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堕落!女友吸毒我难舍她美貌

偶然认识的女孩

《子夜琴声》

音乐,文学的姊妹。

小雷认识安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那时,小雷在一家大公司里做事,是这家公司里的一个普通职员,上班时忙碌不已,倒也充实,下班后回到家里,除了和父母看电视,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想去找自己的哥们儿吧,哥儿几个都在谈恋爱,哪里有时间陪伴他?没有办法自个想办法吧。他想来想去,学弹钢琴吧!这样可以打发一点寂寞的时光。本来小雷并不属于爱热闹的人,用时髦的话来形容便是闷骚的男生,在家里弄点什么还真很适合他。

作者:李恩挥

                                         ——题记

他买了钢琴,通过朋友找了一位某音乐学院毕业的老师,这便是安。刚刚见到安,小雷似乎一惊,安很美,这种美是电光石火般的惊艳,让人一见忘不了。安不像当下的女孩子那样瘦削,她有些丰满,因此,举止有点慢腾腾的,在小雷眼里便别有一番风景。安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翻腾奔跑,小雷的心随着琴声浮动着,他一头坠入了情网。

老天让你死,一定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活下去,这机会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一件事,甚至可能是一个梦,如果你没有抓住它,那么很抱歉,天命如此……

童年的回忆(爱的纪念)理查德•克莱德曼

后来,小雷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爱上了安,还是爱上了她美丽的手指、美丽的琴声。小雷和安都是在家里的客厅见面的,家的温馨让他放松,他也没有对安做过过多的询问,只是知道她在做钢琴老师,只知道她的性格可爱、爱笑又开朗,像个天使一样。可喜的是,安对他有回应,两人经过几个回合的试探,3个月后,安成了小雷的女友。

这是一条很深很深的小巷,巷子口连接着一个不大的菜市场,站在巷子口一眼望过去,除了眼前几座矮矮的平房,巷子里只有一片漆黑,看不到尽头。

音符在指尖下轻灵地跃动,徜徉于黑白琴键间,连成一曲涓涓细流般的音乐史诗。闭了眼,仿佛被带进了时光穿梭机,童年记忆的碎片纷至沓来,被拼凑,被还原,童年的回忆,又一点点回来了——

小雷今天下班很晚,他家就住在菜市场的顶头,那里是一片居民楼,在喧闹城市的一角,虽然不怎么繁荣,但也有着一种独到的宁静与祥和。

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窗中倾泻下来,形成一束奇妙的光弧,掠过钢琴的黑白键,照亮了面前摊开的曲谱。小小的女孩安坐在琴凳上,手指如蝴蝶双翼般上下翻飞,美丽的音符连成一条华带,将世间万物包裹在一片安谧宁静之中。

深夜的菜市场空无一人,两侧都是空空的棚子和一些人为堆起来的石台,这些石台摆放的杂乱无章,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菜根和菜叶。

曲终,余音未了,动人的曲声仿佛在室内回荡,女孩展颜而笑,多少次练习的艰辛,化作一封回忆。

或许是因为工作太累了,小雷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站在原地揉了揉眼睛。今晚的月亮挂的很高,周围没有星星,也看不到一点儿云彩,独自走在这样的地方,即使很熟悉,当微风轻轻吹过时,也还是会感受到一丝丝的寒意,这种感觉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心里。

那就是我。

“叮……叮……”

童年的一段时光是在老家度过的,往昔之事已然渐渐忘却,沉淀在记忆深处的,还是那黑白键相间的钢琴。

远处似乎传来了一点点声音,这声音轻轻的,但在深夜又听的格外真切。一阵风吹来,带动了他腰间的那个白色的小陶瓷娃娃,那是他父亲送给他唯一的一个生日礼物。

第一次与它亲密接触,是一个暖洋洋的午后。钢琴老师是位慈眉善目的女人,她有一只可爱的小狗名叫宝宝,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惹人怜爱。这里的味道纯粹而自然,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为琴身镶上一道华丽的金边。我坐在钢琴前,看老师修长灵活的手指在琴键上游走,优美的旋律萦绕在耳畔,仿佛晨光微熹月华静谧,失了迷离。一瞬的恍惚,我坠了进去,无法自拔。

“咦?”

27111.com(澳门新萄京娱乐)[欢迎你],这便是我与钢琴结缘伊始,每每去琴房上课,竟如进了游乐园一般的欣然雀跃。

小雷晃了晃脑袋,心里泛起了嘀咕,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

——幽幽的琴声依旧在半空中回荡,清脆、空灵,又激起了一串串回忆的涟漪——

“叮……叮……”

我仍记得,在那间狭小的练琴房中,老师抱着可爱的小狗,让我用琴声哄它安眠。

像是钢琴的声音,没有太过明显的旋律,悠长悠长的,在寂静的深夜直勾勾插入到人的心里。

我仍记得,在那洒满阳光的宽大落地窗边,我轻唤着“宝宝!”却顽皮地把火腿丢到了它的身后,看它一脸急不可耐之相后的乐不可支。

“这声音像是从右前方传出来的。”小雷心里有点儿发毛,右前方正是自己无数次路过却又从没有靠近过的地方。小雷害怕这个巷子,他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听母亲说过,这条巷子直直的通到城郊的一条公路上,很长很长。

我仍记得,我也曾能把曲子弹的行云流水,让美妙的曲声在小小的琴房中悠然回荡。

这声音一直飘荡在小雷周围,似乎在指引他朝这个方向前进。小雷往前走了几步,巷子口就在右手边,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仍记得,那时对音乐的满腔挚爱,悉数勾勒在琴键指尖。

“叮……叮……”

我仍记得,离开老家的那个夜晚,年少不知愁的我在一旁玩耍,殊不知这是与音乐的永别!

是钢琴的声音,小雷听出来了,弹琴的人应该是一直敲击着同一个琴键,而这个声音正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似乎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小雷眼神有些迷离,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这条小巷。

……

……

回到大城市,体会到的是一种不同的生活,高楼大厦和游艺场所,是老家那弹丸之地无可比拟的。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没有继续学下去,从此与钢琴默默疏离,少时还未有缺憾,却在青春里顿足叹息!

警察发现小雷尸体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之前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报警电话,赶到现场的时候就发现小雷趴在地上,双目紧闭,嘴唇发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像被吸血鬼吸干了血一样。

今生,注定有一缺憾无可弥之——弹钢琴。

周围的菜农都钻到了这条出事的巷子里,这里离巷子口不远,警察把现场保护了起来,围观群众被挡在警戒线外面,只有两名法医在尸体旁边工作。

曲声渐渐泯失,如散去的童年的回忆,可望却不可至。

青年警察肖亮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他感觉这条巷子很奇怪,巷子口是几座已经废弃的平房,周围还长满了杂草。往巷子里面走,房屋大都是两到三层的居民楼,但是看起来很破旧,有些地方墙皮已经脱落的不成样子了。巷子很窄,如果有车辆进入就只能直直的往前开,在巷子里是掉不了头的。最让人感觉奇怪的是,这条巷子里几乎没有行人,周围的房屋大都是大门紧闭,像是一片无人区。奇怪的是巷子口居然连接着一片热闹的菜市场,两者形成了一种反差极大的对比,让人很不舒服。

“这一块就是这个样子,没啥子看头。”肖亮身边的一名中年警察点了一根烟慢吞吞的说着:“常年没人管,地方也不拆迁,里头好多人都搬走了。”

“这种案子以前发生过吗?”肖亮问道。

中年警察皱眉想了想:“好像有一个,二十多年了吧,我刚来局里的时候有个女娃就是死在这个巷子里头,不过那时候我太年轻了,没啥子经验,就没有参与那个案子,后头的情况就不晓得了。”

天黑之前警队撤离了现场,现场被封锁了起来,巷子口拉起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尸体被带回去做检查,只留下两三个警察在附近做案件咨询。肖亮回到警局,和几个专案组的同事开了个研究会。

进入菜市场的街拐角有一个摄像头,上面清晰的显示小雷是昨天夜里十一点进入的菜市场,从菜市场口走到巷子口大概只需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从现场看,周围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的痕迹,尸体身上的衣物没有损坏,地面也没有留下拖拽的痕迹,现场只有一个摔坏的白色瓷娃娃,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更让人费解的是,小雷遇害的这个时间段里,除了小雷之外没有任何人进出过这个区域。

肖亮推断,小雷应该是自己主动走到案发现场,之后经历了某些事情导致小雷遇害,或者就纯粹是小雷自己进行了一次有预谋的自杀,只是具体过程还没有调查清楚。当然,这些推断都要等待法医鉴定的结果出来之后才能落实。

另一个方面,那个陌生的报案电话是案件的一个突破口。当时值班民警接到电话时只能辨认出是一个年长女性的声音,其他信息一无所知。经过大家通宵排查,已经确认电话是从小巷里面打出来的,从信息记录看出,这个电话的位置是在门牌号为014的一家居民住户里。肖亮决定明天一早就跑一趟014号,具体的了解一下情况。

早上八点,肖亮带着两名警察穿着便衣来到小巷,014号就在案发现场附近,这个位置距离巷子口并不远。

这是一座两层高的复式楼,大门紧闭着,看得出和里面的楼房还有一小段距离,这里面应该是有一个小院子的。大门是红色的铁门,门上灰蒙蒙的,还有许多大小各异的泥点子,门牌贴的比较高,已经是锈迹斑斑了,勉强可以分辨出014的字样。肖亮敲了敲门,门上的灰被震了一些下来,三个人急忙用袖口捂住鼻子往后撤。

“你们是谁呀?”

肖亮回过头,只见对面的门半开着,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只能说很老很老,两只眼睛挤在皱纹里,弓着腰,穿着一件丝质的薄薄的衣服,她的手蜷缩着,可能是因为年龄太大了,肌肉萎缩导致的。

“请问……”肖亮仔细打量着老太太:“请问014住户有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