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我跟男友撒娇遭女护士眼馋

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刚结束,男友彭林就感冒了。每天咳嗽的厉害,搅的室友无法入睡,严重地影响了室友考试,幸好室友平时基础不错,没有出现挂科的现象。

图片 1

——1——

 
这两天的我,无比狼狈,从昨天下午开始的嗓子痛一直加重,搞到我半夜都没睡着,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却隔一个小时疼醒一次,隔一个小时疼醒一次,半夜两点,我承受不了了,就爬起来,就着微弱的灯光,找点药吃,把好转的希望寄托到明天。可早上一起,非但没好,反而更严重了,6点多的时候起来去打点滴到九点多回家,然后吃了药困困顿顿的挨了一天,一天下来又不断流鼻涕,原来我又感冒了,还有点轻微发烧,就跑去打了一针,刚刚到家。现在的我,正坐在桌前,对着电脑,旁边是堆满了擦鼻涕用纸的垃圾桶,可鼻子却还是无法呼吸并且正在艰难的用嘴呼吸着,就这样地打下这些字。并且明天还要继续去诊所报道,请不要说我矫情,我都病成这样了,就让我借用一下史铁生先生的作品名吧。

图片 2

可我听到他的咳嗽声就心疼,于是帮他买了一些治咳嗽的药,有固体药片,也有药液。可服用了一天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没办法,我只好强迫他到诊所打点滴。听到打点滴,男友反应很大,他不想打点滴,说点滴有依赖性。一次打了,下次感冒了不打就好不了。

       
今天感冒了,同学们的关怀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也曾像今天的同学们这样带给我温暖。

——2——

 
说到史铁生,我们都知道是那个自称自己职业是生病,业余是写作的大作家。他的一生都在与疾病对抗着,一次次的与死亡擦边而行,还戏称自己取了个好名字,铁生。就是没那么容易死啊。他说,死亡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情,是一个必然会到来的节日。一句,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大概是对他的人生最好的诠释吧。

忽然想起,几天前在魏武广场看到的一个肢体不全的中年男子,在那里卖力的唱歌,以希望过往的行人能给予一定的施舍,虽见过许多,可心中多多少少还是会有震动与同情,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被时光以温柔相待。

图片 3

愿他可以有尊严地活着

有些诊所坏良心,会伤害病人,但我认为多数还是按照科学给病人治病的。所以我反驳男友,说他那些是谬论。让他必须去打点滴。

       
姑且叫他陈同学吧,他是我大三的时候遇到的一个阳光般的暖心人。我们的相遇完全是个巧合。那个时候,我正在备战研究生考试,因为一个很偶然的原因和另外一个班的同学换座位,正好就在他前面,于是两个原本平行的世界,从此有了一些交集。

——3——

我其实一直都是最害怕打针,打点滴的,这也是我爸妈让我学医我一直坚持拒绝的理由(后来知道了医生是不用去打针的),可是刚才,我一个人在那里挨针,还是依旧不敢看,在药液注入我体内的时候,心里就觉得没什么了,然后,很快就结束了。不知从何时起,我好像就没那么怕了,想来有点失落,就像我早已经过了吃鸡腿的年龄了,现在也要过了怕打针的年纪了。

还真是,时光易老!

图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