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风流皇帝乾隆趣事:药店店主之女智对乾隆

有一年,乾隆皇帝回盛京牗今沈阳牍祭祖。他路过新民县时,听说于家店的于老板很有文才,工于诗词联对儿,而且乐善好施,人称于善人。心想:怎么没人说我皇上怎么怎么好呢?乾隆越想越不服气,哼,我何不去会一会这位于善人。

清朝,扬州瘦西湖畔有一条小巷,叫草药巷。巷里有家袁氏中药铺,店主袁百草,年近五十,膝下无儿,只有一个女儿叫袁芙蓉。袁芙蓉聪明伶俐,人又长得秀气,袁百草当她掌上明珠。由于没有儿子,袁百草就将女儿当作儿子养,袁芙蓉白天男儿打扮在柜台上按方抓药,晚上则一袭罗裙,学女红刺绣。

  有一块虎头牌匾,上书“都一处”三字。
  
  这是北京老字号“都一处”烧麦馆的牌匾。
  
  这可是乾隆皇帝御笔亲赐的喔。
  
  这就要说到乾隆十七年的事了(1752年壬申年)。
  距今已有二百六十年哪。
  
  那年大年除夕夜,风雪交加。家家户户都在家里祭祖过年。
  
  路上已见不到一个人影。在前门外大街上也只有一家小小的酒店还开着门。可是没有一位客人。
  
  只见门外进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是文人打扮,两个仆人前后掌灯照亮。
  
  老板赶紧上前招呼客人入座。送上酒菜,还在一旁伺候。
  
  那文人一面喝酒吃菜一面问:你这店叫什么名儿啊?
  
  老板陪着笑脸回答:“小本经营。小店没名儿。”
  
  那文人说:“大年除夕夜啊,整个京城开着门做生意的都只有你一处啦。就叫都一处吧。”
  
  老板连连答应:“就叫独一处,就叫都一处。”
  
  结完了账,送走了客人。老板关门忙过年了。
  客人给自己的店名叫“都一处”还是“独一处”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夜已过就到了乾隆十八年(癸酉年)。店铺都打烊过年了。
  刚到正月初五迎财神的日子。每家店铺从半夜起就点香烛放鞭炮,都在接财神。
  
  一大早小酒店门口来了十几个公公(就是太监,也叫宦官)。还有人捧着黄缎子包着的一块牌匾。
  
  惊动了大街上所有的人。
  
  公公尖声叫道:“哪位是老板啊?(他没法不尖声呀)”
  
  老板抢步上前回答:“就是小民。”
  
  公公说:“还认得咱家吗?咱家就是除夕夜到你店里来喝酒的人哪。”
  
  老板连连陪罪说道:“恕小民眼拙。”
  
  公公说:“那天喝酒的是皇上。”
  
  老板再也站不住了,扑通一声跪下了。
  
  公公说:“你真有福呀,皇上给你的店赐名儿哪。来接匾吧。”
  
  老板接过牌匾三呼万岁,磕了无数个头。
  小心翼翼解开黄缎子包袱,只见一块虎头牌匾,上书“都一处”三字。
  
  老板再次赶紧叩谢天恩。
  
  这就是乾隆帝雪夜微服私访,李家酒店赐名“都一处”的故事。
  
  还在为大家津津乐道。
  也有人说,酒店老板姓王。
  这我就弄不清啦。管他姓李姓王,“都一处”的匾还在店里挂着哪。
  “都一处”烧卖店的烧卖有十八个褶儿
  
  赶明儿我也去尝尝有着十八个褶的烧麦什么味儿?顺便瞧瞧乾隆皇上写的那块虎头牌匾去。
  
  老少爷们,回见了,您哪。
  
  

第二天,乾隆扮成一个客商,来到了于家店。乾隆进了酒店,要了一桌上等的酒菜。便自斟自饮起来。吃饱喝足后,乾隆高声叫道:老板,算账。听了喊声,打里屋走出一个五六十岁鹤发童颜的老头儿来。乾隆心想:这位八成就是于善人了。乾隆猜对了,这位正是于老板。只见于老板笑呵呵地来到乾隆眼前说:客官,您吃好了。嗯,吃好了。这酒菜一共要多少钱?客官,连酒带菜一共二两纹银。乾隆点了点头,伸手去掏钱。突然他大惊失色地说:哎呀,糟糕,我的钱怎么没了这可如何是好牵。于善人见乾隆焦急的样子,便说:客官您不要着急,慢慢找,钱丢了也没关系,这顿饭就算我请客。一个人出门在外,谁能没个难处。初次相逢,怎么好意思。乾隆说着话,抬头看见酒店对过儿有个当铺,便对于善人说:请老板稍候片刻,我去把身上的马褂当了,回来再还你酒钱。说罢便往外走。

这一天,乾隆下江南来到扬州,一来看琼花;二来,自古扬州出美人,他想领略一下扬州美女的风采。这天乾隆微服到扬州大街小巷转悠,逛到草药巷,发现袁氏药铺门楣上高悬一块牌匾,上书“万药俱全”。

于善人急忙拦住说:没有马褂,腹背受寒,请客官别当。乾隆听了,挺受感动,心中暗想:此人果然心地善良。好,我再试探一下这于善人的文才。于是他便应声说:不给酒钱,叫我怎么过意得去呢?这时酒店里喝酒聊天的都围拢过来看热闹。有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见他们二人争执不休,又都文绉绉的,便在一旁插嘴说:我看你俩不如对对子赌个输赢,这位客官先说上联,于老板对下联,于老板若是对上了,这位客官再去当马褂也不迟。乾隆一听心中暗喜:这小伙儿说的正合我意。于是便说:这个招儿不错,那我先说上联了。乾隆眼珠一转,张口说道,千里为重,重山,重水,重中,重千里。于善人听了暗想:这千里两字合在一起念重,重即是双千里呀,这岂不是从北京到盛京的路程吗?他又上下左右仔细打量跟前这位客商,虽说穿的粗衣布褂,但见他器宇轩昂,相貌不凡,莫非他是当今天子乾隆皇上。想到这儿,于善人灵机一动,朗声对道:一人为大,大邦,大国,大中,孤一人。原来于善人对的下联,这一人两字合起来念大,大字里边只有一人,孤一人是指一国的君主,因为只有皇上才可以称孤道寡。乾隆皇上听了大吃一惊,愣了半晌才说:老板不愧文才盖世,在下十分佩服。好吧,咱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完要去当那件马褂。于善人断定眼前这位客官肯定是皇上,他哪敢让皇上当马褂还酒钱呢,连忙上前拦住乾隆说:不必,不必。人来客往,酒钱随时捎来就是。乾隆沉吟片刻,说:也好,也好,风刮雪飘,马褂穿上也行。乾隆重新穿上了马褂,对于善人和众人说了声:诸位,咱们后会有期。说罢便朝门外走去。于善人赶紧跟在后边相送。乾隆走到门口,突然回身笑着对于善人说:店好,店主更好,小店才这般兴隆,兴隆。于善人恭恭敬敬地给乾隆施一礼说:国好,国君更好,大清才如此昌盛,昌盛。乾隆听了这话,真比吃了蜜还甜,他美滋滋地走了。

图片 1

于善人送走乾隆,重新写了一个兴隆店的牌匾,吩咐小二把于家店的牌匾拿下来,把兴隆店的牌匾挂上。众人见了都挺纳闷,好奇地问:于老板为何把于家店改成兴隆店了呢?于善人笑呵呵地说:兴隆店乃是当今皇上所封,我哪敢不从。大伙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善人就把刚才和乾隆皇上对对子的详情说了一遍,大伙儿听后才恍然大悟。

乾隆心里说声好大的口气,紫禁城里御用药房尚不敢夸这般海口,我倒要进店戏弄戏弄这店主。他踱步进店,高叫一声:“店家,本人千里迢迢,慕名而来,听说贵店万药俱全,现在我急需四味丹药,不知可有?”

不久,乾隆皇上传下圣旨,将于家店改为兴隆店,并赏给于善人银子。

这时,袁芙蓉正在后院翻晒草药,站在柜台里的是袁百草。袁百草见来人气宇轩昂,气度不凡,急忙起身道:“敝人袁百草,开店不求发财致富,只为医病救命,店内备有九州各府的道地药材,贵客需要哪四味药?”

于善人谢主隆恩后,把银两都分给了村里的穷苦百姓。

乾隆冷笑一声,说:“本人要的四味药,一叫称心丸,二称如意丹,三为烦恼膏,四是消气散!请店家速速取来,价格贵些无妨。”

打这以后,于家店就叫兴隆店了。

袁百草心里“格登”一下,思量道:“自己卖了几十年的药,尚未听说有此四味药,看这位客商的神情,定是看了自己店门上的牌匾故意进来难为自己的。”就在他寻思如何回答时,乾隆手指匾额怒声说:“你店连这四味药都拿不出,竟敢挂这万药俱全的牌匾,还不将这牌匾摘下,劈劈当柴烧掉!”


袁百草心急生智,赔着笑脸说:“贵客,你来得正不巧,如果你早来两日也罢,或晚来两日也好,你要的这四味药刚刚卖完,新药尚未到,请贵客多跑一家,上别人家去买吧。”

·上一篇文章:康熙私访误会“字王”·下一篇文章:泥马渡康王

乾隆见他推诿,龙颜大怒:“真是岂有此理!经商买卖,讲的就是诚信二字,既然客家讲迟来两日就有,我就两日后再来,到时没有,这欺君之……”乾隆猛地惊觉自己失言,连忙刹住口,话锋一转,说:“我可要摘了你这牌匾!”说罢,长衫一摆,扬长而去。

乾隆一走,袁百草愁肠百结,生意也无心思做,便关了门,向后院走去。正在翻晒草药的袁芙蓉见爹爹长吁短叹愁眉不展,生意也不做,心里好生奇怪,忙问:“爹爹,有什么事让爹爹为难?”袁百草深深叹口气,将刚才事情一讲,忧愁地说:“那位客商临走发话,两日之后如果拿不出他所要的四味药,咱家就要大祸临头。唉,怪我不该挂那万药俱全的牌匾引火烧身啊。”

袁芙蓉听完,说:“爹爹何须烦恼,不就是四味药么,咱拿不出来,也不致会杀头吧?”

袁百草说:“他临走时讲,如果拿不出此药,就是犯了欺君之……他讲到这里就住了口,你想想,这下面一个字不就是罪字么,难道刚才那位贵客是当今皇上不成?所以我这心里才七上八下不得安生啊。”

袁芙蓉知道当今皇上风流成性,喜欢下江南寻花问柳,说不定来人真是微服私访的万岁爷,想到此,她抬起头,安慰父亲说:“爹爹不要害怕,女儿想,此人并非真心前来买药,到时,女儿自有办法对付。”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