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之间的战争

“学着去唱它们吧,儿子们, 尽管学习将会历时漫长;
而当你理解了它们的神奇, 你用它们的时候它们有用,
你需要它们的时候它们必需。”
在悲剧命运到来之前,奥丁让众神学习用卢尼字母写下的诗歌,期盼他们能从中获得智慧和力量,并且可以在最后的决战中保护自己。
而奥丁,因为知识丰富和智慧出众,因而也是人类崇拜的知识和智慧之神。

神族之间的战争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五百四十道大门, 建在辉煌的瓦尔哈尔宫; 八百个盔甲武士同步跨出一道门,
投入和芬里斯狼的战争。 —《格里姆尼之歌》
在整个亚萨园中,最宏伟也是最庞大的建筑,无疑是用无数箭簇和盾牌构成巨大屋顶的瓦尔哈尔宫了。那个时候,华尔哈尔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物。
瓦尔哈尔宫一共有五百四十道大门,每一道大门都无比宽阔,可以由八百个盔甲武士同时进出。
住在瓦尔哈尔宫里的,是所有在人间的战争中牺牲了的英勇战士—只有在战争中牺牲的精壮战士才有资格被选来住在这宏伟的宫殿里,而其他在人间因为疾病和衰老而死亡的人们则只能被送到由死亡之主海儿所掌管的死亡之国。
在战争中牺牲了的国王、酋长和战士们在瓦尔哈尔宫又再次复活了。他们穿上亚萨神们赐给他们的盔甲,操持着锋利的武器,又一次过起了战士的生活。
因为奥丁是一个喜欢战争的神,他让人间不断地发生战争,因此,到瓦尔哈尔宫来的死亡战士也越来越多,最后他们竟有了五千万名之多。然而,宏大的华尔哈尔宫仍然有足够的地方供他们居住。
这许许多多的死亡战士每天清晨就开始在瓦尔哈尔宫中的广场上进行训练。他们的训练就是互相之间的生死搏斗,有很多战士会在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但是,黄昏降临时那些死去的战士会再次复活。第二天,他们又将投入激烈的战斗。
傍晚的时候,所有这些死亡战士,经历一天的艰苦鏖战甚至死亡以后,坐在巨大的宴会厅里一起享受一顿丰盛的晚宴。
奥丁神的美丽侍女们,手持着用兽角做成的巨觥,为死亡战士们进侍最甜美的蜜酒。这些被称为华尔克莱的女侍们就是当人间发生战争时,由奥丁派去在牺牲者中选择死亡战士的女神。有时候,当她们赶到人间的战场时,如果战争还没有分出胜负,她们也会根据她们的喜好来决定战争的进程。
华尔克莱们侍奉上的蜜酒,死亡战士们永远可以开怀畅饮,因为它们是直接从母山羊海德伦的乳房上挤出来的。海德伦是瓦尔哈尔宫中唯一的山羊,但是它却以宇宙树尤加特拉希的树叶为食,因此,她的乳房里永远涨满了香醇的蜜酒。
为了让战斗了一天,饥饿异常的死亡战士们吃饱,瓦尔哈尔宫中专门有一个技艺高超的厨师为他们烹调食物。每天清晨,这个名为安德里门尔的厨师从猪圈里拖出野猪山里姆尔,把它杀掉,烹调成美味的猪肉。野猪山里姆尔体形极为庞大,它的肉足以让所有的死亡战士都吃得心满意足。但是,山里姆尔是不死的,厨师安德里门尔每天早上都能从猪圈里拖出一头复活成原来样子的野猪来。
众神之主奥丁也经常到瓦尔哈尔宫的宴会厅里和他的这些身经百战的死亡战士共进晚宴。但是,奥丁在宴会上只是喝一些从山羊海德伦身上挤出来的蜜酒而已,却从来也不吃用野猪山里姆尔的肉烹调出来的美味——伟大的奥丁神已经用不着再吃普通的食物了。但是奥丁会经常把桌上的野猪肉赐给围绕在他脚下的两头狼吃,如果他高兴的话。
众神之主奥丁把人类中死亡的战士收集在瓦尔哈尔宫中,并且不断加以训练,和神国亚萨园的一个巨大秘密有关。
宏伟壮丽的神国,在它博大的气概后面有一个悲剧的阴影。那是一个必然验证的预言,一个正在慢慢来临的结局,一个众神和全部世界的最后命运。这个命运称为雷加鲁克,代表着众神和一切生灵的末日。
在亚萨园中,只有全能的智者奥丁和他能预卜未来的妻子芙莉格知道悲剧性的雷加鲁克的存在和来临。除了他们之外,智慧巨人密密尔因为长年喝着知识和智慧的泉水而得以洞悉。
但是,不管是神祗还是巨人,预言从来都是受到禁忌的。在那个时候,奥丁、芙莉格和密密尔都不能告诉众神或其他生灵任何有关雷加鲁克的事情。同时,他们也为雷加鲁克的存在和逐步降临,感到无比的忧虑。
芙莉格于是变得非常沉默寡言,镇日坐在纺车前纺织神秘的金线。
众神之主奥丁也时刻担忧着雷加鲁克的降临,因为他知道以他的天庭之威,再加上众神的力量,也不足以和这样的一种命运进行抵抗;他仅仅能做的,只是尽一切力量推迟它的最终到来。
为了世界上所有善良的生灵,奥丁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和牺牲,以求达到这一目的。奥丁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增强自身的力量,尤其是自己的智慧和洞察力。在老巨人看守的密密尔泉边,奥丁牺牲了自己的右眼以期增加知识和智慧;同时,他又修造了宏伟壮丽的瓦尔哈尔宫,让他的侍女华尔克莱们去人间战场选择来最勇敢的死亡战士,日日进行艰苦的训练。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当雷加鲁克最后到来时,他们可以帮助众神同众神和人类的敌人、毁灭世界的恶魔们进行殊死的决战。
在追求知识、智慧和洞察力的过程中,奥丁不断地牺牲自己;因为真正有力量的知识,通常都是要以牺牲去换取的。
有一次,通过一个神秘的预示,奥丁用长矛把自己刺伤,然后又倒挂在一棵树上。他在树上这样一直吊了九天九夜,没有喝上一口蜜酒,也没有吃到一片面包。
第九天,奥丁向下一看,惊喜地高叫起来。他在树下发现了神奇的卢尼文字。但这一声高叫,使他从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奥丁在树上倒悬九昼夜的牺牲赢得了威力强大的卢尼文字。此后,他的外祖父、女巨人培丝特拉的父亲又教给了他九首富有神力的歌曲,并同时赐给他喝一种有魔力的蜜酒。这样,奥丁就能够用卢尼文字的歌曲唱出咒语,而这种咒语,则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后来,奥丁又把这种法术教给了亚萨神们和人类中的英雄。
奥丁说:

天地间的第一场战争爆发, 是奥丁在挥动他的长矛; 狂暴的华纳神族,掀起了
一场动天陷地的战斗。 —《西比尔预言书》
很久以前,天地之间除了伟大的亚萨神们以外,还有一支古老的神族居住在一个叫作华纳海姆的地方,称为华纳神族。华纳神族中的众神也和亚萨神一样,都是孔武有力的伟大战士和天地万物的保护者。
远在亚萨神族兴旺发达、建筑起豪华辉煌的巨大宫殿以前,亚萨神族和华纳神族之间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战争的起因是一个叫格尔薇克的女华纳神带着华纳神族的使命来到了亚萨园,她似是来和亚萨神理论两大神族哪个该受到人类的顶礼摩拜的,但是亚萨众神却断定她来意不善,众神之主奥丁首先将长矛掷向她以示宣战,众神也纷纷向她发动攻击。然而,格尔薇克是一个有魔力的女神,尽管众神用长矛刺杀和用火烧死她达三次之多,她却每一次都能死而复活。正因为亚萨神胡乱格杀格尔薇克的缘故,忿怒的华纳神正式向亚萨神们宣战了。
这是世界混沌初开以来第一场规模宏大、场面惨烈的战争,两个神族的战士们都英勇无畏地在战场上拚杀,众神的矛头都沾满了敌人的鲜血。由于双方势均力敌,战争持续了许多个年头,两个神族都遭受了巨大的牺牲。
最后,所有的神祗都厌倦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厌倦了众神之间的无谓的厮杀,于是,神族之间开始了和谈。为了长久保持两大神族之间的和平,不让战火在神的世界中再度燃起,众神最后决定双方互相派遣人质。亚萨神族送往华纳海姆的是海纳和智慧巨人密密尔,华纳神族送往亚萨园的则是最杰出的华纳神诺德和他的一对孪生儿女,夫雷和芙蕾雅。
被派往华纳海姆的海纳也是亚萨神中的首领之一,长得高大强壮。海纳看上去也十分英俊,有一双长长的腿,奔跑起来十分快捷,但是他在亚萨神中却是相对的一位弱智者,性情木纳,脑子有点鲁钝,而且特别不善于说话。也许正因为如此,奥丁请智者密密尔与他同行。老巨人能言善辩,因为长年喝过智慧泉中的泉水,因而知识也极为广博,正好可以帮助海纳回答各种问题。
亚萨神海纳和密密尔来到华纳海姆后,起初很是搏得了华纳神的欢迎,华纳神的领袖还让海纳当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首领。但是华纳神们逐渐发现,在所有的场合都是密密尔这个老头在喋喋不休地说话,解答华纳神们提出来的各种各样问题;而一旦密密尔不在的时候,海纳这个看上去高大英俊的亚萨神几乎是一无所知,从来都是愚钝而窘迫地回答不出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华纳众神为此非常愤怒,强烈地感到受了亚萨神们的欺骗。因为华纳海姆送去的人质是他们中最出色的诺德、夫雷和芙蕾雅,而换来的却是一个无用而喋喋不休的老人和一个天生愚笨的亚萨神。于是,华纳众神一怒之下砍下了密密尔的脑袋,派人送往亚萨园,以示他们强烈的愤怒和不平。
亚萨园的众神在收到密密尔的脑袋后,对华纳神的这种做法也无可奈何。或许是他们本来就存有欺诈之心,或许是他们确实不愿再挑起战火,这事至此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奥丁见到密密尔的脑袋后,立即找来药草涂在伤口上,并念诵卢尼文字的咒语对已被砍下来的脑袋施行法术。密密尔充满知识和智慧的脑袋在奥丁的努力下,竟能脱离身体而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奥丁把这个脑袋仔细地放在他宫殿的内室中,当他有什么疑难和困惑的时候,就来到密密尔的脑袋旁边,念动咒语,向密密尔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