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男闺蜜借灰霾天将自家骗至野外

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来到这遥远的H城摸滚打爬。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总算混了个部门经理,朝九晚五的正常上班、正常下班。双休日,更多是留给自己。爬山、游泳,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今年六月初,我跟着前度男友加入了民间的驴友协会。今年十月,我与他黯淡分手。

今天,是我失恋的第三十一天。

图片 1

此情何以寄托?山水间。我对陈志波没有多大认识,他只是偶尔跟着朋友过来凑热闹。按人头平摊消费,当然是人越多越好。所以也没问太多,即使在一个小团体也少有交集。后来,他朋友移民国外。剩下他独来独往,哪里人?在什么地方工作?连会长都不太清楚。登记的,唯有名字和手机号。

最近挺怕被问到“你最近还好吗”“你现在心情怎么样”之类的话。我不知道怎回答:说不好,追问后的安慰其实也不能给我有多大的帮助;说还好,我在心里苦笑。

真正的朋友不一定是陪你时间最长的那个人,但一定是陪你最久的那个人

坦言,分手的这几个月特别痛苦。反正也一个人,陈志波会过来和我说说话、解解闷。也都是东拉西扯,这年头能够和谁推心置腹呢。就算在床上,也是貌合神离。对不?陈志波不是我喜欢的那类男人,但他表示对我的极大热情。我和他说得很是清楚:咱们只能是朋友。我当你的男闺蜜。

但真的被问到的时候,心里其实还是很感动的,至少觉得还有人来关心我的感受。

年少时,所有的友谊好像用“同学”一词,就概括了。长大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无形间就被“三六九等”了,渐渐地把同学、朋友、同事这类词分得特别清楚,慢慢地也发现不是身边所有人都会把你当朋友,你也不必把所有人都当作朋友。

心里泛起一阵激动,但激动不等于爱,也永远不可能转化成爱。落单的我和落单的陈志波,在这个小团体里有些格格不入。但交了半年费,就这么退出似乎不合算。我直接告诉陈志波:明年我不来了。你不在,我来也没意思。旁人眼里,我们是同病相怜的一对;也是暗中发展的一对。

很矛盾。

现在,很多人都爱说闺密,其实我很少用这个词,即使是一二十年的朋友,我也鲜少用这词。闺密,闺中密友。密,指亲密,也可指秘密。从女生最初的友谊来看,往往是由分享秘密开始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哟!”两个闺密的友谊就这样建立了。其实后来知道这个秘密的远不是两个人,而可能是一部分人,于是一个小团体就形成了,这大概就是女生为什么爱抱团的原因吧。当然,不是绝对,但肯定不是少数。因为我自己是女生,有过一些经历,所以相比闺密,我更喜欢兄弟情。

据说上个星期六有活动,还是陈志波主动电话告知的。我刚好加班,只能错过。晚上,陈志波兴奋的告诉我:你不来,吃大亏了。怎么?最近不是雾霾天气嘛,郊外的枫叶红得一塌糊涂。空气清新,仿佛置身仙境。他说的这么好,我心动:可惜。我认识路。带我去好吗?

他比我大三岁,我今年十八,高中毕业,准备出国。我们在一起大概三个月,他已经在实习了,然后上个月我们一次争吵,他说他太忙了没有精力谈恋爱了,于是我们就分手了。分手第二个星期,我就得知他和另一个姑娘在一起还同居了。所以说,根本没有什么太忙,就像樊姐说的“国家主席都还要谈恋爱呢“。

网上流传过一个段子,是讲闺密和兄弟的:一对男女朋友因吵架而闹分手,闺密会大骂对方的各种不是,强烈支持分手,而兄弟会细数对方的好,劝其不要冲动分手,这就是闺密与兄弟的区别。我认识的一个熟人,因为算不上朋友,可又不是陌生人,暂且就用熟人代称吧。这个熟人有很多闺密,经常一起吃饭一起K哥,朋友圈里也经常“闺密长闺密短”的互动。可有一天,我偶然撞见这个熟人在和另一个人说一个闺密的种种不是,言辞相当激烈。这场面着实让我受到了惊吓,不是闺密吗?闺密间还有这样的戏码吗?我迅速逃离了现场,我可不想知道这样的秘密。后来想想,其实这样的桥段在电影里、小说中或是现实中并不少见,有多少闺密因为一个机会、一个男人就轻易说了再见,而真正在兄弟的世界里只有六个字:不抛弃不放弃。所以才会有人说闺密一阵子,兄弟一辈子。

所有的离别都是蓄谋已久的,所有的分开都是不爱或者不能爱。

推荐两部剧,《小时代》和《士兵突击》,也许看完后,你会发现兄弟情比闺密情简单多了,也高级多了。反正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你也是这样认为的话,很高兴我们是同一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