎战。两军在益津关和淤口关北面搭界的地方,安营下寨。

韩昌脚根还没站稳,就出来骂阵,骂得那叫难听。杨六郎一听火了,拍马迎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杨六郎恨得咬牙切齿。

韩昌像一只发了威的狮子,又跳又叫:“杨六郎!这一回我要与你决一场死战,叫你也知道知道我韩昌的厉害!”

杨六郎也一点不含糊,大声喝道:“韩昌,你说怎么打,我都擎着!”

俩人照面后就打了起来。别看韩昌闹哄得凶。要是动真格的他哪是杨六郎的对手啊?俩人战了二十个回合,韩昌就有点招架不住了,拨马就往回走,杨六郎带大兵随后杀去。韩昌退到阵前,忙喝令铁甲兵出战。那铁甲兵一字儿排开,呼啦啦闯了过来,就像大河里发水一样,那叫猛!

杨六郎见敌兵来势凶猛,忙让军兵放箭,可哪里阻挡得住。这些铁甲兵五匹马连成一排,过来后横冲直撞,宋兵死伤可海了。杨六郎一看怒从心头起,大枪一抖,挑了一排,又一排过来了。他一个人能耐再大,也敌不住这么多雄兵猛将啊,只好带着败兵退回营去,关上营门死守。韩昌跟着铁甲兵追到营门口,得意地一阵狂笑,大骂不止。

杨六郎跟韩昌交战,很少吃过这么大的亏。他退回营里。见军兵伤忙惨重,活着的一个个又都垂头丧气,心里十分难过。听到韩昌在外面叫骂,只好高挂免战牌闭门不出,他又气又急,可硬拿不出破敌的主意来。

这天夜晚,杨六郎正在帐里发愁,忽有守门的军兵进来报告,说是外面有人求见。杨六郎以为是细作,开头不允。守门的军士出去后又进来报告,说是外面只来一人,非要参见元帅不可,杨六郎这才点头答应。

只见进来的这个人青衣小帽,眉清目秀,是个漂亮的小伙,进帐后拱手施礼。

杨六郎拍案喝道:“来者何人?定是细作,左右给我拿下!”两边的随从立刻围上来要动手。只见那后生瞅着杨六郎一乐,随后抓下小帽,露出盘在头上的乌青青的长发来,原来是他的妹妹八姐。

八姐转对六郎道:“六哥,怎么连我也认不出了?”

杨六郎又惊又喜:“啊!八姐,原来是你?你来有事么?”

八姐说:“咱娘听说你吃了败仗,很不放心,让我前来助战!”

六郎高兴道:“八姐,你来的正是时候,只是北国的铁甲兵十分厉害!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能行?”

八姐说:“六哥不用发愁,小妹倒有一计。”

六郎催她:“那就快讲!”

“你不记得咱们去年打仗过的那白沟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