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网恋 纯洁女子遭禽兽糟蹋了身体

曾经不齿网恋的我竟然陷入网恋中不可自拔

我将那两百块钱撕得粉碎,他把我看成了什么人?卖身的妓女么?我的心在滴血。我想过报警,报警又能起什么作用呢?直到我被江南占有之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和真实的家庭状况,只有他的手机号码。再打,手机已经关机了,我想他是不会再用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没过几天,这个号被注销了。

网恋的感觉

先前,我也曾为自己定过一个规矩:不见网友,不搞网恋。可感情这东西并非那么容易控制,当网友江南出现的时候,规矩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其实,我的网友并不多,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从名字中看,选一种心情,选一种颜色,选一种动物,再选一种植物,诸如此类。虽然看起来各不相同,却有一样是相同的,那就是性别一栏全都是男的。原因我想也不必言明,并非本姑娘生来就是小色女,N级和S级是最好的自然例证,这个无需回避。

我想,也许是因为我一直喜欢追求虚无缥缈的浪漫,所以才会被人骗吧!

感悟一:

遇到江南的次数最多,而他也说自己本来是很少上网的,但是差不多每次都遇到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真的很喜欢他的名字。他是江南,而我是江南走出的女子,总觉得自己就是被他包容的。说实在的,我的心里真的很想念江南的天空和绿色。江南并不是我主动加的,用他的话说那是自投罗网,这还得感谢我那叫做小白的名字和个人信息里的留言:

要说,我本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子,人缘也还算可以。其实我们宿舍的人都挺好,可是奇怪的是六个人中只有两个人恋爱了,其中一个还是从高中开始的。也就是说大学开始恋爱的只有一个人,没有爱情的大学生活显得空荡荡的。

网恋的感觉真好

我姓白,脸长得白。把我当朋友的人说我是一张白纸,不把我当朋友的人说我是一个白痴。不管是白纸还是白痴,我都喜欢,因为白纸没有污点,白痴只有快乐。

当上网成为大众潮流的时候,我们宿舍所有的女生一起出动,常常在网吧一泡就是整个晚上。第二天用充足的睡眠补回过度的消耗,睡醒之后的我们依旧只顾着忙这忙那。

编者按:期望人们不好沉迷于网络感情,正因现实中的情感才是最真实的。

江南刚开始跟我聊天时,我也曾问他为什么会选中我。他说我很懂生活,看得开,也活得很洒脱,这是他从我的个人留言里读出来的;再说了,他喜欢白色,因为白色是天底下最纯洁的颜色。那时,我有些莫名的感动。

而我更是个铁杆的网迷,一聊起天来,有的时候饭都忘记吃。网络给了我们这些没有人追的女孩一个展现自己的空间。在那里我们可以恣意地谈笑风生,可以装扮出一副才高八斗的“才女样”,可以适时地扮一回纯真女孩,同样也可以成为风情万种的成熟女子。总之,在网络上谁都可以成为“千面女郎”。

呵呵,这天闲着没事。上网给兄弟姐妹们讲讲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算是供大家茶余饭后开心一乐吧!

无疑,江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美好的,我想像着他一定是位温文尔雅的绅士,很优雅地轻舒十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

先前,我也曾为自己定过一个规矩:不见网友,不搞网恋。可感情这东西并非那么容易控制,当网友“江南”出现的时候,规矩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其实,我的网友并不多,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从名字中看,选一种心情,选一种颜色,选一种动物,再选一种植物,诸如此类。虽然看起来各不相同,却有一样是相同的,那就是性别一栏全都是“男”的。原因我想也不必言明,并非本姑娘生来就是“小色女”,“N”级和“S”级是最好的自然例证,这个无需回避。

说来话就长了。上网时刻长了,和各种层次的人聊天对我来说已经信手拈来应对自如的事了。想当初也有聊的把自我陷进去的时候,可时刻长了,谁坚信网上的信誓旦旦谁就是傻瓜!之后啊,慢慢的也就对聊天不感兴趣了。感兴趣的到是兄弟姐妹们的空间里去转。转啊转的,就慢慢的知道什么样的空间是好的,什么样的空间是一般的,什么人的空间是刚学着做的,什么样的空间已经是高手做的……除了这些,个性是空间里有兄弟姐妹自我写的一些文章啊,感觉并不比报纸杂志上的差。慢慢的就由钟爱儿爱,再由爱而转载,之后干脆缺德的把人家的改头换面变成了自我的!遇到她,对她有兴趣,以至于爱上她说到底也是由于这个因。

江南是个懂得幽默的人,窃以为,这份幽默是需要才情和智慧支撑的。他在网上给我讲笑话,七荤八素,逗得我的肚子快笑爆了,好痛啊!

遇到江南的次数最多,而他也说自己本来是很少上网的,但是差不多每次都遇到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真的很喜欢他的名字。他是江南,而我是江南走出的女子,总觉得自己就是被他包容的。说实在的,我的心里真的很想念江南的天空和绿色。江南并不是我主动加的,用他的话说那是“自投罗网”,这还得感谢我那叫做“小白”的名字和个人信息里的留言:

一天,我在一个空间里看到了一篇:“婆婆啊,您老一路走好!”的文章,看后我被文章里的资料深深的打动了,更主要的是我对作者用白描的手法写了家里人如何对婆婆的好以后,在写她自我与婆婆时是这样写的:

肚子痛?

我姓白,脸长得白。把我当朋友的人说我是一张白纸,不把我当朋友的人说我是一个白痴。不管是白纸还是白痴,我都喜欢,因为白纸没有污点,白痴只有快乐。

“婆婆的病是脑血栓和小脑萎缩,虽然不能讲话,但咱们说话她都能听懂。一次我要出国旅游,要走的头一天我边收拾行里边对婆婆说:“妈,我要出国了,我走了你会想我吗?”这时婆婆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于是我又逗她说:“我这次走了就总也不回来了。”话音刚落,婆婆哇地哭开了。这下可把我急坏了,连忙哄她说:“妈,我能不回来吗?逗你玩呢,要不我从香港给您带个又香又大的大肘子回来给您吃好吧。(正因平时婆婆最钟爱吃肘子)好说歹说才把婆婆哄好。”

是呀,都怪你!都怪你!我无理地撒着娇。

江南刚开始跟我聊天时,我也曾问他为什么会选中我。他说我很懂生活,看得开,也活得很洒脱,这是他从我的个人留言里读出来的;再说了,他喜欢白色,因为白色是天底下最纯洁的颜色。那时,我有些莫名的感动。

读到那里我忍俊不住放声大笑。但笑声随后就僵硬在我的脸上。

好的,好的,我给你揉揉,你就好了。

无疑,江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美好的,我想像着他一定是位温文尔雅的绅士,很优雅地轻舒十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

是啊。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一个因脑血栓脑萎缩的不会说话不能行动的人放声大哭呢?

谢谢你,你真好。接着讲吧。于是他又听话地逗起我来了。

江南是个懂得幽默的人,窃以为,这份幽默是需要才情和智慧支撑的。他在网上给我讲笑话,七荤八素,逗得我的肚子快笑爆了,好痛啊!

善良、有爱心、贤惠,敢付出真情的好女生!答案是肯定的!

有时候,他会突然变得很忧伤,跟我大谈特谈生活中的不如意,感情上的空虚,他说自己曾经真心爱过一个女孩,可对方从来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感情的垃圾桶,从来不曾顾及过他的感受,他被伤得不轻。

“肚子痛?”

这样的女生再配上那样的文字,她竟然像谜一样使我不由得对她产生了兴趣!于是我给她的文章留下了评论(与其说是给文章留言不如说是给她留了言)。再之后,短短几天时刻,她成了我一日不见则魂牵梦绕的那个人,而我则成了她不上网就心慌一上网就不好自主要找的那个人。故事都是顺理成章的发展着。

每当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充当他的安慰使者,对此我很满足。他也会像猛然变得坚强起来似的对我说:没事,垃圾已经倒掉了,现在的我每天都是新的,再也不会被动承受痛苦了。

“是呀,都怪你!都怪你!”我无理地撒着娇。

照片是相互早就发过了的。可她还是好几天都缠着要在视频上看我。我开玩笑说自我只给男生看,从不给女生看害的她折腾来折腾去。还被她单位的同事拿去开耍!哈哈哈,40多岁的女生,能动情到这个地步,不用说咱们都已经付出了真情了!我想:一个能把人心抓住的女生,无疑是个妖精。于是我叫她精!她说:“我不是妖精!但我钟爱你把我叫妖精!”直到此刻我还在无时无刻的想着她,可惜她这天没在线!于是我在心里不停地喊著;妖精!妖精!妖精!哈哈哈,我自我都迷茫了--这是不是人们常说地网恋啊!如果是,那我说,网恋的感觉真好!我愿意永远地处在网恋中!

每当我被谁欺负或者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不顺心的事情,我也总是喜欢找他倾诉,我在电脑键盘上快速地发送过去一条消息:江南,我心情不好,好想借你的肩膀大哭一场!

“好的,好的,我给你揉揉,你就好了。”

可惜,可惜我也是个女的啊!啊啊啊啊好郁闷啊!不然……非亲她个半死不可!可惜,又可惜她在东北我却在西北!嘿嘿……

27111.com(澳门新萄京娱乐)[欢迎你],我看今天就算了。

“谢谢你,你真好。接着讲吧。”于是他又听话地逗起我来了。

编后语:

有时候,他会突然变得很忧伤,跟我大谈特谈生活中的不如意,感情上的空虚,他说自己曾经真心爱过一个女孩,可对方从来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感情的垃圾桶,从来不曾顾及过他的感受,他被伤得不轻。

兄弟姐妹,当你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它诞生已经快一年了。之因此此刻才出来,是它以前出来过,也正因好多好多的原因,它就消失了。那里就不赘述了!这天它能够再一次的出此刻那里,我本人还得感谢文章的主人收藏了它!

每当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充当他的安慰使者,对此我很满足。他也会像猛然变得坚强起来似的对我说:“没事,垃圾已经倒掉了,现在的我每天都是新的,再也不会被动承受痛苦了。”

这天,发出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记录一下咱们真实的生活咱们真实的情感!网络真情人人都有。坦然应对,真诚付出。此乃我心!

每当我被谁欺负或者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不顺心的事情,我也总是喜欢找他倾诉,我在电脑键盘上快速地发送过去一条消息:“江南,我心情不好,好想借你的肩膀大哭一场!”

感悟二:

“我看今天就算了。”

网恋的感觉

这家伙这么不给面子,我有点生气了:“小气鬼,我是给你面子才让你拥有这份荣幸的,你竟然胆敢拒绝本姑娘,看来胆子不小啊!”

我将那两百块钱撕得粉碎,他把我看成了什么人?卖身的妓女么?我的心在滴血。我想过报警,报警又能起什么作用呢?直到我被江南占有之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和真实的家庭状况,只有他的手机号码。再打,手机已经关机了,我想他是不会再用了。事实也的确如此,没过几天,这个号被注销了。

“小人不敢,只是我今天好不容易穿了件新西装,实在不忍心让你糟践!”

—-题记。

“哼,别说本姑娘的眼泪洒在你的西装上,就是鼻涕眼泪一起来你也得默默承受啊!这是规矩,懂么?”

我想,也许是正因我一向钟爱追求虚无缥缈的浪漫,因此才会被人骗吧!

他故意战战兢兢地回答:“是啊,再怎么说,那也是幸福的泪点儿啊,甩过来吧!”

要说,我本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子,人缘也还算能够。其实咱们宿舍的人都挺好,但是个性的是六个人中只有两个人恋爱了,其中一个还是从高中开始的。也就是说大学开始恋爱的只有一个人,没有感情的大学生活显得空荡荡的。

电脑这边的我笑了,先前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

当上网成为大众潮流的时候,咱们宿舍所有的女生一齐出动,常常在网吧一泡就是整个晚上。第二天用充足的睡眠补回过度的消耗,睡醒之后的咱们依旧只顾着忙这忙那。

他的幽默、体贴、细腻,完全让我迷失了方向,我开始频繁地上网,有时甚至为了个约好的时间把原本安排的课程给Pass掉。

而我更是个铁杆的网迷,一聊起天来,有的时候饭都忘记吃。网络给了咱们这些没有人追的女孩一个展现自我的空间。在那里咱们能够恣意地谈笑风生,能够装扮出一副才高八斗的“才女样”,能够适时地扮一回纯真女孩,同样也能够成为风情万种的成熟女子。总之,在网络上谁都能够成为“千面女郎”。

不知不觉中,我与江南的距离走得比现实中的朋友更近了。

先前,我也曾为自我定过一个规矩:不见网友,不搞网恋。可感情这东西并非那么容易控制,当网友“江南”出现的时候,规矩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其实,我的网友并不多,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标准很简单,就是从名字中看,选一种情绪,选一种颜色,选一种动物,再选一种植物,诸如此类。虽然看起来各不相同,却有一样是相同的,那就是性别一栏全都是“男”的。原因我想也不必言明,并非本姑娘生来就是“小色女”,“N”级和“S”级是最好的自然例证,这个无需回避。

在我们认识了两个月之后,我主动说出了宿舍的电话号码。我对他说:江南,给我打电话吧,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其实我是很害怕的,我想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种难以自拔的境地了。但我的信息发送出去以后,江南并没有回话,我以为他没有收到,就又发了一次,结果却是,江南自动断线了。

遇到江南的次数最多,而他也说自我本来是很少上网的,但是差不多每次都遇到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真的很钟爱他的名字。他是江南,而我是江南走出的女子,总觉得自我就是被他包容的。说实在的,我的心里真的很想念江南的天空和绿色。江南并不是我主动加的,用他的话说那是“自投罗网”,这还得感谢我那叫做“小白”的名字和个人信息里的留言:

那一晚,我居然失眠了,搞不懂江南为何如此。

我姓白,脸长得白。把我当兄弟姐妹的人说我是一张白纸,不把我当兄弟姐妹的人说我是一个白痴。不管是白纸还是白痴,我都钟爱,正因白纸没有污点,白痴只有愉悦。

第二天一大早,有同学在寝室里大喊我听电话,我慢慢地挪过去,拿起电话,是他!他给我打电话了。那男性特有的磁性声音让我陶醉,我觉得他沙哑低沉的嗓音有点像杨坤,心也在怦怦跳。

江南刚开始跟我聊天时,我也曾问他为什么会选中我。他说我很懂生活,看得开,也活得很洒脱,这是他从我的个人留言里读出来的;再说了,他钟爱白色,正因白色是天底下最纯洁的颜色。那时,我有些莫名的感动。

我刚想问他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他却主动解释道:“傻丫头,昨天晚上我在网吧上网,断线后本来是去找电话亭去了。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然而电话亭已经关门了,再回来你已不在了……”

无疑,江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完美的,我想像着他必须是位温文尔雅的绅士,很优雅地轻舒十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

我心中所有的疑问一下子全解开了,原来是这样啊!

江南是个懂得幽默的人,窃以为,这份幽默是需要才情和智慧支撑的。他在网上给我讲笑话,七荤八素,逗得我的肚子快笑爆了,好痛啊!

虽然每次网上聊天和网下的电话交流都让我们觉得心情愉快,但他却坚持着一个原则:从来都不让我给他打电话,说是怕浪费我的电话费。我问他电话号码,他说时机到了自然会告诉我的。我沉默了,没有再追问。说实在的,我相信他说的所有的话,仿佛他就是自己的天空,而自己就是他胸怀里的一颗星星。

“肚子痛?”

因为他的出现,我的上网时间越来越多,就这样,网络强大的吸引力将我彻底吸进去了,我在网上的道路越滑越远……那时候,我从来没往爱情那边想去,我说自己不网恋的,可是当爱情潮水般袭来的时候,我脆弱的情城顿时轰然倒塌。

“是呀,都怪你!都怪你!”我无理地撒著娇。

朋友问我:“小白,你恋爱了吗?”

“好的,好的,我给你揉揉,你就好了。”

我忸怩着,只说了一句:“我们只是比较好的朋友!”她们的眼神里满是疑惑和不信,我也有点怀疑自己了。

“多谢你,你真好。之后讲吧。”于是他又听话地逗起我来了。

和江南的接触越来越让我体验到了另一种感受,一种想要接近他的冲动。有一天他对我说:“小白,最近有点想你了。”

有时候,他会突然变得很忧伤,跟我大谈特谈生活中的不如意,感情上的空虚,他说自我以前真心爱过一个女孩,可对方从来只把自我当成一个感情的垃圾桶,从来不曾顾及过他的感受,他被伤得不轻。

“我可不想你,你这不是成了单相思吗?哈哈!”

每当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充当他的安慰使者,对此我很满足。他也会像猛然变得坚强起来似的对我说:“没事,垃圾已经倒掉了,此刻的我每一天都是新的,再也不会被动承受痛苦了。”

“我说真的,发誓,不骗你的。”

每当我被谁欺负或者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不顺心的事情,我也总是钟爱找他倾诉,我在电脑键盘上快速地发送过去1条消息:“江南,我情绪不好,好想借你的肩膀大哭一场!”

“我也发誓,我骗你的。”

“我看这天就算了。”

他在一旁嘻嘻窃笑,然后沉默半天,他突然冒出一句:“小白,我爱你!”

这家伙这么不给面子,我有点生气了:“小气鬼,我是给你面子才让你拥有这份荣幸的,你竟然胆敢拒绝本姑娘,看来胆子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