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信的遗闻

史书记载:六月,公至自越。季康子、孟武伯逆于五梧。郭重仆,见二子,曰:恶言多矣,君请尽之。公宴于五梧,武伯为祝,恶郭重,曰:何肥也!季孙曰:请饮彘也。以鲁国之密迩仇雠,臣是以不获従君,克免于大行,又谓重也肥。公曰: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饮酒不乐,公与大夫始有恶。
春秋时期,鲁哀公二十五年六月,鲁哀公从越国回来,孟武伯和另一位卿士季康子在五梧迎接他。当时,大臣郭重跟随在哀公身边。郭重看到孟武伯等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便对鲁哀公说:大王,这两个人经常说你坏话,你要留心观察。当然孟武伯也十分厌恶郭重。
后来,鲁哀公在五梧设宴宴请群臣,孟武伯代表向哀公敬酒时,便想找机会羞辱郭重,于是,在宴席上孟武伯就故意问郭重:你吃了什么东西这样肥胖啊?当下季康子认为孟武伯说话失当,便插话说:应该罚孟武伯的酒。郭重跟随国君辛苦奔波,你却说他胖,真不像话。鲁哀公听了,便代替郭重说道:食言多也,能无肥乎!意思是说,郭重吃自己的话太多了,能不肥吗?这话表面上是说郭重,其实是暗讽孟武伯和季康子一惯说话不算数。
大家虽然喝酒但都不高兴,哀公和大夫孟武伯、季康子从此就互相有了厌恶感。
食言而肥就是从此而来。 《左传哀公二十五年》
指不守信用,说话不算数,只图自己占便宜。食言,失信。
小刚这个人~,万万不可与他深交。
诚信是做人之本,也是立业之基。如果不讲诚信,即使暂时能占点小便宜,但最终会失掉人心。失掉人心,也就意味着自己远离了朋友,远离了成功。孟武伯的可悲之处便在于,不仅不反省自己的缺点,反而总是从别的人身上找原因,以致于自取其辱。
自食其言、言而无信 言必行,行必果

《左传哀公二十五年》: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

释义:食言:失信。指不守信用,只图自己占便宜。

史书记载:六月,公至自越。季康子、孟武伯逆于五梧。郭重仆,见二子,曰:恶言多矣,君请尽之。公宴于五梧,武伯为祝,恶郭重,曰:何肥也!季孙曰:请饮彘也。以鲁国之密迩仇雠,臣是以不获従君,克免于大行,又谓重也肥。公曰:是食言多矣,能无肥乎?饮酒不乐,公与大夫始有恶。

春秋时期,鲁哀公二十五年六月,鲁哀公从越国回来,孟武伯和另一位卿士季康子在五梧迎接他。当时,大臣郭重跟随在哀公身边。郭重看到孟武伯等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便对鲁哀公说:大王,这两个人经常说你坏话,你要留心观察。当然孟武伯也十分厌恶郭重。

后来,鲁哀公在五梧设宴宴请群臣,孟武伯代表向哀公敬酒时,便想找机会羞辱郭重,于是,在宴席上孟武伯就故意问郭重:你吃了什么东西这样肥胖啊?当下季康子认为孟武伯说话失当,便插话说:应该罚孟武伯的酒。郭重跟随国君辛苦奔波,你却说他胖,真不像话。鲁哀公听了,便代替郭重说道:食言多也,能无肥乎!意思是说,郭重吃自己的话太多了,能不肥吗?这话表面上是说郭重,其实是暗讽孟武伯和季康子一惯说话不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