鹘仑吞枣

唐朝时期,河北枣强县有一个叫张怀庆的武官,喜欢附庸风雅,文学水平却比较低。为了追求虚名,他常常弄虚作假,把别人的好诗句改头换面后说成是自己的创作。

有一次,张怀庆看了李义府的诗后,觉得很好,就在每句诗前添了两个字,让原诗该头换脸,变成一首七绝充当自己的作品:生情镂月成歌扇,出意裁云作舞衣。照镜自怜回雪影,时来好取洛川归。

除了偷李义府,张怀庆还特别喜欢抄袭另外两位名士张昌龄和郭正一,玩的也是和五绝变七绝类似的小把戏。张怀庆剽窃他人诗作的行径,实在只能用简单粗暴来形容。曾有人编了两句话讽刺他,道是活剥张昌龄,生吞郭正一。这事最早记在唐人刘肃写的《大唐新语谐谑》里,不过刘肃记下的那两句话是活剥王昌龄,生吞郭正一。到了宋代计有功编《唐诗纪事》,却认为被活剥的应该是张昌龄。

张昌龄是唐初诗人,年轻时就以文辞出名,考中进士后,考功员外郎王师旦却不肯给他官做。唐太宗一向惜才,就问到底是什么原因,王师旦解释说:张昌龄文风浮靡,华而不实,不是好苗子。如果任用了他,年轻人就难免因羡慕而效仿,如此一来,我怕会影响全国的风气啊!唐太宗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没有再追究下去。后来翠微宫建成,张昌龄借机献上《翠微宫颂》,唐太宗非常欣赏,赞叹他是个写文章的好手,于是下令提拔他,让他专门替自己写诏书。而被生吞的郭正一,也是当时以文词闻名的朝中要人。此人妙笔生花,文思泉涌,在唐高宗时候曾得到重用,当时的诏书和朝廷文告,多半出自他的手笔。

《大唐新语谐谑》

比喻机械地套用别人的言论、文辞、经验、方法,也形容囫囵吞枣、食而不化。

我们绝不可~地搬用他人的经验,而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张怀庆凭借着生吞活剥的卑劣手段,居然千古留名了,可惜留的是不雅之名。记得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说: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据孔乙己看来,读书人的事只算得窃。然而,放眼当下,有部分作家不仅连剽窃抄袭都不肯承认,他们还美其名曰为借鉴吸收引用。相比于生吞活剥的张怀庆,这些人抄袭的手法高明很多。当一个国家在文坛上盛行抄袭之风时,便是其文化走下坡路之际。

食古不化、囫囵吞枣

融会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