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散文的羊毛白面

三年前,我大学毕业,在网上遇到同样穷困潦倒的现任BF。他说,他在帮老师编书,可能那边还需要人,可以帮我问问。我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他。过圣诞节时,他约了我出去,对我一见钟情,开始追求我。

前不久,湖北某高校博士张晨在网上找“中介”在“C刊”发表论文的愿望破灭了,还被淘宝卖家骗去了5.2万元积蓄。近日,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弋江分局的民警联系上张晨,告诉她骗子已经在安徽被抓获。

大概是因为我读的专硕,没有发论文的指标,虽然之前耳闻各种同学朋友抱怨发论文之难,各种文章被盗,发论文要花钱,论文代写代发的事情,一直都没在意,可能是因为事情并没有真正发生在我的身上。

虽然,他不是我期望的白马王子,(人很矮小,才162CM,块头比我还要矮。)但我们处境都很糟糕,感情也经受了同样的挫折,两颗同样孤单的心走到了一起。遭遇失败爱情的我,对爱情已经别无所求,老实可靠,就可以了。在他的身上,我以为看到了这种闪光点。

据张晨介绍,自己就读的专业有硬性要求,读博士期间必须在“C刊”发两篇论文才可顺利毕业。“我在博士二年级已经在‘C刊’发过两篇了,考虑到多发几篇可能对找工作有好处,就想到了在网上找中介代发。”

最近这事儿真正降临到了自己头上,让我惊讶中国的学术风气败坏的程度之深。事情很简单,我的实习导师想让我发表自己的毕业论文,说实话有点受宠若惊,老师认为我的学术观点新颖,语言严谨,逻辑清晰。矮油,夸得人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管老师怎么评价,其实我自己觉得论文写得像屎一坨,一直挣扎在过与不过的边缘,在答辩场上被驳斥得有点怵,还好,最后结果不错,成为了有幸通过的1/3之一。

后来,他说他换工作了,到设计院工作。他甚至周三和周五都会出来和我玩一整天,我觉得奇怪,为什么正常工作时间可以出来玩。他说,他们的设计任务完成了,就可以出来休息,不用上班。

去年10月,博士三年级的张晨在淘宝上找了一家可以代写并代发论文的店铺,加了店主的微信。

在毕业旅行的时候,老师和我说了发论文的事儿,我答应试试。今天回到家,打开老师给我的核心期刊,准备搜索期刊的邮箱,发摘要问周期流程的事情。大概是我多了一个心眼。向之前吐槽过发论文狗血的朋友请教了一下。她狠狠地嘲笑了我发论文通过邮箱的方式,基本是思路一条。她和我说没有版面费基本很难发论文,更可怕的是,核心期刊大多数都是代写代发的。代写代发??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她绘声绘色地给我剖析了这条代写代发的黑产业链。当然,极少数人是靠自己的水平和运气发到SCI的论文。大家都默认了花钱这件事情,所以谁还会认真?也让同学帮我打听了一下价格,核心期刊要1W多,国家级的1K左右。老师之前承诺版面费她来想办法,不过我猜她可能不太知道国内的行情(老师的背景:国外硕博毕业),不知道这位一向真善美的老师知道后会怎么办。

我真相信了。有天晚上,他来我这边玩,背着一个很重的包,我好奇地抢了过去,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代发
论文联系电话等等,他的脸红了,告诉我,他在做兼职帮人发传单。我记得,我突然觉得他活的好辛苦,很心疼他,同时为自己找到了这么勤奋的男朋友感到高兴。

“对方很热情,回复也很快,并许诺安排在2018年3月的核心期刊刊登,但代写代发一篇要2.6万元,要先付1.3万元定金,之后安排专业写手写论文,我就先给他转了1.3万元。”张晨回忆,大概过了15天左右,卖家再次联系自己,说写手已经写好了,要求她支付剩下的1.3万元“尾款”。

联想到之前清华北大已经不打算购买知网的数据(是不是有点英国退欧的味道?),原因在于学术抄袭太严重了。这点我们在平时写论文小组讨论的时候就深受其苦。很多论文题目是双胞胎弟兄,内容更是大同小异调换前后顺序。并且内容特别粗浅,没有研究方法的支撑,或者研究方法完全是乱扯的,很误导大家对论文的写作。尤其吐槽一下知网的“优秀”硕士学位库论文,很多论文结构都不完整,有的缺少文献综述什么的,也能成为优秀硕士论文?有的只是理论的拼接,完全没有实践支撑。也堂而皇之成为学弟学妹参考的对象?真是一个特别大的笑话呢。

半年后,我才发现他根本不在设计院工作,而他的工作就是代发
论文。当时,我也没大在乎,我认为能够挣钱就可以。一年后,我应聘到外地工作,待遇一般,但有发展前途。他的同学跟他说,我工作那块都是富佬,几年后我可能嫁给别人了。他就开始无休止地骚扰我,甚至半夜打电话给我,不让我睡觉,并且声称要到我工作的地方去闹。在他的逼迫下,我只好回来了。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询问刊发进度,他回复我‘放心,花钱好办事,刊发有周期,要等3到6个月的’。”张晨觉得那家淘宝店铺总体评价看着“还行”,也就没有考虑太多。

学术论文的发表之所以那么浮躁,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第一,学术论文是老师评职称的必要条件,学生拿各种奖学金升造的加分项目,所以大家可劲儿造呗,你追我赶,让花钱发论文蔚然成风。第二,也是根本原因。我们缺乏写出好论文的能力。因为写一篇思路严谨干货满满的论文太难了,你得看多少文献啊,做多少实践,发多少问卷,统计数据到天明,抱着访谈材料睡觉,最后文末还要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有见解的人那么少,更别说节操了。所以嘛,代写出水货论文这个市场都快成产业链了吧。突然想到看过的古董局中局,男主人公所在的古董行业玩真品的人越来越少,市面上充斥着赝品,而且赝品背后的产业链巨大,连着ZF。中国学术论文这个市场可能已经越来越往沟里走了。

去年12月,在第1篇论文还没有“落实”的情况下,张晨还想再发1篇,就再次联系该卖家,又“送出”2.6万元,卖家则承诺“这一篇将于2018年5月刊登”。

好了,夜已深,真心希望每个写论文的人不是知网的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