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大唐开国太子李建设成简要介绍 李建形成是怎么死的

他失败了,他没有坐上本该是他坐的龙椅。因为他遇到了李世民,一个比他在心机上要高出许多,但在品德上要差许多的李世民。
他是大唐第一位太子,也是被历史扭曲了多年的真太子。大唐创业之初,他立下了赫赫战功,却被几个混蛋史官一笔勾销。他礼贤下士,温文尔雅,常能提出治国良策,却被几个无耻的御用文人忽略不计。他一直得父皇赏识,被朝野上下爱戴,却因居安而不思危,终被他的弟弟所残杀。
于历史贡献,我们不敢断言他登基后会比李世民做得更好,但绝不会太差。可于仁义道德上,我们敢下定论之于李世民的矫揉造作、阴险毒辣,李建成会更磊落光明、仁者无敌。
诸多人认为李世民是明君,只是出于他对历史之贡献。可历史除了这些,还有更重要的。真正的王道,不掺半点虚伪的仁德,李世民永远缺少这些,而李建成天生就具备。不然,他也不会有君子之心而血洒玄武门。
历史不能假设,所以我们只能叹息地说一声:可惜了一位仁者——太子李建成。
血洒玄武门
武德九年六月四日,大唐太子李建成与其弟齐王李元吉正欲上朝,唐高祖的爱妃张婕妤慌张而来。她告诉建成,秦王李世民昨日在高祖面前诬陷他和元吉淫乱后宫,今日又带了诸多兵将前往玄武门。
李元吉明白,欲进宫就必须走玄武门。他所认识的李世民阴险狠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况且,李世民还带着兵马。他建议太子建成:“先把你我二人兵马集结起来,然后派人告诉父皇你我生病了,看看形势再说。”
建成却道:“集结兵马倒有必要,但托病不去却不可。世民诬陷我们,我们要去父皇处说明白。倘若不去,不正说明了我们心里有鬼吗?”
太子建成在这种时候还敢于去见唐高祖,无非是因为玄武门守将常何是自己的心腹。即使世民有什么小动作,玄武门兵将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也无大虑。
两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带了几名扈从骑马赶到玄武门。进了门,到临湖殿时,两人觉得形势不对。父皇的侍卫一个也未见。常何也不在。而且,一路行来,总觉得天上地下都是杀气。
建成道:“恐有不测。”
一向骁勇善战的元吉也感觉到了这种危机,拉着建成掉转马头正欲回东宫,临湖殿左右早闪出了李世民和诸多兵将来。元吉扭头看李世民,大惊失色。只见李世民浑身着铠甲,手挽硬弓,骑在一高头大马上,俨然是两军对垒时的装束。元吉一面叫建成快跑,一面向世民开弓放箭。但因为过于紧张,力道不够,准度又失,三箭皆未中。元吉拍马就跑,李世民却并未向他放箭,而是把弓对准了李建成。一箭射去,李建成应声落马。
李元吉见建成落马,扭转马头欲救,旁边又闪出李世民的爪牙尉迟敬德和七十余骑来。元吉曾是这个爪牙的手下败将,此时一见,更是慌乱非常。一不留神,被对方射中坐骑,跌落尘埃。李世民趁势拍马过来践踏之,不想被树枝扫落马下。元吉大怒,上前揪住李世民,拔出长剑,可惜李世民浑身铠甲,无处下手。元吉抢过李世民的弓来,对着笨拙的李世民当头罩下,想要勒死他。谁知尉迟敬德赶到,手起刀落。元吉紧随着太子建成而去了。
在这一弑太子过程中,建成带来的扈从大部分被杀,只有几人逃出了玄武门,赶到东宫报信。翊卫车骑将军冯翊与冯立得知建成已死,痛哭叹息道:太子生前待我等不薄,此刻正是报恩之时。遂与领副护军薛万彻、谢书方率领东宫、齐府精兵两千人飞驰玄武门。
李世民早已安排张公谨关闭城门,两千精兵不得入,放箭万支。掌握玄武门卫兵的敬君弘开城门与翊卫车骑将军冯翊与冯立大战,瞬间被杀。守门兵与东宫精兵战多时,喊杀声惊天动地。领副护军薛万彻主张去攻打秦府,来个釜底抽薪。李世民张皇失措,令尉迟敬德举起建成、元吉二人首级,东宫兵将见|<<<<<123456789>>>>>|

大唐开国太子李建成简介 李建成是怎么死的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08-09/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李建成
作为李渊的长子,李建成在唐帝国未成时所立功勋是卓着的。可以这样讲,如果李渊没有建成,就很难成为唐高祖。也就是说,有了李建成才有了后来的唐帝国。
李建成简介
李建成是唐朝的第一位太子,同时也是第一位废太子。在过去的历史书以及评书杂史中,

图片 1李建成
作为李渊的长子,李建成在唐帝国未成时所立功勋是卓着的。可以这样讲,如果李渊没有建成,就很难成为唐高祖。也就是说,有了李建成才有了后来的唐帝国。
李建成简介 李建成是唐朝的第一位太子,同时也是第一位“废太子”。在过去的历史书以及评书杂史中,常常称李建成、李元吉为“奸王”,即处心积虑想要谋害李世民的反面人物。近年来常有人为李建成翻案,认为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唐太宗即位以后,编写历史的人把李建成的形象作了一定的丑化工作。不管怎样,胜者王侯败者寇,李建成作为废太子的历史地位已无法改动。
李建成,唐高祖李渊长子。李渊在太原起兵之前,李建成带着家属住在河东。李渊起兵之后,写信招之。李建成与李元吉秘密赶赴太原。李建成到了以后,李渊大喜,封李建成为左领军大都督、陇西郡公。李建成曾带领部队经略西河数郡,并跟随大军平定长安。义宁元年冬,李渊所立的傀儡皇帝隋恭帝杨侑册封李建成为唐国世子,开府置僚属,义宁二年,授抚军大将军、东讨元帅,带领十万大军攻打洛阳,回来以后,隋恭帝封李建成为尚书令。武德元年李渊登基,建立唐朝,封李建成为皇太子。此后李建成也曾东征西讨,平定一些小规模的农民起义。但当时李世民功业日盛,李渊私下里许诺要改立李世民为太子。因此李建成知道以后,开始与齐王李元吉谋划作乱。由此可见,即使李建成真的是“奸王”,也是李渊害的他。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凡是数子作乱,争夺皇储之位,有一半的原因要算作在皇帝立储意志不坚、左右摇摆不定的上面。既然李世民军功显着,就应该逐渐削减他的军权,免得他的声望高过太子,而不是私许太子,造成数子自相残杀的后果。
后来窦建德部将刘黑闼在河北二次扯旗造反,李建成手下谋臣王珪、魏徵对他说:“秦王威名传播四海,殿下的功名不如秦王,何以自安?现在刘黑闼带领一群残兵败将,不过万人而已,粮草不济,大军一到,可不战而胜。希望殿下请求去征讨,以便结识山东英豪。”李建成听从了这个建议,率领大军征讨刘黑闼,顺利将其活捉。
当时唐高祖李渊晚年生下许多幼子,宠爱许多妃嫔,她们在得幸之余,都想把自己的亲戚安排到官府,或者捞一笔财物。秦王李世民当时总机戎务,唯以结交英豪为己任,那些妃子的请求,一概不许。洛阳刚刚平定的时候,一些妃子就索求财物,安排亲属,李世民认为财物已经封存,官爵则必须有功者才能授予,因此全部驳回。那些妃子从此深恨秦王。李世民时任陕东道行台,一次淮安王李神通有功,李世民赐予良田数十顷;后来张婕妤之父也看上了这块地,让张婕妤去请求李渊把地赏给自己。李渊下诏赐地,李神通以秦王赐予在先,不给。张婕妤于是奏道:“您赏给我父亲的地,秦王却夺了下来给李神通。”李渊大怒,斥责李世民说:“我下的诏书没人肯听,你的命令却被州县执行。”过了几天,李渊对大臣裴寂等人说:“此儿在外带兵已久,专掌大权,已经不是我当初的儿子了。”还有一次,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平时横行霸道,李世民的谋臣杜如晦从府门经过,竟被尹府家童从马上拽下来打了一顿,说:“你是何人,敢从我门口过而不下马!”尹阿鼠怕事情被李渊得知,反而教尹德妃颠倒黑白奏道:“秦王手下凶残,欺负我的父亲。”李渊又斥责李世民说:“你竟然敢殴打我妃嫔的娘家人,至于天下百姓就更不在话下了!”李世民百口难辩。妃嫔们常日里都哭着对李渊说:“陛下百年之后,秦王定然不给我们母子活路;东宫慈厚,定能善待我们母子。”由此李渊对李世民愈发疏远,而李建成、李元吉则日渐恩宠。
自此李建成、李元吉恣意妄为,贪赃枉法,甚至与李渊妃子张婕妤、尹德妃公然淫乱。李建成乃至于私自招兵,意图作乱,派庆州总管杨文干招兵买马并带至京师,结果事情泄露,杨文干一见形势不秒,果真造反。李渊问计于秦王,李世民说:“杨文干狂徒,官府应予围剿,即使他成了气候,也只需派一员大将即可。”李渊说:“此事涉及太子李建成,恐怕响应的人不少,你亲自去剿灭。回来以后,改立你为太子。我决不能象隋文帝杨坚杀死太子杨勇那样杀死李建成,把他废为蜀王也就是了,那里地势偏僻,将来他不肯臣服于你,也容易征伐。”李世民出发以后,李元吉及众妃子天天苦苦求情,大臣封伦也为太子游说,李渊于是改变了主意,仍让李建成留在京都,只归罪于中允王珪、左卫率韦挺及天策兵曹杜淹等人,把他们流放到巂州。后来李建成又与李元吉合谋下毒,晚上请李世民喝酒,没喝几口就心中暴痛,吐血数升,由淮安王李神通狼狈扶回府去。李渊得知此事以后,也责备李建成说:“秦王素来不能饮酒,以后不要在夜里喝酒了。”李渊想起李世民素日的功劳,准备让李世民镇守洛阳,可号令陕西以东大半个国家。李建成、李元吉密谋道:“秦王去洛阳,又有土地又有兵权,实在难以控制;留在京师,只不过是一个人罢了。”于是派人上奏道:“秦王手下都是东方人,听说要去洛阳都很高兴,估计他们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李渊于是停止了这道命令。
以上史料,有可能是史官为了歌功颂德,而故意美化李世民,而丑化李建成。但是李渊在两个儿子之间举棋不定,这点倒是毫无疑问的。削减李世民的兵权,不行,平定四方还需要李世民东征西讨,就连一个小小的杨文干都要李世民亲自出马。干脆改立李世民为太子,还不行,周围大臣及妃子天天赞美李建成,诋毁李世民。李渊就这样摇摆不定,最终酿成了“玄武门之变”。
李靖、李勣等人曾劝李世民尽早下手,愿为李世民效犬马之劳,李世民不许。武德九年,突厥犯边,李渊令李元吉挂帅出征。李元吉手握重兵,准备与李建成一起,大干一场。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尉迟敬德、侯君集等人日夜对秦王说:“事情紧急!古时周公为了社稷,尚且大义灭亲,现在殿下当断不断,任人屠宰,这难道是大义吗?殿下如若不听,我们宁可再回到草莽中,也不愿陪您受戮。”于是李世民下定决心动手。六月三日,李世民密奏李建成、李元吉淫乱后宫,并自陈道:“李建成、李元吉想要杀我,像是要为王世充、窦建德报仇。我如果枉死,违背了父皇,也难以见到地下的诸贼。”李渊令明日朝堂对质。四日,李世民带领左右九人至玄武门,朝堂上李渊也集合了裴寂、萧瑀、陈叔达、封伦、宇文士及、窦诞、颜师古等人准备商讨此事。李建成、李元吉走到临湖殿,觉得情况不对,打马准备返回东宫。李世民喊他们回来,李元吉在马上开弓,拉了三次也没有射中。李世民发箭,当场射死李建成。李元吉中箭逃走,被尉迟敬德追上杀死。接着东宫和齐王府的精兵两千余人猛攻玄武门,守门士兵依仗城门固守,双方争夺了很久,有飞箭都射进了内殿。李世民手下数百名骑兵前来参战,于是李建成的军队败退而去。李渊大惊,对裴寂等人说:“今天的事情如何处理?”
萧瑀、陈叔达进言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李建成、李元吉素无功劳,妒贤嫉能,谋害秦王,致使祸起萧墙。秦王功高盖世,天下归心,不如把天下托付给他,陛下如释重负,乃天下苍生之福。”李渊说:“好!这也是我的心愿。”后来李渊禅位于李世民,自己做了太上皇。
李建成死时38岁,长子太原王李承宗早死,其他数子都因此事牵连被杀。李世民即位以后,追封李建成为息王,谥号为隐,以王礼改葬,当时李世民还“哭之甚哀”,后来又追赠为皇太子,因此历史上也把李建成叫做“隐太子”。以上一段,全属李世民做作之态,无非是亲手杀死自己大哥之后,心里感到不安。如果李渊或者削减李世民的兵权,或者直截了当改立李世民为太子,或许这场手足相残的悲剧可以避免。
李建成是怎么死的
武德九年六月四日,大唐太子李建成与其弟齐王李元吉正欲上朝,唐高祖的爱妃张婕妤慌张而来。她告诉建成,秦王李世民昨日在高祖面前诬陷他和元吉淫乱后宫,今日又带了诸多兵将前往玄武门。
李元吉明白,欲进宫就必须走玄武门。他所认识的李世民阴险狠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况且,李世民还带着兵马。他建议太子建成:“先把你我二人兵马集结起来,然后派人告诉父皇你我生病了,看看形势再说。”
建成却道:“集结兵马倒有必要,但托病不去却不可。世民诬陷我们,我们要去父皇处说明白。倘若不去,不正说明了我们心里有鬼吗?”
太子建成在这种时候还敢于去见唐高祖,无非是因为玄武门守将常何是自己的心腹。即使世民有什么小动作,玄武门兵将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也无大虑。
两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带了几名扈从骑马赶到玄武门。进了门,到临湖殿时,两人觉得形势不对。父皇的侍卫一个也未见。常何也不在。而且,一路行来,总觉得天上地下都是杀气。
建成道:“恐有不测。”
一向骁勇善战的元吉也感觉到了这种危机,拉着建成掉转马头正欲回东宫,临湖殿左右早闪出了李世民和诸多兵将来。元吉扭头看李世民,大惊失色。只见李世民浑身着铠甲,手挽硬弓,骑在一高头大马上,俨然是两军对垒时的装束。元吉一面叫建成快跑,一面向世民开弓放箭。但因为过于紧张,力道不够,准度又失,三箭皆未中。元吉拍马就跑,李世民却并未向他放箭,而是把弓对准了李建成。一箭射去,李建成应声落马。
李元吉见建成落马,扭转马头欲救,旁边又闪出李世民的爪牙尉迟敬德和七十余骑来。元吉曾是这个爪牙的手下败将,此时一见,更是慌乱非常。一不留神,被对方射中坐骑,跌落尘埃。李世民趁势拍马过来践踏之,不想被树枝扫落马下。元吉大怒,上前揪住李世民,拔出长剑,可惜李世民浑身铠甲,无处下手。元吉抢过李世民的弓来,对着笨拙的李世民当头罩下,想要勒死他。谁知尉迟敬德赶到,手起刀落。元吉紧随着太子建成而去了。
在这一弑太子过程中,建成带来的扈从大部分被杀,只有几人逃出了玄武门,赶到东宫报信。翊卫车骑将军冯翊与冯立得知建成已死,痛哭叹息道:太子生前待我等不薄,此刻正是报恩之时。遂与领副护军薛万彻、谢书方率领东宫、齐府精兵两千人飞驰玄武门。
李世民早已安排张公谨关闭城门,两千精兵不得入,放箭万支。掌握玄武门卫兵的敬君弘开城门与翊卫车骑将军冯翊与冯立大战,瞬间被杀。守门兵与东宫精兵战多时,喊杀声惊天动地。领副护军薛万彻主张去攻打秦府,来个釜底抽薪。李世民张皇失措,令尉迟敬德举起建成、元吉二人首级,东宫兵将见大势已去,大部分逃散,但仍有小部分士兵在奋力攻门。
李世民令爪牙尉迟敬德手持长矛,去见唐高祖。高祖大惊失色,“今天谁作乱?你来此干什么?”
尉迟敬德不拜高祖,紧握长矛:“太子与齐王作乱,已被秦王诛之。秦王怕惊动陛下,派我来保护你。”
高祖长叹,问一向支持李建成的大臣裴寂:“事情想不到真发生了,现在该如何是好?”
裴寂不答。因为恶棍尉迟敬德的长矛闪烁着带血的光。
早被李世民收买了的大臣陈叔达恬不知耻地接口道:“建成与元吉无功于天下,常嫉妒秦王大功,今被秦王诛之,实是人心所向。陛下现在如果能将国事交于秦王处理,就没有事可发生了。”
尉迟敬德又道:“现在外面仍有东宫与齐府乱贼顽抗,请陛下降手书,令诸军并受秦王处分。”
高祖在心里讲,我不答应行吗?你不给我一矛?
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的头颅血已滴尽,李世民在玄武门下脱掉战袍,去面见唐高祖。高祖前后左右之卫兵早被李世民在埋伏之前铲除,李世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