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1.com(澳门新萄京娱乐)[欢迎你]】您之所以看不到乌黑,是因为有人帮您挡在身后

阿西笑起来像个孩子,一遇见他,我身体里的母性就全被调动起来了,虽然年近三十还孑然一身的我从未做过母亲。

   
昨天生日,请同事来家里吃饭,住得近的两个同事姐姐,一个带着自己的小姑娘,小姑娘三岁,第一次见是在她妈妈的手机相册里,饱满圆润的脸蛋,明亮童真的双眸,我无异亦无喜,幼时,多都是如此。

你们有过一天之内连着参加一场婚礼和一场葬礼的经历吗?
我有过。我的朋友阿西。
今天是阿西大喜的日子,她穿着漂亮的婚纱,在婚礼进行曲的伴奏下,挽着父亲老刘的手,缓缓的走进教堂。
帅气新郎牵过美丽新娘的手,在上帝的见证下,深情的对彼此说着「我爱你,我愿意」,结为幸福的夫妻。

阿西跟我是同事,我是宾馆的总机,他是宾馆的门童。他比我小两岁,他看起来比较年轻,我看起来比较老气,所以,我们站在一起,相差得似乎不止两岁。女人看起来比男人老,这样站在一起,别人都会觉得不协调,开始的时候,我也这么觉得,但是他硬是用他的激情燃烧了我,让我跟他一起疯狂。

 
第二次见,是在上周的某一个清晨,我大步走在上班路上,稍带急切,路过便利店门口,看着很想同事的身影,顺着同事的眼光,看到了小姑娘,裹得严实,大概只能看见两只圆溜溜的眼睛,认真而纯净,我和同事寒暄几句,第一次见着真人,我也认真的看了看她,四目相对,感受着认真和纯净,内心信喜,不言说的喜欢,小姑娘当时也不说话,到公司之后,同事给我讲说我走了之后小姑娘问起来我,一个三岁的小宝宝,只一个对视,想起来看她的那一眼,内心愈是柔软的要融化。

参加阿西婚礼的亲朋并不多。除了阿西的父亲老刘,就只有我们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
还有一名医生,两个护士,一辆救护车随时待命。
老刘很激动,老泪纵横,但又笑的合不拢嘴。
整个仪式很短,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
但现场的给我们的感觉,仿佛时间永远停留在新郎新娘拥吻的那一刻。

我跟他是同事,我是宾馆的总机,他是宾馆的门童。本来我们是完全不相干的,同事做了好几年,我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可是,人跟人的缘分真是有趣,不过是单位里的一次联谊活动,我们居然产生了默契。

 
第三次见,昨天来我家,我起初一直厨房在忙着做饭,没太顾得上陪她们,合租的姐姐和同事们在聊孩子的话题,小姑娘就自己在我的屋子里来回的溜达,一直给妈妈说‘妈妈我还要玩’,也并不知道她要玩啥,我使劲浑身解数,看起来她会喜欢的都拿出来,我蹲下身,问想玩什么,她只是羞涩的笑笑,不言说,羞涩的一低头一转身,一次一次的躲开了我,没有收到回应的我表示无招可施,并且任她自由玩耍。刚开始吃饭一会,小姑娘困了就睡觉觉了,看她睡在我床上,在我粉色的被子的包裹中,在明亮的阳光的照耀下,熟睡中平静的脸庞仿佛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平静,躁动的心变得安宁。

阿西是孤儿。老刘在路边捡到她,领回来当亲生闺女养。
一个三十多岁还没成家的老实人,忽然冒出个孩子来,就更没有媒婆往家里介绍姑娘了。
老刘也无所谓,自从有了阿西,他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照看这个婴儿身上。
村里正在奶孩子的产妇并不多,而且那年头条件不好,营养跟不上,奶水本来就不多,自家孩子都喝不饱,就更别想着喂阿西了。
有时候看阿西可怜,给她奶一口。但多数时间,阿西是靠羊奶牛奶搀着米糊喂大的。
但即使这样,饥一顿饱一顿,阿西硬是没病没灾,一天天的长起来了。
村里人都说阿西命大。

那天,几个商务中心的小姑娘相约去吃烧烤,我正好没事,就跟她们一起去了。她们当中有一个是浙江来的,约了老乡,其中就有他,我们就叫他阿西好了。浙江人阿西,平时我们也算是认得的,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一点也不了解。

   
她不是我的闺女,我亦不是她的母亲,她在我生命中出现,让我感受到的生命的惊喜和纯净,或许这就是纯真的动人之处。

老刘也没有什么手艺,平时除了种点自留地,就是帮人打临工,靠出卖力气挣钱。
一个中年光棍,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可想而知,两个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但老刘对孩子是真好。别人有的,阿西一定有。别人没有的,阿西也会有。
阿西喜欢读书,老刘就跑到镇上图书管理员家里,给他打了一个月的临工,换回来一麻袋各式各样的书籍。
别的小孩骂阿西是捡来的野孩子。老刘跑过去质问,并和孩子家长打了一架,逼着对方跑过来跟阿西解释,其实阿西就是老刘的亲生女儿。

通过那天一起吃饭,我才发现,这个看起来一张娃娃脸的男孩子蛮不简单,他爸爸在浙江是开厂的,家里就他一个独子。

   
分别的时候,小姑娘不愿到爸爸怀里,我怀抱着她,好像拥有了全世界,她的两个胳膊扒着我的肩膀,不愿意放开,也不说话,只是很羞涩的在笑着。

对老刘来说,天底下所有能给阿西的,他都会义无反顾的送给阿西。
但是有两样,他始终给不了阿西。
一样是母爱。阿西也曾问过老刘,妈妈去了哪里?老刘支支吾吾,只能骗她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小阿西天真的问,远方是哪里?老刘指着对面的大山说,远方就在山的那一边。妈妈也在那里,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去找妈妈。
另一样是阿西的生理期到了,老刘没办法,只好去请村长的老婆帮忙。

据说,他爸爸很有钱,开的是奔驰,有一次到宾馆来找他,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迭钞票来硬是要塞给他。阿西说,他不喜欢开厂,太烦了,他喜欢过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该做什么行当,所以情愿做做门童,就当看看人生的风景。

     不言说的喜悦

阿西长大了,考上了省里的名牌大学。老刘很高兴,多喝了二两酒,结果从工地二楼的脚手架上摔下来,把胳膊摔断了。
开学的时候,老刘执意要跟阿西一起进城。
阿西原本不想让他去,并不是怕丢人。而是希望老刘在家里休息,毕竟她已经申请到全额奖学金,而且开学后也可以去勤工俭学。
阿西说我能挣钱养活自己的。
但老刘不同意,他说我还没有老到不能动,还能给你挣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