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褒姒自述

成功男对婚外情人只用性不用心

图片 1

嗨,装什么纯洁呢

1.

遇到莫尘嫣的时候,她正被一群男人包围着调笑,一看就是风月女子,那群男人围着她让她说黄段子,不然就要亲她。

我是褒姒。

是一家很豪华的夜总会。陈怀槿被人拉着来应酬。真的是应酬,这种地方,他是懒得来的,不是说自己多有教养,而是根本就讨厌这种纸醉金迷。他宁愿从公司里直接回家,开着那辆不错的本田车,放上一段小提琴曲,家里,是温馨的灯光在等待着他,美丽贤慧的妻,还有钢琴已经弹到八级的9岁小女儿,当他进门,妻子亚静接过他手中的包和衣服,总是温柔地问一句:先去洗澡吧,水,给你放好了。

坐在金碧辉煌的寝宫里,听着外面打杀的声音,心里竟有一丝快感,终于我实现了我的愿望——颠覆周国。我轻笑,眼里尽是妩媚的柔光,有兵士想来带走我,反倒被我的笑容弄得有几分痴傻,不过我还是跟他走了,因为大仇已报,这里我已经没有留恋的东西。

这样的稳妥和舒适,几乎让他有些沉醉和迷恋,所以,他想再做几年就退休,然后到国外去住,和亚静就这样地老天荒地过下去,没什么不好吧?

“娘娘自己选吧”看着面前的三尺白绫,鸩酒还有匕首,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感慨,随手拿起那杯鸩酒,一饮而尽。

被围着的女子显然和亚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截然相反的人。妖气,媚气,黑色紧身裤,上面是同样黑色的吊带蕾丝小衫,颈上闪着一片亮光,是戴了什么装饰项链吧?估计是假的,哪像亚静,绝对不戴赝品,亚静所有首饰全是真的,个个货真价实。其实陈怀槿觉得有些假首饰蛮好看的,有一次他去法国买了几件回来,亚静丢在桌子上说,哄哄小女孩还行,只有低贱的女人才会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没档次没品位。陈怀槿当时说是是,买回来玩的,看着好看。但心里却有些不快,因为他知道好多明星也是戴这种首饰的,奥斯卡上的颁奖晚会上,明星们戴的都不全是真的,何苦死要这个面子呢?

渐渐地,意识一点一点的消失,各种幻象在眼前闪现。

我仿佛又听到了你唤我的名字“槿儿,槿儿”

2.

记忆又回到了那年。

夏朝末两条龙打架吐出大滩粘液合二为一,保存商朝末,历经几百年无意转入宫女腹内,生下了我,母亲无夫而孕,世人皆谓我为妖女,一出生便被扔进清水河,许是因为龙是有灵性的,出生便可以明白很多事情了。

随着湍急的流水,我逐渐飘到了一个浅滩,忽然间,我听到了悠悠的琴声,目光不由得转向那边,透过重重叠叠的芙蓉花,我看到了你——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

你一袭白衣,剑眉星目。你的发丝轻舞飞扬,仿佛高山之巅的仙人一般,不沾染半点俗气。他的身影修长挺拔,他的神态宁静安闲,宛若浊世中光滑流转的白玉。

忽然间,你的琴声停了,我有点惊喜,你必是注意到了我,果不其然,你向我走来,轻轻地将我抱起“这个女孩生的好生可爱”你的嘴角轻轻上钩,一个完美的弧度,那笑容,温柔宁静,清水一般浅淡却无比清澈,在我的心上印下一个浅浅的水印。

被你抱在怀里,我感受到了你身上特有的幽幽的木槿的香味。

“从今天开始,我便是你的父亲了,我姓姒,我们又在褒国,你的名字应该是“褒姒”,不过我想给你取个小名”

叫什么好呢,你抱着我在庭前踱步,忽然一朵木槿花落到了我的脸上,你高兴地说道“小盖曲穿杨柳岸,平舆斜掠槿花篱,平日里就叫你槿儿吧

“槿儿,很好听的名字”我想,还不会说话,便给你咯咯的笑了,算是同意吧。

你为我请了奶娘,可是我不喜欢奶娘抱我,我就喜欢你抱我。还好我聪明,饿的时候就乖乖地让奶娘喂我奶,一旦吃饱就放声大哭,然后你抱起我的时候我又笑。你说我小小年纪古灵精怪,你刮我的鼻子问:“槿儿,你是不是是不是故意的?”我依旧咯咯的笑着,抬头看你,你清冽的目光中满是宠溺和疼惜。

家里只有你我和奶娘三人,经常来拜访的朋友却很多,虢石父来的最勤,我喜欢听你们说话,你们谈乐器,谈美酒,谈诗歌,无不是阳春白雪。

但我讨厌经常来我们家的老妪,她总说哪家姑娘貌美如花,哪家姑娘精通琴棋书画,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不希望再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在进入我们的家。所以她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便放声大哭,你便来哄我,等她走了,我便不哭了。

这个丫头真是奇怪,怎么人家一来就哭,人家走了就不哭了呢。我决定把戏做足,她来了,我就哭,他走了,我哭一会儿再停。自以为戏做得天衣无缝,直到有一天你和我说:“别哭了,人家走了”我还是负隅顽抗,想要再哭几声来证明我才不是因为媒婆来才哭的,可是自己却不争气地咯咯的笑了。

自从那次,媒婆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我渐渐地长大了,便把奶娘也遣走了,在那个木槿花开的烂漫的小院里,我享受着和你在一起的春夏秋冬。

你教我弹琴,我喜欢你弹琴的样子。你弹琴的时候,安静地坐着,双目轻闭,修长白皙的手指灵动轻扬。眉宇间依旧是静若照花闲水的宁静。那些个如水般轻灵梦幻的旋律就这样从你的指间流泻而出。你奏出的旋律,总是像冰雪初溶时的涓涓细流从容的流淌,又像是月色下泉水丁冬的声音。精致而唯美。

有一天你带着我去你捡到我的那个河边弹琴,琴声悠扬动听,还有一群美丽的鸟儿围着你打转。

“为什么这些漂亮的小鸟来我们这里呀”

“鸟儿亦有灵性,大概是听见琴声了吧”

“不,一定是因为我长得太美了,它们看我长得美才围着我们转”

你笑了:“我的槿儿最美了,鸟儿是因为我们槿儿的美貌才来的。”

我跟着你学琴也学地很快,每当我学会一首曲子,你便会宠溺地抚摸着我的脸,问我:“槿儿,累不累?”我会很开心地笑:“有你在,槿儿永远也不会累。”

你真的很博学,各种知识你都知道。你会做好吃的木槿糕,还会给我梳漂亮的发髻,你还会下棋,会剑术,文采也很好。你会陪我玩,你会哄我开心,我想,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了吧。

3.

有一天有一位女子来访,说是要弹一首曲子请你指教,我看看那位女子,虽然没有倾国倾城之貌,倒也算得上有一番风姿。她弹了起来,我知道那首曲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你教过我,是《越人歌》,表达爱慕之情的,她弹的很好,一听就是大方之家。我有些许紧张,你会不会喜欢她呢?

终于,她还是走了,我松了一口气。和你说:“她长得很美,可是没有我美,你不要娶她,等我长大,我嫁给你。”

“傻孩子,我是你父亲呀,你将来是要嫁人的”说到“嫁人”这个字眼第一次,我看见你的眼神里,有淡淡的忧伤。

槿儿才不要嫁人,槿儿只要和你在一起。你笑了,可是笑容中分明有一丝苦涩。

木槿花开了又落,我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你还依旧清朗俊秀,不过多了几分稳重。

你会帮我梳好看的发髻,你会零落地帮我置办首饰。我也总想着为你做点什么,可无奈从小被你惯到大,除了琴棋书画,家务女工一概不懂。

有一天我看见邻家的姑娘给她的情郎做香包,忽然间我也想做,这才发现,女工并不比弹琴容易,怕你心疼,总是看你屋里的灯熄了才做,扎了好多次手,终于做好了。

想趁你睡熟放到你的枕下,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你便可以感到惊喜了。偷偷地潜入到你的房间,听到你均匀的呼吸声,小心翼翼地将香包放到你的枕下,刚要离开,却发现你睡觉的样子真好看,月光透过窗子照到你的侧脸,忽然间有一种吻你的冲动,你却刚好醒了:“是槿儿吗?”

我落荒而逃。

“槿儿,等一下,让我把灯点上你再走,小心摔”没等你点灯,我便狼狈地逃了,黑暗中被门槛真的拌了一下,扭到了脚。你连忙把我抱起,轻轻地放到了你的床上,为我涂药酒。

“好点了吗,我抱你回你房间吧”

“今晚可不可以在你房间睡?”

“也好,这样也方便我照顾你。”

你为我盖好被子,自己躺倒了床旁边的榻上。

我转到了背对你的方向,等你睡着,又转了回来,你睡觉的样子真好看,如果要是每天都能这样看着你睡觉,我愿我的脚永远不痊愈。

4.

木槿花又开了,到了我的生辰,你一直把捡到我的那天看做我的生辰。那天,你为我买了好看的衣裙和首饰,还给我挽了发髻。

“槿儿,今年生辰打算怎样过?”

“带我骑马吧,我想去郊外”

“好的”

十里槿花,两人一马。你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揽着我的腰,我想这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吧。

一辆很气派的马车是来,前面还有骑马的人带路。仔细一看,原来是虢石父,听父亲说过,他是周朝的上卿,那马车里的人身份想必也是不凡。

我喊了一声虢石父,却没想到,竟因为此会招致以后的祸事。

马车停了,马车里的人走了出来,虢石父向他行礼,我听见虢石父叫他王,刹那间我明白了他是周国的王。我知道他昏庸无道,贪恋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