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情妇生活 爱情VS性

导读:7年前,我20岁,有着美丽的脸蛋和魔鬼身材,男友阿帅挺拔俊朗,我们过的是霸气嚣张的日子。

爱情,以为我能像玩游戏一样胜任。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却被爱情当成游戏给耍了……

爱情交易,当场成交

爱情交易,当场成交

爱情交易,当场成交

7年前,我20岁,有着美丽的脸蛋和魔鬼身材,男友李海挺拔俊朗,我们过的是霸气嚣张的日子。

7年前,我20岁,有着美丽的脸蛋和魔鬼身材,男友阿帅挺拔俊朗,我们过的是霸气嚣张的日子。

7年前,我20岁,有着美丽的脸蛋和魔鬼身材,男友阿帅挺拔俊朗,我们过的是霸气嚣张的日子。阿帅爱赌,我便随着他频繁穿梭于赌场之内。有一次随阿帅他们去新洲赌博,因为赌场烟味刺鼻,我躺在阿帅外面的车里睡觉了。半夜突然被阿帅推醒,他拉着我就跑,说警察来了。大家吓成了一团。

李海爱赌,我便随着他频繁穿梭于赌场之内。有一次随李海他们去新洲赌博,因为赌场烟味刺鼻,我躺在李海外面的车里睡觉了。半夜突然被李海推醒,他拉着我就跑,说警察来了。大家吓成了一团。

阿帅爱赌,我便随着他频繁穿梭于赌场之内。有一次随阿帅他们去新洲赌博,因为赌场烟味刺鼻,我躺在阿帅外面的车里睡觉了。半夜突然被阿帅推醒,他拉着我就跑,说警察来了。大家吓成了一团。

和阿帅在一起的赌博生涯只维持了半个月。后来他输红了眼,在场子里到处找女人借钱,喊这个姐,喊那个姨。我觉得恶心。很自然地就分了手。我没爱过阿帅,真正爱过的,是我后来在酒吧里遇到的另一个男人–蔡田。蔡田五官端正,却略带邪气,嘴角挂着一种坏男人特有的坏笑。

和李海在一起的赌博生涯只维持了半个月。后来他输红了眼,在场子里到处找女人借钱,喊这个姐,喊那个姨。我觉得恶心。很自然地就分了手。我没爱过李海,真正爱过的,是我后来在酒吧里遇到的另一个男人——莫子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