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再爱我一次

不知不觉,我就成了二十九岁的大龄剩女。我的家境不错,父亲退休前是纪委书记;我本人也长得不赖,只是思想有些保守,想把自己的处子身献给将来相伴一生的人。我找对象要求的条件也不高。只要对方人品好而不用太高太帅,有个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而不用太多钱,有套房子住而不要求对方有豪宅名车。

男人总想试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到最后还会买单吗?不想被人当衣服,也不想被人试。再说,一个明显阅女人无数的有钱人,将来能让人放心吗?不想一个人晚晚在寂寞担心中等待,也不想因为钱把自己卖了。

今夏的最后一面,你对我说:叫妈陪产。我当时脑里想的是,过几天你就回来了,宝宝会一直等到你回来再出来,只是这一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结束。

可惜,从大学二年级开始,虽然谈了三次恋爱,相亲对象也不下十个,到如今还是小姑独处,孤身只影。

哎!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搞的中午都不好意思和同事吃饭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吃完就低头走人。

今年的夏天雨特别的多,潮湿且闷热,一如我的心情。宝宝出生的那个晚上,你不在,我告诉自己,我要坚强,不能哭,等他出世,就能见到这个美好的世界,能见到可爱的姐姐,深爱他的父母。

大学二年级,禁不住同班同学小强的强烈追求,答应和他处朋友。强很帅,对女孩还是很体贴很细心。偶尔买点化妆品和小吃,天冷了,还会晚上十一点抱着被子傻乎乎地送到女生宿舍来。虽然用不上,可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下,感觉还是很幸福心里很暖。

其实,要求的条件也不高。只要对方人品好而不用太高太帅,有个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而不用太多钱,有套房子住而不要求对方有豪宅名车。可惜,从大学二年级开始,虽然谈了三次恋爱,相亲对象也不下十个,到如今还是小姑独处,孤身只影。

2017年6月5日23点零五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是一个帅气的男宝宝,鼻子挺立,皮肤白净,单眼皮的小伙子。我一直说要男孩,凑“好”,你总说男孩女孩都随我,只要是我们的都喜欢,我如愿了,我很幸福,儿女双全。可是你却没能看着弟弟的出生,没来得及抱一下。在这几个月里,我常常梦到你,梦到你和我们三相聚的场面,温馨而美好,可梦毕竟是梦,醒了一切又恢复原样。

将来能结婚吗?一个家在南,一个家在北,大学毕业,就意味着分开。两人感情很深,发生一次关系,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就像男人们抽鸦片一样,会上瘾。如果不能在一起,对女方会造成身体和心灵的伤害,对男方又何尝不是如此。

大学二年级,禁不住同班同学小强的强烈追求,答应和他处朋友。强很帅,对女孩还是很体贴很细心。偶尔买点化妆品和小吃,天冷了,还会晚上十一点抱着被子傻乎乎地送到女生宿舍来。虽然用不上,可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下,感觉还是很幸福心里很暖。

有时姐姐会偶尔想起爸爸,呼唤几声,我知道她没有忘记爸爸,心里还是有爸爸,她每每看到你的相片,总是很高兴的叫爸爸,我很心酸,但会和她说,爸爸很快回来了。

得到了却又失去,心里会遗憾一辈子!爱得越深对对方伤害也越深。不如回到从前,不如都给对方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强低下头,离开了,从此只有眼神的交流。毕业后,他又回到了生养他的北方一个县城,到现在偶尔还会有短信交流。

三年级时,晚上在学校的草地上,强很冲动,吻得很激烈,手也在身上每一个部位乱摸。最后,他的手滑到了裤子上,并解开了裤子的腰带和纽扣。虽然心理很冲动,也想,但最后还是将他轻轻地推开。

孩子的世界里没有悲伤,她不知道离别的伤感,不知道暂缺的父爱,只知道谁和她更亲近一些。弟弟偶尔会梦中笑,偶尔会哭,我看着他熟睡的样子,他是否会梦到从未谋面的你,是否会喜欢你的怀抱而微笑,还是面对陌生而又亲近的你而哭泣?他们都是我们最可爱的小天使,你是我们最坚实的依靠。

他说,想起这段感情,太美好了!

没有你的日子里,生活依旧,只是变得单调而忙碌。

夜会感觉漫长,心会感觉孤寂,思念却越来越深。

每每夜深人静,孩子们都睡下了,我才有心思去回想以前,回想我们的当初,以及那些无谓的争吵。或许我们都该感谢经历,让我们各自反省自己,只为再爱一次。

你说我们都是在感情的低迷期相遇,匆匆的选择彼此,还没有感受到彼此的爱就组建了家庭,养育了第一个孩子,也在不断的争吵中伤害了对方以及家人。

你还记得我们的相识,我只是依稀记得哥哥带你回我家,你站在我家门外对我微笑,那时候的你头发有点长,瘦瘦的个子,五官却挺好看,我对你的感觉就是像哥哥一样,至于你说我请教你数学题,我已不记得,人是否会有选择性的记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