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困西征

一天,康熙皇帝接到西域紧急奏章,言说斡罗斯部噶尔丹勾结沙俄进攻布鲁特。可把康熙圣祖气坏了,这个民族败类,三番五次勾结沙俄制造分裂,掠掳各部,岂能容得!康熙帝率兵亲征。征西大将军图海随驾西行。
这天大军来至西部山区,忽然狂风骤起,大雪纷飞,平地三丈雪!这一万多军马被暴雪困在大山里,粮草未到,进退两难,康熙帝两眼望着四周寒光刺目的山,心里就象火烧了一样。就在这时,太监禀奏,征西大将军图海前来见驾。康熙帝忙传他进帐。

康熙帝刚与沙皇俄国签订了《尼布楚条约》,安定了中国北部与东北部的边疆后,又遇到西部蒙古族部落的首领噶尔丹反叛的挑战。
明末清初,中国北方的蒙古族分为三大部分:漠南蒙古,居住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一带,早就归顺清朝;漠北蒙古,又称喀尔喀蒙古,居住在今蒙古国一带;漠西蒙古,又称厄鲁特蒙古,也就是明代蒙古族的瓦剌部落,生活在天山以北地区。这两大蒙古部落也先后归顺清朝。但在漠西蒙古中有个准噶尔部落,在今新疆伊犁草原地区。噶尔丹是准噶尔部落的首领,非常强悍。他取得准噶尔部落的大权后,受到沙皇俄国的唆使,就开始向外扩张、掠夺。漠西蒙古先被他征服,接着他又进攻漠北蒙古。
漠北蒙古打不过噶尔丹,几十万百姓南下,躲到漠南蒙古,请求清朝保护。康熙帝一面安抚、救济逃难的灾民,一面派人前往噶尔丹军营,要求他立即退兵,并将所侵占的漠北蒙古的土地、牛羊,统统归还主人。噶尔丹野心极大,本来就想打到北京,哪听得进康熙帝的劝阻,便策动大军向东杀来。
康熙帝决心严厉惩罚噶尔丹。公元1690年,他亲率大军西征。左路清军由抚远大将军福全统领,出古北口,右路清军由安北大将军常宁率领,出喜峰口。
左路军先与噶尔丹交手,吃了败仗,不得不后撤。噶尔丹因此更加轻视清军,向南猛攻,一直打到乌兰布通,离北京只有七百里。他狂妄地叫嚷,要打到北京去。康熙帝下令右路军停止后撤,迅速会合左路军,在乌兰布通迎战噶尔丹。
噶尔丹将他的大军布阵在一座大山下,一边有河流,一边有树林。他将一万多匹骆驼,围成圆阵,捆住四脚躺下,不能移动。驼背上绑着木箱,蒙上湿毛毡,士兵们则躲在驼阵后发炮射箭,称为驼城。清军先用大炮向驼城中段轰击。猛烈的炮火,将骆驼炸得血肉横飞,驼阵撕开很大的口子,正面的清军步骑兵随后发起勇猛的冲锋,另一支清军则从驼城背后夹攻。噶尔丹的叛军,被打得丢盔卸甲,尸横遍野,狼狈逃窜。
为延缓清军的追击,噶尔丹派一个喇嘛向清军求和。福全连忙向康熙帝禀报。康熙帝叫传令官赶快传达命令:“火速追击!”可是就在清军等候康熙帝命令的时候,噶尔丹跑了。他带着残兵败将,取道大兴安岭,逃回漠北。
噶尔丹在漠北招兵买马,重整旗鼓,企图卷土重来。康熙帝派使者去邀请他来讲和,订立盟约。噶尔丹不但拒绝南来,还将使者杀害了。他带着三万骑兵,并扬言从俄罗斯借了鸟枪兵六万要再杀向北京,争夺皇帝的宝座。他的奸细还潜入漠南,制造谣言,煽动叛乱。
康熙帝于是决定第二次亲征噶尔丹。他率大军十万,兵分三路:东路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领;西路由大将军费扬古率领,任务是切断噶尔丹的后路;中路由康熙帝亲自统帅。
出征路上,清军遇到许多困难。有时粮草断绝,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喝浑浊的河水,康熙帝都与将士们同甘共苦,激发起将士们克服困难的高昂士气。途中,他们还遇到连绵的阴雨,西路军因雨落在后面,有人又传说沙皇要出兵帮助噶尔丹。随军大臣担心孤军深入,易遇危险,请求康熙帝就此退兵。康熙帝坚决不同意,说:“朕挂帅出征,还没有见到敌人就后退,如何杀敌,怎样向百姓交待?况且我中路单独退兵,叛贼就能集中精锐攻打西路,西路军的将士们就危险了。”

图海一进御帐,康熙帝便说:“你来得正好,联正为这场暴雪烦闷,想必大将军有解此危急之策?”

图海说:“察皇上,如今暴雪阻塞,粮草军饷接济不上,进退无路。吾思之良久,只有从当地百姓中强征粮草,以解此危,别无他策。”

康熙帝一听,心中不悦,思忖半天,说:“大将军此策不妥!君以民为本。这些年烽火不断,叛贼抢掠,国家赋税有增无减,百姓的生活够苦了,如过往官军再行增敛,黎民何能安生?”

图海说:“皇上,考虑民生故然是对,可也得考虑所带之军兵,不能眼睁睁瞧他们饿死。别说饿死,一天吃不饱饭,谁还肯奋勇出力征战呀?望万岁深思之。”

康熙帝听图海说得很硬,也很为难。忽然,心里豁然一亮,斩钉截铁地说:“宁肯勒紧腰带饿几天,也不能强征民粮。传我诏令,谁敢掠掳百姓,定斩不饶!”说到这儿,康熙帝略一停顿,接着说,“为解决目前之危,传我旨意,兵分两部,一部昼夜不停破雪,开出粮道,另一部进山猎禽兽充饥。”

诏令一下,各军营立即照诏令行事。康熙帝对侍卫说:“咱们也不能例外,走,随朕进山打猎寻食去呀!”说完便率领几百名禁卫军进山去了。

当地居民百姓见天降暴雪,道路堵塞,听说皇上率领的大军粮草接济不上,可吓坏了,官兵没吃的,非到老百姓家抢掠不可。家家关门闭户,藏粮食匿东西。过了一天,没见啥动静,第二天,有些好信儿的人,悄悄出来察看,见许多官兵挥锹破雪开路,还有些官兵进山里打猎,高兴地大喊:“快来看哪,大军破雪开路,进山打猎,不抢百姓啊!”一传十,十传百,百姓们纷纷出来观看,又听说康熙帝也进山去打猎,都跪在雪地里磕头,认为这是老天保佑,才有康熙这样仁德皇帝,在危难时也不掠掳百姓。

再说康熙帝率领禁卫军进山打猎,跳下马在七八尺深大雪里滚爬,一个个成了雪人。好不容易才踩踏出进山之路,钻进深山密林。咳!你说这雪有多大吧,野鸡钻在雪地里只露几根尾巴翎。兔子、狍子、小野猪不少冻死在雪堆里。侍卫们边走边拣,不一会儿拣了不少。忽然从远处传来喊叫声:“别往前去,有虎!”

康熙帝顺声望去,见几个当地牧民飞驰而来。在马上边跑边喊。还没等牧民跑到跟前,从山上卷来一阵狂风。康熙帝抬头一望,啊哟!只见两只斑斓猛虎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地从山上窜了下来,吼一声惊天破石,一扑地山岗颤动。康熙帝龙目圆睁,徒步向前,高呼:“休得惊恐,待朕击毙之!”说罢,身如泰山,弓开满月,“嗖”地一声一箭飞去,“嗷”地一声惨叫,前面那只虎中箭翻滚于山下,后面那只虎惊得昂头一愣,康熙帝又是一箭。正中咽喉。这时,云开日出,一道金光照在康熙帝的盔甲上,闪出七彩异光,人们惊呆了。这位站在山岩上的皇上,真是一条金龙!一会儿,“皇上万岁”的呼声象滚雷一般,把冰山都震得低下了脑袋。在旁的侍卫和牧民陡增了千钧神力,皇上把老虎射死了,谁还怕什么恶禽猛兽,没有多久,打到的禽兽堆成了一个小山。

康熙帝带着侍卫,满载而归,回到营地。忽见大帐后几十头牛,二百多只羊“咩咩”直叫,康熙帝大怒,猛地抽出腰刀,喝问:“何人胆敢抢掠百姓?”话声刚落,一个身穿雪白羊皮袍,头戴火红狐皮帽的老牧民。跑到跟前,跪在地下磕头道:“皇上息怒,这是

小民送给皇上慰劳官兵的!”

康熙帝一听,不觉双手将他扶起,慈祥地问道:“你将这些牛羊送给大军,家里老少如何过活?”

老牧民手指远处说道:“皇上,你看哪,这冰山下的大草原,地广土沃,水肥草美,这是聚宝盆呀!只要皇上早日剿灭叛贼噶尔丹,我们牧民何愁不牛羊成群,丰衣足食。”

康熙帝又问:“那你图啥要给大军送牛羊?”

牧民说;“皇上御驾西征,遇此天灾,而不掠于民,皇上的心真象金子一样沉,象金子一样亮,难道小民的心不是肉长的?”

康熙帝听了,请他进了御帐,问他尊姓大名,老牧民说:“小民名叫仆列实,原居东布鲁特,因不忍受准噶尔欺压、掳掠,迁到此地。”

康熙帝说:“仆列实,你对朝廷真是一片忠心,联封你个官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